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憶-27-一事一夜一盞燭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上回說到,元生與無芳終於相認,元生看著滿手傷痕的無芳,慌忙地說道:「你..你怎麼會這樣說,這種事情交給我就好了啊,以前不都是這樣嗎?」無芳聽完害羞地低下頭,元生也連忙跟池歡荷借來藥膏,替無芳仔細塗抹,玉兒看著兩人,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在蓮末子耳旁悄悄說的幾句話,蓮末子聽完也開心的直拍手,但這時少天蕙卻猛然抓住元生的手把他拉到自己懷中,就在氣氛尷尬的同時,老人的佩刀也從窗外不偏不倚地射向無芳,就在千鈞一髮之際,玉兒眼明手快的抓住刀背,但下一秒佩刀竟然又猛然往回收去,玉兒反應不及,利刃脫手而出,就在老人佩刀收回窗外後,門外又見人影閃動,元生等人是立刻警戒了起來,就在人影逐漸接近時,數條鐵鍊率先破門飛入,鐵鍊目標直指無芳,玉兒見狀,立刻從一旁抽出佩刀,佩刀出鞘如猛虎出閘,只見刀光閃爍,短短幾刀,玉兒就將鐵鍊盡數擊落,但很快的外頭人影也順勢衝了進來,只見闖入幾人甩動手中鐵鍊,本被擊落的鎖鏈也隨之盤旋起來,玉兒立刻持刀拉起架式,緊盯眼前四人,元生這時也認出這四人,便對其他人說到:「他們一共七個人,看來還有人沒出現。」就在元生說完,老人便持刀從窗外飛身殺入,少天蕙也迅速動作,一擊重腳便向窗外踢去,老人雖是迅速扭轉刀勢擋下了這一腳,但仍是被少天蕙踢出窗外,少天蕙也立刻跳出窗外,少天蕙剛追出便指著老人問到:「你們是甚麼人!竟敢在天來客棧動手!」老人冷冷一笑說到:「小姑娘好身手,但認不出我,妳注定沒命。」話才剛說完老人手上佩刀便如飛刀般疾射而來,少天蕙腿法靈活,先是一腳踢開佩刀,緊接著向下一踩,將老人的佩刀踩在腳下,少天蕙雙手抱胸,自信地說道:「這種程度,我也不需要知道你是誰了。」隨著話音落下,少天蕙足下再發力,連刀帶地磚一同踩碎,但老人仍是一派輕鬆地說道:「小姑娘身手不錯啊,但在我八臂閻捕面前還太嫩了,我勸你還是閃邊去吧。」少天蕙自覺受辱,也不多說,暗勁一發,將地上佩刀碎片震起,踢了過去,但就在刀片飛到老人面前時,卻無故的停在空中,少天蕙見狀也不敢大意,凝神戒備,老人也笑笑說到:「不差,但不夠火候,暗器,是要這樣用的。」話才剛說完,被釘在半空的刀片開始劇烈抖動,爾後隨著老人輕輕吐了一口氣,無數碎片便反射而來,速度威力都遠超少天蕙當時踢出,少天蕙反應不及,只得聚力雙手擋在身前,憑藉土行功元硬擋攻勢,刀片觸身霎那,少天蕙竟被其中勁道硬生生向後推去,直直撞穿身後矮牆才停了下來,而在少天蕙對戰老人同時,房間內也是一片混亂,房內刀兵交擊聲不絕於耳,玉兒雖是配刀在手,但襲擊的四人意圖再纏不再戰,一時之間也是膠著非常,玉兒看了一眼元生,說道:「動靜這麼大,想必池老闆不久就會來了,你們千萬不要離開我身後。」說完玉兒便提刀指向四人說到:「你們不是我對手,這樣互相牽制,浪費時間,最終不利的也只會是你們。」但四人仍是不為所動,一言不發的互相配合牽制玉兒,就在玉兒想說對方又要故技重施施時,襲來的兩條鐵鍊卻在空中互相碰撞,彈向後方的艷無芳,玉兒反應不及,就看到元生擋在無芳面前,笨拙的用手抓住鐵鍊,但因為技術不好,元生也被鐵鍊打中胸口,元生是疼得直冒冷汗,喘不過氣,玉兒回頭看到直罵卑鄙,但也趁著元生還抓著鐵鍊,持刀就要殺向四人,與此同時,少天蕙也撞穿矮牆進到房內,撞穿矮牆的少天蕙激起滿屋煙塵,一瞬間無人敢有動作,直到煙塵散去,老人也緩步走進屋內,說道:「你是那個傳聞被滅族的少家人吧?這些碎片沒透體而過就是最好的證明了。」話說完,大家才注意到少天蕙雙臂上插入深淺不一的碎片,少天蕙甩了甩雙手,把碎片甩下,擦了擦額頭冷汗說道:「我是不是少家人跟你無關,但敢在天來客棧裡動手,你必然是早有預謀。」玉兒聽完也說到:「怪不得池老闆到現在都沒有反應,看來是中了調虎離山之計阿,也好,那這就代表對方沒有伏兵了。」此話一出,八臂閻捕笑著說到:「聰明,我確實有派人去引走池萬彩等人了,但你就如此肯定嗎?」話剛說完,又是兩條鐵鍊從閻捕身後射出,但這次的鐵鍊末端卻是連接著利爪倒鉤,少天蕙本想出手阻止,但閻捕早在眾人分神瞬間抽刀砍來,少天蕙也只能轉而對付閻捕,眼看鋼爪就要刺上元生,艷無芳也終於出手,只見艷無芳身不動意自發,無形罡氣自散而出,硬生生擋下利爪更反彈而回,速度之快,連閻捕都還未注意,便已經被利爪削臉而過,自己身後兩人更是被彈回的利爪透體,沒了性命,閻捕被突如其來的狀況下嚇出一身冷汗,隨後虛晃幾刀將少天蕙逼退,自己也向後拉出距離,立刻向其他人喊倒:「眾人速退。」說完又是飛刀絕技佯攻而來,更趁機逃離現場,而此時的元生臉上早已沒了血色,一臉慘白的元生只能憑意志力,努力的試圖保持呼吸,幾人也只能小心的扶起元生,好在隨著身體舒展,元生的呼吸也逐漸平順,就在眾人以為沒事時,元生卻又突然嘔出鮮血,與此同時池萬彩也終於趕回,只見一身怒氣的池萬彩走入房中,拿出藥丹就塞入元生口中,服下藥丹的元生也沉沉睡去,緊接著池萬彩看向殘破的房內說道:「可恨賊人,敢用藥瓶以假亂真,讓奴家誤以為毒煙被人發現,哼!原來只是調虎離山之計,真是好大的膽子!」話說到此,池萬彩才注意到有一個陌生女子,池萬彩看了看問向少天蕙:「這是何人?店家呢?」少天蕙在池萬彩耳邊說了幾句話,池萬彩的表情也從疑惑變成凝重,在轉為驚喜,但最後卻是眉頭深鎖,恭敬的問道:「不知兄弟你另有身分,恕愚兄冒昧問一句,你與元生是何關係?」艷無芳正要回答,玉兒先就搶先說到:「是元生日思夜想的人。」池萬彩聽完又問道:「那又是何故喬裝打扮,更不惜女扮男裝裝作老人?」艷無芳開口說道:「我的身分並不重要,喬裝打扮也只是為了方便行事,池老闆你多心了。」對話中,艷無芳一個眼神,池萬彩便了然於胸,也就不在追問,反倒回頭問起幾人,究竟發生何事,隨著其他人講述,池萬彩也心中有底,便吩咐二掌櫃把店家的東西跟元生的行李都換到另一間房,二掌櫃還在狀況外的問道:「老爺,是店家房間破損,為何需要連元生的都換?他的房間在另一邊....」話還沒說完,池萬彩「嗯?」的一聲二掌櫃才連連點頭答應不再多嘴,池萬彩又看向池歡荷,問到:「歡荷阿,你...那個...元生的事情...」池歡荷看池萬彩面有難色吱吱嗚嗚,微笑地說到:「元...元生..喜歡.都..好。」池萬彩卻小聲的對池歡荷說道:「歡荷阿,這次叔公可能真的幫不上忙了,但叔公還是會支持你,你看叔婆沒有嫁給叔公,但我們也是相處得很好...」就在池萬彩不知所云時,元生的嘴角又突然滲出血來,池歡荷看到手指直指著說道:「血..血..。」話還沒說完,元生就突然轉身吐出一大口黑血,隨後喘氣說道:「我..我怎麼會躺在這裡?無芳!無芳呢?」只見艷無芳緩緩握住元生的手,坐到了床邊,元生看著身旁坐著的無芳,不自覺的捏了自己一下,確認不是夢後,元生才緩緩坐起身,坐起身的元生這時才注意到原來池萬彩也在房內,但元生又覺得池萬彩貌似比先前謹慎許多,本想向眾人詢問狀況,但看了一圈,就是沒看到店家,少天蕙看著東張西望的元生,就問到:「你在找什麼嗎?」元生回到:「奇怪,店家人呢?」其他幾人是你看我我看你,不約而同地笑了出來,只有無芳臉色稍顯不悅,元生看著幾人還是一頭霧水,這時候玉兒才故意對著無芳說到:「爹爹,人家認不得你了啊!」元生聽完才恍然大悟,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無芳,又再次捏自己,無芳看著元生氣不打一處來,甩開元生的手就站了起來,元生正要追去,卻不小心跌下了床,就看著本來背對元生生悶氣的無芳又連忙轉過身扶起元生,玉兒看著眼前景象說道:「元生,你真的是好福氣,我真不知道爹爹是看上你哪一點,文弱又遲鈍。」元生看了一眼無芳,自己也低下頭,這時無芳對著元生說到:「也許看起來確實是文弱又遲鈍,但我知道他是個善良又勇敢的人,會義無反顧地站在我身前,讓我能夠安心的靠在他身後。」話說完,無芳也緩緩依偎在元生身上,玉兒連忙轉移話題,問向池萬彩說到:「池老闆,剛才遇襲的事情,不知道您可有眉目。」池萬彩謹慎地說道:「這大概就是為甚麼那位大人要一路偽裝的原因了。」少天蕙聽到池萬彩竟然如此恭敬的對無芳說出「那位大人」,一臉錯愕的看著無芳,池歡荷更是立馬站了起來,恭敬的站在一旁,只有蓮末子一臉疑惑的看著大家,問像池歡荷:「為甚麼大家要突然站起來?」池歡荷低著頭小聲地說道:「因..因為..無..無芳姐姐..是...」沒等池歡荷說完,無芳就說到:「你們怎麼都變這麼拘謹,弄得我很不自在,我看我還是換回店家的打扮好了。」元生連忙阻止說道:「你要一直那樣駝背偽裝太辛苦了,還是現在這樣自在比較好。」玉兒卻說到:「難不成你是打算讓爹爹就這樣招搖走在街上,隨時都要冒險遇襲嗎?」元生一時語塞,反倒是池萬彩開口說道:「奴家也認為無此必要,就奴家所知道的訊息,僅有滴血成香、傾國傾城、精通奇門術式與皇族密學,其中最好判斷的地方大概還是在滴血成香,閻捕一事,奴家推測也是因為客棧內的香氣導致。」無芳這時也開口說道:「池老闆,這些是黑市裡的懸賞標語吧?畢竟皇城榜單是不可能放在黑市的。」池萬彩回到:「沒錯,奴家在黑市裡所看到的便是如此,至於皇城榜單,奴家就不得而知了。」玉兒也問到:「所以...黑市懸賞第一人,就是爹爹您?」無芳這時才笑笑地說到:「可能是喔。」這時元生也插嘴說到:「有時候聽你叫無芳爹,還真的是挺奇怪的。」玉兒聽完瞪了一眼元生,無芳也說到:「沒事的,我已經習慣了。」就在此時,池歡荷眼淚止不住的滴了下去,池萬彩連忙關心到:「唉呦!奴家的心肝寶貝喔,你怎麼哭了。跟叔公說說阿!」池歡荷才哽咽地說到:「這..這樣..就..不..不能一..一起..上路了,不然..很危..危險。」聽的其他幾人是一頭霧水,無芳也問到:「池妹妹,你怎麼了,我們不是都安排好行程了嗎?」池歡荷擦了擦淚水說到:「下..下一站..是..是解刀岩..無..無芳會..被抓。」無芳又問道:「你怎麼會這麼說呢?解刀岩向來人煙罕至,沒有特製的通行證護身是無法在其中自由行動的,一般人根本不會過去阿。」池歡荷這才說到:「閻捕..身上有我...給..將軍...軍的..納天...很..快會...知道。」池萬彩聽完當機立斷說道:「那你們明天就該啟程了,任憑他精兵駿馬,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到達。」但池歡荷卻說到:「將軍...早在..解刀..岩附..附近了。」元生聽完就問到:「那為甚麼不換一條路就好?」無芳回答道:「解刀岩正好坐落在癡殘林五濁泥黎中間,解刀岩奇特的地形性質,可以避開兩地猛獸怪物,是以當初我們選擇此路,如今顏鎮坐守此地確實頗為棘手,池妹妹,你知道顏鎮此行目的嗎?」池歡荷回答道:「追..追捕..異界人。」元生聽完問到:「異界人?那是甚麼?」玉兒回答道:「異界人就是指那些來歷不明,似人非人的生物,有些具有智慧能溝通,有些則如同野獸一般,其中更不乏許多身負異能的奇人,一般都會先交由外定院交涉,交涉無果就會開始抓捕滅殺。」元生聽完不經意的說了句:「真是慘忍,對方搞不好也想回家啊。」無芳就說到:「別提那些無聊事了,還是盡早擬訂接下來的方針吧,如果閻捕剛才撤退時就打算回報,那我們可能只剩下三天的時間準備了,不然必定會在半路上與夜門大軍相遇。」元生又問到:「那池老闆你們怎麼辦?事情事發生在客棧裡,對方會不會...」話還沒說完,無芳就打斷說道:「顏鎮可是個把律法看得比人命還重的怪物,他不會也不敢對客棧動手的。」但池歡荷淚珠還是不停的落下,元生也關心地問道:「池姑娘,我們還是會跟你一起出發的,你就不要傷心了。」池歡荷淚汪汪的大眼看著元生說道:「我...我怕...你..你們被抓走,我..我有設...設計.火聚劍鞭.給..給他..用來抓捕..異界人..很..危險.。」聽的元生是一頭霧水,只見其他人是眉頭深鎖,這時蓮末子問到:「那是甚麼東西?可以做什麼?」池萬彩回答道:「是利用火聚特質設計的武器,一旦被纏上,就是逃脫無望了。」就在眾人議論紛紛時,二掌櫃也走了進來說到:「老爺,房間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等下我讓人把這裡的東西搬過去就可以了。」池萬彩聽完,轉頭對元生說到:「稍後奴家會再讓人送藥湯過去,你們等下就跟著二掌櫃過去吧,這邊奴家會命人收拾的,歡荷你們的房間我也換到附近了,至於閻捕,奴家自是不會放過他的。」話說完,元生幾人也跟著二掌櫃走到客棧更內部的房間,只見此處房間各個氣派非常,目測大小都是外頭房間的三至五倍,元生感嘆地說到:「沒想到客棧房間還能做到這麼大。」二掌櫃笑著回答道:「這是我們客棧內最高級的客房,如果沒有提早個一年半載,是很難排上的。」玉兒看了看周遭問到:「那怎麼現在能安排我們住進來呢?而且一口氣還安排了四間房間,其他客人不會有意見嗎?」二掌櫃回到:「這幾間房稍早才空出來,後面的客人也貌似遇到入關的問題,一時片刻來不了,老爺才會做此安排。」元生這時又說到:「一次四間房,這群人是多有默契,還同進退。」二掌櫃這時突然停下腳步,冷汗直流的說道:「其..其實,是我自己的疏失,對方是訂了兩間房,但我...」元生趕緊打斷說道:「我只是隨口說說,你不要這麼緊張,我可什麼都沒聽到喔!」二掌櫃擦了擦汗說道:「是..是..小人多嘴,幾位的房間就在前頭了,就是這四間,中間這間是老爺指名給元生的,其他幾間諸位可以自己分配,小人會在這等幾位決定後,再命人把物品原封不動地拿進房中。」只見元生推開房門,一股淡淡的檀香隨著門逢散出,古木家具陳列其中,池歡荷也隨後推開另一扇房門,這次房內卻是一股暖意散出,牆壁上堆放整齊的木材、炭火,而每一種木材下方都掛著牌子,寫著各種產地與種類,玉兒則推開對面的房門,卻是一股沁涼迎面而來,內中放的是玉石雕成的桌椅,床鋪更是由一整塊三生雪石雕琢而成,而無芳也跟著蓮末子打開最後一間房,但這次推開房門,卻沒有任何驚喜,蓮末子失望的表情一覽無遺,但就在這時,剛踏入房中的蓮末子卻摔了一跤,原來這間房內的玄機在於地板柔軟非常,整間房間都如同床鋪般柔軟,隨著地磚顏色由深變淺,地板也從硬變軟,只見蓮末子開心的在地上胡亂打滾,無芳說到:「房內還是有些桌椅硬物,要多加注意喔!」但蓮末子已經玩得忘我,一頭撞上一旁石桌,就在幾人心頭一緊,卻發現這看似石桌的桌子也是軟的,只有桌面相對硬了一點,二掌櫃看幾人都選好房間,就問到:「幾位都選好房間了嗎?小人這就去讓人把東西搬來。」這時蓮末子卻緩緩走出房門,抓著元生跟無芳說到:「這個房間太大了,我不敢一個人睡。」元生跟無芳看著撒嬌的蓮末子,正要開口,池歡荷就對蓮末子招了招手,說道:「那..姐姐...跟你一...一起睡,好.好..不好?」蓮末子聽完開心的跑過去抱住池歡荷,池歡荷也開口對二掌櫃說:「那...那間房...就..先退..退掉..給別..別的客..客人吧。」二掌櫃點了點頭,轉頭就走了,幾人也都聚到元生的房內閒聊,直到自己的行李都按置好後才各自回房。就在眾人走後,無芳也起身把房門鎖上,元生疑惑的看著無芳,就看到無芳緩緩拉開領扣,走向元生,元生看的心臟是蹦蹦狂跳,就在元生以為要發生甚麼事情時,無芳才從衣服內拿出一把陳舊的鎖匙,放在桌子上,元生也認出鎖匙,便將攜帶多時的箱子也放到桌上,兩人就這樣站在桌子旁看著鎖匙跟箱子久久不發一語。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本身熱愛詩詞創作跟寫故事,如果有興趣,可以多看看唷~若有什麼想法或建議可以來信到[email protected] 。 心懷千月朗上乾,坤中門天百態事,眼下紛擾俱腦後,心平意紓字與言。
    NT100/
    一個環繞元生的故事,原先簡單平凡的日常卻在日復一日的過去才知道原來世界並不是如他所想,更在一次次的旅程中漸漸還原這世界的真實樣貌,同時也在旅程中漸漸撥開元生記憶中的真相,究竟元生的過往是如何,而未來又將如呢?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