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油價暴跌無法撼動「美元霸權」,但石油交易若改用人民幣則動搖「美元霸權」根基─貨幣及美元的本質(11)

2020/03/13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本文最近一次更新在2023/12/8)
作者:陳華夫
美股2020/3/17在8天內3次熔斷的慘跌後,卻大漲逾千點,這顯示美股投資人已瘋狂的失去理性。美聯儲雖救市招數快用盡,美股依然暴跌震盪,恐慌指數衝上至VIX82.69、已飆過金融海嘯最高點,刷新歷史新高紀錄。此前曾預見金融海嘯和達康(網路)泡沫的投資大師霍華馬克斯(Howard Marks)認為本次股災的拋售潮現在只完成60%,投資人不宜此刻進場投資。
此波新冠肺炎嚴重蔓延全球,重創旅遊業,導致石油的需求驟減。再加上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2020/3/ 6 與俄羅斯就擴大減產協議破局,OPEC 最大成員國沙烏地阿拉伯隨即大砍官訂售油價格(OSP),降幅是 20 年來最大,意圖搶奪俄羅斯部分市占,促使油價進一步崩跌。
據「路透社」2020/3/13報導,沙國正計畫爭奪俄國石油在歐洲、亞洲的市場,打算以每桶25美元的低價向市場「灌油」。在歐洲有原油加工、精煉廠的石油巨頭消息人士表示,沙國國家石油公司「沙烏地阿美」(Saudi Aramco),將會在4月供應煉油企業所有額外需求,正計畫在中國、印度市場中取代俄國石油。
沙國自殺式砍價至每桶25美元的低價,本來是想逼俄羅斯重反談判桌,但俄羅斯財政部聲稱,能夠承受石油價格在6-10年內維持在25-30美元/桶的水平。而根據「沙烏地阿美」的財報,石油單純開採成本2美元左右,綜合成本不到10美元/桶,把天然氣和凝析油加一起,綜合成本是15至19美元/桶。重要的是「沙烏地阿美」的單位折舊攤銷成本僅不足2美元/桶,而且是上佳油品。於是,真正的問題是美國頁岩油開採成本約在每桶 40 美元,若再加上營運成本,美國頁岩油生產成本約在每桶 55~60 美元之間。當油價跌至每桶25美元,美國頁岩油產業可能全面崩盤,而這正是俄羅斯所樂見的。
所以,接下來的問題是,但如此的油價的崩跌是否會危及「石油美元」(petrodollar )及美元霸權的地位呢?
現在國際上,「買油國」向「賣油國」買石油的支付,收受的貨幣,並非本國貨幣,而主要是以美元來結算。這就是所謂的「石油美元結算」。在美國的製造業式微下,「石油美元結算」已成為美經濟的重要支柱,帶來的巨大利益。所謂的「油元循環」(petrodollar recycling)是美國向沙烏地阿拉伯買油,並提供沙國軍事援助和裝備。沙國則把「油元」(petrodollar )收益,拿來購買美國債,資助美國開支。換句話說,美國購油之際,也創造了美國債和美元的新需求。(見拙文美聯儲膨脹資產負債表的大量印鈔之美元貶值「後遺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1)
舉例來說,中國每年要買1,200億美元的石油,若全部以美元結算,中國為了取得1,200億美元的外匯,就必須出口8,400億人民幣(假設匯率7:1,及忽略貨幣綜合購買力等因素)的貨物到美國,美國市場上的物資得以充沛,通膨變小,美國經濟得利。但若石油以人民幣結算(即去「石油美元」化),則中國對美元的需求減少,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會穩定或升值,中國留在國內的物資也變充沛,通膨變小,人民生活得以改善。這是中國在2018/3月推出人民幣結算的原油期貨合約的所謂「石油人民幣」,並且積極進行「人民幣國際化」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人民幣的國際化的努力至今並無明顯的成效,為什麼呢?
任何國家的貨幣要想成為世界貨幣,就必須大量灑錢到全球,而有效的灑錢法就是提高該國的消費,在大量進口海外貨物的同時,灑錢到全球,但如此灑錢就造成巨額的貿易赤字。這就是貨幣學裡有名的兩難(特里芬困境):一個國家要成為世界貨幣霸權,就不能成為貿易順差大國。
例如,美元是世界貨幣霸權,但美國就有數千億美元的貿易赤字,並且向世界灑錢的大賣美國國債,截至2019/9月,美國在外流通的債務接近19兆美元,大約等同於美國GDP,今年(2020)將突破20兆美元。美國今年要為這些債務淨支付的利息將達4,600億美元,幾乎是四年前的兩倍。
相對的,中國貿易順差是世界之冠,並且持有大量的美國債。雖然中國積極推行「人民幣國際化」,但全球貨幣支付市場份額排名第一的是美元(40.08%);第二,歐元(34.17%);第三,英鎊(7.07%);第四,日圓(3.30%);第五,人民幣(2.15%)。並且2017年底全球外匯存底幣別比重,美元占比達62.7%,大幅超越排名第二、占比20.1%的歐元,其餘排名第3─5名的依序為日圓、英鎊、加元。而人民幣雖已加入特別提款權(SDR),在全球外匯存底占比僅約1.2%,顯示「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還有很長的一段要走,究其根本原因,就在沒能有效的海外大量灑錢。(按:「一帶一路」並非有效的灑錢
在2023年人民幣國際化取得些成效:「2023年,疲軟的人民幣卻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跨境使用量迅速成長。自2004年中國開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以來,其在全球支付中的份額之前基本停滯不前。但今年,其份額從2023年1月的1.9%上升至10月的3.6%。與美元(47.25%)和歐元(23.36%)相比,這一份額仍然很低。但這種成長可能預示著一種變化。中國人民銀行(PBoC)報告以人民幣計價的經常賬戶交易大幅增加。在中國的商品和服務進出口貿易中,近30%是以人民幣結算的。」及「中國擁有自己的國際支付系統——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無疑起到了幫助。一些透過CIPS結算的人民幣國際支付並不使用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銀行間報文傳送系統,因此很難被追蹤。這也意味著人民幣在全球跨境交易中的份額可能被低估。」(見人民幣國際化取得成效
中國財政部前部長樓繼偉認為,人民幣國際化“肯定是方向”,但問題在於以人民幣來結算的貿易太小(按:占比約為2.15%)。人民幣國際化首先是貿易方面結算的國際化,樓繼偉建議,一個是發展離岸人民幣市場,還有一個是中國的銀行應該走出去,在外面建立子行和分行,多做些人民幣業務。但從2020/6月人民幣大幅升值近7%,英國《金融時報》認為,預計2021年人民幣波動幅度將加大,兌美元中間價年內或達到6.1左右。(見展望2021:人民幣能「破6」嗎?),如此強勢的人民幣背後代表的是弱勢美元,中國應該可以更大膽的推行人民幣國際化。(見樓繼偉:人民幣在資本項下完全開放尚不具備條件,及旺報社評》人民幣國際化可以更大膽
世界貨幣體系當然希望能夠多元化與平衡化,改掉長久以來的美元獨霸現象。過去十年,要求降低美元地位的呼聲大多來自俄羅斯、中國和伊朗。然而,過去的兩年裡,德國(歐盟)和英國也加入進來。但美元的世界霸主地位有深刻原因,每當金融發生危機,投資人恐慌,為了保留全球流動性最佳的美元,而拋售所有避險資產,造成了美元流動枯竭的「美元荒」。此時,美聯儲就會啟動救急的「流動性互換」(Liquidity Swap)機制─美聯儲以市場匯率,與外國央行互換同等價值支付利息的貨幣,或是安排各國央行直接以美國債向美聯儲換取美元。美元儼然已成了金融危機救市的關鍵角色,在三元悖論(The Impossible Trinity)特里芬兩難的限制下,歐元,人民幣、及被看好的數位貨幣,短期內都無法撼動美元的霸權地位。(美元末日論為何是錯誤的?
近期低迷不振的國際原油價格在美國表態干預後,2020/3/19出現報復性反彈。美國紐約期貨市場西德州中級原油今天飆漲4.85美元、漲幅23.8%,收每桶25.22美元,創史上最大單日漲幅。倫敦北海布倫特油價回升3.59美元、漲幅也達14.4%,成為每桶28.47美元。但仍遠低於美國頁岩油的生產成本(約在每桶 55~60 美元之間)。
在歷經一個月的原油價格戰爭後,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2020/4/9日原則上達成減產協議,油價一時間大漲12%,隨後不但吐光漲勢,還往下跌。美國西德州原油暴漲12趴後,下跌9.29%來到每桶22.76美元。布蘭特原油跌4.14%,每桶報31.48美元。
油價的下跌跟美國葉岩油技術的成熟有關係,美國2008年的時候原油日產量500萬桶,現在是900萬桶,一天多了400萬桶,現在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油氣國。石油價格戰的局面下,油價每下降一美元,俄羅斯一年損失20億美元,用油大國印度卻喜上心頭,中國2014年平均每天進口600萬桶石油,進口的油占到消耗的油的55%,價格每下降一美元,中國每年少支出120億人民幣。
《路透社》2020/11/19日報導,中国今年成了全球石油市场的救世主,2020年全球石油消費料將下滑近9%(見下圖)。明年進口料將達到1,200萬桶/日,賣家正列隊出貨以保住市占率。
另外會影響美元與人民幣匯率的是「數位貨幣」。據英國《金融時報》2021/7/21報導,美財長耶倫召集財政部、美聯儲、SEC等監管機構開會出台監管框架。目前密通貨行情飆漲,帶動穩定幣水漲船高。過去兩天內,加密貨幣的「比特幣」(Bitcoin)價格已經下跌約2000美元,至約29500美元,接近上月底創下的低點。加密貨幣的「以太幣」(Ether)也面臨拋售壓力。用美元或英鎊等標準貨幣直接購買加密貨幣(如「比特幣」或「狗狗幣」(Dogecoin)等),可能非常麻煩。但直接購買「穩定幣」(StableCoins)就簡單多了。「穩定幣」是私人發行,但與其他資產掛鉤的「數位貨幣」,目前市值前三大「穩定幣」為「泰達幣」(Tether)、「美元硬幣」(USD Coin)和「幣安幣美元」(Binance USD)。三者總市值從去年約110億美元,已飆漲至目前約1,000億美元。而且許多「穩定幣」宣稱與美元1:1掛鉤,但兌現1:1掛鉤承諾所需維持的巨額儲備,也對金融市場有潛在風險,任何如此巨額儲備的迅速變現都可能令短期債務市場產生動蕩。評級機構惠譽(Fitch)表示,「穩定幣」的儲備資產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商業票據,若「穩定幣」出現贖回潮,很容易衝擊商業票據市場。(見耶倫強調迅速出台穩定幣監管框架葉倫召集Fed、SEC 探討穩定幣,及惠譽:穩定幣可能破壞短期信貸市場穩定
據《華爾街日報》2022/3/15日報導,知情人士透露,沙烏地阿拉伯正與中國政府積極談判,討論將其向中國出售的部分石油以人民幣計價。此舉將削弱美元在全球石油市場的主導地位,並標誌著沙烏地這個全球第一大原油出口國再次向亞洲靠攏。中國採購了沙特25%以上的石油出口,如果這些石油交易以人民幣計價,將大大提升人民幣的地位。據了解,沙烏地阿拉伯在考慮將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合約,即所謂的人幣油元(petroyuan),納入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Aramco)的計價模式。(見《國際金融》美媒:沙烏地阿拉伯考慮對陸石油貿易 改用人民幣計價
上海原油期權在2021/6/21日在上海期貨交易所掛牌交易,上海原油期權的交易標的為上海原油期貨上海原油期權對企業風險管理意義重大。期權損益具有非線性特點,對期權套保企業,不僅可以沖風險,還可以獲取價格漲跌的潛在收益。當然更能增加上海原油期貨的交易量。數據顯示,2020年上海原油期貨貨累計成交4,158.58萬手,累計成交人民幣11.96兆元;原油期貨一般法人日均持倉占比上升至42%左右。自2018年以來,上海原油期貨成交量排名全球第三。(見原油期權上海掛牌
沙國每日出口620萬桶原油,從1974年開始就完全以美元交易原油,交換美國協助捍衛國土安全,如今,中國採購了沙特25%以上的石油出口,若真能以人民幣計價,則將極大的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動搖美元霸權的根基。
不過,報導引述一名美國資深官員指出,沙國接受中國以人民幣付款的可能性不高。官員說每當兩國關係緊張,沙國便會拋出這個議題。但把一部分原油改以人民幣結帳,恐撼動沙國經濟。部分沙國官員警告,沙國海外營收跟美國債息息相關、人民幣國際流通度也有限,若接受中國以人民幣結帳,肯定會造成風險。(見實現難度高?沙國不滿拜登,傳跟中國談「石油人民幣」
結論:
油價暴跌無法撼動美元霸權,但美元貶值,卻會大大的削弱美元霸權(見拙文美聯儲膨脹資產負債表的大量印鈔之美元貶值「後遺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1)
把原油砸到-40美元的,居然是中國銀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66會員
245內容數
思想家─理解、解釋、預測世界。發表:9篇「深度政經分析」、6篇「現代開悟之洞識」、10篇「學習的本質」、13篇「美中關係」、4篇「驀然回首」、21篇「文學與藝術」、36篇「科技與智慧」、9篇「圍棋的本質」、40篇「美中經濟」、28篇「美股的本質」、12篇「美聯儲的本質」、12篇「貨幣及美元的本質」,共201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