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之火-昭暘宮(靈魂很脆弱的,受了傷有時候連時間都治不好~)

  有人說過嗎?往往最美好的相遇原來只是一個瞬間,在晴朗蔚藍裡有炎熱的夏和使少年著迷的人。
"砰!",不知急著趕往何處的少女,匆忙之下撞上了穿戴素黑金邊長袍的少年,"非常對不起,我還有急事。",只扔下了一句道歉少女頭也不回跑掉,全然沒注意到一直跟在少年身後的兩位男子眼看就要抓住她的衣領。
"住手,我沒事。"少年平靜的說著,卻望向不遠處的銀髮和一身白袍,"山寧,那個女生是哪戶人家的小孩。"
"回寂楓少爺,看她那銀白長髮和一身白袍衣應屬南宮家。"
"山岐,暗中跟上她,若她需要幫忙,但幫無妨。",人聲此起彼落的鬧市街道上,少年身旁的男子猶如融進隙縫背光處,身影消失。
"……"
"呃…哈哈哈,想不到寂楓哥也有純情的一面,太好笑了!"
"天少,別笑了,哥他很認真的,比跟我對練的時候還認真。"
"呃…抱歉,所以急著找我進宮就是叫我去相親?"
"嗯嗯。"三人不約而同點了點頭。
"然後對象還是寂楓哥心心念念的女子。"
"是啊,所以哥和我才來找你幫忙,希望天少能夠拒絕這門親事。"
"沒問題,畢竟我也受了寂楓哥不少照顧,不過…轟就算了,玄你也進宮幹嘛?"
"嘿!我壯的跟牛一樣,牛是群居動物,我們四人常常聚在一起,有什麼不好。"
"我看你是想去看看能讓寂楓哥動心的女子長怎麼樣吧!"
"嘶嚶!",玄故作悶騷不理霄天看向遠處似有嫋嫋霧氣籠罩的山頭,獅鷹獸已經接近昭陽宮殿門前,黑黝黝的大門上朱紅的火線龍飛鳳舞的畫著被稱頌為日之化身,凌駕於萬鳥之上,能與起始之靈獸鯤鵬並駕齊驅的神靈鳳凰。
  若從白雲之崖俯瞰昭暘宮,宮殿宛如位于地上的耀日,原來怒吼的源源烈焰化做羅列宮殿旁的十根朱紅梁柱,梁柱頂端則各自矗立極具威嚴的雕像,形似鳳凰卻各有差異,眾多偏殿環繞主殿拔高而起氣勢那般彷彿仰天怒吼的巨獸,霄天等人一進入雕像包圍圈,昭暘宮內強者們的精神力頃刻間鋪天蓋地襲來,密集到連隻小蟲子也鑽不出。
"呃……原來被精神力掃過,身體深處竟會出現刺痛感,這是……靈魂?",自從霄天覺醒意境後,明顯感覺到對于環境的掌握度比起以往要強上許多,因此此前不曾注意到或者說無法注意到的強大精神力此時才令他感覺特別難受。
"呵呵呵!小子,為師就藉這機會教你一個高手過招的基本觀念,心若止水靜、意如磐石堅。"
"金老!你這是?"冷不防出現在腦海裡的聲音讓霄天愣了一下,"嗯…小子你身體越來越適應鐲子和龍氣了,真不錯!"
"天哥,獅鷹們餓了,你不下來牠們回不了棚子的。"
"你們都感覺不到嗎?",霄天跳下飛船順了順獅鷹鬃毛,少許柑橘花香味入鼻,平常定少不了專門負責的人來打理。
"什麼感覺?天哥。"
"在下只覺得忽有一陣涼風吹過。"
"沒有感覺。"
"匡噹!喀喀!喀!",大門緩緩打開,這時兩旁門衛對從門內閒步走出的老人彎身,老人十分古怪用獨有的一隻腳怡然自得般走出大門,似乎天生就少隻腳似的輕鬆,身著華服,繡於其上的火鳥圖案也是單腳,一手捋著花白大半的鬍子說道。
"小天說的是意境,你們三個不長進的小子。"
"畢爺爺,小天四人向您請安。",見到老者,四人一反平常,畢恭畢敬彎身。
"呵呵!好,都起來,數天不見小天你又讓我再次驚豔,你的才能或許在你爺爺之上呢!"
"天哥你竟然又突破了!連意境都掌握了!"玄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天天聽老爸吹噓自己二十五就達到殲滅級靈師是多麼難得的天才,可眼前自己兄弟這才十七啊!連意境都掌握了一點,這人跟人之間差距有這麼大的嗎?
"真是慚愧,只晚了些天到達侵略的在下,卻早已無法望其項背了。"
"呵呵!看來王上說的不錯,也該讓你出去走走了。",畢爺爺滿意的笑著。
"咦!天哥,轟不知道甚麼時候不見了。"
"他被叫回去了,快進來,小子們!",老者不以為意的沿著來路獨腳走了回去。
"你們兩個別灰心,本太子可是天才中的天才!"霄天故作嘲諷的說著,他知道他們三人的天分不會比自己差,只是自己運氣好了一些罷了。
  看來霄天進宮的事情在昭暘宮內已是人盡皆知的第一手消息,剛穿過門後廊道,鄰近花園和六角涼亭中許多身著綾羅綢緞,腰間掛著各式玉珮的貴族們卻是座無虛席,有男孩也有女孩跟著家長來,在池塘旁玩耍,但是一陣寒暄之中霄天不知已握了多少正是適婚年齡,一雙雙潔白水嫩、膚若凝脂女人們的手。
"畢爺爺,沒人了吧!他們今天怎麼這麼熱情!",奇怪之前本太子在宮殿時也沒遇過這樣的盛況啊,那些人今天也太纏人了,香水味濃的可怕。
  逃出強迫推銷的那些貴族們,進到主殿霄天才鬆口氣,太久沒回宮的霄天,一下子要忙於應酬露出倦怠的無奈,主殿有別於偏殿是王上和重臣平時工作商談之處,依稀可聽見二樓大殿的談話聲。
"呵呵!若不是老夫沒有孫女,不然可得找小天你好好聊陣子呢,放心!主殿他們是不能進來的。"
"天哥你也太讓人羨慕了,居然不滿意,你要我跟隆怎麼活啊!"
"玄,在下不想讓你受傷,可是請別把在下跟你混為一談。"
"你說甚麼,你是在說我醜囉!剛剛你也沒好到哪裡去,那些貴族肯定把你跟我當小跟班了好嗎!"
"行啦!,客人和王上在上面會面,你們也快些上去,老夫就帶你們到這裡。"畢爺爺用枯瘦的手指指向通往二樓大殿的樓梯。
"謝謝畢爺爺。",怎麼說兩人也是出身名門,適時地收斂脾氣這點教養還是不可缺少的,三人恭謹的彎身行禮。
"天少,在下就拜託你了!"
"放心吧!接下來交給本太子。"
啪!啪!啪!"好!天哥萬歲!",玄自顧自鼓起掌來,掌聲聽起來繁雜不會只是一位的掌聲,不過隆神情擔憂壓根沒有理會玄。
"喔!轟,你回來啦!"
  儘管有幾個月沒回到昭暘宮,霄天對於這座唯一能進到大殿的樓梯仍不陌生,扶手下的一幅幅精緻火燒畫,為了描出一模一樣的圖畫,還曾好幾次摔倒呢,雖然那點小傷不用幾秒就恢復了,但對三歲半、四歲的小孩來講還是很痛的,其中特別吸引霄天,走過也不忘多瞄幾眼的莫過於一幅鯤鵬之圖了,在畫上牠展開的廣袤雙翼之下,是牠創造的所有鳥族共祖,鳳凰。
  大殿內朱紅柱子支撐起天穹上如孤月般鋪成的那一片片金黃色琉璃瓦,琉璃瓦在接近晌午時分閃耀著熠熠光芒,金漆雕鳳寶座大殿大位上,坐著一位與霄天同樣的異色瞳孔長相相似的男子,身上黃袍紅藍之神鳥赫然與霄天家門上能駕冰馭火的霜燼凰鳳一般無二,男子目光要比霄天銳利有神,彷彿凝望遠方一般充滿睿智光采,寶座之上則被行雲流水的題上了四個大字,河清海晏。
  帝武天身旁有一名老者隨侍在側,看上去比帶領霄天的獨腳畢爺爺還要老上些許,身穿行服褂,灰白的鬍子一路垂落腰際,被老者隨手甩掛披在肩上卻別有獨特味道,拄著拐杖猶如入定般一動不動,然而能站在帝武天這位皇國之主身邊又豈會是三教九流之輩,至少霄天不覺得除了爺爺外皇國中還有人贏的了他,"那個人和爺爺都是披著人皮的靈力怪物。"霄天曾在心裡如此評價道。
  即使霄天不常來主殿但守衛看到那雙異色瞳孔當然也不會有所阻攔,身為守護大殿的菁英,這點眼力還是有的,霄天平靜的走到南宮大家長的對面就坐,轟、玄、隆三人則站到霄天身後,與帝武天交談甚歡的南宮家長,略為福態不過乾乾淨淨的,眉清目秀的笑臉霄天並不反感。
"這位想必就是王上的公子,霄天太子爺了。"
"南宮叔叔,不用太拘謹,您是長輩,叫我小天就可以了。"
"哈哈哈!是阿!整個皇家最不在意這些繁文縟節的就是這小子了,我也拿他沒辦法。"
"欸,話可不能這樣說,小天這叫真性情有個性,可是非常難得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兩人開懷大笑,霄天聽著這些奉承來去的話還是不太習慣,雖然他從小生在帝王家應該要熟悉才對。
  之後帝武天又和南宮傅凌聊了好陣子,霄天也只得時不時點個頭,多喝幾口濃茶。
  "小天哥哥!",突然清脆如銀鈴的女孩聲音從殿門外傳來,活潑的雪白身影跑進大殿撲到霄天身上,一時間氣氛凝結,除了老者外,在場的人紛紛看向霄天和抱住他的女孩子,帝武天雙眼發亮,嘴角上揚,露出了饒有興致的目光。"喔?"
"妳是?"霄天也因女孩突來的舉動怔住了,這相親對象也太熱情了吧,雖說軟柔貼身,女孩特有的香氣感覺不算差就是了。
"曉雪!妳在幹甚麼!從太子身上下來!"前一秒還有說有笑的南宮傅凌,換了一張嚴竣的臉。
"曉雪!快一點下來,小天哥是太子喔!"遲些上來的南宮若月趕緊拉開南宮曉雪。
"天哥實在艷福不淺,玄,佩服!佩服!"透明淚珠悄悄從玄眼角滑落。
"原來是妳啊!顧著吃糖葫蘆不看路差點摔倒的曉雪!"曉雪被拉開,霄天這才看清楚擁抱的主人是誰。
"小天哥哥不要用奇怪的方式記住人家啦!曉雪後來都有好好看路的喔。"南宮曉雪青澀的臉頰上浮上一抹羞紅。
"不好意思,小天哥,曉雪又給你添麻煩了。"說是姊妹個性卻截然不同,南宮曉雪簡直動如脫兔,一刻也靜不下來,南宮若月則賢淑端莊,大家閨秀的文靜女子樣。
"沒想到你們是南宮家千金,你們好,我是帝家長子,帝霄天。"依我對寂楓哥的了解,寂楓哥喜歡的女子應該就是她,霄天心裡暗自猜測。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品文哲理
品文哲理
只是一個懷有創作熱的作者_ 最想拿到方文山老師的簽名_ 希望趕快回到河清海晏的日子_ 願讀者們皆能在品嘗文章中找到自己的哲理_ 無限期停更_ 仍在發展中,敬請期待_ 歡迎讀者回覆,我會盡量回答問題_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