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中

2021/01/01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https://www.pinterest.com/pin/304555993554997800/
「哈哈,好小...」
夜晚的涼意早已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廣大清晰的景致,被稱作『聖徒之陵』的蘭費爾坎已漸漸消失在視線的盡頭,萊因玩笑似的將山脈掐在自己的食拇指之間,像個小孩般在馬車邊緣踢著雙腳,照理來說,這趟旅程應該是三人分享自己在六年間的所見所聞才是,不過現場尷尬的氣氛卻不得不讓萊因自己找點樂子來度過旅途。
「阿...真希望這個時候出現些不長眼的魔物呢...」萊因望著藍天長嘆。
「...」在篷車裡的另一個人靜靜端坐著。
「喂,蘭迪雅,妳要不要去前...」
正當萊因想和對方搭話,一道微小的風刃就從自己的耳邊劃過,數根頭髮因此落下。
「...」
萊因一臉眼神死,不過看起來也已經習慣這樣的事情了。
「阿阿阿,好悶啊!!」萊因向小路旁的草原大叫。
終於厭煩了自取其樂的萊因索性跳下馬車,而蘭迪雅對此卻沒有任何回應。
「(不然去前面好了...)」萊因心想。
萊因開始小跑步了起來,不一會就超越了蘭迪雅所在的馬車,並對拉動篷車的駿馬打了招呼,輕輕一躍跳進了前方的篷車,年邁的馬夫還因此停下詢問是否有狀況發生。
「萊因先生,後面有發生什麼事嗎?」
「抱歉抱歉,我換來這台車而已,別在意。」萊因回道。
雖然篷車裡有些昏暗,但難免會有些光線溜進,聚在萊因想找的那個人身上。
「呦,昨天睡得好嗎,艾雷?」
那人聽到了呼喚的聲音轉過了頭。
「是萊因前輩嗎?怎麼了嗎?」
「沒什麼拉,只是在後面很無聊。」
「是嘛...」艾雷似乎不理解。
「而且我不是說了嗎?直接叫我萊因就好了,我們也才差個四歲而已。」
兩人開始閒聊起來。
「話說回來...」萊因結束了普通的話題。
「嗯?」
「那天遇襲的時候,你是怎麼一個人擊倒那麼多巨魔的啊?」
「嗯...」艾雷不知該從何說起。
「而且那個,那附近被夷平的一帶,是你幹的吧?」
「這個...」
「我聽說你好像被那些黑色荊棘被團團包住,為甚麼你能沒事啊?」
「我...」艾雷被排山倒海的問題問得不知所措。
「然後我也聽指揮官說了,聽說戰士長在這幾年還親自教了你不少東西?」
「嗯,但大部分都是直接開打就是了...」對於這個問題艾雷不需要多想。
艾雷想起第一次在營地遇上戰士長,也就是在四大聖騎士之上,王國的三大支柱之一,那是個跟今天一樣晴朗的天氣吧,還在向戰士長鞠躬時,對方就興沖沖抓住自己的衣領,接著自己就被丟到,沒錯,直接丟到了營地外的一片森林裡,然後追了過來。
「你就是雷昂說的那個沒有魔力的小鬼吧。」戰士長向在空中的自己說道。
「因為我也不知道的一些原因,我的師父也是魔力極少的那種...」
「然後魔力量少的人似乎肉體都會特別強健,就讓我來確認一下吧!」
https://www.pinterest.com/pin/6473993203601482/
回過神來,自己已經遍體麟傷,被戰士長揪起,而且森林已經有大半片都著了火。
「看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呢...」
「咳...」艾雷難以呼吸。
接著自己就像一條抹布般,被扔在了地上,戰士長就這樣揚長而去。
「阿哈哈哈,難怪剛到蘭費爾坎的那幾天跟蘭迪亞有看到奇怪的黑煙。」萊因大笑。
「之後大概一個月一次吧,戰士長都會特別來蘭費爾坎關照我。」
「我看戰士長是看你耐打才來找你發洩,畢竟魔物在他手裡一下就化成了。」
「發洩?」艾雷皺緊眉頭。
「那當然阿,戰士長的壓力跟我這種牧師肯定不是一個層級的...」
「要是沒有地方好好宣洩壓力,王城就會變成一片火海吧。」
「...」艾雷無言,只好繼續說。
「在那之後的一年,我都再見到戰士長的瞬間就會被打趴,不過...」
「不過...?」萊因好奇的歪頭。
「有次在被揍得快出人命的時候,我抓到了戰士長的手腕。」
「喔?」
「之後戰士長就正式的開始教我一些戰鬥的技巧...」
「在每次開始變得有來有往的時候,戰士長就會在往上一個層級...」
「然後呢...」
「我就會昏過去...」艾雷無力地垂下頭。
「阿哈哈哈...」萊因慶幸自己有跑來前面的馬車。
「至於那個巨魔的事情...」
「喔?」萊因再次提起興趣。
「我現在還不能說...」
「這麼厲害的招數不跟前輩我分享阿,艾雷學壞了。」萊因尻著艾雷的頭。
「那是因為...」艾雷急忙解釋。
「嗯?」萊因注意到對方的嚴肅,收起玩笑的舉止。
「在那之後我不是昏睡了幾天嗎?」
「嗯,兩天。」萊因接著回答。
「那是因為那個還在嘗試的階段,我沒辦法很好控制。」
「那個?」
「就是...那個...」艾雷突然變得扭扭捏捏。
「在害羞什麼啊,這裡只有我們兩個。」萊因拍了拍艾雷的肩膀。
「光輝之力...」艾雷小聲說道
「阿哈哈,那是甚麼名子阿。」萊因大笑。
「是戰士長取的拉,因為在用的時候就會有光芒散出...」
「光芒?」
「就像萊因用水魔法的時候會出現淡藍色的光芒一樣。」
「喔?雷昂好像有提到過。」
「嗯,因為還不是很擅長使用那個,所以我也不好說明...」
「算了,下次你一定要在我在場時再用,嗯,說好了喔!」
「...」艾雷只能苦笑答應。
轉眼間,已經過了中午,為了趕路,馬車並沒有停下,在上面的幾個人則是簡單食用乾糧果腹,看著艾雷若有所思的樣子,萊因感到有些彆扭,儘管知道來龍去脈。
「喂,艾雷,你是不是在想著甚麼。」萊因試探性的問道。
「誒,這麼明顯嗎?」艾雷有點驚訝。
「(太像了...這兩個人...連恍神的時候都是那個樣子。)」萊因心想。
「萊因,這幾年來蘭迪雅都是跟你一起度過的吧...」艾雷突然發問。
「怎麼了,吃醋了嗎?」萊因惡笑。
「不是,是因為蘭迪雅現在的樣子...」
「(這麼斬釘截鐵地否認嗎?)嗯?蘭迪雅妹妹怎麼了嗎?」
「那天之後,她是不是刻意在迴避我...」艾雷似乎相當擔心。
「(應該不是那天之後,是整整六年...)」萊因暗自吐槽。
「我不記得我有做錯了些什麼,但是為甚麼蘭迪亞她...」艾雷皺眉。
「你也真夠遲鈍了,還不了解我家蘭迪雅妹妹的心意嗎?」
「我家?」艾雷挑出句子奇怪的地方。
「當年修道院的事情發生過後,雖然你可能不覺得怎麼樣...」
「但蘭迪雅可是發了毒誓要讓自己變強,為了不要再遇到那種狀況。」
「你是說像我引走巨魔那樣?」艾雷確認著。
「當時雷昂指派我當她的專人導師時,我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在蘭費爾坎的第一晚,她在瀑布旁崩潰的向我哭訴。」
「哭著咒罵著自己的無能與弱小,並發誓宣示決心。」
「我才下定決心一定要幫助她變強...」
「(我也是在那個時候被蘭迪雅擄獲的...)」這句是萊因的心裡話。
「...」艾雷低下頭。
「所以摟,就當作耍帥後的懲罰,你就慢慢等著蘭迪雅吧。」
「畢竟相隔六年不見,一見面就失控的哭出來...」
「想必她現在只要一想到你的臉,就羞愧地想把頭埋進土裡吧...」
「也是因為這樣,我才要多申請一台馬車,這筆就算在你的頭上。」
「誒,怎麼...」回過神來,艾雷已經被敲了詐。
「你就請我一頓好的來當作這些機密的報酬吧,畢竟...」
「如果讓蘭迪亞知道我把她的秘密說出來,她可是會...」
在萊因察覺到背後的涼意之前,決定改變尷尬現狀的蘭迪雅早已從後方的馬車來到了萊因背後,順手拔出西洋劍聚集風壓,並露出可怕的笑容。
「蘭迪雅妹妹,聽我解...阿阿阿阿阿阿...」
隨著一聲慘烈的哀號,萊因奄奄一息的倒在了一旁,而艾雷與蘭迪雅正緊繃的並肩坐在一起,像極了一隊緊張的小情侶,兩人偶爾對眼,卻不敢主動開口。
「那...」
「那...」艾雷與蘭迪雅幾乎同時出了聲。
「妳...妳先說...」艾雷害羞得滿臉通紅。
「那個...妳的傷沒事了吧...」蘭迪雅的耳朵像夕陽一樣紅。
「嗯...沒事了...這幾年妳過的怎麼樣...」
「嗯...普普通通吧,就是一直在修練...」
「(真是的,怎麼連我都感到不好意思了阿...)」萊因心想。
https://www.pinterest.com/pin/813040538973931634/
就這樣,在夕陽餘暉的照耀下,馬車來到了王都的郊外,四周飽滿的稻穗隨風搖曳,讓此景更添了一分浪漫,雖然心裡滿是不甘,但看見蘭迪亞終於在和艾雷的談天中發笑的萊茵也不是這麼追究了,而城牆邊聚集的吵雜人群,不禁讓萊因探出頭確認。
「艾雷、蘭迪雅、萊因...喂喂~~~~」似乎有什麼人在揮著手歡迎。
未完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Aydan
Aydan
我艾登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