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花如米小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宋朝周敦頤的「愛蓮說」有云:「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可見清新脫俗美麗之花人人皆愛,只是喜愛之處各有不同,有人稱頌菊花是飄逸的隱士;牡丹如富貴而稀珍的美女;蓮花像貧賤不能移的君子。雖菊、蓮之愛屬於小眾,牡丹之愛,宜乎大眾!總之還是有人愛,但是有些花,散佈在生活周遭,你一輩子都不會注意到,更不用說觀賞和喜愛了!

牡丹花之富貴者也

牡丹花之富貴者也

注意力是一種稀缺的資源,如果不經過學習是無法專注,也看不到應該看到的事物和景觀,就像顯微鏡一樣,如果你沒有學會如何對焦,看到的事物都是模糊的! 例如大多數人對於籃球規則只是粗淺的了解,NBA球場上所發生的事情,多數不懂得欣賞,只看球有沒有投進籃框。然而一旦聽了球評的講述,他所說的一切會讓我們感到驚訝。彷彿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他描述並分析有關進攻戰術、防守區域、時間管理、 犯規策略的細節,因為一般人不知道該把注意力放在哪裡?他確實看到了不同的景象。 作家和詩人也一樣,擁有敏銳的觀察力,在暗黑的原野中,用他如探照燈的雙眼,指引我們看到脫俗不凡的景色和經驗。 清朝袁枚所寫的一首小詩「苔」,有別於牡丹、玫瑰、茱萸等的陽光之花,他用特別的視角帶我們欣賞生命奮起的獨特經驗。 「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苔花如米小

苔花如米小

苔蘚多寄生於陰暗潮溼之處,但生命力極佳,雖得不到陽光的眷顧,仍有不撓的求生韌性,決不因爲環境惡劣,而喪失伸頭探索世界的勇氣。袁枚用他獨特的眼光,引導我們檢視世界不經意的角落,在白日不到之處,一個不宜生命成長的地方,苔蘚卻能長出一片綠意,展現自己的青春。而這青春就怎麼剛好的「恰自來」?其實並不假外求,而是生命力旺盛的苔蘚自己創造出來的!它就是憑着堅強的活力,突破環境層層的窒礙,煥發青春的光采。苔也會開花,只是怪可憐的,如米粒般細小,但是小不是問题,只要能開花,結出種子,生生不息,便是生命的勝利。所以,「也學牡丹開」,既是謙虛,也是驕傲! 近日在YouTube看到一個影片,有位梁俊老師到貴州的偏鄉,教小朋友詠詩、唱歌、作文,開啟他們的心靈,活出生命的光!深受感動特為文以記之! https://youtu.be/sGO6MFXBV1I?si=9gtL-DwRABLIRJ-9

10會員
46內容數
每條步道都有它的特色,有的以美景獨領風騷;有的以聲音別樹一格;古樸渾然天成者有之;華麗精雕細琢者有之,端看行者如何徜徉其中,以之互動互融,必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時不時就會出現詩中有景,景中有詩的境界。古今詩人也可能跨過時空,與你共賞美景,互道胸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