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童話*第7話

2022/09/0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7話 — 住在觀光區
L的公司業務和觀光景區相關,他不時得上山視察或是洽談工作,在不影響他做事的前提下我都會跟著去,有便車搭還不用門票,划算。
我在自己的背包裡放一瓶水、幾包小零食,帽子和圍巾也都塞進去,高原上的天氣總是說變就變,再踩上一雙耐走的防水小黃靴。一個人遠足數小時的行囊,這些差不多夠了。
開到員工專區停好車後,他向辦公室的方向走去,我便一個人往景點出發。
我很能自得其樂的,沿路跟著道旁的花草樹木一起玩就能讓我開心起來,接觸大自然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養分之一,唯有人群是我避之唯恐不及。我寧願多爬一段崎嶇、多繞一點遠路也不想跟遊客擠,我到哪都可以欣賞屬於自己的風景。
我終於站在湖的對面遙望人群,身後這條茂密幽靜的石頭小路,走起來是徹底的閒適快活,背景自帶清脆和諧的鳥鳴流水,和煦的點點陽光從葉影間灑落石階上,還有七彩繽紛的蝴蝶飛舞著。我悠悠地拍照攝影,靜靜地發現掩在草叢裡的野草莓。
觀光區的生態好像就得如此吧。身為遊客,你不跟別人擠,也會有別人來跟你擠。我曾經在揚州那逛一座園林,被人從後面用力推了一把,身體一個踉蹌卻沒法往前跌,人太多了,所以只是撞上前面另一個人。而且我特別討厭這種與陌生人的肢體接觸。
我們去別地方吧,反正住在這,不是非得一定要現在看這一個。
那天上到海拔三千六的杉林也是,雖說觀景台那真的美,或許真是最佳拍照或是打卡點,可遊客們一窩蜂堵在那,再好的景都沒心情看,所以快馬加鞭地穿越人群往後頭走,越走心情和風景都越是開闊。
眼前一片大草坪上,牛羊自在地低頭吃草,還有幾匹馬在散步,我想起了當時住在澳洲小島上的日子。我很想再走近些好好看看牠們,即使我知道牠們或許會因為怕人而先跑開,但我根本過不去呀,成片的大草坪被漆成黃土色的鐵柵欄圍住了。
"我們住在山上的時候,天天都能看見這樣的景色…但是那邊沒有柵欄,也沒有那麼多人…"我對著L說道,語氣裡唏噓不已。其實我也能理解必須築起柵欄的原因,要是不圍,可能早就沒有草坪了。
"還有更悲哀的呢…好幾個比這裡更漂亮的地方,現在看起來都荒廢了。"他說。
他口中"更漂亮的地方",我有幸跟著去過其中一個,是所謂接待專用,平時不對外開放,即使因公前往也不能久留。在那居高臨下地俯瞰層層山湖,確實不是一般的陶醉。可是呀,心裡到底是沒有感動。他當時跟我說那是人工的我還不相信,親眼見過之後我就懂了。那景完美得太過用力,好看得太不自然了。
而那次匆匆離去的我,回頭望見鐵門深鎖後,隱身在樹林中三層樓高的瞭望檯,淒零、凋殘與寂寥…,風吹起,樹葉沙沙作響,彷彿在央求我們多留一會,此地許久沒有人煙了。
向來不愛人擠人的我倆,出去玩的首選條件就是"人少",第二個共識則是"不趕行程"。我們就想毫無計畫愛怎麼走怎麼走,隨興發掘一路上微小的樂趣。我倆真正到訪的景點或許不多,但我們在所經之處一定留下深刻且獨特的回憶。
自從多年前住過澳洲濱海城市後,我們就一直生活在所謂的觀光區,一到旅遊旺季便幾乎足不出戶,再知名的景點總是挑最淡季的時候才去。人少,才看得見最不起眼的細節與最無遮掩的面貌,四季晴雨皆有不同風情。而且,一定比較便宜。
當時生活在澳洲小島的山上,地理位置偏遠,不太算是觀光區。距離最近的那座小鎮,也只有年初那段時間,連續舉辦三天的嘉年華才會吸引遊客上山。住在那的大半年呀,我倆天天伴著彼此過著遊客般的日子。
待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我是黃珼帝aka耍廢人妻。 是甜點師、料理人、攝影者、說書客,是生活藝術實踐家。 ⁡無論何時何地,致力將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 十年間旅居澳洲、清邁、歷經上海封城,而今落腳雲南麗江…。 我有美食和故事,請讓我交換你的一千零一夜🌌⁡
沒有人相信我們是這樣認識的…也太不正經了! 沒有人相信我們經歷過的一切…也太不真實了! 有人說:「你們兩個換掉其中一個,早就切了!」 究竟發生過什麼才讓我倆… 喚醒骨子裡的耍廢天性? 承認血液裡的耍賴基因? 嗯,不就是— 「友情、親情、愛情、 創業、放棄、出走、 崩潰、覺醒、蛻變…」 這些生命中的小事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