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之火-太子府沒太子(我就想問不過就是糖葫蘆能有多好吃?)

  屋頂上朱紅的珍木鳳雕隨著日落西山漸漸黯淡,傍晚燈火通明的街道上人來人往富饒的高級地段坐擁九室九廳的規格大院,可見主子非同小可,紅壇實木門上也不吝嗇的浮上一尊精美雕刻,神靈霜燼凰鳳之姿頗具神采,冰藍的羽翼是曾把九山冰封九日之霜焰、熾紅的羽翼乃燒盡大地焚山煮海之燼焰。
  看似氣派恢弘的宅子,主廳中卻只有一樸素木桌子,上面放著幾樣簡單家常菜,椅子四張、兩隻碗,"哥哥怎麼還不回來。",正值妙齡衣著單薄的年輕女子坐在桌前無聊的晃了晃小腳,落地窗外靠近水塘的花園裡種著滿滿跟人一般高的巨無霸向日葵,在晚風的照拂下散發淡淡清香,忽然一片泛著紫色流光,色彩藍紅絢爛的羽毛飄落到女孩手中……
  "你能幫我去找哥哥嗎?",瞬間羽毛起火,拖曳著長長藕合色流光,像是回應女子心中所想一般,真正意義上的火速飛往森林。
  另一方面霄天就這麼躺在森林裡一路從白天睡到傍晚,可能是野獸對白天森林的戰鬥心有餘悸,除了蟲鳴外倒也沒有甚麼能干擾霄天睡眠,直到一根羽毛筆直撞進霄天體內。
"甚麼!",霄天立馬醒來
"這不是我給小花的鳳翎嗎?",看著出現在手中的羽毛,霄天心中大概有了答案
"已經這麼晚了,那丫頭還在等我回去。"
"不錯嘛!小子,小小年紀已經成家啦!"
"甚麼?是誰在說話……,老傢伙?你在我手上這是幹嘛?"
"別在意!你不是要老夫跟你回宮嗎?不喬裝一下怎麼行呢。"
"……也對,有道理,那我就允許你暫時待在我手上吧!"
  霄天站起身拍掉身上塵土,可不知怎麼的總有一股違和感,但心大的他自然也沒多在意。
"看來得快點趕回去才行,鳳翼天翔!"
  雖然作勢起飛,不過腳尖連一釐米都沒離開地面,霄天於是又困惑了,心想今天真是他成為靈師以來最困惑的一天……
"飛不了!飛不了的,話說你小子能飛幹嘛老愛用跳的。"
"喔,就對手不夠強,忘了飛……不對!老頭,這又是你的傑作,我為什麼使不出招式?"
"你不是要幫老夫忙,就好人做到底,你那續命紫炎的確幫老夫穩定了這副靈身也拔除了大部分濁氣,但濁根還未完全拔除,所以老夫我透過鐲子從你那吸收靈力來恢復靈身的狀態。"
  聽完霄天使勁扯動手腕上的龍王鐲,奇怪的是不管他出多大力氣鐲子依舊不為所動。
"回去叫爸爸連帶你把整隻手砍下來,開甚麼烏鴉玩笑!本太子的靈力,你說吸就能吸!"
"年輕小子火氣也別大,不是約好只要你幫老夫忙,老夫就告訴你老夫知道的事加上找線索的地方,另外你好像沒認真聽老夫講話,可老夫還是提醒你一下,老夫可是超強的。"
  霄天不發一語,只是異色瞳孔中的怒意,要是這時有旁人經過會被嚇得跪地求饒的惡鬼表情,都再再印證了他恨不得砍掉手腕取手鐲的瘋狂決心。
"當然老夫向來都是一條受人點滴之恩定當點滴相報的好龍,既然吃了你靈力就不會沒有回禮,我真身所在上下數千年的金靈真氣透過鐲子隨你調來納為己用。"
"真身?金……針菇氣?"
"用你小子能懂的話講,就是龍氣,龍的吐息,龍之所以強悍至斯的本源之氣。"
"我不要,還我靈力,你這偷靈力的賊龍!"
"你小子怎麼聽不懂龍話呢?老夫懶得理你了,你自身好好體會我龍氣得威力吧……"龍王靜默,不再說話
"……老頭、小偷……,可惡的傢伙!"
  霄天再試一次使力拔鐲子,連牙關都用上……
"上次爸爸好像說要給我把劍,明天找爸爸拿去。"
  待緩和些後,霄天才想起自己還待在森林而小花還在家裡等自己,趕忙跑回去,畢竟飛不了自己還不能跑嗎,然而在最後的紫火消耗完全的靈力根本不是睡個一天、兩天就能恢復過來的,此時身體靈力疲乏的霄天因急著趕回家中無意識的試著催動體內靈力反而促使龍王鐲調來了方才霄天一口直接回絕的金靈真氣,所謂的龍氣。
  少了濁氣的森林,視野變得清澈,在沼澤乾涸之後源源生機不斷煥發,枝椏滴下了夜晚獨自淘氣的小水珠,許久不開花的花種盼著月光帶自己發芽,突如其來的暴風卻打亂了一切,火急火燎穿過森林的霄天沒注意到身後陷落的泥土和掀起的旋風,到了城門口隨手拔起腰間玉珮丟到守衛手中頭也不回進了城,惹得門衛憂心忡忡,這究竟是該追還是不追呢?似乎想追也追不上啊。
"不必追!"這時一名彪形大漢自值班室走出,渾身壯碩的肌肉,與白天同霄天去往森林的三人中名叫玄的男子長相相似,同樣的地方還有兩人身後那塊躲的下兩人體格的龜甲,"那位是我兒子的兄弟也是你們的主子,看看那塊玉珮還有記住它,臭小子們!不過……小天的速度甚麼時候變這麼快,差點連老子都沒看清。"
  作為三大國中最強盛的國家,旭日皇國,夜晚的市井街道上必定少不了喧囂熱鬧聲,街上也不乏有不少大家族的人,偶爾甚至會有相當吸睛的人出現,今日大街上吵鬧的程度又要比昨日更吵上幾分,多半是男人們的竊竊私語聲,眾多火熱的視線紛紛鎖定在倆正逛街逛得挺開心地兩道倩影身上。
"欸欸,那不是南宮家的姊妹嗎?"
"那一頭美麗的銀髮和南宮家獨有的白式長袍不會錯的,就是能和皇城區勢力有得比拚的南宮家族。"
"哇!姊姊那從髮尾順至腰窩滑到翹臀的小蠻腰曲線,真讓人想狠狠抓上幾把……"
"別忘了旁邊的妹妹,雖然年紀還小但那和臉蛋呈反差的胸前偉岸,一整個超有前途的啊!"
"唉~你們兩個都別在那邊蛤蟆蛤蟆得了,難道不曉得現在滿街坊流傳的南宮秘辛嗎?"
"甚麼秘辛?"
"聽說啊,光是上個禮拜就有三個家族上南宮家向他們大小姐提親,就算是年紀小的二小姐都有人去說媒呢!那你們知道提親家族中最有影響力的家族是哪一家嗎?"
"不知道,是哪家啊?"
"是歐陽家族,還是他們的大公子歐陽寂楓呢!"
"歐陽家族!就是皇城中地位和勢力僅次於皇家的那個歐陽家族?"
"正是!可你們猜怎麼著,人家南宮家愣是也沒答覆歐陽家,這門親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連歐陽家都不行,那南宮家難不成有別的想法?"
"這你就說到重點了,南宮家族事實上一直都將目光放在當今統治旭日皇國的皇室帝家身上,跟皇室帝家比起來,歐陽家甚麼的不過就一備胎罷了,南宮家想藉著這一代兩位擁有不凡姿色的千金與皇家結緣!"
"真沒想到南宮家有如此心機啊!"
"今天我這話只跟你倆說,你們可不能再去跟別人說啊!知道嗎?"
"不會不會,祝大哥好人一生平安。"
"我也不會,祝大哥天天有酒喝,有肉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三人大笑起來,快樂往往就是這麼樸實。
  霄天固然心大,卻鍾愛閑靜寡恬、無拘無束的生活,面對宮裡的規矩和難穿的華服,霄天極力逃避能逃多遠逃多遠,於是雖貴為太子自己也對身分背景感到自豪但知情人都懂,若要找太子爺絕對別從太子府找起,霄天除了在宮裡的太子府外,東南西北四座城門都有一至兩戶居所,不過別想試著去偷東西,每間都配有制裁級以上靈師到鎮壓級的靈師數名日夜巡邏。
"若月姊姊,我想吃冰糖葫蘆。"
"真拿妳沒辦法,姊姊買給妳,回去不能跟爸媽說喔。"
"好!曉雪謝謝姊姊,最喜歡妳了,嘻嘻!"
  兩人不知是沒注意到還是習慣了四周吵雜的環境,依然開心的漫步在人聲鼎沸的街道上,儘管是離皇城較遠的街區,但不可思議的是遠離皇城靠近城門的外圍幾處街道治安相當的好,簡直像是有人在日夜守護一般安全,同時不知為何各個家族都很樂意家族成員們隨時來這幾處街區走走,四處逛逛。
"呃!"開心舔著冰糖葫蘆的曉雪沒注意到地上小石頭絆了一跤,好巧不巧臉著地的地方竟又有一塊石頭,石頭有稜有角相當鋒利,這一跌下去可愛的小臉蛋總免不了留下疤痕!
品文哲理
品文哲理
只是一個懷有創作熱的作者_ 最想拿到方文山老師的簽名_ 希望趕快回到河清海晏的日子_ 願讀者們皆能在品嘗文章中找到自己的哲理_ 無限期停更_ 仍在發展中,敬請期待_ 歡迎讀者回覆,我會盡量回答問題_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