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限定文章
編輯嚴選
看不見的城市:古羅馬圓形劇場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Zaragora古羅馬圓形劇場遺跡。(photo by許婉姿)
where the language is not your own and you are forced into yourself in a special. ——Robert Penn Warren
身居異國,當
人們在街道上放聲說話,我的耳朵卻沒有語意干擾,心靈變成透明;汽車、建築物、溫熱空氣、酒和麵包的味道於焉慢慢清晰起來。
Netflix平臺上看見西班牙電視劇「絲絨之戀」便喜歡了起來。這是發生在1950年代西班牙馬德里的女人成長故事,並且以高級訂製服轉型到平價成衣之時尚產業為背景。劇中女性人物各屬於一種典型,其中飾演Clara的西班牙演員Marta Hazas靈活詮釋該角色之獨立幹練的現代感,最讓我目不轉睛。
劇中,Clara來自鄉村,在時裝店擔任售貨員,爾後考上秘書,熱愛商業學習,每當機會來臨,她積極掌握,直到成為巴塞隆納分店負責人。第二季某集,她參加男友家庭聖誕晚餐,餐桌上氣氛溫馨卻矯揉,她離席如廁,回座後恰好男友母親去張羅甜點不在餐桌而頓感輕鬆,遂也藏不住驚訝底反諷方才所見的廁所裝潢:「我上次看到這麼多大理石是在薩拉戈薩的教堂!」
一句話,像短短刀匕,划過這個家庭精美絲絹外衣,破綻出保守品味、富裕沉痾。也像知之者的一枚圓圓按鈕,粗心捺下,就忍俊不止竊竊:這位Clara真敢說。
儘管絲絨之戀不免於肥皂劇元素,讓觀眾咧嘴著他們的歡樂,眼淚著他們的哀愁,但是對地球另一端的旅人來說,Covid-19疫情讓旅行計畫暫停,彷彿一枚靜謐休止符,然而戲劇展示了遠方生活始終流動如大合唱在世界各處響亮,工作、愛情以及政治全是現在進行式。
我因此對記憶疑惑起來,薩拉戈薩教堂裡面有很多大理石嗎?抽出記憶卡,撐開曾經存在薩拉戈薩的維度,仰望高塔與飛鳥,也俯視古蹟和岩層,反覆觸摸那些消逝年華。參閱寫給Z的情書:薩拉戈薩(上)寫給Z的情書:薩拉戈薩(下)
的確,世界旅人永恆仰望的皮拉爾聖母教堂El Pilar,聖母被供奉在有精緻大理石柱的處所,代表莊嚴與慎重;沒有信仰的我,應當是以欣賞藝術品的心情對待之吧。旅遊作家Jan Morris則語帶調侃地書寫「西元四十年一月二日,聖雅各在薩拉戈薩(聖雅各在一趟杜撰出來的旅程來過這座城市)於異象中見到聖母從天堂踏到碧玉柱上向他顯現。後來就環繞著這跟柱子建造了宏偉驚人的長方形教堂。」《西班牙》(馬可孛羅)——她或者說出事實,正如Clara那樣。
在二千年後在遺跡旁散步的柴犬。(photo by許婉姿)
神話傳說是人類的共同情感、古老寄託,信仰亦然,而宗教必然延伸故事,虛實之際最是迷人,唯有受其困頓之人亟欲突破。反之,歷史愈真實愈接近小說,人性之延展度可親可恨,精彩難以預期。
薩拉戈薩較少被提及的一段歷史,是羅馬人於西元前二十五年在此地建立凱撒奧古斯都城Caesaraugusta。……
……(部分內容屬於付費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我一顆愛心❤,記得追蹤訂閱「橄欖與苦橙樹:記憶西班牙」。倘若要閱讀全文、支持創作者,歡迎付費後盡情徜徉於專題之匠心營構。
♫ 專題系列文章20 均為讀者精選適切的YOUTUBE影片和音樂,讓您然身歷其境,閱讀體驗更超值。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1841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橄欖與苦橙樹:記憶西班牙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119會員
101內容數
這是一段圓夢的旅程。許多年前,我在省女宿舍裡閱讀了作家三毛《傾城》,似乎就在升學苦悶中看見一扇通往遠方的窗,明亮,絢彩,緩慢的愛,因而逐漸迷戀上南歐國家西班牙。往後十年,我壓縮時間(在正規學業和工作之餘)學習西班牙語,閱讀大量西班牙導遊書,直到銀行存款和勇氣儲值足夠了,我就飛向夢中的西班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許婉姿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一直愛著你:白狗的回憶錄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火腿博物館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如果在教堂,一個旅人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西班牙書報攤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夏日露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