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國志卷二:緣戲山南_023

賴仕涵
發佈於賴仕涵的思考王國 個房間
2024/02/16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你能不能幫我問問無名,他那天﹍是到禍水樓做什麼?」小強一回房戀花就湊過來,表情看似很苦惱。

小強很想直接回答她:「男人進青樓還能做什麼?」況且當時殷里一遇到他,所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無名公子今天也來捧場了?」到青樓「捧場」是什麼意思,應該很明顯吧?


不過小強很怕打擊戀花,更擔心是自己想歪了。說不定無名真的是有公務在身,殷里也有可能是在開玩笑,所以他並未直接回答,只能先故作為難的說:「可是這種事﹍就算同為男人也有點難開口耶!」

「我不管啦!我一看到他就覺得很親近,很想多了解他。你總不希望我一直沉浸在悲傷中吧?」戀花果然又使出同樣的招式,不過這一招確實很管用。

「好啦好啦,你總得給我一些時間,總不能這麼唐突的問他吧?還有,你也要老實告訴我是不是對他動心了,不然我為什麼要幫你問?」小強只能邊拖延、邊倒打一耙。


「嗯﹍說動心倒是還不至於。其實我也很困惑,自己是不是因為他和無恨長得很像,所以才產生這樣的感覺。我也很擔心,自己根本只是想找一個無恨的替代,所以才會想多了解他,也才能搞清楚自己真正的想法。」

沒想到戀花居然這麼坦白,而且顯然已經想得蠻多、蠻清楚,所以小強也沒有理由再制止,只能答應她找機會向無名問清楚。


「對了,差點忘記轉告你,他邀請你今晚一起去賞燈會。其實他是請我們四個一起去,不過我想他主要應該是想邀你,我們三個男人只是附帶的。」

「哎呀!你怎麼不早說!那我要趕快去打扮了。」戀花根本不需要問「他」指的是誰,也不在意肖日的玩笑話,急著把握時間把自己裝扮得美美的。

小強只希望她不要再像上次那樣,不停找自己詢問對穿著打扮的意見,因為他只想好好睡個午覺。


酉時一到無名就準時來敲門,告知燈會會場有很多飲食攤,所以不需要先用晚膳,眾人於是直接出發。

戀花今天依舊穿上短版琉裝,展露出纖瘦修長的雙腿,還戴上她前天新買的那個小巧精緻的腳鍊。

小強的眼角餘光留意到,無名的眼神在戀花的下半身停留了片刻,雖然很快就刻意轉頭,但絕對遠遠多於無意間「掃過」的時間。


一路上無名雖然和肖日並肩而行,但顯然很在意戀花,視線不時飄向她。接近會場時,小強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好理由:

「能不能煩勞公子幫忙照顧一下小婢?我們幾個男人想到﹍那裡去見識一下。」小強故意用神秘兮兮的語氣小聲說話,下巴撇向會場旁的禍水樓。

小強對這個名正言順的「藉口」很得意,因為它一方面可以幫無名(或是戀花?)「製造機會」,一方面也能當做後續向無名探聽前往禍水樓真正原因的「引子」。


長守多少猜得到肖日這麼做的原因,但肖風就有點摸不著頭緒,加上他一點也不想涉足禍水樓那樣的場所,因此有些抗拒。直到長守在他耳邊低聲解釋,他才恍然大悟。

看來這是肖風的罩門,太過正人君子也是有缺點的啊!小強不禁有些擔心,而且是基於兩個方面。


首先,肖風的專長是情報偵查,卻對涉足「青樓」這個能獲取最多情報來源的場所如此排斥,如此一來多少會影響他的發揮。

其次,肖風此次扮演的是一名商賈,而「青樓」則是商賈們談生意、交換訊息的重要場所,若是無法泰然處之,難保身份不會被懷疑。


對於已經在恩納「天仙樓」獲得豐富經驗(?)的長守而言,應付禍水樓老鴇當然不是問題。

在足夠的(令小強肉痛的)小費、以及一番花言巧語下,老嬤嬤親自帶著三人進樓。正要詢問他們想找那一型的姑娘、需要哪方面的服務,小強眼尖的看到一名少女迎面而來。

吸引他的不是長相,而是少女腳踝上繫著的,似乎是幾天前無名想要送給戀花當禮物、卻被拒絕的那個腳鍊。


「不知能否請這位姑娘相陪?」小強向老嬤嬤詢問。

小強留意到,老嬤嬤似乎遲疑了片刻才回答:「小彩賣藝不賣身,還請諸位公子諒解。」

「沒問題,我們本來就只是想聽聽曲、打發賞燈前的時間。」小強語氣自然的回答。


名為小彩的少女領著三人到一間小雅房,一坐定就邊舉杯邊道歉:「今天登門的貴客太多,只剩下這間小房間空著,只能委屈各位了。這壺酒我請客!」

三個男人只能乖乖的跟著乾了,不過只有小強很清楚她的「技倆」:軟言軟語的主動賠罪就不用解釋了,火氣再大也會被澆熄大半;雖說這壺酒她請,但接下來一定會繼續不停敬酒,那幾壺就是由男客買單了!

其實小強「上輩子」從未涉足八大場所,這些走跳江湖必備的「冷知識」都是在看診過程中,形形色色的「社會人士」告訴他的。


敬完幾杯之後,小彩表示要獻唱幾首曲子,三人當然是客隨主便囉!

聽曲的過程中,長守低聲詢問:「明明長相、身材、歌聲都很普通,你為什麼會特別指定她?」

「你沒留意到她繫的腳鍊嗎?」小強有些受不了。長守空有自來熟又葷素不忌的個性,很適合打探消息,偏偏卻是這麼粗枝大葉。個人特質正好和肖風完全相反,卻又沒辦法互補。

長守看了一眼也有些受不了:「誰會注意女人的腳踝啦?」

這麼說其實也沒錯。小彩穿的是長度幾乎及地的裙子,只有在移動時才會不時露出腳踝和繫在上頭的腳鍊。


小強接著不知道向長守交待了什麼事,長守聽完之後表情顯得有些為難。

一旁的肖風原本就對這種場所、這些活動不感興趣,心神都在留意、觀察周遭,不由對兩人的互動感到好奇,卻又覺得如果連自己也加入竊竊私語,對正在表演的小彩顯得不尊重,所以只能壓下好奇心。

不過肖風並沒有等多久,答案很快就揭曉了,而且是以他無法理解的方式。



〈作者碎碎念〉


小彩雖然只是配角,但是她的「名字」由來卻與第二卷中某位關鍵角色息息相關!


199會員
844內容數
從小我就是個怪咖,想讀哲學系、文學系,結果當上醫師。27歲工作一年後離職當SOHO,不到3個月就投降回醫院。33歲自行開設診所,2021決定開始人生下半場。醫師生涯19年半以來,聽過無數故事,看遍無數人性。加上廣泛涉獵眾多雜學,創作內容遍及身心靈、感情、婚姻、教養、人生、旅遊、財經、小說等領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