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律師禹英禑》:細節失衡的律政作品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好久沒更新了!這部劇的最後一集我莫名地卡了一個月才看完。作為一部在台風靡、因此使眾多海苔飯捲店家受惠(?)的作品,《非常律師禹英禑》的表現並不讓我滿意,不滿意到我直接在標題批評它,不幫它想個煞有其事的slogan了。它的製作當然維持近年韓劇一貫的精緻,也有一些有趣詼諧的機心,但是整體來看,既是一部律政劇,欲走向輕鬆正向,卻又想強調法律上的現實與細節,肯定更會面臨到某種律法普及的考驗,自己不免會聯想起過去為某種指標的《Legal High》。
先說回來,《非常律師禹英禑》的設定較具話題性,不是鐵血律師或者無良律師,而是一個超乎常理的狀況,選用患有自閉症類群障礙症的角色作為主角,剛開始尚用了這樣的設定做鋪陳,來讓前幾集的步調較為明快也有戲劇性,但在中段便突然放掉了,整部劇開始變得乏善可陳。
不知道是否是劇組的企圖心太大?以我(一個不熟悉自閉症與法律的)一般觀眾看來,中段的單元就開始把律法的實務方面放得太多了,多到讓人覺得有些實際,看著律師一個點一個點的改變方向辯證,帶來的結果就是觀眾的疲乏以及最終像是一部部法律普及情境劇,過度龐雜的法律條文與系統之外,只在無關緊要的地方加一些有趣的事情(或人際關係)。明顯的比對在,前幾集主角禹英禑還因為身分的挫折(並結合濬浩友人的事件),差點離開律師事務所;然而在第十集以身心障礙者的戀愛借題發揮時,僅安排小倆口在走廊上說「跟我在一起會很辛苦喔你確定還要在一起」便來了個意義上爆炸的接吻。
《非常律師禹英禑》在法律上的細節必然是有的,但是究竟要如何才是一個能夠輕鬆服用的律政劇?我仔細回想成功的案例,日劇《Legal High》就是明確以高娛樂性(和荒謬感)及明快的節奏和打擊點,甚至多數以「證人」為主來揭發人性,讓整部劇風格鮮明,也能夠輕鬆服用;或者是小時候看的電影《破綻》在泥淖裡惡戰,看完一次就牢牢記住毒樹果實理論。也許重點並不在於細而在於單一且路徑筆直嗎?《非常律師禹英禑》並非完全沒有做到這點,第四集的〈三兄弟之爭〉,先被無法舉證吃了一記悶虧,再設局讓對方也無法舉證,便是非常漂亮也戲劇感的一集;然而脫北者一集,卻沒有讓違法性錯誤的概念鋪展開來,就相當可惜。
其餘劇中微小但無法忽視的瑕疵可見一般,延續討論脫北者一集,律師們竟然給我相視一震說對耶我們都忘了最基本的、他是自首的,只讓人感覺鬆散與不用心;方嘎噗的議題良好,卻在收尾處正向而胡鬧到令人尷尬。其後不論角色還是劇情的鋪陳都在趕火車,權敏宇轉念之間的改變(我接受轉念的改變,但戲劇不能說轉就轉啊!)、太守美和韓宣榮態度的軟化(當我看到一大堆東西沒處理卻只剩一集時便已感覺不妙),簡直是亂七八糟。強調自閉症的認知普及與平反,也對於律法有所堅持(看看劇中多麼注重宣誓,藉由宣誓導進詰問環節,也找機會刻劃角色),卻又無法平順其周邊的細節,讓人無所是從。(當然,我也對於社群上以「只是劇啊!」的方式回應某些「批評劇中過度美化自閉症的評論」感到困惑。)
很遺憾地,《非常律師禹英禑》對我來說是一部越看越失望的作品,中後段拖沓的節奏與混亂的推進,讓我把前面的肯定一點一點扣掉。它似乎沒有拿捏好全劇的定位,在各個位置游移不定,每個都想達成,但同時又不想違背整體甜口的風格,讓作品在矛盾與不合理中草草結束。
陳繁齊
陳繁齊
1993的臺北人,國北教語創系畢業。現專職文字工作,包括各式文案撰寫;個人創作領域包含詩、散文、歌詞,出版作品有散文集《風箏落不下來》、《在霧中和你說話》,詩集《下雨的人》、《那些最靠近你的》、《脆弱練習》。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