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債(1):誰是負心人?

2021/09/18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大梁京城第一豪門貴胄花家二少爺花無謝,迎娶了武林六君子之首、江南無垢山莊莊主連城璧。成親那日,賀客迎門,高朋滿座,這樁聯姻成就了一段「朝廷江湖精誠團結」的佳話。
京城第一世家二少花無謝
兩人婚後生活和諧,可花無謝總覺得連城璧跟他想像的不太一樣,性情似乎過於溫柔內斂。他看著掛在牆上裝飾的名劍,打趣連城璧的性子一點也不像江湖兒女。連城璧聽了也只是輕淺一笑。
一次外出,花無謝結識了江湖俠客傅紅雪,他的刀法出神入化,令花無謝驚嘆不已,立刻起了結交之心,熱情地上前與之攀談。
傅紅雪聽了花無謝一番自我介紹後,淡然道:「你們公子少爺都這般清閒嗎?」
花無謝聞言不覺一愣。
花家在大梁手握兵權,家主花正坤官拜兵部尚書,長子花滿天是領兵三十萬的虎威軍統帥,花正坤之母為先帝長姐、大梁長公主,身分貴不可言,多年來想抱花家大腿的人如過江之鯽。
從小到大一帆風順、備受榮寵的花二少爺,人生頭一次遭到拒絕。可花無謝並不計較,覺得大俠就該這般灑脫,於是笑著抱拳別過。
身為虎威軍的將軍之一,花無謝經常外出全國巡防,一次回京途中,竟又碰見傅紅雪,可這回傅紅雪卻喝得爛醉。
花無謝點頭暗道:「果然俠士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書上沒騙我。」
於是替傅紅雪付了酒錢後,便悄悄離去。
回到家後,花無謝將在外採到的藥草熬成膏藥,仔細地幫連城璧重傷的右手敷好藥膏,用白布裹起:「御醫說了,只要堅持半年,你的手一定可以恢復如初的。」
連城璧苦笑,能撿回一條手臂已然知足,哪敢奢望其他,只是沒想到花無謝竟如此上心,當真尋了靈藥回來。
這一天,花無謝外出剿匪,讓連城璧安心在家等他。
連城璧摸摸已經有些知覺的右手,眾目睽睽之下抱了抱花無謝,溫柔地與他道別:「一路平安。」
得到鼓舞的花無謝勢如破竹,很快就打進了土匪窩,沒想到土匪頭子卻被傅紅雪先一步斬殺。
「還你的酒錢。」傅紅雪將一顆人頭扔到花無謝腳邊。
看著傅紅雪臉頰上濺到的幾滴血,手握冰冷鋒利的黑刀,花無謝一時竟移不開眼。
當夜花無謝一個人騎馬回家,等了一夜的連城璧見到風塵僕僕的花無謝,嚇了一跳,隨即拿了乾淨的帕子幫他擦臉,卻被花無謝抱個滿懷:「城璧,我想你了。」
連城璧回抱他,笑著說:「那下次帶我一起出去吧。」
「好!」花無謝笑得像個孩子。
花家雖然大權在握,卻也因此樹敵無數,在朝廷做事總有許多身不由己,花無謝因而十分嚮往快意恩仇的江湖,所以在聽說傅紅雪主動參軍後很是不解。
傅紅雪卻道:「將士也好,俠客也罷,拿起武器都是為了保護自己及身後之人不受傷害。」
花無謝沒有理由拒絕,手中的書卻悄然被握得變形。
見傅紅雪盯著書封上「江湖小記」四個字,花無謝不好意思地收起了書,這是連城璧早年遊歷所寫,記錄了些江湖瑣事,特地送給他打發時間看的。
傅紅雪平時跟在花滿天身邊做事,花無謝在軍中根本見不了他幾面,可一聽說傅紅雪受傷後,便什麼也不顧地跑去看他。
沒想到傅紅雪又喝得爛醉,花無謝又急又怒:「受傷了就看軍醫,喝酒管什麼用啊!?」
傅紅雪醉眼惺忪:「喝醉了,就不疼了。」
花無謝氣得奪過酒瓶,一口氣將剩下的酒全喝了,然後衝著傅紅雪喊:「睡覺!」
傅紅雪思緒飄遠,似乎看到另一個人也曾這般為他擔心,於是拉著花無謝的手不放:「那你,陪我好不好?」
傅紅雪一向不苟言笑,一笑便如春雪消融,催得漫山遍野的花全開了。
也不知是誰先有了動作,花無謝顧念著傅紅雪身上有傷束手束腳,反讓傅紅雪有了可乘之機,一個翻身重重壓住了花無謝,於是,便發生了那難以言說之事……
不知過了多久,傅紅雪立在床前,看著陷入昏睡的花無謝,冷然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怒意:「連城璧,這就是你的好夫君?」
隨之而來的是一股如潮洶湧的悲憤。
當年你在邊城將我擊殺,丟下重傷瀕死的我逃回江南,就是為了嫁給這個人?
他哪裡比我好?憑什麼得到你?
連城璧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花家日後當可助我成事……」
就因為他是花家的人?
你明明說過,要給我一個家,一個可以遮風蔽雨的天地,為何要騙我?
傅紅雪目光轉冷,迅速低下了頭,在花無謝的頸上一陣啃咬。
「阿雪……別鬧了……我好累……」花無謝睏得連眼睛都睜不開,推開傅紅雪便往被子裡鑽。
傅紅雪沒有回話,緩緩轉身望向燭火,彷佛那火光便是心愛之人:「連城璧,若你看見他身上留著不屬於你的痕跡,你會怎麼說呢?」
我真的很好奇啊,連城璧……
第二日,花無謝醒來時,傅紅雪已守在一旁,面癱的臉上帶著許些歉意:「昨晚是我孟浪了,我……會負責的。」
「負什麼責呀!」花無謝笑了出來:「我們只是喝醉了,睡了一……」
此時花無謝才發現自己寸縷未著,身上還布滿了不堪入目的紅痕,就連那不可言喻之處,似乎也傳來隱約的灼痛感……
他一下子就漲紅了臉:「難不成我們昨晚……那啥了?」
「嗯。是我太衝動,你家住何處,我這就請人去提親,必三媒六聘、八抬大轎迎你過門,斷不會委屈了你。」
「不行!」花無謝嚇壞了,傅紅雪要真上門提親,他爹打斷他的腿都算仁慈了,而且城璧該怎麼辦?
「為何不行?」
「因為……」花無謝一時半刻也編不出滴水不漏的謊言,只好隨口胡謅:「我自幼與人訂親,不能再與他人婚配,此事只是意外,大丈夫行事不拘小節,咱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他邊說邊下床穿衣,還來不及穿好衣裳,便撒腿就跑,傅紅雪卻是眼明手快,轉手就拎住了他:
「你與何人有婚約?我替你回了他,你我已有夫妻之實,一男不配二夫,你如今只能嫁我為妻。」
花無謝都快哭了:「不行!真的不行!」
「有何不行?凡事皆講求先來後到,我已先一步與你生米煮成熟飯,對方還能怎麼著?」
「不是,我……他……他們家是江湖世家大族,我們家得罪不起,不能輕易悔婚……」花無謝愈說愈小聲。
「江湖世家大族?那你又怎知我是無名小輩?」傅紅雪冰冷道:「不能『輕易』悔婚,那便『慎重』悔婚!今生今世,我傅紅雪定要娶你為妻!」
【日光辭典】
不要問我為什麼男人可以娶男人,反正這就是一個可以娶男妻的世界,至於哪一方為夫、為妻,由雙方協議同意即可。
然後,如果你覺得以上人名很耳熟,不用懷疑,就是你想的那個人。他們的姓名與人設皆出自大陸影星朱一龍先生所飾演過的角色,我便是以他們為藍本寫的同人小說,以下說明依出場順序排名────
花無謝:出自《花謝花飛花滿天》。
連城璧:出自《新蕭十一郎》。
傅紅雪:出自《新邊城浪子》。
日光:若你喜歡本文,記得點心心按個讚(要按多個也行),你的鼓勵是創作者最大的動力呀!(=^▽^=)
圖片出處:https://www.uni-hankyu.com.tw/huaxu/151073666413635.html
(若有侵權,敬請相告,會立即刪圖)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想把這裡當成自己的文庫,慢慢收進多年來寫過的文章,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桃花債》
NT250/次(單次購買)
古代耽美小說(連載中)。傅紅雪從大漠來到中原,欲向四年前與他山盟海誓、訂下婚約的連城璧報仇,當年連城璧不僅毀約失信,還狠心重傷殺害他,最後逃回中原攀龍附鳳,與大梁第一權貴之家結親。他要知道連城璧為什麼背叛他,他要讓連城璧生不如死,就像他當初承受的痛苦一樣,然而在見到 連城璧之後,一切都失控了......
留言6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