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抵達

2020/07/06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在道別村莊以及小鎮後,艾雷搭上了由雷昂準備的馬車,馬車是由往返各地貿易的商隊所擁有,雷昂說了自己近期要先留守在莫德鎮上調查一些事情,路途間,從最初多森的地形漸漸到了一片廣大的平原,途中還經過了匯聚支流而成的大河,在艾雷的認知中這些都是第一次出現的景色,不禁為此感到興奮,就在約莫一個月的旅途後,一早的清晨,在一片霧氣中,已經稍微厭煩一成不變景色的艾雷看到了建築物的輪廓。
「那依照和聖騎士大人的約定,就載你到這裡了,我還要到城裡找鎮長。」
「嗯,謝謝你。」
「話說小子你不考慮加入我們的商隊嗎,路途間你分擔的勞力工作可是都快要超過成年人的份量了呢,商隊也需要年輕人加入來保持一定的活力呢呵呵呵。」
在路途中,艾雷了解到,目前在這片大陸上,除了王城以外,多數的城鎮都是為了擴張人類的勢力範圍而建的,而艾雷村落附近的小鎮莫德,更是在這五十多年間才在多森之地快速發展起來,主要原因除了聖樹之外,就是小鎮的位置做坐落在黑山山脈附近,而多虧山脈的阻隔,多數魔物也因此無法向城鎮進犯,簡單來說,莫德鎮除了能夠定期向各個城鎮提供聖樹之外,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阻擋魔物的第一道的關卡。
艾雷簡單再次描述來到修道院的原因,白髮斑斑的老人在聽完之後,為了自己錯失了一個前途光明年輕人而微微嘆氣。
「看來是沒機會了呢。」
老人把掛在脖子上的項鍊給拿了下來,三枚令牌上各自刻著不同的圖樣,重疊起來剛好可以成為商隊的標誌,以及從口袋中拿處幾枚銀幣。
「如果哪天你回心轉意,或是需要我們商隊的幫忙,你就拿著這三枚令牌,找到我們,以我的名子波爾保證,商隊會盡力協助你的,一枚都不能少喔,別看我老了不中用,我好歹也是這個商隊的領頭。」
「嗯。」此時艾雷的眼睛泛著些許的淚光。
「那就這樣啦。」慈祥的老人揮揮手後,向著城鎮內走去。
艾雷揹起從家中帶來的劍,和其他商隊成員告別之後,照著雷昂交代的,先走向城裡的旅館。
「那邊的小夥子。」一名倒在路邊,衣衫襤褸,蓬頭垢面,身體附近還有蚊蟲飛舞的乞討人小聲說。
「那個人是在叫我嗎?」艾雷不以為意繼續向前。
「那個揹著劍的小夥子。」
艾雷轉身停了下來。
「怎麼了嗎?」
「那把劍是哪裡來的?」乞討人露出敵意的問道。
「你知道有關這把劍的事情嗎?」
「我說那把劍是從哪裡來的?」乞討人放大了音量。
「從家...從一面坍塌牆中發現的。」
「你知道叫做艾德這一號人物嗎?」
「...」
「看來那不是偷來或是買來的吧。」
「嗯。」
「其實,那把武器是我和師父打造的,我在距今10多年前,參加討伐魔物的戰役中,你也看得出來,喪失了對工匠來說最重要的手臂,隊伍中有個人就叫做艾德。」
「我的名子叫做艾雷,你知道...」
「取名品味這麼獨到的人也只有他了吧,然後,你為甚麼要離開莫德鎮呢。」
艾雷轉述前些陣子發生的事情,乞討人聽了不敢置信。
「那個黑色面具的人,我似乎在戰時略有耳聞,據說當時在平地生存的魔物會突然狂化襲擊人類的原因好像就和它有關,但是後來怎麼樣我也就不曉得,戰事後來在王國軍的介入之後就迅速落幕,我們這些傷亡慘重的自組討伐軍後來各自歸鄉,之後也就都沒有甚麼交集。」
「父親他有...」艾雷欲言又止,想打聽有關父親的事情,卻不知道該問什麼。
「那個傢伙平時不太說話,但是卻十分重義氣,在一次遭到埋伏中,為求小隊自保,自己留下來殿後阻擋魔物,多虧那次事件,王國軍才願意正視魔物狂化的消息。」
在後續的對話中,得知了乞討人的名子是洛里姆,在當時戰役中是負責各個小隊裝備的工匠,因為要求製造劍的人只有艾雷的父親艾德一人,所以才會特別有印象,同時也告訴艾雷,這把劍是用向矮人族那得來的魔力礦石所打造,所以在使用的時候,劍會和持有者的狀態產生一定程度的同調,當使用者持續成長後,劍身的光澤也會隨之發生改變,洛里母告訴艾雷,如果想要學習父親的劍術的話可以再來找他,憑著自己的記憶應該可以稍微指點一些動作,艾雷將波爾所給的幾枚銀幣交給了洛里姆,感謝他告訴自己有關父親的事情。
「這可真是不少,我也謝謝你啦,多虧這些今天應該能夠飽餐一頓了吧。」
告別洛里姆後,太陽比起下馬車時升的更高了,城鎮也從瞌睡中徹底甦醒。
「我想找一名叫做莉茲的人。」
「莉茲,喔,那個不由分說闖進旅館趕跑大半客人,只說聖騎士大人需要暫時占用這間旅館的那個不講理的瘋女人嗎?」
艾雷尷尬地微笑。
「是的,大概吧呵呵。」
站在櫃台前身材略有一些豐腴的女主人持續抱怨著莉茲在旅館做的各種奇怪實驗,還有指著一旁燒焦的窗簾持續抱怨道,此時艾雷從懷中拿出雷昂的墜飾,八道向四周綻放的光芒圖樣,以及經由高度處裡的表面讓照在墜飾光芒四散,讓陰暗的室內頓時多了幾道幾道色彩,同時女主人像是見到寶物般,嘴巴瞬間就停了下來。
「看起來不像是假貨呢。」
艾雷走到了一間正在像外散出綠色煙霧的房間走去,女主人請求盡早將她給帶離旅館,這幾天的生意慘淡,這樣下去倒店的日子就在不久的將來了。
「有人嗎?」艾雷敲敲門。
「...」屋內沒有動靜。
「有人..」門瞬間被拉開,一名黑眼圈極重的女子,頂著油膩雜亂的頭髮。
「不是叫你不要打擾我的研究,可惡的女主人,小心我對這間店下詛咒。」
女子的飾線往下一看,門瞬間又被拉上,約莫十秒間,房內傳出了幾聲尖叫聲以及物品摔碎搬動的聲音,煙霧也隨之消失。
「是艾雷小弟弟阿,怎麼不先敲門說一聲呢?」比起剛才的女子,現在面帶陽光般笑容、頭髮柔順、身體散發一股淡淡清香的人,任誰都以為是奇蹟發生了。
「莉茲姐,雷昂告訴我來到城鎮中先來這間旅館找妳。」
「姐姐嗎?這個叫法很不錯呢,之後要繼續保持喔。」莉茲豎起大拇指。
隨後艾雷進到了看起來十分普通的房間,看到了一旁用窗簾蓋住的一堆物品,雖然好奇,但知道不應該過問,剛剛沒有因此丟掉小命已經算是大幸了。
「聽好了,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日子可不是這麼好過的,每天都要固定勞動,食物不好吃,而且還要被迫傳授一些根本就不有趣的知識,你確定還想要到那邊嗎?」
艾雷沒有回答,只是眼神堅定地望像莉茲。
「所以才說這個年紀的少年...」莉茲微微臉紅。
「那你在出去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東西。」房內又傳來一陣物品的聲音。
再次進到房間裡,本來被蓋住的物品變成了一個似乎快要塞爆的背包。
「行李就麻煩你啦✰」
離開旅館前,女主人像是獲得救贖一般,感謝艾雷,莉茲則是露出野獸一般的臉孔望向旅館,沉重的行李加上劍的重量,艾雷所經過的地面都被踩出一個一個明顯的腳印來,太陽逐漸升到正上方,汗珠一顆一顆落在地面上。
「再去一趟道具店買點東西好了✰」
「那個,莉茲姐,有點...」
「一點都不重對吧,這些可是我精簡後的呢。」
離開城鎮前艾雷揹的大背包上,又多掛了一個背包,劍則是綁在背包的側邊,經過遇到洛里姆的地方已經不見人影,商隊的馬車也已經離開了城鎮,艾雷望向城鎮外的標誌"卡里爾",兩人沿著一條河走著,中途幾度停下來休息,莉茲也拿出一些食材,用了一些簡單的魔法後,轉眼間就變成了幾道菜餚,艾雷眼睛一亮。
「很羨慕對吧,想知道我是怎麼使出來的嗎,到修道院我在慢慢告訴你。」
到達修道院的時候已經接近黃昏,空氣中的色調變成了爐火般的色彩,站在修道院外的院長以及身後的孩子們望向慢慢走近的兩人,院長一臉不屑地看著莉茲。
「呦。」
「妳不是說死也不要再回到這個地方了嗎?」
「呀呀,還是一樣古板呢,這次是因為...」
「還帶著一位看起來快要累死的男孩,妳該不會買了奴隸吧。」在一旁的艾雷感覺到院長的話語中帶著十分嚴肅的心情。
之後,艾雷開口,說到自己的出生以及來意,院長聽到此,先指示幾名孩子幫忙卸下艾雷的行李,孩子們費了好大的勁才將行李拖回院內,艾雷苦笑。起初還有些抗拒解釋的院長,在聽到雷昂的名子,以及看到墜飾之後,表情便緩了下來。
「那個小子居然當上聖騎士了嘛...」
「現在還是我的未婚夫呢。」莉茲一臉驕傲地說。
「只可惜看女人的眼光差了一點。」院長嘆氣。
「妳說什麼。」莉茲又抓狂了起來。
「你們的來意我大概了解了,但是在我的修道院裡,不准有偷懶不做事的人在。」
「關於這點,我可以充當院裡的魔法教師,別看我這樣,我在王宮的魔法團裡也是有一定的實力的。」
「我不是說妳,妳的付出就當作是以前偷懶的份是理所當然的,我是說你。」
「有關勞力的工作我不介意,已經做習慣了。」
「是嗎...」
院長在晚餐時向和四名小孩介紹兩人之後,安排艾雷也同住在五人的大房間內,莉茲也在和院長爭論一番之後獲得了自己的房間,晚餐後在協助莉茲整理行李時,見到了各式各樣的魔法器具。
「雖然你沒有任何的魔力,但是應該知曉的魔法知識,我會盡可能地告訴你的。」
回到房間後,幾名孩子向艾雷詢問自己的出身、還有為甚麼要來到這裡,吵雜的腳步聲讓在樓下的院長用拐杖敲了天花板後才稍微安靜了下來。
艾雷,14歲,一頭引人矚目的金髮,刻苦耐勞,村落被異端毀壞之後到此。
考斯,16歲,棕髮,興趣是農作,被發現的時候是在河中漂流的嬰兒。
摩絲,12歲,紅髮,有魔法的天分,是港都"科巴"的孤兒。
伊諾,11歲,總是戴著帽子,安靜和讀書是個人的特徵,自己來到了院裡。
藍迪雅,15歲,深藍色的頭髮,父母在討伐魔物時雙亡,志願是成為王國軍。
艾雷線 - 2 完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Aydan
Aydan
我艾登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