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人番外篇

2022/06/2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劉柏辛 黑洞
我繼承了父親的記憶。
僅一步之遙就能出逃的父親,放棄生還的機會。
外面環境如何呢。逃得一時,逃得過一世?我生來便注定要成為佳餚。
為了多產,初經後,高大壯的肉人部分被挑揀做為繁殖之用,雌性逐一被注射催產素與激肽,自然便接受異性體液直到有子,若有產值──每年生孕、一宮多胎,便能再活──體衰時還能注射安樂天堂。
此時肉人營養雖低,但溫體肉做成鹽水白肉、烤肋肉、米血糕、麻辣鬆等別具風味,依舊受歡迎。不健康的病體,政府勒令不可食用,走私卻是盛況空前。
父親是那麼特殊;他是初代雪花肉人,當他的肉片被刨下,精瘦的肉質與霜降的分佈足以讓饕客為之瘋狂,那稱為「A13 Meat」,只有真正的政商名流能食用,一日兩片,據聞回春。
我就住在「A13」區。
正因為我流著父親的血,所以,我從小聽古典樂,初經之後定時接受按摩與理療、經常要泡溫泉,每晚九點熄燈,被鼓勵飲用少量酒精、酵母菌,禁止哭泣。飼養員說我跟父親個性不像。
我規律的作息,和母親同出一轍,彷彿早就知道沒有奇蹟。
醫師在監控鏡頭下的A13區為我健診,我越來越無法平靜。如果不乖,就會面臨肉人代孕或配種的安排,我必須利用我能接觸到的所有人,雖然我非常憎恨這個世界,但又不得不妥協於我的遭遇。
由於極度悲傷,我開始在能見度不高的人類中示弱,我看進他們的眼,流淚至他們離開。醫生將冰冷的聽診器放在我的胸前,我望著他的眼,握住他手腕。
「救救我。」醫生把我的手移開。我悲慟於死期將至,看著轉身離去的背影,不由自主……吟唱起一首很慢的夜曲。門閉上之後「嗶」自動上鎖。我還在唱,詞是剛剛想好的。
醫生半夜又來,為我帶來安樂針劑。「帶我走。」醫生既然能不動聲色進入A13,必定能帶走我,我鑽進醫生的懷裡。
我被安置在一個牧場,醫生雖然少來,但我知道我安全了,我開始信任人類,期待醫生的足音,日昇日落,直到某夜,我被刨去眼睛。
醫生的眼淚滴在我身上,他來晚了。
他為我縫合傷口,寸步不離。
我高燒不退夜夜夢魘,總見到被人分食。為了不讓醫生哭泣,我始終沒有放棄求生。
陪伴醫生多久了?他似乎為了肉人權一生奔走。他不在時開始有肉人照護我。我也過上遷徙的生活。我說我絕不讓A13的血統經過我的身體存續在世上。醫生說好。
很早很早,我就想到訣別:
「我死之後,把我冷凍存好,想我時,慢慢刨下來吃。想吃便吃,試試傳說中的青春。」
我沒機會說,他走了。今天早上,他沒醒來。
我抱著醫生冰冷的身軀,哼了起那首夜曲。「嗚嗚嗚......」
再沒有人可以保護我,為了不讓我被醫生以外的人品嘗,我在照護肉人的幫助下,服用醫生為我準備好的毒劑。
「噓!小點聲。不要告訴任何人(我有毒)。」

父親,我終於瞭解您胸臆中的心語:「我終究敗給被愛的欲望。倘若重來,我也不會悔恨。」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沉迷文字派對的虛擬世界,任意變換身分搭載配備,小說風格前衛曲奇還帶點小幽默。 雖然平庸,但深信創作、音樂、藝文等可提高快樂減緩憂鬱:縱然無財富,但至少精神上有機會成為一名貴族。
    每周不定期創作極短篇小說或散文,風格有時黑暗,有時療癒,有時諷刺,有時荒誕。總之不會太嚴肅,只希望有點樂趣。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