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 遇襲、決意

2020/07/17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艾雷...艾雷...醒醒。」伊諾有些慌張。
「恩,伊諾,怎麼了嗎?」還有些昏沉的艾雷立起身子。
「下面好像傳來什麼聲音。」
「是洛里姆大哥還在做東西吧。」
「不是,洛里姆大哥不太可能打翻掛防具的木架。」
「那我下樓看看怎麼樣。」艾雷安慰著有些哭出來的伊諾。
艾雷緩緩打開門,怕木門發出的噪音會打擾到蘭迪雅,不料卻發出更大的聲響,艾雷回頭看蘭迪雅,幸好沒有吵醒她,隨後向門外踏出一步,朝樓梯的方向望去,發現有一個生物正歪頭蹲坐在手把上望著他,艾雷一眼就看到那在黑暗中反射出老黃顏色的眼睛和橫條形的黑色瞳孔,正當有些愣住時。
「艾雷,小心右邊。」伊諾大喊。
在門邊伏擊的哥布林離開陰影,雙手持著沾有鮮血的匕首像前刺去,所幸平時和蘭迪雅的訓練,身體下意識的閃開攻擊,不過也因此失去重心而跌坐在地上,此時,坐在手把上的哥布林一躍,抽出腰間的匕首,
「@!#$%^&*」
逕直朝著艾雷的腦袋攻擊,艾雷見狀用手護住即將被刺到的部位,
「慢著!」伊諾伸出手,手掌發出淺藍色的光。
淺藍色的薄冰在伊諾喊出的同時出現在了艾雷頭頂,砯的一聲,薄冰碎裂,得到間隙緩衝的艾雷,弓起身向後一躍拉開了距離,蘭迪雅已經被騷動聲給吵醒。
「發生什麼事了?」完全摸不清楚頭緒的蘭迪雅失去冷靜。
「修道院好像被哥布林入侵了。」伊諾回答。
「院長呢?」
「還不了解,應該還在樓下的房裡。」艾雷喘著氣。
隨後在哥布林再次發動攻擊間,艾雷一個箭步,拿到床頭邊的劍,突如而來的襲擊讓艾雷的手有些發抖,但不影響擺出架式,一直以來都是點到為止的練習,突然變成真劍勝負,艾雷懷疑自己是否能夠下手,一旁的蘭迪雅看出了艾雷的遲疑大聲吼道。
「艾雷!你看牠手上的匕首!」蘭迪雅憤怒。
注意敵人一舉一動的艾雷這才將目光放到匕首上。
「不會吧...」有些動搖的艾雷,隨後雙手撐起劍,擋住一擊。
「你再不動手就要被下手了。」蘭迪雅起身試圖靠近哥布林。
「#$%^^&*」說著無法理解話語的哥布林似乎在和同伴溝通。
蘭迪雅率先向前,三道風聚集在腿部形成一個螺旋,趁著哥布林跟艾雷交劍的空檔中,近距離靠近,隨後扭腰、右旋、抬腿、踢出,蹦的一聲,哥布林被踹飛到了牆上,昏了過去,在後方的哥布林見狀,轉身向後企圖離開。
「觸感真夠噁心的,可惡還想跑。」蘭迪雅在次聚集風在腿部,追了出去。
相較於平時給人感覺高冷的蘭迪雅,現在的她就像是燒起來一般,十分憤怒。
「艾雷,昏倒的哥布林要怎麼辦...」比起哥布林的襲擊,反而是蘭迪雅異常的狀態讓伊諾感到無所適從,也因為懼怕未知而發抖了起來。
「先...把他凍在原地好了...」愛雷遲疑了會才回答。
在此後,艾雷將會學到一件重要的事 " 對敵人慈悲就是對自已殘酷 "。
先行下樓的蘭迪雅馬上衝到了院長的房門前,開始猛敲。
「院長,院長,回答一下。」蘭迪雅聲音略帶哭腔。
「蘭迪雅嗎?外面發生甚麼事情了,其他人怎麼樣。」
聲音略微顫抖的院長隔著門說著,隨後打開門,蘭迪雅一看到院長便抱了上去。
「還好沒事。」強忍情緒的蘭迪雅此時有些崩潰,眼淚漸漸湧出。
相擁的兩人沒有注意到在黑暗的走廊盡頭,一顆火球正在變大起來。
「#$%^&」
「蘭迪雅!」艾雷踩著急促的腳步。
向前衝的艾雷搶先在火球飛向兩人之前揮劍,火球被劈開之後迸發出熱量,讓三人被震倒在地,為首的艾雷揮揮手,試圖將身旁殘餘的熱量給揮散,後來跟上的伊諾告訴幾人洛里姆的情況,此時,部分修道院的角落開始起火。
「洛里姆大哥他...」再說出完整句子前的伊諾開始啜泣了起來。
艾雷閉上眼睛,試圖整理發生的事情,短暫的冷靜讓艾雷想到接下來該做的事。
「蘭迪雅,我們先到大廳那邊,那邊有洛里姆大哥特別做給你的短杖不是嗎?」
「呃呃...摁,對。」稍微緩或來的蘭迪雅也整理了一下自己。
「伊諾,你扶著院長,院裡既然已經燒起來了,把院長留在房裡反而危險。」
「我了解了。」
幾人來到了大廳,看著倒在血泊中的洛里姆,散落一地的木架以及燃燒中的布甲。
「洛里姆大哥...」幾人見此,身體發軟,像氣球洩氣一般。
「你們幾個,打起精神來。」院長拿起木棍,向地板一敲,幾人才回過神來。
「蘭迪雅,先拿起短杖吧...」艾雷率先發言。
幾人再次環顧情況,伊諾先是注意到走廊的角落再次燃起火球。
「艾雷,走廊盡頭那裡有會用魔法的。」
「恩,我們還是先到屋外好了,現在也看不太清楚四周。」
來到屋外後,聽到大量腳步經過草叢發出悉悉簌簌聲音的幾人,抬頭朝向聲音的來源一看,看到方才逃跑的哥布林,正領著約50隻哥布林和10多名獸人往修道院的方向快速跑來,艾雷在次劈開朝他們發射過來的火球,期間,蘭迪雅率先提出了想法。
*哥布林:綠皮膚、黃眼、黑色長條瞳孔,性格狡詐,任何時候都以自己的利害為優先,不會對拋下同伴有任何的感覺,集體生存時才會合作,迅速及矮小是特點。
*獸人:手持粗木棍、體型豐滿,比起哥布林些許高大,群體生活,愛好爭鬥,因此有比哥布林更高的耐力以及力量,被揮中的成年人通常會立即暈眩。
「先請伊諾在河面上製作出一層厚冰,大家乘到上面後,再用我的風魔法在後面推進,總之先往城鎮的地方逃去,在告訴居民有魔物入侵,怎麼樣。」
討論途中,哥步林從二樓的窗戶跳了下來,手中的匕首逕直向蘭迪亞的左肩刺入。
「阿啊阿...」蘭迪雅尖叫。
「牠把手腳...」伊諾語音略帶顫抖。
「蘭迪雅!」艾雷向蘭迪雅衝去。
蘭迪雅沒有手下留情,以另一隻握著手杖的右手,朝著哥布林揮去,正重要害的一擊使哥布林被擊落,掉落在了地面,再也沒有任何動靜,院長見此有些暈眩。
伊諾使用冰魔法將蘭迪雅的傷口給結凍,以防失血過多,眾人趕向河邊時,艾雷邊注意著魔物群和他們的距離,不時擊退從草叢發出偷襲的哥布林,一邊擔心著。
來到河邊,伊諾再深呼吸好幾口氣後,雙手開始發起光芒,流動中的湖水漸漸出現一塊停滯的區域,從區域中開始向下,淡藍色的冰開始成形,短時間之後便形成一塊浮冰,踩進湖水中的艾雷示意讓大家先乘上去,此時伊諾開始暈眩,再登上浮冰時便昏了過去,艾雷一手將伊諾給丟上了浮冰。
「魔力枯竭嗎...」艾雷的擔憂成真。
在院長和受傷的蘭迪雅上到浮冰上後,艾雷從水中一躍也乘了上來。
「艾雷,好了嗎?」喘著重氣的蘭迪雅小聲地說。
「恩...(沒辦法了嗎...)」貼近冰面的艾雷聽到了些許碎裂的聲音。
隨後蘭迪雅面使用著她的兩項魔力,一面推進著河水、一面壓縮空氣向前推進。
「坐穩了喔。」面露難色的蘭迪雅正全力消耗著魔力推進著浮冰。
此時,一個龐然大物從空中飛來,眼見就要擊中浮冰,艾雷一躍,揮出劍,令本來結構已經不穩的浮冰喪失了一角,被斬斷的物體一分為二連同艾雷落入湖面。
「艾雷,快上來!」浮冰漸漸遠離艾雷。
艾雷這時不發一語,只是露出了一個如陽光般燦爛的微笑給了蘭迪雅,艾雷深知浮冰已經不能接受他的重量,為了幾人的安全,決定停留在原地,蘭迪雅同時也注意到浮冰的情況,看到了富含深意的笑容,視線逐漸模糊,眼淚落了下來。
「艾雷...」跪坐在浮冰上的蘭迪雅,看著艾雷漸漸消失在視線之中。
遠方,一個超過一層樓高的龐然大物,從關著牛羊的柵欄走了出來,嘴裡還銜著一批羊,此時艾雷還不知道這種魔物就是食人魔,只是看到牠的樣子,就覺得大事不妙。
看著自己剛剛斬斷的是已經死去的牛隻,艾雷爬出了河面,斬斷血肉的感覺讓艾雷的手不由自主地發抖著,隨後躺在了草地上,一手遮著雙眼。
「蘭迪雅...」眼淚劃過臉龐。
聽著魔物逐漸靠近的腳步聲,艾雷緊閉雙眼,擠出眼淚,重新調整呼吸。
下定決心後,再次睜開雙眼,起身,在心中默念,擺出了預備的架式。
「身體重心壓低向前、雙手持劍、雙腳打開朝右、劍尖朝後、眼睛直視。」
面對著魔物群,艾雷邁出腳步,距離魔物群越來越近,在逐漸加快的步伐中,也張開了嘴吼了出來,眼神透露出了鐵一般的決意。
「死都不會讓你們追上...」
艾雷線 - 8 待續 ......
*最近在重新構想艾登線,也就是艾雷的弟弟,起初想出系列第二篇"未知的女子"時已經非常勉強,總是在打到一半就癱在地上,在之後更是想不到合適的題材繼續銜接下去,所以將來應該會先著重在艾雷線的部分,艾登線應該會迎來一次重製(還好只是開頭),希望大家多多賞眼,也感謝每一個按下愛心的你。
晚閒得發慌,想明天睡到自然醒的Aydan ヽ(●´∀`●)ノ。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Aydan
Aydan
我艾登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