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生存力:來自阿拉伯的王室急單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那天,偌靜的空曠辦公室響起了瓦利的來電,他是我們沙烏地阿拉伯代理商,通常不會直接打給我。一張來自阿拉伯王室頂級防護保濕乾洗凝膠的急單,希望我能即刻協助。掛上電話陷入沈思,心中浮現地,不是商業利益的喜悅,而是瓦利語氣透露出的急迫求救。

猶記得2018年,我受邀至阿拉伯利雅德演講,分享友善人體與環境的綠色思維,當時台下聽眾包括國家醫院執行董事、醫療學院副院長、政府官員、阿拉伯王室與環保人士們,對於來自遠方的台灣,願意為健康與安全不遺餘力的投入,留下深刻的印象與信賴。今年Covid-19疫情爆發,當地人因知識不足而誤選不良防疫商品而導致傷亡,讓阿拉伯政府意識到,人民的健康安全遠勝於一切;存亡之際,他們寧可捨棄交通便利的鄰近國家,選擇遠在天邊的台灣。然而因疫情影響導致國際運輸不便著實讓雙方傷透了腦筋:乾洗凝膠內含酒精屬第三類危險品、海運規定必須單獨貨櫃,而在船班幾乎停駛之下只能空運、又因沒有直飛需中途轉機而發生貨品短暫消失的虛驚一場,困難重重迫使他們中間一度考量是否直接專機運送防疫產品。這樣使命必達的決心,來自於強烈的求生意志,只要能降低任何一丁點對人們不必要的健康傷害,都是他們義不容辭地絕對付出。


2020年,全人類經歷了百年來一場最《寂靜的春天》。我翻閱了書架上瑞秋・卡森(Rachel Carson)於1962年出版的這本書,當時她預言般地驗證了此刻。疫情的蔓延,終究迫使人類緩下來,正視個人作為與大自然之間不斷失衡的生態關係。「這是一個沒有聲息的春天。曾經蕩漾著鳥鳴的音浪,只有一片寂靜覆蓋著田野、樹林和沼地…」蓋上書本,大地無聲的嘆息讓我閉上了眼睛,我做下決定,指示綠色工廠自三月起連續三個月先暫停原有洗沐系列的產線,全力開發與生產可強化肌膚防禦相關防疫新產品。因為此刻只攸關生存,非關利益。健康,成了人類最卑微的要求。我想起了自己的綠色初衷。


 


全球品牌都會變綠,遲早而已

自小就是嚴重過敏體質,後來發現身體所出現類似感冒症狀實為來自對化學物質的不適,因此我決定自己來研發對健康與環境都友善的綠色產品。這份源自對生命的熱愛,讓我早於2006年就確立了綠色使命,因為深知,這將是地球人與大地萬物的終極需求,我預測了未來 - 「全球品牌都會變綠,遲早而已。」。就此,我帶領著同仁展開一場歐萊德獨有的綠色旅程。


當年,當歐洲人都不相信亞洲可以做出超越歐美產品時,我們在無任何前例可循之下,自己制定綠色標準。2008年,在引領全球美妝風向球的義大利波隆納Cosmoprof Bologna展覽中,我們率先全球推出「8 Free」洗髮精 - 無環境賀爾蒙、無塑化劑、無防腐劑、無甲醛、無化學增稠劑、無染色劑等,堅持排除多種高風險物質。該項創舉在當時引發業界不小震撼。而當我們可以掌握綠色原料時,仍持續問自己:該怎麼減少製程中碳排放所產生對自然環境的衝擊?我們開始了碳足跡盤查、找出碳熱點、進行減碳。2012年,我們成功打造全球第一支碳中和洗髮精,這項里程碑讓我們從「減碳」走到了「零碳」。


近年,地球持續升溫,氣候異常導致生態失衡,聯合國早就嚴正警告,人類能阻止全球暖化失控的時間只到2030年,若十年間無法讓碳排放達到減降標準,整個地球氣候系統將會開始失控,物種恐將大量滅絕。我深刻地認知,光是只有我們做到是不夠的,必須大家一起來。



零碳就是零環境衝擊

2019年三月獲邀擔任義大利波隆納美妝展的主講者,主席再次請我預測美妝業未來十年的發展,我本著過往經驗與對環境的觀察提出「如果企業無法將減碳與永續納入企業目標,未來恐將不復存在」。去年底我受邀到聯合國氣候峰會COP25演講,正式將「零碳」作為演講主題,向大家宣示歐萊德綠色標準與作為 -「每個產品應該完成碳足跡、每個產品應該有減碳策略、每個產品應該實踐碳中和、每個企業應該實踐碳中和」,當時現場有一位來自德國智庫學者驚呼著:如果全球每個企業都能做到歐萊德所做的,COP會議早已結束。後來欣見大會主席將「零碳經濟」作為COP26的年度主題。

最近新聞陸續出現國際企業如Apple、Microsoft、Starbucks、Benz、台積電等紛紛許下生產「零碳產品」的承諾。我心想:TogetherGreener 或許即將實現。2020這場疫情雖然帶來了傷害,但人類對自我作為的省思與良善承諾是上天恩賜的禮物。大家不再想著競爭、你存或我活、而是意識到必須與大自然間達到綠色永續共好,這樣的企業能力,已不再是企業競爭力,而是大家必須好好活下來的綠色生存力。


文/葛望平

美麗不一定要有所犧牲,將「綠色、永續、創新」做到透徹,是歐萊德最重要的信念。從產品內料對您的健康嚴格把關,到包裝的徹底綠化,達成零環境衝擊守護我們與地球,我們竭盡所能地在綠色這條路上,落實地淋漓盡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