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之火-銀髮心上人(一身雪白宛如雪女)

"太子息怒,只因曉雪年紀實在太小,恐怕......"
"不如太子你過去看一下曉雪如何?"歐陽寂楓意識到那個拉著姐姐衣角的女孩才是關鍵。
  霄天望向老爸,帝武天仍悠哉的在品茶,似乎無意插手,玄、轟、隆三人知此刻重要性,屏息以待。
  看曉雪這般,為了不嚇到她,霄天試著將氣息壓低,不習慣藏匿技的他,隱藏的還不完美,也許今天剛好換了身灰色衣袍倒也與雪色近似,衣上遍布零散的微小毛羽一如晨星,待霄天走至曉雪跟前,後者仍沒察覺,於是牽起那捏著衣角白皙的手,霄天立感一絲冰涼入手。
"可以看著我嗎?曉雪。"
  等曉雪緩緩抬頭,兩人距離只剩鼻息之間,不諳世事的曉雪臉色隨即紅潤幾分,急著想抽手回來,然而霄天並不打算放手。
"妳願意嫁給我嗎?若是願意,三年後妳滿十六時,我會親自去接妳過來。"
"可是...姐姐呢..."
"不用擔心,曉雪,妳姐姐我會照顧好的。"寂楓淡然說道。
"是啊!曉雪,不用擔心姊姊,姊姊會照顧好自己的。"看著一直自說自話的男子,若月也禁不住反擊,但男子似乎不以為然的樣子。
"王上和太子請三思,你們也都看到了,曉雪意志不堅且唯唯諾諾,實在是不足以堪當太子之妃啊!"
  此時帝霄天一把捏住曉雪臉頰,"本太子不知道妳的過往,亦無從能解妳的心傷,若妳需要傾訴於我,我會傾聽陪伴於妳,若妳討厭本太子,大可拒絕這門婚事,但妳不許再苦著這張臉了,本太子要看到的是那個充滿精神、活潑又可愛的女孩,那個一聲小天哥哥叫的如此動聽悅耳的女孩,那個一頭銀髮飄揚只要一根糖葫蘆就那麼快樂,天真單純的女孩,聽到我說的話了嗎?曉雪......"
  漸漸紅了眼眶的曉雪,忍不住落下大把大把的眼淚"嗚~嗚~嗚~嗚哇哇哇哇哇~"霄天一愣,欲放開手,只見曉雪反而緊緊的抱住霄天,生怕他跑走般,埋頭哭泣。
"我...嗚...嗚...我願意...嗚...嗚...我願意嫁給...嗚...小天哥哥...嗚...嗚...我願意嫁給小天哥哥...嗚哇哇哇~嗚嗚哇哇哇~"
"王上和太子,可是..."在帝武天身旁的老者睜開眼,還欲說些甚麼的南宮傅凌,聲音竟突然受到抑止,無法發出聲音,一介商人的他哪裡遇過這種事,心裡頭頓時感到慌亂無比。
"朱老,放了他!"隨著王座上的帝武天開口,老者收回了力量,再次闔眼。
"傅凌兄,你野心太大,就此收手吧!本王勸你好自為之啊。"帝武天正色道。
  碧藍翎羽橫空而出,離開霄天身體,沒入了曉雪胸口,"小天哥哥,這是?"
"我的三尾鳳翎之一,妳現在是它的主人了,我不在妳身邊的時候,它會替我保護妳。"霄天理著曉雪紛亂的銀白長髮說道。
"爸爸,你就相信曉雪吧!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南宮傅凌算是知道了自己那點心思,在王上面前簡直如同兒戲,若是再多說一句,南宮家或許就到頭了。
"罷了!罷了!曉雪你得有心理準備,想當太子妃可不容易啊!"
"我知道,爸爸,曉雪已經決定了,這次我不會再讓你失望了!"曉雪擦乾眼淚說道。
"太子殿下,家裡這個小麻煩就拜託你照顧了。"
"放心,傅凌叔叔,本太子不會輕易給出承諾的,再說鳳翎已經認主,您大可放心。"
"轟、隆,你們不會覺得叫一個十三歲的女孩子嫂子很奇怪嗎?"
"天少的女人,有什麼好奇怪的。"
"三年後就十六歲了。"轟在一旁平靜說道。
"那麼若月,妳跟寂楓......"不愧是生意人,話鋒一轉就打量到了歐陽家族身上。
"我...這..."今天才見第一次面的男人怎麼說出喜不喜歡哪!可是又不能當著王上的面說自己欺騙了所有人吧,還會讓曉雪擔心......
"怎麼了?妳不是說妳喜歡的人是寂楓嗎?"
"傅凌叔叔,其實我和若月是不久前在市集遇到的,當時我對若月一見鍾情,如今再見更是傾心,想必今日曉雪之事已令您身心俱疲,明日寂楓帶些好酒再到您府上一敘如何?"聽到歐陽家大公子要來,南宮傅凌雙眼睜的發亮。
"寂楓既然開口了,那叔叔明日可就哪也不去等你來了啊!"皇城的大勢力長公子在曉雪的婚事定下來後,隔日親自拜訪南宮家,這等大事回去可得好好準備準備,南宮傅凌心裡想道。
"不見不散。"
"喝哈哈哈,大事終於說完,本王肚子也餓了,傅凌兄,膳房已備好一桌佳餚,請!"
"王上,您先請!"
"哈哈哈!走!"
  帝武天和南宮傅凌一齊離開,徒留霄天幾人於大殿上。
"恭喜天哥,我們又有嫂......"話音未落,隆連刀帶鞘狠狠對著玄的腦門敲下。"鏘!"
"喔!很痛~隆,你幹嘛?!"
"玄,這可是你不對,我以前沒教過你要謹言慎行嗎?"歐陽寂楓質問道。
"寂楓哥,玄也不是一天、兩天這樣了,而且我本來就應該告訴曉雪的,無所謂。"
"好久不見,小天。"
"我可是完成了你給我的任務了,換你欠我人情囉。"
"都讓你賺到一位娘子,還嫌不夠啊!你也太貪心了。"
"這倒是,寂楓哥就沒有我這麼大的魅力啊!"
"呵呵,那在下只好再去努力努力,告辭啦!"寂楓翩翩走到了若月面前"若月姑娘,方才寂楓有所得罪,陪寂楓走一段,可否?"
"呃...我..."猶豫著的若月,曉雪不忘推著兩人離開大殿"姐姐,快去!快去!"
"天少,那我們也離開了。"
"嗯,好。"還是隆有慧根,玄應該很難找到媳婦吧!霄天心裡想道。
"我們這就離開啦!我都還沒跟嫂子講到話咧!"
"走吧!"轟開口道。
  僅有數步的距離,霄天怎麼也沒想到昨天才見面的女子,今天便成了自己的未婚妻,雖然不乏有點外力在,但霄天卻也並非無意,這種種,小花都已經預知到了嗎?霄天不禁心想,但她還是說出那些話來,更重要的是如果立場相反,自己也能說出口嗎,霄天不會懷疑小花的情感,然而既已動情於她,對曉雪有怎能動心呢?這樣對誰都不公平...
重新拾起笑容的曉雪轉過身看到霄天蹙眉,"你是不是有話想跟曉雪說。"曉雪小心翼翼的問。
"曉雪,妳是我第二個未婚妻,在妳之前我已經有花兒了,其實妳還小,不需要這麼早做決定。"
"小天哥哥,你不喜歡曉雪嗎?"
"我......"霄天開不了口,在怎麼說他的確動心了。但他卻不應該簡單說出口。
  三千銀絲一抹,香氣漫漫,徬徨的霄天任由曉雪抱住自己,這一刻才發現花兒與她,兩個人是如此不同,"曉雪明白自己不是小天哥哥的唯一,就算這樣只要哥哥不討厭曉雪就好了,不讓曉雪放開哥哥的理由這樣就足夠了,曉雪沒關係的。"
  霄天寵溺的撫摸著總是說沒關係的曉雪,只有在逞強這點上和小花沒兩樣,"我怎麼會討厭妳呢,妳要想清楚喔,一旦進了帝家,我可能就不會再讓妳離開了。"
"曉雪永遠不想離開。"兩個人互相依偎的溫度,讓南宮曉雪感到了安心。  
品文哲理
品文哲理
只是一個懷有創作熱的作者_ 最想拿到方文山老師的簽名_ 希望趕快回到河清海晏的日子_ 願讀者們皆能在品嘗文章中找到自己的哲理_ 無限期停更_ 仍在發展中,敬請期待_ 歡迎讀者回覆,我會盡量回答問題_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