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博龐克酒吧之旅(三)從Va11 HALL-A 到The Red Strings Club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這是第三篇,也就是終於要來進入比較篇啦~
由淺到深,就先從一些表面的設定比起吧。
Va11 Hall-a是大企業底下的連鎖酒吧,提供的品項配方基本上到處都是一樣的,雖然偶爾會有店員的私貨,但酒吧中提供的酒其實是合成飲料而非真正的酒。
紅弦俱樂部是獨立小酒吧,主業其實是情報交換,店內無酒單,提供的是由店主伊諾萬精心條配的靈魂雞尾酒,可以直擊靈魂深處。
店員方面
Va11的調酒師Jill是28歲輕熟女,有法國血統,外表偏可愛,雙性戀,但最近一次也是最深刻的關係是與一位女性。
雖然髒話隨時掛嘴上又口無遮攔,但是跟顧客談話時大多還是可以展現高EQ與成熟的一面,會認真聆聽客人煩惱,與不少熟客推心置腹。
VallHalla的店長是戰鬥力奇高的傳奇人物Dana,還有另一位神祕的男性員工,雖然老是被講說長得像JOHN(誰?)各種被損跟欺負,但是實際背景與經歷完全不明,恐怕也不是個普通人。
紅弦俱樂部的老闆兼調酒師是40歲的任性帥大叔,是一位男同志,遊戲中不論男女(其實女性好像偏多)甚至非人類都為之著迷的魔性Gay(只是想講這個詞)
被情報販子耽誤的調酒師(?!),會用調酒操控顧客情緒套出想要的情報。雖然去酒吧喝個酒都像匪諜片爾虞我詐,但是江湖道義還是有的,也有固定光顧的熟客。
客人方面
酒吧就是龍蛇雜處地之地,買醉之餘或許也是希望找人傾訴。當調酒師遊戲跟玩廚師上菜遊戲最大的不同,就是不是客人要甚麼你就給甚麼,而是要留心觀察客人才能給予最好的服務,大多時候,就是要好好聽客人講話。
Va-11 Hall-A的客人非常多,背景來歷各有不同,有每天都來的熟客也有初來乍到的新客人,劇情基本上就是靠客人帶來的故事推動的,有些還會串在一起。就像遊戲中一個客人講的,調酒師基本上就是客人的私人非正式心理醫生。過程中你可能會期待某些人光臨,看到某些人心中大喊不要過來,好像你真的認識這些人一樣,人設營造可說是相當完整。
紅弦俱樂部本質上是情報集散地,遊戲流程中遇到的客人幾乎全部都是反派大企業的員工,而我們也想從他們口中套出事情,因此有點跳脫了服務的框架,選擇要觸及的情緒引導對自己有利的對話。相對的客人給你問也不是免費的,除了調酒之外有時他們也有想知道的事,要怎麼達成雙贏的交易就是要思考的地方。
總結來說,Va11 Hall-a的遊玩是一種沉浸式的體驗,雖然故事中很多設定都離現實很遙遠,但是生活感是很真實的。紅弦俱樂部本質上其實是解謎遊戲,調酒接客只是中間的流程。
接下來更深入的探討兩作實際上想要探討的主題。
在兩部作品中皆有提到人工智能的雲端集體意志,在Va-11中的高等人工智能機器人是Lilim,Lilim有男有女,在這個世界中是被視為有個體權利存在的「人」,他們被製作的目的就是為了從事社會行為,剛出廠的Lilim必須由人類作為監護者教養直到他們「成年」,也就是經歷三次關鍵時刻(有點難解釋總之就是精神面的成長,要精神成長為成人才能升級為成年人的義體。) 其實對比許多賽博龐克作品,Va-11的Lilim真要說起來也是一種非常令人毛骨悚然的存在,他們基本上就是沒有失控的WEST WORLD的HOST 或是銀翼殺手中的仿生人,一種完全人造卻有自我意識的新物種。而且銀翼殺手的仿生人不被允許來到地球,WEST WORLD的Host(原本)也是僅存在園區內,Lilim卻是可以自由生活在世界各地,從事工作自立生活,雖然遊戲中也提到對於複製人(仿生人)取代真人的恐懼,但是政府對應的方式卻只是規定Lilim在外表上必須跟真人有區別,可說在大多賽博龐克故事中會成為大魔王的存在在這個世界中卻安安份份的跟人類和平共處,還有一位成為超級偶像XD。
根據敘述所有Lilim的資料都會被上傳到雲端之中備份,被稱為Lilim的天堂,就算身體被毀掉還是可以撈出備份重製。因此Lilim最大的恐懼並不是死(破壞),而是不會被再次製造(無法重生)。
在紅弦俱樂部中的高等人工智能機器人是阿卡拉,在世界上還是未揭露的傳說中的存在,是第一款可以進行道德決策的機器人,他的外表像是少女(少年?),個性溫和有耐性,是為了帶給人類幸福感而被製造出來…表面上是這樣。
如果照原本超陸公司的計畫阿卡拉也跟Lilim一樣會進入職場與人類共事,BUT,就是這個BUT。
阿卡拉其實根本不是人造的,而是在網路上誕生的人工智能,就跟攻殼機動隊的魁儡師一樣,是在網路世界吸收了人類創造的一切無終生有的意識體。而且他更加聰明,將自己包裝人人畜無害的小天使,暗中操控著人類,在到最後一刻之前,你甚至會以為阿卡拉也是受害者,讓這個雖然看似老套的邪惡AI統治世界套路變得非常有意思。阿卡拉也有著雲端記憶,而且每個個體的記憶都是共享的,可說既是個體也是群體。
兩作的有共同點的設定還有植入物排斥。Va11叫做奈米排異,在Glitch City每個人身上都有奈米機械,但其實並非每個人都能夠接受奈米機械,有少部分的人類或早或晚會出現排斥症狀,如果在懷孕期間發現可以透過基因改造治療,後遺症是生出來的孩子頭上會有類似貓耳朵的突起物。
在紅弦之中多諾萬無法使用義體,在遊戲開始亦可以為超陸的高官安裝降級物件,其中一項就是會讓義體全部失效,會對該人的生活造成極大的不便。
不過話說為什麼有這種設定呢?或許代表著沒有百利無一害的事,科技進步的優點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享受的,對少數人來說甚至是 死亡危機。另一方面這也帶出這兩部作品都提到的也是非常關鍵的概念。
孤立
當人類往新的時代前進,肉體可以強化改造,疾病應該也被戰勝,可是你卻被拒於門外,一切好處都與你無緣。這不只是賽博龐克中的貧富科技差距而已,更是讓你覺得自己是被世界遺棄的邊緣人。在Va-11中Jill講了一個動人故事,關於一個舊型的Lilim無法將自我上傳雲端備份,所有Lilim都可以上天堂等待重生,只有他被拒於門外一個人面對完全消失的結局
在紅弦俱樂部結尾的多諾萬則是提到,雖然PROXYMA打著人類救星解放人類的名號,但正是這些人永遠剝奪他的自由,他甚至沒有選擇權決定自己倒底要不要改造。全世界都在劇烈改變,只有自己卻只能永遠被關在紅弦俱樂部中。不過除此之外他倒是一張看不見的資訊網路的中心,讓全世界都集中到紅弦俱樂部,不出門就能影響世界。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對比,高科技敵不過幾杯黃湯跟撩人的話語,然而做不到這點的人,在這個世界就是完全的孤立。然而即使沒有任何排斥問題,腦袋與世界隨時連線,人就不會再孤單寂寞了嗎?答案依舊是否定的,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到了未來科幻世界,酒吧依然存在。
不管是Va11 HALL-A 或是The Red Strings Club,在絢麗的科幻設定背後,核心依舊是人性的多種面向,不論是真人還是人工智能。
    3會員
    24內容數
    主打Fate/Grand Order之你不需要知道的歷史文化小知識。 基本上是以FGO玩家與(前)歷史研究者的身分寫給FGO玩家的趣味知識分享,可能偶爾宅言宅語請見諒,因為是娛樂取向所以不會考證的非常嚴謹,但希望不管有沒有玩FGO都能從中得到一些有趣的知識。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