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摩洛哥生活,有時候躺在地板上洗澡。

2020/10/0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在摩洛哥生活,有時候躺在地板上洗澡。
八月再訪El Jadida這個愛鎮,這個鎮其實不大,但它小的恰到好處,到了鎮中心後所有地方可以都可以步行抵達,我們之前去了一次就愛上它。這次我們找了一家在老城的民宿,屋子什麼都好唯一就是浴室真的是又小濕氣又重,我們在海邊游完泳,決定跑去老城內的hamman(浴場)洗澡。
老城的hamman沒有招牌只有阿拉伯文標示了男跟女入口。我其實很喜歡去浴場洗澡,對於在陌生人面前赤身裸體一點障礙都沒有,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摩洛哥洗Hamman的次數卻很少。
鼓起勇氣在陌生的小鎮走進老的不得了的hamman,一走進去馬上見到櫃檯坐了個阿姨,阿姨後方就是置放物品的更衣處,我付錢的同時正有著赤裸裸的幾個乳房跟大腿在我前面晃來晃去,小鎮沒給你在管什麼個人隱私的,別害羞你身上有的我身上也有我們都是一樣的,這是El Jadida的hamman給我的第一課。
脫了衣服,因為我要做搓澡,一個大媽拎著水桶領著半裸的我往hamman最裡面的房間進去。hamman在摩洛哥可以說是社交場所,大城市還不一定,但在el jadida這種小城就無庸置疑啦,經過了兩個小房間裡面的女人們都是一群一群地坐在一起洗澡(那天晚上我們在民宿遇到一個年輕摩洛哥人他說他們都會笑說女人去洗hamman要洗八個小時就是為了聊八卦)我想El Jadida這裡會進來洗澡的亞洲人真的很少,我經過這些房間時裡面的女人的眼睛都直盯著我看。
摩洛哥有兩種hamman,一種是土耳其式、另個是傳統的摩洛哥式,我以前其實沒特別注意還有這兩種差異。前者進去浴場後會有大理石平台可以躺在上面讓人幫你搓澡,這次在jadida去的則屬於傳統的摩式hamman。
跟著大媽進去最裡面的浴室以後,沒有看到我想像中要躺上的平台,大媽從旁邊的水龍頭接了一桶熱水給我,示意要我試試水溫,然後指著地板上一塊塑膠地墊要我躺下。那塊地墊看起來大概八萬個人用過,軟軟地躺在地板上,但大媽眼神很堅決我沒有勇氣提出反駁,只能順從地躺下。
大媽接著依照傳統,拿起黑肥皂抹了我全身後戴著搓澡手套幫我搓起身體來!小城的女人身材很豐腴,大媽一對豐滿的胸撞在我的身體,但沒有肉慾的感覺只是很原始的肉跟肉的觸碰。我像是一條砧板上的魚,被大媽翻來翻去打開腿跟手,大媽跟我身上陳年的垢奮鬥,甚至要我躺在她雙腿之間,而我閉著眼睛大氣不敢喘一下(深怕張眼看到了什麼害羞的東西),大媽時不時用勺子盛熱水往我身上潑。我的身邊不知不覺聚集了了人潮,在其他房間的摩洛哥婦女們彷彿收到通知一樣聚集到我這間大浴室,她們一邊洗著長長的頭髮、眼睛卻直盯被大媽翻來翻去的我,她們火辣的目光讓閉著眼睛的我都覺得害羞,而她們沖洗身體混合著泡沫的水,流過我躺在地上的身體跟側臉。終於,大媽要我坐起身,從旁邊水龍頭接了好幾盆熱水,往我頭上直灌下來。
這樣的過程反覆了好幾次,好幾次大媽一話不說地離開,我都懷疑她還會不會回來,每次都拿著肥皂擦著身體猜想著,但她總會提著熱水回來我這裡。搓澡最後的步驟都是洗頭,大媽倒出我自備的洗髮精,在我的頭上搓揉著,我沒有帶梳子,大媽跟隔壁洗澡的婦女借用了她們的梳子幫我梳開打結的髮。浴室裡的摩洛哥婦女,仍然一邊聊天一邊盯著我瞧,想必我已經成為她們今日茶餘飯後的主要話題。
El Jadida的婦女們,有著跟卡薩這種大城市婦女們不一樣的身體,在卡薩見到的婦女穠纖合度,有標準都市人一樣的身體,這裡的婦女們非常不一樣,她們的身體豐腴而且肉感,她們的腹跟胸很搶眼,看著這樣的身體,你會感覺這是實實在在地孕育生命的女性肉體。
躺在Hamman地板的我,被從其他人身上沖下的肥皂水流過身體的我,那個瞬間有種「很摩洛哥」的感覺,突然感到自己是真正地進入了摩洛哥的社會裡。
離開充滿熱氣的浴室後,我包著浴巾回到一開始的櫃檯,在櫃台後面跟著一群半裸的大媽一起擦著乳液,兩個剛剛在浴室見過的小女孩一直竊竊私語地偷看著我,在我露出微笑以後把屁股往我這邊移了一點。週邊的人說著我聽不懂的摩洛哥阿拉伯語,我們來自相隔最遙遠的東與西兩端,隔著萬水千山,有著差距很大的信仰,我們的語言彼此之間難以溝通,但在這個浴池裡面,我們都是愛乾淨愛漂亮的女子,我們赤裸著身子相見,穿上衣服後走出這裡,又回到我們自己的世界去。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徐啊啦
    徐啊啦
    徐啊啦,處女座,無可救藥的旅行上癮者,據說是一個還算不錯的好人,在這裡記錄旅行的路上遇到的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