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萊納絲與舒路達.上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這是萊納絲第一天踏進公爵家的府第,在她能想像的事物中,除了皇宮外這應該是她見過最華麗的建築。大廳內,四周也是使用大理石雕琢而成的家具與裝潢,天花掛著大得如寶石一樣的水晶燈,白白的瓷器花瓶、耀眼而珍稀的金器和銀具更是由她步進公爵家後每一眼也能看到。
轉過數過彎,走過如迷宮一樣的長廊後,她被帶到一個巨大的見到她的主人。舒路達長有一頭淡金色的頭髮,強壯而英俊,可惜的就是他那一對瞎了的眼晴。一道疤痕由右至左把雙眼劃破,聽其他的傭人說,舒路達本來是一個騎士,在兩年前一次冒險中被巨龍所傷,結果現在只能每天的躲在府第中意志消沈。
萊納絲接下來的歲月,便是要照顧著這一位瞎了眼的公爵長子……
作為一個賣了身的傭人,萊納絲老早就被告知接下來應該要做些什麼,從照顧主人的飲食、更衣到打掃房間,更是一應俱全。加上她主人的特殊情況,萊納絲就更需要貼身照顧他的起居,沐浴和如廁後的清潔等等,一切私密的衛生問題萊納絲也要處理。
在萊納絲來到的最初一個月,她和她的主人舒路達也不太適應,這一方面歸咎於萊納絲從未這麼貼身照顧一個人,就連她的弟妹她也沒有這樣照顧過,另一方面舒路達也不習慣年輕女性這麼靠近自己,他之前的傭人是一個上了年紀,從小看著他長大的老婦,直至上月過世以後才請來萊納絲來替代她。
所以在第一次萊納絲替舒路達沐浴時,雙方就出現過尷尬的畫面……但兩個月過去,慢慢地二人之間就建立起無形的密契,舒路達無論往那兒,萊納絲也一定會伴他左右。
「萊納絲,請妳過來。」
「是,少爺。」萊納絲走到正坐在漆木椅的舒路達身邊,並彎下腰來細聽主人的吩咐。
舒路達突然伸出雙手輕撫著萊納絲的臉龐。
「我想仔細地認清楚妳可以嗎?」這雖然是問句但實際上是命令。舒路達的指腹沿著萊納絲的輪廓探索,細長的臉頰,高高的鼻梁、深邃的眼窩、淡淡的權骨……
舒路達知道他的母親不會請來不好看的人,但他很想確認面前的女子,究竟長得怎樣,好讓他可以好好想像,這個貼身服務自己的人。
「妳的頭髮和眼睛是什麼顏色的?」從指間他感到萊納絲那柔順的長髮,同時好奇自己為什麼到現在才問這些問題,他想可能自己瞎得太久,已經不想去分辨不同的色彩。
「銀色的髮,淡灰色的雙眼,少爺。」萊納絲任憑舒路達輕撫臉頰和頸項。
「我能確認一下妳的身材嗎?」
萊納絲猶豫了一下然後回答「當然可以,少爺。」
他透過衣服的質感,沿著衣領向下探索,明顯的鎖骨,不算寬的骨架,身形是屬於比較纖巧的類型,腿有一點長,胸部不算很大……
「想來妳應該算是個美人,為什麼要來這裡打工?」舒路達一面好奇,一面想掩飾下身的自然反應說。
「我住在遍遠的地方,很想來大城市看看,在機緣下就來到了公館服務少爺。」萊納絲卻表現得大方,因為這兩個月來,她已經見過不止一次舒路達身體的反應,她判定為這是舒路達對她的欣賞和正常的男性生理反應。
「我不算什麼,少爺過去一定見過很多美女……」她衝口而出的話,犯著那個不提舒路達過去的禁忌。
舒路達沒有說話或表現生氣,只是淡淡然地走到他的魯特琴處。
他拿起魯特琴輕輕地撥弄了一下,然後緩緩地彈起一段曲子,曲子時而輕快,時而低沈,在音調滿以為老盡之時,又悄悄然響起如巨獸的咆哮,在鳴叫過後又宛如流水滑過小溪的輕盈,迴迴盪盪散發著一種出塵的感覺,就在彈到熱切之時,他又突然停了下來。
「少爺為什麼停下來?很優美的一首曲子。」萊納絲已經掌握了什麼氣氛下應該說話,什麼時間應該保持沉默。
「因為我不會彈下去了……這首歌我還沒有完整學會。」他帶著哀傷的說。「之後我就看不見了。」
那很可惜。這是萊納絲心裡的話,這次她學乖了沒有說出口。
.~~~.~~~.~~~.~~~.~~~.~~~.
那晚,舒路達喝得很醉,萊納絲只好領著他回房間休息,就在她要離開之際,舒路達牽著她的手把她拉倒在床上。
「少爺……」萊納絲當下不知如何是好。
舒路達沒有回答,只是憑著感覺把她反過來按在床上。
萊納絲沒有掙扎,她知道有些傭人要服務主人的需要,而她也老早被知會有這可能,她甚至有幻想過和舒路達一起,只是當事情真的要發生時,那緊張感使她說不出話來。
舒路達沒有理會萊納絲有什麼的反應,他本想溫柔地把萊納絲衣服的扣子解開,但他嘗試過摸索不果後,在幾分醉意帶動之下改為由上而下撕破那絲質的僕人長裙。
那雪色白晢的胴體隨著衣服撕裂聲露出在舒路達的面前,只是他已看不見他只能靠身體去摸索,去輕撫著萊納絲的身體,去感受她皮膚的幼嫩和那緊張的收縮。他溫柔地在她的身體探索輕撫,而萊納絲也是第一次感受男性對她的溫柔。
可是舒路達的摸索,沒有成功為他進入下個階段,然而萊納絲卻反應過來主動的引導著他,去解開她那第一次的體驗。就在她感受到有生以來忘我一剎,她盡情地放聲,她想用聲音把那份喜悅,把從舒路達得來的喜悅盡情地在他一片漆黑的世界中展現那光彩……
在激情纏綿過後,萊納絲躺在舒路達的懷中,不去管身體當下帶來的轉變,以及那隱隱自兩腿間傳來的疼痛,只沉醉於忘我的喘息之中。
「妳願意和我走一躺嗎?」良久,舒路達輕輕的親向她。
「那裡?」萊納絲甜蜜而溫柔的問。
「去完成那未學完的曲子。妳能當我的眼晴嗎?」
萊納絲猶豫了一剎,然後輕輕的答「這不是我來的目的嗎?」她輕輕地依偎著他。
.~~~.~~~.~~~.~~~.~~~.~~~.
數月後,舒路達帶著萊納絲再次回到北方的高原雪山,二人下榻於一間小旅館。兩年前舒路達就是在這山尋找到那絕美的音樂,同時也是在這失去了光明。
夜深,在這小旅館中算是最豪華的房間,萊納絲慢慢的解開舒路達的衣服和自己的薄紗,並輕吻著他的胸膛,她知道舒路達喜歡她主動,這使得他可以忽略掉因看不見所帶來的障礙。
她輕輕的把柔軟的身體伏在他的胸膛上,讓他更能用皮膚感受著自己的一切。在這數個月的旅途中,使她已經明瞭怎樣更能取悅他,這不是因為她希望更被主人欣賞,而是想表達她發自內心的想舒路達得到喜悅,她要表達那份愛。
她一方面親著他,一方面帶領著他的手撫著自己纖細的身體,引導著他觸碰自己的敏感地,頸後、胸口、小腹的盡處,好讓自己能投入那感覺的迷失之中,感受著舒路達單純只能用身體感受的世界。同時,她也能從舒路達的身體反應中感到對方的歡愉,這使萊納絲更努力地親著他的敏感處,她也喜歡舒路達吻著她小腹盡處,因為這也能使他知道她的喜悅,她是真心的喜歡著舒路達。舒路達輕輕的把萊納絲放下,經過數個月的時間,舒路達亦已經十分了解她的身體,能輕易地找到把二人結合的位置。
萊納絲也知道舒路達喜歡最後的主導,這使他感覺自己和過去一樣,忘記自己的缺憾。在結合的一剎,萊納絲想放聲表達她的喜悅,但此刻他們在的不是公爵府第,而只是鄉郊旅館,她只好忍著那卡在喉頭的聲音。這反而使舒路達感覺更強烈,更緊緊的擁著萊納絲,在那忍著的聲音和迷失的放縱下,二人在雪山上渡過了第一個晚上。
「妳想知道我的眼是怎樣受傷嗎?」舒路達向懷中的萊納絲問道。
「嗯……我只聽說是和龍戰鬥受傷的。」萊納絲從不提起,不想使他難受⋯⋯
「兩年前,騎士團因接到發現巨龍的消息而來到這雪山,那時因風雪的關係,我被延遲了和大隊的會合,直到夜深就只好找一個山洞休息。」
「就在我整理好行裝後,我便拿起魯特琴彈奏,這時隱約聽到有音樂自洞外傳來。」
「我追尋那聲音來源一路走到山谷的盡處,發現樂聲來自對面的涯上。面對百尺的深谷我只好停下來繼續靜聽那樂聲。」
「直至樂聲結束,那餘韻還在谷內和我腦海中陪回不去。於是我拿起我的魯特琴輕輕的模仿著那首曲子。」
萊納絲望著他欲言又止。
他像是已知道萊納絲的問題。「沒錯,就是我彈給妳聽那首。」輕輕親了她的前額。
「當我彈著時,遠方那樂聲又再次響起,像是要指導我般,指正我有什麼錯誤的地方。」
「那音韻在山谷中來回穿梭,在那樂聲中我不知不覺就奏到了天明。」
「那天早上,我便起程和騎士團會合。會合後我們討論如何分頭行事去找出巨龍所在,可是那曲子在我心中還是揮之不去。」
「於是我便藉著上山搜索再回到那山谷,結果真的給我再聽到那曲子,如是者我待在那裡兩天,每個晚上我也在山谷學習那首曲子。」
「可是,到了第三天。」萊納絲感覺到舒路達摟著自己的手收緊。
「在山谷處我看到的是那條巨龍,我馬上拔劍迎向牠跳上了牠的背部,就在劍刺入牠身體之時,我被牠的龍尾擊中,我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了……」
「之後就再沒有人見過那巨龍。」聽罷,萊納絲沒有回話,只是深深的擁著他。
.~~~.~~~.~~~.~~~.~~~.~~~.
數日後,他們終於來到了山谷深處。
「是這裡嗎?前方有高大的松樹,當中有一棵紅色的楓樹。」萊納絲扶著舒路達問道。
「沒錯。只是我不知會不會再聽到那樂聲。」舒路達猶豫著。
此時在山涯盡處再次傳來那曲子。舒路達馬上在萊納絲協助下學習彈奏。他想不到真的能再次聽到這曲子,他之所以和萊納絲來此處,只是不想再把自己關在大屋中,想著重新一次再面對自己罷了⋯⋯
隨著晨曦的曙光悠揚的樂聲在山谷中盪迴完結,舒路達已確信自己把所有的樂譜記在心中。就在此時,二人的心裡同時聽到那不屬於人類的聲音。
「人類啊!汝喜歡那音樂?」
「沒錯,縱使用我的雙眼來交換我也不後悔。」舒路達堅定地說。
「汝已得到汝想要的了。那女孩呢?」
「我想……他恢復視力,能再次看見世間的一切。」萊納絲猶豫著。
「汝真的下了決心嗎?縱使這個人類男性不再愛妳。」
「沒錯。」萊納絲堅定而簡單的說。
「那我就達成汝的願望吧!」
.~~~.~~~.~~~.~~~.~~~.~~~.
舒路達再次醒來,感覺自己像造了漫長的夢,他甚至有種之前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感覺,那曲子,受傷、失明、萊納絲和她帶來的一切。
他漫漫起來,走近前方的鏡子,看著鏡中的自己,看著那道疤痕下的眼睛,那對清晰的灰色眼睛……
「萊納絲!」他高聲的呼喚著她,不知他是習慣了還是那心裡驚恐的感覺驅使。
在一段時間後他聽到房間一角的熟悉聲音。「我在這。」
舒路達回頭看到那個眼上纏上紗布的銀髮少女⋯⋯
「為什麼?」舒路達激動的說。
「因為是我傷害你的。」萊納絲慢慢脫去身上的衣物,並轉身露出那背上的傷疤。
「我就是那條龍。」
「那天我來晚了,一時間未能變為人形……」
舒路達已忍不住哭了起來。
「沒關係,我不是說過要當你的眼嗎?」萊納絲緊緊的擁著舒路達。「而現在,你不再需要我了……」她流下了淚,若她還能流下。
「最後,能再吻我嗎?」萊納絲輕輕的親吻著舒路達。
「再見了。」萊納絲放下最後一句話,回首看著舒路達跌坐在地上……
她輕躍出窗外,瞬間化為一頭銀色的巨龍翔揚而去。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那時他帶著這個只得4歲的女童,本想把她丟給那些她母親的朋友,不過不知那來的良心影響,他想到她母親的時候,他不想這個擬似他女兒的孩子走著她母親的舊路,所以便沒有把克萊卡留下。再來他亦不打算把她留在不知那個人的家中長大,等她父親不知那時寄錢來接濟。所以他做了一個正常人沒有想到的決定,把她留在身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歐萊德與我是馬克 跨界新聯名 環境議題秒讀懂 乾萃一起愛地球!圖文插畫家「我是馬克」多年響應台灣區由歐萊德主辦的全球公益關燈一小時,今年,雙方以零碳永續為目標,首度跨界聯名合作,打造「乾萃一起愛地球」乾洗髮限定組,精選收錄馬克綠私塾圖文,將艱澀難懂的環境議題,如節能減碳、暖化等,以平易近人的插畫趣味展現,讓更多人認識到與大家息息相關的氣候變遷正在發生。
Thumbnail
avatar
O'right 歐萊德
2021-09-03
《與愛同居》的恐同Type愛上同志Tharn之後是否就接納了圈中人?因為之前Type想到的是Gay就會想到創傷,根本不會去考慮對方狀況與為人如何,然而他從Tharn身上學會了同志不是所有人都是壞人,也不會傷害自己(這是重點)。從性需求而演變成愛上了男人,而Type回到家鄉遇到幼年的朋友,說自己是Gay時,也給Type很大程度上的震撼力。
Thumbnail
avatar
小羊麥仔劇聊了喵
2021-08-13
cama café粉絲非業配告白,人與咖啡的連結(上)「本文並非業配文」,你心中有最喜歡的那間咖啡店嗎?它是什麼樣子?給你什麼樣的感受?我最愛的是cama café,門市總有個白色像極了嚕嚕米的吉祥物坐鎮,從品嚐咖啡到認識企業理念,只能說是因緣際會,但卻愈來愈喜歡這間咖啡店。談到與一間咖啡店的緣分,該從何說起呢?我想,先從人與咖啡的連結開始吧!
Thumbnail
avatar
茶布斯閱世界
2021-05-24
接納與理解生命之美:《我的章魚老師》推薦《我的章魚老師》(My Octopus Teacher)的原因很多,我想到的第一個字是「美」,不僅是畫面美(攝影技術驚人),還有生命的美。 我很感謝看完《智能社會:進退兩難》之後立刻接觸到這部影片,如果說《智能社會》引發許多思考,《我的章魚老師》就是一切的答案。
Thumbnail
avatar
李惠貞
2021-02-28
《同學麥娜絲》在「普拉斯」與「麥娜絲」之間(上)當男人過了四十、漸漸步入中年,當他發現自己距離年少時的夢想越來越遙遠,當他對生命的困境無言以對也無能為力,這時,他唯一能把握且確定的究竟是什麼呢?
Thumbnail
avatar
Daniel_Tsai
2020-11-22
收納計畫始於動線,從生活型態考量動線與收納,馬上變得舒適又便利!日常生活是由瑣碎事務與移動的連續性所構成。整理動線,規劃出物品「使用地點」與「收納位置」的最短距離,在適合的地點設置「符合物品分量的收納空間」,生活馬上變得舒適又便利。
Thumbnail
avatar
原點出版社
2020-08-04
影劇《王冠》中與英國女王共舞的迦納領導人(上)<p>迦納自十五世紀下半葉遭葡萄牙人入侵,後者以劫掠黃金為主,使得這塊土地獲得黃金海岸的名字。十六世紀起,這塊土地成為歐洲國家販賣奴隸的重鎮,1901年時全境屬於英國勢力範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英國為了穩住當地的政治勢力,提出一項由當地人佔多數的緩步憲政改革計畫,和「團結黃金海岸會議黨」合作,成員多為律師與企業家等菁英份子;與此相對的,則是以恩克魯瑪率領的「會議人民黨」所提倡的「立即自治」。</p>
Thumbnail
avatar
陳子瑜
2018-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