琉國志卷二:緣戲山南_018

賴仕涵
發佈於賴仕涵的思考王國 個房間
2024/01/26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那位妹妹是不是眼睛看不見?她年紀這麼輕、長得又這麼可愛,真的好可憐!」戀花目視兩位少女下樓,語氣既感嘆又憐惜。

「是不是上次在名護﹍」長守靠到肖日身邊低聲問。

小強點點頭,長守果然也發現了。他不由暗自慶幸長守也易容了,誰知道跋涉這麼遠,居然還如此輕易就遇見「認識」的人。


當時不在場的戀花當然聽不懂兩人在說什麼,小強簡單解釋了來龍去脈,也提醒長守和戀花要小心應對。因為同在自治區裡,說不定還會有碰面的機會。

「看她們的穿著打扮,應該是非富即貴,真不知是什麼身份呢!」戀花似乎一點也不擔心。第一次出遠門的她,對於這些事顯然是好奇遠勝於其他情緒。


其實小強也很好奇,尤其年紀稍大那位少女還是他在21世紀的「偶像美少女」,要說不想找機會互動(搭訕?)是騙人的。

況且,在真實世界中沒有任何機會「交集」(不論是基於「現實」條件、或者小強自己的「選擇」),既然身處虛擬世界,怎不會生出一些曖昧難辨的心思?

不過說實在的,至今他對於要多「入戲」還是沒有頭緒:忽略自己身處虛擬世界、身心徹底投入?牢記自己身處虛擬世界、頭腦保持清醒?


陪女人逛飾品店果然不分時代都是件苦差事,戀花足足花了一個多時辰才挑選好戰利品。

或許是基於體貼,顧慮到目前盤纏有限,所以雖然看了許多商品,但她最後只選了其中一樣結帳。

不知是基於什麼心思,戀花選的是「腳鍊」。雖然不如早上無名想送她的那一副來得貴重顯眼,但造型還是十分精緻特殊。


長守付完帳以後,戀花連打包也不要,就直接這麼戴在腳踝上。

小強雖然很早就知道有腳鍊這種飾品,但從來沒有親眼看到誰戴過。如今第一次有機會目睹,不得不說視覺上的衝擊比起想像中來得大很多。

雖然幾個月來都是把戀花當成「姊姊」,從不曾有過什麼額外的想法,但不得不承認此時有些異樣的感受。

緊接著他就想到無名,難不成他也和自己一樣?難不成他是基於這樣的想法,才想送腳鍊給戀花?


戀花察覺到肖日的目光盯著她的腳鍊(腳踝?),難得出現羞赧的小女人神情。

至於長守,則是毫無所覺的評論了一句:「腳鍊有什麼好看?還要低頭才會注意到。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買這個,買些髮簪、耳環不是比較好嗎?」「對了,無名一個大男人為什麼會買腳鍊?是想要送誰嗎?」


戀花聽到長守這句話,心中不禁有些介意。

是啊,他並不是見到自己才買腳鍊的,而是原本就選好準備結帳。這麼說來,他根本只是「順便」、「轉送」自己嗎?

戀花越想心越煩,喜悅馬上被沖淡許多,也沒什麼心情繼續逛街了。


因為無名會忙得比較晚,所以約定共用晚膳的時間是戌時(晚上七點),一行人回到客棧之後還有一個多時辰的空檔。

小強原本想把握時間打個小盹,怎知戀花居然從沐浴完以後就開始梳妝打扮,而且還不停跑來徵詢肖日和長守的意見!

她尤其掙扎的是該穿上「長度多長」的琉裝。


今天一整天外出,為了行動方便,戀花穿的都是長度僅及膝的「短版」琉裝,但是晚宴這種相對正式的場合,理當選擇較為正式的、長度到腳踝的「長版」琉裝。

然而如果選擇長版,今天特別挑選的腳鍊就派不上用場了。


再說,她仍清晰記得今天早上無名盯著自己看的樣子。雖然不好意思多想,但是出於女性的直覺,她隱約能察覺到那眼神中異樣的火熱。

自己究竟該矜持一點?或者﹍稍微主動一點、配合一點?


「我想問你們一件事,我沒什麼多餘的意思,你們不要多想喔!」戀花穿上一件短版琉裝,扭扭捏捏的站在肖日和長守面前。

兩人都不明所以,只好先點頭答應。

「你們覺得﹍我的腿﹍好看嗎?」戀花低著頭怯怯的、斷斷續續的開口,整張臉紅透了。


小強不知道長守聽到這個問題的感覺是什麼,但他的心卻猛地跳了一下,彷彿被「看穿」一般。

這是一件他不敢向小舞、或者其他人坦承的事:他是個標準的「腿控」,尤其深受纖瘦修長直挺的腿型所吸引。

而戀花的腿型,正好就符合他的偏好。


長守似乎沒什麼特別的感受,隨意的瞥了一眼就語氣自若的回答:「太瘦了!我還是喜歡比較豐腴一點、肉感一點。」

「就像千虹那樣嗎?」小強只能先故意調侃長守,藉此來稍稍平復自己的情緒。停頓片刻之後,才謹慎的再度開口。


「每個人的喜好不同,我覺得豐腴有豐腴的美,纖瘦有纖瘦的迷人之處。」

這樣的迷糊仗顯然讓戀花和長守都不滿意,長守是搖搖頭「嘖!」了 一聲表達不屑,戀花則是直接追問:「我問的是你們的感覺,那你覺得呢?」

小強只能硬著頭皮正面回答:「我覺得﹍很好看。」

戀花聽了雖然有些羞赧,但她一直把肖日當成弟弟看待,所以倒是不至於產生什麼多餘的想法,只是點點頭表示知道了,就接著回房繼續裝扮。


在「應付」戀花的同時,肖風也打探完消息回來了。雖然才一個下午不可能收集到多機密的情報,但他卻帶來一個重要的消息。

奧集落的諜報團成員中,原本有四名長期潛伏於中山國國都浦添,不過在接到謝慕志與肖家翻臉的消息之後,其中兩名主動決定前往那霸共管區,為後續可能的需求預做準備。如今果然等到主子肖日了!

雖然基於安全考量還未正式見面,但是他們的存在對此次南山之行肯定大有助益!


和無名約定的晚膳地點是他的木屋,因為他下午在茶館時就體貼的察覺,幾位「客人」似乎都和自己一樣行事低調,不喜人多之處。

親自到門口迎接的他顯然見到戀花穿著短版琉裝、戴上腳鍊,眼神一滯後似是準備開口,最後卻又刻意轉頭迎向肖日。

戀花有些失望,她本以為無名見到自己的裝扮後會說些什麼。不過旋即又想,以他的身份、人品,怎可能唐突的評論一個結識不到一天的女子?


小強沒時間關心這些,因為無名看似無意的第一句攀談就是:

「諸位來自北山,不知是否認識肖日公子?他那首詩已經傳遍全島,即使遠在南山國也不例外。」



〈作者碎碎念╴018〉


看似不甚重要的劇情,卻深深影響了第二卷的劇情走向!

192會員
822內容數
從小我就是個怪咖,想讀哲學系、文學系,結果當上醫師。27歲工作一年後離職當SOHO,不到3個月就投降回醫院。33歲自行開設診所,2021決定開始人生下半場。醫師生涯19年半以來,聽過無數故事,看遍無數人性。加上廣泛涉獵眾多雜學,創作內容遍及身心靈、感情、婚姻、教養、人生、旅遊、財經、小說等領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