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創作《安卓利亞》第二章

2022/09/19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安卓利亞略感不耐地用食指敲著扶手,坐姿不如會議剛開始時端正。
  「陛下,您這麼做勢必會引來不好的言論。」
  「救人一命是好事,也是值得讚賞的美德,但是隨意把倒在路邊的孩子帶回來……」
  「王公貴族要先做好榜樣,否則人民跟著效仿,繼而形成敗壞之氣,豈不是沒有王法了嗎?」
  安卓利亞抬高一邊眉毛,鼻子微微抽動。會議廳內的貴族們一來一往地各執己見,表面上說給坐在王位的安卓利亞聽,實際暗自較勁,不同利益的派別相互指責。
  擁有至高權力與成堆金錢的人,連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孩都害怕。
  長時間僵在座位導致肌肉痠痛,安卓利亞無奈地調整姿勢,刻意大聲清了清喉嚨,依然無法阻止愈來愈沒有意義的吵架。
  安卓利亞嘆了口氣,這般場景對她來說見怪不怪。自從擔任伊斯奇羅斯的首任女性國王,多失控的場面都見證過。
  那些打著為國家好的名義,而委婉又彆扭表達她有多不適任的貴族嘴臉,事到如今仍歷歷在目。安卓利亞可以指名道姓,重述他們說過的言論,依照嚴重程度給予罪責,但是她不想。
  如果她也逞一時口快,未從他人的立場去審思,也沒有實際行動,那就跟這些披著高貴衣裳的野獸毫無差別。
  「還不是因為民間到處都在傳播謠言,我才會苦口婆心勸陛下!」
  「你們明明也聽過,少在那邊裝不懂。大家都知道那些話講得多難聽,說陛下是帶來災禍的女巫,害死了──」
  「咳咳。」始終沒有參與討論的尤里西斯打斷另一名公爵,「陛下,我們認為拯救受傷的女孩沒有問題,但是把她帶到王城內,是否有失禮節,連帶損害王族名譽?」
  輪到安卓利亞發言的機會,她不著急回應。好整以暇地環視一圈,方才盡情潑灑的人們低著頭,深怕對到眼的瞬間便中了梅杜莎的詛咒。
  唯獨提問的尤里西斯與安卓利亞對視。
  安卓利亞沒有刁難的意圖,也不打算跟這群人浪費時間,她拿出早就設想到的說明:「好不容易打贏了戰爭,向有需求的人民伸出援手也是應該的。」
  安卓利亞瞇著眼睛,仔仔細細地觀察大家的反應。她不僅引領國家獲得勝仗,還親自走出王城的保護,走到前線慰問士兵。在場沒有人能質疑這項事實,更沒有資格否認國王的仁慈之心。
  細碎的交談止於尤里西斯的再次出聲,「陛下,女孩也有她的家人,擅自把她帶到一國之中最重要的場所,是否太過衝動,背棄王族應遵守的規範?」他不再論國家門面,而是進一步提出實際的問題。
  面對輔佐過父親的大臣,安卓利亞在這回攻防戰吃一記悶虧。她盡可能壓抑情緒,不允許自己表現出任何退縮的表現。她撇了撇嘴,淡然答道:「我會處理。」
  尤里西斯向她鞠躬敬禮,將視線放在不知所措的眾人,「既然陛下這麼說,我們自然是相信陛下以國家為第一考量,妥善處理這件小事。」
  安卓利亞點點頭,王冠下盤好的頭髮微微鬆動,髮絲順勢垂到眼前。她無暇理會,刻意躲避尤里西斯恰到好處的笑容,免得滿腔的氣餒不慎洩漏。
  *
  安卓利亞跟隨亞歷山大來到客房門口,她的步伐急促卻輕柔,不希望一點動靜驚擾受傷的女孩。
  「陛下。」照顧女孩的侍女鞠躬回應安卓利亞的到來。
  安卓利亞調節呼吸,輕聲道:「情況如何?」
  「醫生交代需要靜養一陣子。」
  「你先照顧她,暫時不用來我這。」安卓利亞沉吟一陣子,腦海的影像全是尤里西斯那抹微笑。
  「陛下……」侍女欲言又止,恭敬的口吻暗藏懷疑,「讓我繼續服侍你不好嗎?不能找別人嗎?」
  安卓利亞冰冷的眼神掃過她,雙手環胸,「柯里。」
  「是!」柯里慌忙地彎腰,動也不敢動,「我很抱歉,陛下,我不該多嘴。」
  「退下吧。」安卓利亞揉著太陽穴,轉向另一側的亞歷山大,「你待在外面就好。」
  「陛下,我必須做好我的職責,隨時保護你的人身安全。」亞歷山大挺直背脊,不願釋出半點退讓。
  帶女孩回到城堡後,就連身邊的人都對她擺臉色。瀕臨邊界的情緒破殼而出,偽裝的面具裂出一條縫隙,安卓利亞豎起眉毛,聲音鏗鏘有力:「我說,待在外面。」
  亞歷山大與安卓利亞對望半晌,在她出聲的前一刻,亞歷山大退後兩步為安卓利亞推開房門。
  安卓利亞面無表情地直視前方,徐徐地踏進房內,背後傳來關門的聲響。拉開的窗簾無法召喚待在另一端的自然光,吵雜的駁斥與抗拒的嘴臉消融在寂靜的室內,如同被黑暗吞噬。
  老舊的假面自裂縫處粉碎,安卓利亞揉了揉眼角,視野愈來愈模糊。交疊的影像刺激痛覺,她不得不閉起眼睛。黑暗處傳來巨響,她感到腳下不穩,一陣驚天動地的搖晃撂倒了她。安卓利亞急忙大口喘氣,十指扒抓黃褐色的地面,土壤的腐臭味竄進口鼻。
  她落到了一座島嶼,一座永不見天明的孤島。
  圍繞她的是無盡的汪洋大海,海水不時淹過小腿。安卓利亞就連起身的力氣也沒有,只能狼狽地趴在地面,透過每一次傳到嗅覺神經的腐敗確認自己仍然活著。
  就算再怎麼扯開喉嚨呼喊,也沒人聽得見她的痛苦。
  「你……怎麼了?」
  安卓利亞猛然睜眼,王冠滑落,髮飾硬生生斷裂,金白色的長髮垂落到地板。
  躺在床鋪的女孩勉強支撐上半身,詫異地看著她。
  安卓利亞知曉自己失態,吞了吞口水卻找不到發音的位置。乾裂的雙唇張了又闔、闔了又張,迷失在女孩過分真誠的棕色瞳孔。
  「我──唔。」女孩嘗試要下床,整身的傷口隱隱作痛,皺起來的臉孔滴下冷汗。
  「你不要亂動。」安卓利亞一個跨步,站到了床邊,扶著女孩倚靠床頭板、坐在床上。
  女孩眨眨眼睛,似乎在觀察安卓利亞。安卓利亞感受到女孩的視線,尷尬地整理亂掉的髮絲。
  尤里西斯說得沒錯,私自帶女孩到王城確實是不妥的處置。儘管安卓利亞當時的態度堅定,但是究竟為何出此決策,她也無法給出明確的答案。她確實一心急於救人,而今人也活下來了,王城並不是個對誰都敞開大門的地方。
  「你叫什麼名字?」安卓利亞俯瞰她,鋪著紅色被單的大床對於瘦小的女孩而言太龐大,像是躺在張開大嘴的舌頭。
  「……」女孩抓著被單往上拉,蓋住嘴巴,遲疑地望著安卓利亞。
  安卓利亞想起西爾托。西爾托離世前時常臥病在床,每逢他感到不安時,就會抓著被單,撒嬌要安卓利亞別離開。
  她搖搖頭,不讓故人擾亂她的思緒。安卓利亞往後退一步,希望降低壓迫感,「我是安卓利亞。」
  女孩點頭,小心翼翼地露出嘴巴,「埃斯特,我的名字。」哆嗦的聲音讓女孩顯得更弱小。
  安卓利亞觀察女孩,黑色長髮、棕色瞳孔、暗白肌膚……截然不同的女孩卻總讓她看見熟悉的身影。
  埃斯特的視線從安卓利亞面前轉移到背後,發覺的安卓利亞也跟著回頭。午後的太陽正好透過窗戶灑進房內,整間臥室明亮許多。空氣中的灰塵緩緩飄揚,和煦的溫度緊接在後,緩和安卓利亞緊繃的心情,一掃陰鬱的氛圍。
  安卓利亞用手掩住直射臉部的光芒,她撇頭看向埃斯特。半邊棉被經由黃白色的光線變得沒那麼腥紅,舒心的陽光味道圍繞著彼此。埃斯特伸出包紮得幾乎不見肌膚的雙手,帶有玩樂性質地隨意擺動手指,欣賞落在掌中的光點。
  埃斯特整張臉沐浴在光線,淺淺的笑容融化在溫暖的陽光。
----
21號更新第三章(上)。超過三千字的章節會被我拆成上下。
沒想到在方格子連載創作能獲得愛心,比起我原本想像得無人觀看要好太多了。謝謝關注《安卓利亞》的你!有什麼想說的都可以跟我說喔~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夢想是躺著賺十億。 比較常寫小說,也會寫點雜文,包含作品心得與分析等。常居於噗浪。
中古歐洲架空的故事,含有少量的奇幻與非現實要素,也有百合情愫,不過是非典型的愛情定義。講述王撿到女孩的故事,主軸會是女主角安卓利亞(Andrea)在打贏戰爭後的成長與心境歷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