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檢舉內容
「女人香&男人way」:孤獨患者

2020/02/2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不想動。
我的臉頰貼在冰冷地板的磁磚上,一動也不想動。
多久了呢?我想,我持續這樣的生活好像已經有兩個月了吧!自從那個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用了個荒誕理由和我分手,接著我的兼職工作被一一卸任之後,冰涼的地板,就成了我最不想離開的區域。
連藥也不想吃了。
精神科醫師有開藥給我,包括安眠藥。但睡覺我是可以的,除了睡覺以外,我什麼事情都不想做。醫生說,我這是憂鬱症的一種症狀。如果不改善,嚴重的話,我會有輕生的念頭。
醫生說對了一半。我早就有輕生的念頭,不管有沒有改善,從一開始我就有輕生的想法了。
用五千元租來的套房,隔音特別差。是好處也是壞處。隔壁房住的男生,因為這個緣故,讓我可以知道他的生活,也可以聽到他的聲音。
他很受歡迎。每個禮拜幾乎都有不同的女生來找他喝酒,在他家過夜,然後我就可以聽到嬌喘聲搭配床頭撞擊薄木板的協奏曲。時而激昂,時而低蕩。
剛搬進來的時候我見過這男生一面,五官清秀,一臉青春活力貌。
「妳好,我叫阿茂!怎麼稱呼?」
「⋯⋯梢,小梢⋯⋯」那次見面時,我已經生病。
每次隔著牆壁偷聽阿茂和不同女生調情,讓我得到很大的滿足。有時候我心裡甚至認為,搞不好這是我現在唯一讓我願意活下去的原因。
另一方面,我又好羨慕阿茂的人生。為什麼總有人可以如此陽光,如此正面。而我,就得要活得那麼卑微,老是在生死之間拉扯呢!?
躺在地板上的時間,我總會幻想,如果我起身,走到阿茂房門前和他搭話,會不會我也成為我偷聽到的女主角,和他在房間內喝酒,我也可以發出那種淫蕩的聲音呢?!
但不論我幻想過幾次這個畫面,都還不足以讓我移動我的身體,反而是在一次次痛恨自己無法健康地去執行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失望之後,感覺到身軀更加沈重,輕生的念頭,更為強烈。
最近更加嚴重了。我混亂的大腦還可以做出簡單的分析。大概是因為近來阿茂和女生調情的戲碼上演的頻率越來越少,我可以聽到阿茂聲音的次數也越來越少,導致我求生的意志每況愈下。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1,540,收錄於此專題
386 篇文章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H
H
我是H。 自詡為一介文字工作者,期許自己借由多年的創作經驗,寫出一篇又一篇令人有感的文章與小說。追求故事創作的極致是我這輩子的目標,也希望在我前往目的地的路上,都有你們陪伴著見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