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之火-只屬於妳(還有誰九歲能有這麼大的魅力呢?)

"老傢伙,看來你超強的啊,那你出事了,你的血脈呢?"
  霄天隨即想到,雖然自己不知道原因,但記得所有特別強大的神靈都會和人族通過某種儀式結成血緣建立血脈一族,比如他帝家結成血緣的起始之人就是他那傳說中的祖先,帝凌天,老傢伙既然強悍如此沒道理沒有血脈一族才對。
"為師的記憶失去太多,恐怕也分成了九份,從濁氣中清醒之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把記憶找回,也許真的和血族有關聯吧,隱隱之中為師似乎遺忘了相當重要的事,重要到令為師有非完成不可的感覺,強烈到甚至令為師不惜消耗所有光陰!"
"居然能讓老傢伙你認為有這價值!",神靈的光陰可以說是與天地同在,悠遠流長,這也是人族不可戰勝神靈的主要原因,百年的時間如何能贏過動輒千年、萬年以上的神靈呢。
"在為師這具靈身只有單個線索,就是龍華山龍華洞……"
"等一下!我還沒決定要幫你,你連名字都想不起來嗎?還有你的實力在神靈中排第幾?
"名字對我等不具意義,曾被人族廣為傳頌的名號,五爪金龍指的就是為師"
(果然不凡,那樣的靈身若九頭歸位,遠非多數神靈的境界,如果是爺爺說過的混沌四龍之一的五爪金龍,一切就說的通了。)
"至於神靈中若去掉鎮守四方的天之四靈和三域大羅神靈,為師巔峰能有前五之威。"
"慢慢起風了……是有大事會發生的感覺,得找時間去拜訪小花一族了。";萬萬沒想到平常的拔除濁靈任務會牽扯到高位的神靈,古老到不再被人提起的神靈可是已經數百年不輕易顯山露水了啊!"不過…也許…"
  霄天驀然想起七歲那年開始習武修煉成為靈師,爺爺帶他去了一座很高很高的山,時值秋分,坐在爺爺肩上眺望遠方一片無邊無際的大海,身後是漫山紅火的楓樹林,霄天還記得當時有片大楓葉正好飄落蓋在了自己臉上,爺爺輕輕拿掉看著海,然後說"北海有魚,名叫鯤,非常非常大,比山還要大,變成鳥,名字叫鵬,牠的翅膀也看不到邊際,張開了幾千公里,飛起來大家都以為只是片雲朵飄過,小天,你知道爺爺的遺憾是甚麼嗎?"
"爺爺這麼強還有遺憾啊!"
"呵呵呵,是啊!爺爺的遺憾還不只一個呢,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親眼看到牠的風采,所以小天以後不要像爺爺一樣,要做一個不輕易給自己留下遺憾的出色男人!知道嗎?"
"……"
"我答應幫你,但是你的事解決之後,你也要幫我一個忙。"
"小子你也有要為師幫的忙?說來聽聽。"
"跟本太子一起去找起始之靈獸鯤鵬,然後把牠抓到我爺爺面前!"
"……"
"你小子瘋了吧!"
  等還睡在床上的霄天醒來發現,身體相當輕盈且精氣神充足,未有絲毫倦意,看來意境提升後精神力變得強勁,以後即使身軀在休息精神仍然維持運轉,另外如果霄天記得不錯的話,這還只是意境提升後的初階段,當修練到更高境界後意識清醒也能具現出精神化相,戰鬥、偵查擴大視野簡單看到本不在本體視野中的人事物。
"金老,就這麼說定了,我會幫你忙,你也幫我忙。"
"金老是在喊為師嗎?"
"不然總不能一直叫你老傢伙吧。"
"你可以喚我一聲師父。"
叩!叩!"哥哥,你起床了嗎?"一柔聲細氣的女子聲音自門外傳入。
"妳問這就奇怪了,進來!小花。"
"哥哥,我也不是甚麼都知道的。"纖纖玉手推開房門,褪去昨日仙氣飄飄的白色裙衫迎來淡綠連身洋裝,看似不堪盈盈一握的蠻腰繫上了一條黃絲帶,本就貌美的佳人在打扮過後不上妝更顯得麗質天生。
"小花?妳是要跟我進宮嗎?"
"不是,小花有事要回族裡,到時哥哥你要來找我喔。"
"回族裡需要打扮的這麼好看嗎?"
"因為花兒希望在哥哥花心時能多想著花兒一點點啊。"
  面對眼前女孩不同於對付外人時的寡恬冷淡,只有在霄天面前表露的巧笑嫣然、婉約可人,即使是心大的霄天內心也不免有了觸動,雖說早已將鳳翎給予女孩,對於不解情話的霄天這已經是他相當直接的表達。
"還是老樣子,小花妳說的話我總是聽不太懂。"
  霄天從床榻上下來,理理衣衫,走到小花跟前扶著佳人纖腰,小花臉上頓時浮上一抹淡淡羞紅,美目盼著從小時第一次相遇起便讓自己從此心有所屬的男人。
"我不太會說情話,也不是很會逗女孩子開心,但是小花,我的三隻鳳翎中泛著紫色霞光的鳳翎僅有一隻,而它永遠只屬於妳,即使……"話到此,小花趕緊摀住霄天嘴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嗯…小花知道…小天,不要因為我而受到影響,我們那最美好的未來本就不會只有你和我呀。"
  男人溫柔的牽起女人的手,一開始小花在霄天眼裡的確比他看過的特別女子都更特別,尤其是初見時小花對他說的四個字,可即便如此彼時霄天心中仍未有屬於小花的位置,那時的他不如小花成熟心中傲氣也還未收斂,說來可笑也說來幸福,明明是氣質出眾的小美人卻為了紈褲子弟隨口答應那不成熟的約定,等待了八年。
"果然比起妳叫我哥哥,我還是比較喜歡妳叫我小天。"
"呵呵,好了啦!時間差不多了,早餐在桌上要記得吃光,我先出門了,哥~哥。"
  等小花走後,金老才出聲。
"不是成家了嗎,怎麼還分房睡。"
"我跟小花還沒,重點是她為什麼老是要叫我哥哥呢?"
"是不是你小子的妹控被發現了。"
"果然是這樣嗎?我還以為自己隱藏得很好。"
"你小子還真的……"
  霄天迅速換上一套乾淨衣服,別人或許聞不出但衣服上的淡淡葵花香氣總是讓霄天心情舒適,在桌上放著小花準備的蛋捲,廚藝也一流的小花能把蛋捲做的外焦內嫩如質地綿密的奶油般,早已成為霄天愛吃的早餐選擇之一。
  離開之前霄天還不忘給他的向日葵澆水,事實上這些長的又高又壯的向日葵十分不普通,牠們並不喝水而是汲取周遭靈力,長的越大汲取的靈力就越多,而成年之後的葵花甚至依靠陽光就能製造出靈力自行生長,因此十分受到先天靈力不足的人們喜愛,僅僅一株的價值就不低於龍鱗、龍爪,然而要遠離原生地培養極其困難,首當條件就是培養者得具備高品質的靈力才行,而霄天培養至今已有幾十株成年的向日葵,想當然向日葵是霄天這位皇子最喜愛的花。
"這些花是汲靈葵,你給他們澆水幹嘛?"
"汲靈?那是甚麼,這些花是小時候爺爺給的,我旭日皇國的國花也是葵花,不賴吧。"
"也罷。"汲靈葵固然珍稀,但在混沌四龍之一的眼裡,卻是不值得驚喜,悠久的歲月裡煉成的老靈魂是很難打動的。
  天空中振翅聲引來街上人們的目光,旭日皇國城內本是禁止一切飛行手段的,但有一種由淡橘鬃毛的飛行獸拉的飛行船除外,因為放眼整座大陸只有旭日皇國才存在這種動物,獅鷹獸,而通常也只有皇家相關人員有乘坐獅鷹獸的資格。
"嘶嚶!"高亢的鷹嚎聲,兩頭體型健碩的獅鷹獸背後拉著四米長小船隻,為了減輕負擔避免下墜,船隻底部裝設有以靈力驅動的漂浮石。
  獅鷹獸不偏不倚正好拉著船隻和剛出家門的霄天碰上。
"你們三個怎麼一起出現,玄、轟、隆。"乘坐飛船來的三人嚴格上不是皇家成員,若憑著四人從小一起長大倒也是不算奇怪,怎麼說隆也是歐陽家族的人,玄則是莫顏家族的人,歐陽家掌管皇國行政,莫顏家掌管軍防重權,而轟家平時低調度日,不過除了皇室帝家外,哪怕是兩大家族,誰也不敢隨便小覷這個特別的家族。
  就算霄天家設有特殊結界,但不管怎樣大白天強壯的獅鷹獸停在熱鬧的街區道上也未免太引人注目。
"你爸在找你,讓你盡快回去。"轟平常總是保持沉著冷靜,語氣平穩簡單的轉達給霄天,一張乾淨帥氣卻憂鬱小生的臉龐常常順走少女心神,光是此時周遭就有不少女子暗送秋波。
"這裡人多,天哥先上來吧。"玄遺傳自家族的壯碩體格,還有那片根本不是背心就能遮掩的胸毛,時常在背上的龜甲盾牌大有來歷,來自侵略級別的史詩靈獸,翠金鱷龜,據說負責鎮守城門的莫顏將軍私底下也是背心配短寬褲的簡單搭配。
"嘶嚶!"獅鷹獸從地面螺旋攀升,飛行靈獸中數一數二的獅鷹獸也還是在載了四個人的重量下,速度遠比來程時慢上許多。
"好久沒坐獅鷹了,微風吹過涼涼的真舒服。"
"天少,在下有一事相求。"口頭禪一直在下在下的歐陽隆,隨身帶著祖傳唯一的寶刀,綁束起的長髮和像是隨興披在身上鬆垮垮的長袍,猶如流浪劍士的外型,他還曾說過要是臉上在多條傷疤就好了。
"有事求我?真少見。"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品文哲理
品文哲理
只是一個懷有創作熱的作者_ 最想拿到方文山老師的簽名_ 希望趕快回到河清海晏的日子_ 願讀者們皆能在品嘗文章中找到自己的哲理_ 無限期停更_ 仍在發展中,敬請期待_ 歡迎讀者回覆,我會盡量回答問題_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