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教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約莫九年前,在住家附近遇見了國小同學,當時萬事不順的我,聽了他的建議,去尋找宗教的慰藉,沒幾天我就跟他到了,他口中所說的,很厲害的精舍,

我一進門,看到一張很大的照片,當下反應就是我被騙了,完全沒有他們說的心安心定,更沒有什麼神奇的幻象,我只有想著怎麼脫身。


精舍裡的信徒,每個都掛著笑容,這讓還是8+9習氣的我很不適應,但這讓日後的我領悟了,交友圈子的重要性。


我跟著引導,找了個蒲團坐下,看著各領域的名人現身說法,這種宣傳也的確很有效,那些社經地位極高的成功人士,都加入了門派,那我們這些市井小民不也更需要?

但我潛意識裡還是不認同,我一向都秉持著有努力必有收穫的價值觀,不覺得我光坐在那邊讓師父度化,就可以不勞而獲。


結束後,我本想拔腿就跑,但同學又帶著他所謂的師兄師姐,要來跟我探討,這一個半小時的體悟,不擅拒絕的我,只能又留了下來,浪費了我寶貴的二十分鐘,才離開了精舍。


離開後,我是讓同學載過來,但離家不遠,我就走路回家,剛進入保險業沒人脈的我,在路上一直思考著,怎麼去把名單做出來,突然靈光一閃,我也許可以去那精舍陌生開發,於是過了幾天,我就加入了神教,也因此度過了一年多窮困潦倒的日子。


自從加入,他們便想方設法的要我融入其中,一直要我參加他們的聚會,或是排時間去精舍當義工,這讓時間一直都不夠的我,總是疲於奔命的在客戶、公司、精舍三方奔波勞碌,而業績成長卻遠遠不如預期,我幾乎都是餐餐維力炸醬麵,也因為業績不如預期,我只能又找了一個白天的工作,來維持生計。


我試過捐獻一千元,卻沒得到他們說的回報,他們總說要持續,但總是入不敷出的我根本沒有餘力去負擔,他們說那多來精舍,我一個禮拜待了三天,假日有時還要被抓去小組聚會,我也沒辦法靜心去跟客戶闡述保險商品內容,

至於初衷的陌生開發,那最好笑,裡面十個有七個都是保險業務,我是要跟誰陌生開發,而不是保險業務的其他人,也早就是他們的客戶,似乎也沒有待下去的意義,我也出現了離開的念頭,

而打從我加入的月餘,我就出現了鬼壓床的狀況,一開始是偶爾,隨著我逐漸習慣他們教導的方式打坐,鬼壓床的頻率也變高,我去請教,卻換來是我心態不成,沒有依教奉行的原因,這讓我非常的火大,我浪費了一年在這裡,把自己搞得狼狽不堪,錢沒賺到,生活也可謂貧困潦倒,現在都還是我的問題?


於是我離開了,但鬼壓床仍然困擾著我,我找了好幾家的宮廟,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樣,但不外乎就是要錢,最後找了比較信任的仙姑處理,才總算擺脫了鬼壓床的困擾。


離開後,我的生活也回歸正軌,業績雖然還是不太好,但也勉強餬口,也不在那麼倒楣,總是會出現奇怪的事情,讓我莫名其妙的花掉一大筆錢。




後話

後來聽開宮廟的表哥說,沒有神明或老師的引導,就自行打坐修行其實很危險,很容易吸引到外靈,身為乩童的他,是很不建議這樣子。

他也不建議我再去打坐,好好的一個人,認真工作就好,他是身不由己,才被拱去當乩童,不希望我也步入他的後塵。




52會員
77內容數
.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雨後的霓虹 的其他內容
午後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