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10

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那天對話後,杜平安和蕭景和之間的氣氛就有點僵。杜平安知道自己那天說得太過了,已經逾越助理的範圍,他早有回老家經營雜貨鋪的覺悟,不過蕭景和臉色雖然不怎麼好,但每天還是很認真的上課、排練,沒多做什麼表示。杜平安心驚膽跳的跟在蕭景和身邊,一邊在網路上看著大家對《牽著我的手》的評論:一致好評!甚至有人開始猜想蕭景和是不是要出新專輯了?平順那邊似乎也接到了不少代言邀請——不是砸錢取得的機會,是廠商因為那首歌而主動找上蕭景和。

杜平安不曉得蕭麗人接下來會怎麼安排蕭景和的通告,他打算能在景星娛樂能待一天是一天,如果真的被蕭景和討厭,被蕭麗人開除的話,那就回老家當個平凡無奇的雜貨店老闆。平凡無奇的一生啊……杜平安看著正在練雙人舞的蕭景和和練沐瑄,突然覺得有點羨慕:有些人天生就是該站在舞台上的,自己不是那塊料,不用想這麼多了。

突然,手機震動了一下,是席珊珊用通訊軟體聯絡蕭景和。雖然杜平安不敢看蕭景和的訊息,但手機一直都是他在掌管,狀態列一跳,他就能看到第一句內容是什麼:「《回答得太晚》MV上架了,快去看看!」

期待好久的MV!身為當天有部份參與的人員之一,杜平安馬上就用自己的手機搜尋MV來看。

拍攝的當天太陽十分毒辣,但影片經過後製,天空的顏色偏灰藍,整體畫面的色彩濃度也顯得黯淡,為故事帶來悲劇的氛圍。前面蕭景和牽著艾琳奔跑的畫面被慢動作播放;明明知道白天不可能有螢火蟲,但杜平安很佩服影片後製將那數量驚人的飛蟲改成漂亮的光點,而蕭景和和艾琳的台詞只用字幕顯示,沒有聲音,然而即便如此,艾琳生氣的拂袖而去,或是蕭景和抱著「艾琳」痛哭的畫面,還是非常打動人心;杜平安雖然早就知道結局,不過他還是在蕭景和在墓碑放下花束的那瞬間紅了眼眶……

太虐了這劇本!杜平安忍不住在MV下面留了一排「歌好好聽,可是……嗚嗚嗚嗚嗚」,後來他重整頁面,發現後面跟了一排「嗚嗚嗚嗚」,有心疼艾琳角色的粉絲,也有痛罵蕭景和角色的,甚至還有跪求微電影版本,讓杜平安更開心的是有人稱讚蕭景和的演技!這肯定要馬上拿去給他看!

「你在看什麼?」蕭景和排練完,沒拿到杜平安遞給他的毛巾,以為他還在介意自己上次否定喜歡他的粉絲那件事,但轉頭一看:杜平安忙著看手機,根本就沒注意到他這邊!被忽視的感覺讓蕭景和不太高興,他走到杜平安身邊,才發現他竟然紅了眼眶。

「怎麼了?」難道姑姑跟他說了什麼嗎?蕭景和嚇了一跳,杜平安不太好意思的擦了擦眼睛,微微帶著鼻音回答:「沒有啦,我在看《回答得太晚》的MV,蕭少表現得真好!」遠方的練沐瑄聽到消息,也跟美樂蒂拿起手機來看,一時之間,舞蹈教室內只有席珊珊的歌聲;當催人眼淚的歌聲結束後,練沐瑄的表情非常微妙,似乎有點難過,又帶著點……嫉妒?他硬是擠出笑容,拍拍蕭景和的手臂:「景和,沒想到你這麼會演戲啊!」

蕭景和禮貌地微笑:「還在學習。」接下來就要進錄音室幫動畫配音了,自己得多加把勁!

「景和,你……和艾琳很熟嗎?」練沐瑄還是忍不住問了,蕭景和眉頭微微一皺,不想得罪練沐瑄,但又覺得個人隱私被冒犯,還是保持著微笑,但回答的聲音降了八度:「他是個很好的演員。」練沐瑄聽出蕭景和的不滿,知道自己唐突了,想以道歉為藉口,和蕭景和吃晚餐,但蕭景和不給他機會偷拍了,直接拍拍坐在地上的杜平安問道:「接下來行程是什麼?」

杜平安愣了下,瞬間理解蕭景和的眼神,馬上回答:「老闆不是說還有事要跟你討論嗎?」

「哦。那下次再約吧!」蕭景和給練沐瑄一個抱歉的微笑,提起自己的背包,頭也不回地離開舞蹈教室。




上了保母車後,杜平安拿出裝著水果的保鮮盒遞給蕭景和,蕭景和默默地吃著水果,心想自己應該說點什麼來繼續兩人的話題;這整個禮拜除了公事之外,他能和杜平安說到話竟然還是因為那個野心勃勃的女人,讓他覺得很焦躁。可是他實在不擅長跟人道歉,送紅酒賠禮是不是又太過誇張啊?「正常人」是怎麼道歉的?

「小杜。」蕭景和放下保鮮盒,杜平安的視線從手機移開,充滿疑問的看著他,蕭景和內心無力的嘆氣:自己的魅力竟然還輸一支手機,更別提杜平安身上帶著兩支!「十二月底那周空下來,我們要飛去A市。記得多帶點保暖衣物,北方比較冷。」

「哦,好。」杜平安記到行事曆上。來了!傳說中的出公差!在他還是個會計的時候,也沒有大牌到可以出外查帳,因為他是景星內部的會計師,最遠頂多去國稅局遞交文件,這還是他頭一次離家這麼遠出公差呢!得跟家裡報告一下。杜平安忙著用通訊軟體跟老爸老媽報告行程,沒跟蕭景和搭話,車內又安靜了下來;明明坐在旁邊,卻不知道該說什麼……蕭景和難受地坐不住,眼角餘光看到前方不遠處有花店,便讓老劉在那裡停車。

「蕭少要買什麼?」杜平安看到蕭景和打開車門就要出去,拎著公費錢包就要一起下車,但蕭景和阻止他,說道:「你待在車上。」

杜平安一臉莫名其妙,後來想想,應該是一些私人的物品所以不想讓他知道?只是……他連蕭景和的內褲都幫他收拾過了,還有什麼不好讓他知道的東西啊?明星還真是麻煩!杜平安百無聊賴的待在車上,又從包裡掏出點心給老劉,老劉靦腆的對他笑了笑,杜平安正想和他閒聊,蕭景和就回來了。

「喏。」蕭景和塞了一小束黃玫瑰給杜平安,蕭景和只跟花店老闆說要道歉用的花,花店老闆就幫他包了一束黃玫瑰,蕭景和其實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只覺得如果有送禮,那應該就可以緩和氣氛吧?

「……?」杜平安不明所以的看著他,蕭景和煩躁地說了聲:「給你的。」

「哦,謝謝。」為什麼送他花?今天又不是畢業典禮還是他賽跑得第一什麼的……真的不是杜平安在自作多情嗎?蕭景和最近的舉動越來越讓人誤會!杜平安表面上維持著面無表情,內心激動地爆著青筋,對著蕭景和咆哮:到底是誰教你的!自己本來就是彎的,再加上蕭景和最近的舉動,杜平安覺得他已經彎得變成一個圈了……

你看!就連前面開車的老劉看到那束花時都愣了一下!該說蕭景和沒有意識到送花給男性很奇怪,還是自己仍然不適應蕭景和的行事風格?杜平安默默的把花放在一旁,看到蕭景和竟然在小心翼翼的觀察他的表情,連忙擠出一個笑容,蕭景和鬆了口氣,杜平安不曉得他在想什麼,低頭玩手機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杜平安在離他家還有兩個公車站的距離下車,謹慎地拿著花束,走回家。或許是他第一次收到花的喜悅太過明顯,連鄰居都恭喜他——雖然杜平安不知道自己有什麼事值得恭喜的。

他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轉發《回答得太晚》這首歌的MV,雖然整個歌曲的意境會讓人想哭,但是哭出來之後心中的鬱結就比較舒暢了,席珊珊被稱為療傷歌后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吧?每個人在工作上、在生活上,常常內心受了傷都忍著,不敢告訴別人,怕給人帶來麻煩,或是被認為太過軟弱,會被淘汰,因此都會把「哭泣」這個情緒從正常反應裡面剔除,好武裝起自己;但堅硬的外殼底下是傷痕累累的內心,需要發洩負面情緒,不然總有一天會崩潰。

尤其是男性。從小就被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哭泣往往被認為是娘娘腔的表現,而被認為「不夠男人」。還好杜爸爸、杜媽媽教育他們姐弟兩人的方式是一樣的——甚至連玩具都一樣,姊姊有娃娃他就有娃娃,他有車子姊姊就有車子,完全不會有「因為你是男生,所以要穿藍色」這種刻板印象。

也因為杜家這種教育方式,當「史帝夫」沒收好,不小心被姊姊發現的那天,姊姊先是訝異了一下,然後臉紅的要杜平安藏好,並沒有多做什麼表示。最後是杜平安受不了這種隱瞞家人的愧疚,主動在餐桌上跟家人出了櫃,杜爸爸和杜媽媽只是「哦」了一聲,接下來就問「什麼時候帶男朋友回來吃飯?」,搞得杜平安非常不好意思!姊姊甚至因為他出櫃的原因,會跟他一起討論哪個男明星很帥之類的,關係反而更親密了。

好久沒回家了啊……想到家裡的溫暖再對比自己孤身一人在都市打拚,杜平安擦掉臉上的眼淚,呼出一口氣,拍拍自己的臉,決定明天寄一些實用的東西給家裡,不然老爸老媽都一把年紀了,還得顧店……自己是不是真的該回去幫忙呢?當杜平安在思考要不要回老家這個問題的時候,他聽見吉他的聲音……糟了!是蕭景和!今天那束花讓他大意了,完全忘記蕭景和的工作室就在他家正對面!他不敢靠近窗戶,但又想聽蕭景和唱歌,只好蹲在窗戶下面,不讓蕭景和看到他的人影。

今天蕭景和唱的是關於道歉的歌,歌聲聽起來非常惆悵,甚至還帶著點哭腔,杜平安不知道他最近心情不好是不是因為這件事,彷彿他犯了什麼滔天大罪,然後被對方憎恨一輩子那樣;歌聲聽起來充滿悔恨,但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得到對方原諒,聽得杜平安都覺得有點心軟了……都想打電話給他說「沒事,只要講出來,對方肯定會接受的!」但是蕭景和的公務機在他這裡,他剛剛下車前忘記還給蕭景和,等等去工作室歸還手機好了,蕭景和還沒回席珊珊的訊息呢!

蕭景和這次寫的歌詞意境非常悲痛,在歌詞中,他已經失去道歉的機會,就算道歉也沒有用了,因為沒有接受的人,徒留遺憾。天啊……是席珊珊的歌聲讓他憂鬱嗎?杜平安沒忘記拍攝MV那天他眼淚收不住的事,越想越擔心,連忙抓了手機和鑰匙就往隔壁跑。

「叮咚。」杜平安焦急地等著蕭景和開門,裡面隔音太好,他聽不出蕭景和走過來了沒,好在他沒等太久,就看到蕭景和一臉訝異的問道:「你怎麼過來了?」

「呃、那個……」杜平安連忙從口袋裡掏出公務機,掩飾自己知道蕭景和位置的這件事:「剛剛忘了還你了,有席珊珊的留言。」

「哦。」謎之沉默,蕭景和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便主動開口:「你晚餐吃了沒?」杜平安愣了一下,搖頭,他怕蕭景和一個人又出什麼事,回道:「我帶你去一家很好吃的麵店。」

「好啊。」他平常不是吃外賣就是家政保母煮的菜,很少在外面用餐,就算有,也是高級餐廳,一餐費用是一般上班族幾個月薪水的那種,還真的沒吃過一般的麵店。蕭景和認為這有助於他學習「正常的生活方式」,興沖沖的跟著杜平安走。




兩人一起搭電梯下樓的時候杜平安才想到:明星在街上亂晃會不會引起騷動啊?但是他要去的麵店那邊大部分都是老年人,應該不認識蕭景和?杜平安一邊膽顫心驚地觀察路上有沒有瘋狂粉絲,一邊帶著蕭景和走到他停機車的地方。還好他本來機車就停在路邊,雖然最近上下班都是搭老劉的便車,很久沒自己騎車了,但可以用「找不到停車位」的藉口來解釋為什麼他到工作室找蕭景和,機車卻停在隔壁棟建築物,不會讓蕭景和發現他其實就住在隔壁!

杜平安打開座墊,拿出備用安全帽,遞給蕭景和:「走吧。」

「……」蕭景和從來沒有給人騎機車載過,學著杜平安的樣子把安全帽扣在頭上,然後跨坐上去;杜平安催動油門的瞬間蕭景和嚇了一跳,緊緊抱住杜平安的腰,勒得他呼吸困難。

「我不會騎太快,別緊張。」杜平安停下,拍拍蕭景和的手,示意他放鬆,蕭景和尷尬的鬆開了點,杜平安在心裡吐嘈:這少爺肯定沒坐過機車!杜平安載他三歲的外甥出去玩,外甥都沒有蕭景和這麼緊張好嗎!杜平安用老爺車的速度騎在路肩,微風徐徐,蕭景和覺得可以沿路觀察眾人,又因為安全帽遮住了臉而不會被認出來的感覺非常有趣,四處東張西望;等紅燈時,他看到隔壁機車後座乘客緊緊抱著前方的人,還把臉貼在那個人的背上……好像、可以偷偷學一下?

綠燈時杜平安發現蕭景和又加重了抱著他的力道,甚至還把頭靠在他的肩胛骨上,再無動靜。難道睡著了?這種事他老姐幹過,只是對象換成蕭景和就讓人有點害羞……杜平安很慶幸蕭景和看不見他紅透的臉,杜平安怕蕭景和摔車,騎得更慢了。

抱著杜平安的感覺很踏實,一樣都是從背後擁抱,艾琳和杜平安的感覺不一樣,女性的身體太軟了,感覺不小心就會碰傷,還有著刺鼻的香味;杜平安的身體抱起來手感很好,蕭景和可以憑觸感斷定杜平安絕對有腹肌,靠著杜平安的背讓他安心得想睡;上次那莫名其妙的情緒又回來了,難道……自己其實喜歡男性?蕭景和很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甚至有了親杜平安一口來確認自己會不會厭惡的想法。

「到了。」杜平安停下,叫醒蕭景和,蕭景和依依不捨的摘掉安全帽,跟著杜平安走進麵店。

「老闆,兩碗陽春麵,再切個豆干、滷蛋、海帶,然後一份燙青菜。」杜平安點好菜,找了個最角落的位置坐下——因為他看見店裡的電視廣告正在播放《回答得太晚》!席珊珊的公司到底砸了多少錢在宣傳這首歌啊!蕭景和聽到席珊珊的歌聲,才想起他還沒回訊息這件事。他拿出手機,回覆:「我在電視上看到了,這首歌肯定會紅,祝你唱片大賣。」席珊珊沒有馬上回訊息,蕭景和知道他在忙,便放下手機,學杜平安的樣子搓搓竹筷,夾起端上來的小菜。

豆干那些都是直接切一切,灑點蔥花就端上來的東西,蕭景和本來以為味道會很普通,但吃下去的香味和會回甘的醬油膏讓他耳目一新,陽春麵雖然就只是麵條和清湯,還有幾片菜葉跟肉片,但是和小菜一起吃非常適合,不會喧賓奪主,小菜吃得膩的時候就喝口清湯,整個人都神清氣爽起來了。

「欸帥哥,你長得好像電視上的人。」老闆娘端著燙青菜過來的時候指著又重複播放《回答得太晚》廣告的電視;果然被認出來了……杜平安在心裡呻吟。他搶在蕭景和之前回答:「真的,很多人這麼說我弟。」蕭景和配合的笑了笑,老闆娘看得心情好,又多送了他們一盤涼拌小黃瓜。

回程的路上蕭景和一樣抱著杜平安,杜平安覺得很憋扭,但安全因素又不能把他甩下去,只能繼續這樣騎車。

「蕭少,你要回工作室嗎?」蕭景和的家在市中心,從麵店騎車過去也要四十分鐘,如果只是到工作室的話那路程會減半,杜平安想快點終結這個尷尬的擁抱狀態,只是蕭景和似乎不這麼想:「我想回家,再麻煩你載我一程。」悶在安全帽裡的聲音聽起來很模糊,但杜平安還是覺得渾身都酥了……一定是靠太近的關係!




好不容易到了蕭景和家,杜平安本來想來個漂亮的轉身就走,不過蕭景和說有些東西要跟他討論,讓他跟著一起上去。先是送花然後一起吃晚餐,現在還跟著回家……這情況怎麼看怎麼不對啊!還是這是所謂的加班?杜平安沒有前輩可以諮詢,也只能按照蕭景和的意思一起回到他的公寓。

「這是平順傳真過來的工作,你覺得哪個好?」平順敢送到蕭景和面前,絕對都是最好的,但蕭景和竟然詢問他的意見?杜平安受寵若驚的看著文件,發現居然有個衛生棉廣告!平順確定沒有發錯嗎?蕭景和怎麼看都是個男的吧!杜平安仔細看了下內容:蕭景和要一個女演員一起演出,蕭景和負責幫女演員撐個傘,端個茶,對著鏡頭笑一笑,最後配音「在你最需要的時候給你最溫柔的呵護」一句話,就可以了。

沒有台詞,看起來很簡單,應該不需要什麼演技,不過這和蕭景和之前塑造出來的形象差異非常大,杜平安不確定蕭麗人會不會反對,反正他最近被蕭景和迷得頭暈目眩的,覺得這種溫柔的形象對他有非常正面的幫助。如果是運動鞋和衛生棉廣告的話,杜平安會選擇衛生棉——畢竟蕭景和的粉絲有很大一部分是女性,消費力肯定非常驚人!

杜平安把衛生棉廣告從眾多文件裡面抽出來,放到一邊,又看到機械錶的廣告,想起蕭景和穿西裝抹油頭拍的照片,也覺得帥得一塌糊塗,而且象徵著從男孩到男人的蛻變,杜平安個人認為可以試試。

「……都是廣告?」杜平安又翻了幾個,什麼運動飲料啊,不動產啊、巧克力等等,彷彿全天下的廣告都被拿過來,只等著蕭景和點頭演出。但杜平安沒忘記蕭景和是個歌手,他以為平順會傳真過來的是簽唱會握手會這一類的工作比較多?

「維持曝光率。」蕭景和跟杜平安解釋:「我的作品目前都是單曲,數量不夠,沒辦法開演唱會,下一張專輯還在籌備,中間要維持曝光率,才不會讓粉絲忘了我。」

「……真是辛苦。」怪不得最近廣告老是看到艾琳!因為他現在正在拍連續劇,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結束,中間靠廣告來維持人氣。而艾琳在鄉土劇那個壞女人的角色太過知名,找他拍口紅廣告的廠商直接把口紅命名為「魅惑」,海報用紅黑色調,艾琳拿著黑色絲綢遮住半邊臉,口紅則是鮮紅色的,旁邊寫了句法文,看起來就很厲害。廣告成效好不好杜平安不知道,他只知道每次經過百貨公司的時候,一樓跟外牆看板都是艾琳的那半邊臉!廣告投放也需要技術,太過頻繁會導致視覺疲勞,反而有可能帶來負面效果……當明星還真是累啊!

蕭景和的這幾支廣告很有可能影響到他接下來專輯的銷售量,杜平安挑挑揀揀了好幾個,又覺得好像都可以接……不不不,蕭景和還要練舞,他會累死!

「可能……這三個?」杜平安不太確定的將文件遞給蕭景和,蕭景和沒料到他竟然會挑衛生棉廣告,饒有興趣的問道:「這三個風格完全不同喔?」一個是主打年輕活力的巧克力棒,一個是高貴冷酷的機械錶,一個是溫柔貼心的衛生棉,蕭景和突然很想看到姑姑發現他選這三個廣告時的表情,臉上不禁露出笑容。

杜平安看到蕭景和勾起嘴角,以為他又進入了霸道總裁模式,默默地伸手,想把文件抽回來,不過蕭景和拿出一個紙袋,將文件裝了進去:「那就這三個。今天太晚了,你睡我家,明天一起去公司比較方便。」

「……?」蕭景和的思考邏輯太跳躍,杜平安愣了好一會兒,才明白蕭景和的意思:又邀他一起睡!這真的沒問題嗎!還是這只是友情上的關懷?杜平安回想以前還在唸書的時候也曾在同學家住過,應該、是那個意思吧……自己的「雷達」怎麼就這麼不敏感呢!杜平安頭一次為自己的遲鈍感到苦惱。

杜平安一樣是穿蕭景和的睡衣,還好他房間內的沙發還在,所以不用跟蕭景和擠在同張床上,應該真的只是自己多想……杜平安裹著毯子蜷縮在沙發上,很快就睡著了,不知道蕭景和在睡前盯著他的臉很久、很久……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