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114──無勇之大秦(四十六)火火火火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114──無勇之大秦(四十六)

火火
2022-08-05|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114.無勇之大秦(四十六)
  「籌碼?」李舟不明所以,「你們現在是要去賭樓兒?」
  「蘭公子。」馬凡不太確定地問道,「你是要去找你父親對質嗎?」
  想起徐瑩被自己撞見後,連帶一屋子的女人都被葬身牲口,慕容蘭的臉色不好看起來。眼前這兩人雖然是男人,但是一個跛腿一個老頭,遇事恐怕也跑不掉。更別論說今日要不是馬凡帶著自己追過來,恐怕再無重見天日之日,自己家就要多了兩道冤魂。
  「我對我父親……」慕容蘭正要開口,謝君憐卻突然現身,從他的領口翻出一隻蟲。
  「好噁兒!」李舟嫌惡地說,「你幹什麼帶著一隻蟲跑?」
  「不是我帶的。」慕容蘭臉色變得更難看了,他認出這是慕容槐的竊聽蟲。
  馬凡忙著安撫被謝君憐嚇到的兩人,他們習慣謝君憐神出鬼沒了,但是這父子兩顯然沒有,被嚇得一屁股又跌回地上。
  「沒事的,謝大哥是自己人。」馬凡一手攙一個,將兩人又給支稜起來了。
  慕容蘭還瞪著這隻蟲,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這隻蟲睡著了。」謝君憐又把蟲子放回去,「你可以放心說。」
  慕容蘭還是沉默,顯然被慕容槐監聽這件事給他的衝擊非常大。擱在誰身上都一樣,被自己爹不信任的感覺總是讓人特別難受。
  「我不……算了。」慕容蘭剛剛本來才上升的一點要跟他爹對著幹的氣勢一下子就沒了。
  他不知道被監聽多久了,謝君憐幾日前都不在,又不可能隨時隨地幫他注意有沒有蟲。
  馬凡見沒人說話,沉吟一會兒,試探性地給出建議:「不然,我們先想辦法把人送回家?」
  「就這樣辦吧。」慕容蘭抿了抿唇,「我會給你們一點盤纏,路上別引人注意,回到家後就別再提來過這裡了。」
  「那蘭公子要安排誰護送呢?」
  「小翠不行,她有其他事情要辦。」慕容蘭皺眉,苦惱地發現自己在這偌大的慕容家裡,居然沒有一個人可以徹底放心信任。
  過去還有一個鮑里斯,但是自己沒珍惜,對方永遠留在異鄉了。
  他忽然很想去給對方上炷香。
  「到底怎麼回事兒?」李舟失去耐心,「你們到底在講些啥兒?」
  馬凡只好簡單地將事情講了一遍,果不其然,李舟頓時跳腳,一個蹦起就要去揍慕容槐跟蔡峰,被馬凡雙手扣住腋下托住了。
  「哥哥,你放開我兒,就那兩個混帳,我絕對不可能輸!」李舟氣勢洶洶,連肩膀的傷都忘了疼。
  「我當然相信你能贏。」馬凡頭痛道,「但這不是你能不能贏的問題……你要蘭公子漠視自己的父親被人揍嗎?」
  「可是他做錯事了啊!」李舟氣呼呼道。
  在他看來,做錯事情就要被揍,師父都是這麼說的。
  「時機還不到。」謝君憐開口,「慕容家身上背負的人命債,不是你揍一頓就能抵銷的。」
  「嗄?還有兒?」李舟瞠大眼睛,看向慕容蘭的眼神也帶上幾絲懷疑,「你有殺過人嗎?」
  「我沒、大概有。」慕容蘭本想一口否認,但是他想起來認識馬凡他們以前,自己確實不把人命當一回事,無意之間可能真的害死過人。
  「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你這人怎麼回事兒?」李舟納悶道。
  「謝大哥,你覺得要怎麼辦?」馬凡很自然地求助了他心中的主心骨,「這兩位……」
  「離開,等待。」謝君憐簡短道,「回到家鄉後,將自己遭遇的一切如實告知鄰里即可。」
  「自然,慕容槐欺人太甚,總要有人知道他都幹了些什麼惡行。」老人咕噥道。
  「謝謝幾位,我們這就走了。」跛腳的年輕人拉了拉老人,似乎想趕快離開這裡。
  想來也是,畢竟沒多人會想在自己差點沒命的地方多待。
  「等等,我去拿點盤纏給你們。」慕容蘭喊住人,轉頭對馬凡說,「我跑不快,麻煩你去我房間取點銀兩給他們。」
  「取多少?」馬凡問道,倒不是他怕慕容蘭多給還是少給,只不過真銀是有重量的,這兩個人看起來老殘病弱就佔了一半。
  「二十兩。」慕容蘭顯然也注意到這個問題,「不是我不肯多給,只不過現在的狀況,你們也帶多了也不好走,還會引起我父親的注意。」
  「不愧是我孫子。」老人一聽有二十兩,神情都激動起來,剛剛差點被活埋的那股憤恨驚嚇也消失了,高興到還踰矩地拍了拍慕容蘭的背,「你可千萬別跟你那該天打雷劈的老子一個德性!」
  老人單純地以為慕容槐瞧不上農村出身的女兒,但還是給慕容槐生了兒子,只是沒有名分:「對了,你娘呢?」
  「……我沒娘。」慕容蘭頓了頓,不太忍心告訴眼前的老人他女兒恐怕早就死了,「我爹有很多女人,她們一般不會跟我接觸,我爹也不會放她們出來。」
  老人低聲罵了幾句,望了望天空:「有辦法的話,跟你娘提一下,讓她給家裡稍封信吧。」
  此時馬凡已經從慕容蘭房裡取來二十兩,塞在兩人手裡:「我在路上的時候看見蔡峰了,我怕他多嘴,還是趕緊走吧。」
  幾人從側門送走了沉默的跛腳年輕人跟千恩萬謝的老人家,謝君憐挑眉看向慕容蘭:「賀見魁,你打算怎麼辦?」
  馬凡這才想起還躺了個人,他走得急,視線範圍內完全沒看見被揍趴下的賀見魁,壓根就沒想這個人的存在。
  「真麻煩兒。」李舟咕噥,「我不想給他治傷,他活該兒。」
  「醫者不挑病患。」馬凡咳了聲,雖然他也覺得賀見魁是自作自受,但對於學醫的人來說,最重要的是醫德,他可不能讓李舟養成挑病人傷患的習慣。
  李舟在一邊生悶氣。
  「這樣吧。」慕容蘭給李舟支招,「你就把他治好,然後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再打他一頓,這回不讓他流血有明顯外傷就行。」
  李舟忽然看慕容蘭順眼了,咧嘴一笑:「那好吧。」
  他撿起一旁的斷掌,然後從腰包中掏出針線,開始相當敷衍地給賀見魁縫合。
  馬凡總覺得李舟最後會縫成類似殭屍的玩意,他還是別看了。
  不過原來這世界是可以縫回去的嗎?
  「可以。」謝君憐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他都快要習慣成自然了,「少數有癒合異稟的人甚至可以做到將斷肢給接上如常。」
  李舟看起來不是謝君憐嘴裡說的那種少數人,他給賀見魁縫的斷掌搖搖欲墜,好像隨便一擺手就會再度脫離。
  「剩下的我不會兒。」李舟聳肩,理直氣壯道,「要去找崔老師給他弄什麼神經接線兒。」
  他還沒學到那裡呢。
  馬凡:「……」說得也是,李舟才學醫沒多久,能縫成這樣已經算不錯了。而且剛剛還救活了差點窒息死亡的兩人,已經算是出類拔萃了,不能要求他一下子就到神醫的境界。
  況且李舟又沒異稟。
  謝君憐看了看馬凡,又看了看攀上竹棍休息的小青。
  「我爹要是問起,你們就說什麼也不知道。」慕容蘭叮囑道,對李舟說,「如果我爹問你為什麼要揍人,你就說是對方先發瘋的,你只是自保。」
  「本來就是他先發瘋兒。」李舟說這話的時候眼神閃躲,說起來好像是他先動手揍人的。
  不知道那小動物怎麼樣……糟糕!
  「有一隻毛球獅兒,我去找牠,牠受傷了。」李舟匆匆地說,接著迅速跑不見了。
  「哎,等等,那你東昇堂還去不去啊?」馬凡高聲喊道。
  他們已經遲到很久了。
  *
  慕容芸雙手環胸,腳有一下沒一下地點地,心情相當低氣壓。
  好你一個吳語,第一天伴讀就給他耍這種大牌,仗著哥哥偏愛為所欲為,有機會他一定要叫人打他幾板子洩忿!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慕容芸冷著臉問。
  「回少爺,巳正三刻了。」下人恭敬道。
  「要不要乾脆吃了午膳再走啊?」慕容芸冷言冷語道,「竟敢讓我等這麼久……區區一個食客,搞不清楚尊卑……」
  「芸兒!」
  慕容芸本來沉得嚇人的臉色在聽到慕容蘭的呼喚時立刻陽光燦爛。
  「哥哥怎麼來了?」
  「我叫吳語幫我辦點事情,耽誤了時間。」慕容蘭說,「怕你等得不耐煩,過來陪你說說話。」
  辦久一點!
  慕容芸巴不得馬凡別過來了,這是慕容蘭第一次主動來找他說話,不是因為生意!不是為了試探!
  兄弟兩久違地聊起了天,大部分都圍繞在女人,慕容芸興高采烈地說妝姝樓又進了一批新貨,各各貌美如仙,彈得一手好曲,唱得一齣好戲,跳得一曲妙舞,慕容蘭肯定喜歡云云。
  自從見過徐瑩後就對女人失去興致的慕容蘭嘴角僵硬,敷衍地附和了幾句。
  過沒多久,馬凡跟李舟就來了。一見這兩人,慕容芸的臉色就沉了沉,變得有些陰陽怪氣:「你們要不要改名叫姍姍算了?」
  「我幹麻要改名兒?」李舟莫名其妙,「你喜歡這名字就自己留著用兒,我用不上。」
  馬凡可不像李舟聽不懂,他不好意思地道歉,「讓芸公子久等了。」
  「沒事,芸兒大人有大量,不會計較的。」慕容蘭擺擺手,「何況你是去替我辦事。」
  「當然。」慕容芸立刻說,「既然是替兄長辦事,那自然無妨。兄長的事比較重要。」
  「既然人到齊了,那便出發吧。」慕容蘭道。
  「蘭少爺,您這是……?」下人有些遲疑。
  「我今天一道跟著去。」他可不想留在家裡隨時面對找過來的慕容槐,「好久沒去了。」
  下人急忙又去備轎,時間又耽擱了一會兒,這才浩浩蕩蕩地出發。
  慕容芸高興極了,他覺得這是他哥想他第一次去東昇堂,所以要跟來關心他。
  如果能增加跟慕容蘭的相處機會,那吳語跟李隆也沒那麼不順眼了。
  馬凡可不知道慕容芸在想什麼,他只覺得自己拖延到接近中午,等到了東昇堂恐怕是直接開飯,身為學生未免太囂張了,可是他今天一早確實有事,他總不能為了趕上課而對兩個被活埋的人視而不見。
  再加上幾乎熬了一整夜,下午的課不知道能不能撐得過去……他記得他今天下午的課可是安老師的異獸研究,這堂課雖然有趣,但可一點都不好混,想想上次他跟蘇樂雅有多狼狽。
  馬凡想著想著,頭一點又是一點,睡著了。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火火
想用說故事改變世界的一把火 儘管火苗微弱,但是星火足以燎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