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之火-虛構之人(是那個曾經手握夜神刀的男人!!)

"王上和太子,真是萬分抱歉,都是傅凌教女無方,曉雪!快給王上和太子道歉!"聽到南宮傅凌的厲聲喝斥,霄天隱隱覺得這位南宮大家長對曉雪好像太過嚴厲了些,也不是多大的事,有必要惹得如此大的脾氣嗎?
  正當霄天欲開口時,帝武天緩緩開口道"冷靜點,傅凌兄,有女孩子主動投懷送抱我兒子高興都來不及,又何來道歉之說呢?"
"王上說的是,是傅凌小題大作了。"南宮傅凌僵硬的身體聞言,很快便放鬆了。
"爸爸,對不起!曉雪只是再見到小天哥哥太開心,才會做出讓爸爸生氣的事,曉雪不是故意的。"
"沒事,爸爸不生氣了,跟妳姐姐去旁邊站,今天對妳姐姐來說是很重要的日子,妳要乖一點,知道嗎?"曉雪身體微不可察的顫抖了一下,神情看似落寞些許,除了帝武天和老者外,意境提升的霄天也隱約有所察覺。
"隆,是南宮若月對不對?"依霄天對寂楓哥的了解,他應該是喜歡像若月這般有氣質的女性才對。
"等一下,我和轟也要猜猜看,我覺得是曉雪,寂楓哥看起來那麼悶騷,一定是喜歡胸部大的女生,轟,你呢?"
"南宮若月。"轟淡淡回話說道。
"是若月,你根本是在選自己喜歡的吧!"隆斜眼鄙視的目光看的玄發慌
"王上,雖然出了點意外,但既然人都到齊了,是否可以來談談小女若月和霄天太子的大事了呢?"南宮傅凌挺著小腹起身拱手道。
"可以,傅凌兄請講。"帝武天揮手示意。
"我家小女若月從小便聰穎賢慧,靈師天分更是不落人後,現已是鎮壓級別初階靈師,工作上和家事上也幫了我很多忙,霄天太子今日一見一表人才,更別說僅僅十七歲靈師方面竟已接近第五級殲滅級,堪稱皇國上下年輕一輩得翹楚啊!相信若月若與太子喜結良緣,太子一定會保護好我家若月,真可謂是天大的喜事!之前談過的南宮商會也將全面支持旭日皇國,讓皇國亙久不衰!"
  帝武天望向頭低著的曉雪,此時曉雪低著頭全然沒發現帝武天的視線,只有若月牽著曉雪的手輕輕點頭。
"王上...?您意下如何?"南宮傅凌只得試探詢問,眼前此人老實講實在是無法捉摸,自己經商二十載,雖說不是最厲害的商人,但也跟許多一流人物打過交道,可即使如此這個男人卻令他備感壓力,言語、眼神、動作、習慣毫無破綻,眼神中毫無迷茫,語氣從未起伏,這樣的人物從沒遇到過,難道一國之君皆是如此嗎?南宮傅凌不禁懷疑。
  不過在霄天等人還沒來之前,南宮傅凌與帝武天的談話中還是有所斬獲的,由他主導的南宮商會在這位王上心中是有一定分量的,南宮傅凌確信這一點。
"曉雪,妳覺得呢?"帝武天托著頭慵懶得說道。
"王上,曉雪還是個小孩子,她的意見恐有所偏差。"
"喜歡之情何來偏差之說呢。"
"喜歡...這?"帝武天異色眼眸隨意瞟了一眼南宮傅凌之後繼續望向曉雪,南宮傅凌也只得把到嘴的話吞回去。
"曉雪!王上在問妳話呢?"南宮若月有些擔心這個從昨晚開始就心不在焉的妹妹。
"呃...怎麼了,若月姊姊?"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曉雪居然恍神了,身為姊姊的她又怎會不知道自己這傻妹妹的心思呢?
"曉雪,聽好囉!王上在問妳,真的願意讓姊姊嫁給小天哥嗎?"
"當然願意啊!小天哥哥一定會讓姊姊幸福的,只是以後若月姐姐不在了,曉雪會有一點寂寞,可是姐姐不用擔心,姐姐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曉雪似乎又變回了那個充滿朝氣活潑的女孩子。
"曉雪!不可以!"南宮若月緊緊抱住曉雪,竟落下了淚水"姐姐幸福了,那妳呢?妳自己的幸福呢?"
"姐姐?曉雪...沒關係的..."淚珠悄悄從曉雪眼梢滑落。
"喔?"看來另有隱情,南宮曉雪的心傷太重,而且還是連身為親姊姊的南宮若月都無法修補。帝武天想道。
"妳們兩個這是..."面對突然雙雙落淚的兩姊妹,南宮傅凌也不知所措,上一次兩姊妹一同掉眼淚是多久之前呢?南宮傅凌想不起來了。
"天哥,怎麼兩個人都哭啦!你這麼讓她們討厭啊!"霄天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場面,腦袋裡也是一團亂,貌似沒有自己插得上話的餘地,臭老爸到底在想什麼,也不給點提示,這下兩人都哭了,難道還真像玄說得,嫁給我有千百個不願意。
"小天!我看你就娶了曉雪吧!"
"爸!"霄天一怔,這又是哪齣,他本來只是想拒絕跟南宮若月的婚事,好成全自己兄弟,爸爸怎麼會變成要我娶了曉雪呢?
"王上,我們不是在談小女若月嗎?曉雪才剛滿十三歲還不是可以出嫁的年紀啊!請王上三思。"
"呵呵呵!本王雖如此想,不過小天你也是出色的小大人了,這事你還是自己決定吧。"帝武天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說著。
"霄天太子,我家曉雪不如若月成熟穩重,怕是會為太子帶來不少得麻煩啊!太子三思。"
  老爸這是要我在這兩人中非得選一個嗎?南宮商會又是什麼來頭,霄天開始有點埋怨那個平時過的太逍遙的自己。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若月的一句話打斷了霄天思緒
"若月,妳在說什麼?"南宮傅凌問道
"姐姐?"若月溫柔撫摸曉雪臉頰,捏一捏還是那樣溫暖,輕輕地為她拭去淚痕,不能讓曉雪再一個人承擔了,若月在心中下定決心。
"曉雪,那不是妳的錯,不要害怕,如果妳還沒準備好,沒關係!交給姐姐,姐姐會站在妳這邊,知道嗎?"
"爸爸,其實我有喜歡的人了,我不會嫁給太子的,若爸爸執意如此,就讓曉雪嫁給太子吧!"
"唉...連妳也在胡鬧!王上、太子,這丫頭只是...,總之小女是亂說的,她根本沒有什麼喜歡的人。"
  帝武天拿起侍女新奉上熱騰騰的濃茶淺嚐,無話說出,另一方面帝霄天則想起了早上小花說的話,看著曉雪縮成一團,跟初見面時開朗又活潑的少女完全不同,霄天頓時眉頭一蹙,說不出口的苦澀油然而生。
"隆,若月說的是寂楓哥嗎?"玄不解得問
"我哥是有讓人去南宮家提親,但突然被老爸叫走,沒有親自去南宮家,老爸有許多事時常讓哥幫忙。"
"那若月說得是誰?從一開始計畫就失敗了嗎?"
"還沒失敗。"轟說道。
  此時霄天忽然感知到那個早已藏匿自身氣息一直在大殿外得男人,他不只是隆的哥哥也可以說是我們四人的師傅,曾經把我們虐的體無完膚,即使是突破至殲滅級靈力大增的現在,霄天仍沒有十足的把握戰勝他,這還是在他沒有從隆那裏拿回夜神刀的前提下。
"她喜歡的人是我。"一身紫杉如仙袂飄飄,帥氣的臉龐上平靜無波卻自帶威嚴,不怒自威的神情也使得大殿外的守衛不敢阻攔半分,目光也不敢多停留在男人身上,腰上掛著一塊如髮色烏黑的玉珮,仔細看便認得玉珮上刻著碩大兩字,歐陽。
"哥!你來了!"隆驚訝說道。
"來這套,你已經站在外面多久啦!"儘管霄天掌握了意境,但還只是第一層開光境,高手們都擅長於隱匿自己的氣息,不集中精神感知還是很難覺察到的。
"王上和太子,恕寂楓無禮擅入大殿,只是眼看寂楓心儀之人有難無法坐視不管。"
"本王還在想你要在外面站到何時呢?"
"王上英明。"
  如此沉著,歐陽家也有不輸小天的異才啊!帝武天對於歐陽寂楓也是讚賞有加。
"敢問閣下可是歐陽寂楓大人?"身為商者的南宮傅凌自然不會看漏那塊黑玉,氣宇不凡的此人應是曾來提親的歐陽家長子歐陽寂楓,應該早些想到有可能在此處遇見,這下可得好好安撫想個兩全之策,倘若同時得罪皇家和歐陽家,那南宮商會在皇國乃至整片大陸將無立足之地,一想到此南宮傅凌背脊瞬間發冷。
"傅凌叔叔,初次見面,您好,叫我寂楓便可,我與您家長女若月兩情相悅,還望叔叔能夠成全。"歐陽寂楓諄諄道。
"這是真的嗎?若月。"
  看著誠懇忠謹的說出兩情相悅的男子,南宮若月有些迷茫,為了曉雪不再被心傷所縛才下定決心,一來自己也不想被關在皇宮遠離最愛的家人,二來曉雪喜歡小天哥喜歡的不得了,又能順了她的意,因此才說出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可是這個人應該是一個虛構的人啊!眼前男子自己也是第一天見到,又何來兩情相悅之說呢?
  看若月遲遲沒有回應,南宮傅凌接著說道。
"寂楓,實在是不好意思,小女若月已與霄天太子有了婚約在先,真是抱歉,叔叔不能成全你。"
"......"
"因為花兒希望在哥哥花心時能多想著花兒一點點啊!"
"小天,不要因為我而受到影響..."
"我們那最美好得未來本來就不會只有你和我呀。"
"......"
"不能再讓女孩子等我那麼久了啊!"霄天暗自說道。
"南宮傅凌!"霄天厲聲一喝"你何時有資格替本太子做出決定了,本太子將要迎娶的人是南宮家次女,南宮曉雪!"

品文哲理
品文哲理
只是一個懷有創作熱的作者_ 最想拿到方文山老師的簽名_ 希望趕快回到河清海晏的日子_ 願讀者們皆能在品嘗文章中找到自己的哲理_ 無限期停更_ 仍在發展中,敬請期待_ 歡迎讀者回覆,我會盡量回答問題_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