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29-星河翰海蝕與禪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上回說到玉兒刻意激怒顏鎮,客棧內氣氛劍拔弩張,池萬彩接著說道:「莫非這鎖跟異界人有關?」顏鎮卻神情凝重不做回答,但下一秒顏鎮就發現人群中的池歡荷,走上前去一把抓住池歡荷的手,把他從人群中粗暴地拉出來,池歡荷痛得眼眶泛淚,顏鎮指著池歡荷本來受傷的部位,質問到:「這種傷勢,你是麼回復的?就算是皇城裡的仙丹妙藥也無此神效,你們最好從實招來!」池萬彩也不甘示弱地走上前,拿出池歡荷身上的令牌,說道:「大將軍,你最好先搞清楚你手上抓的是甚麼人,是你碰得還是碰不得的!」顏鎮一看令牌,才不甘願的甩開池歡荷的手,元生看到小聲說到:「怪不得會說這傢伙是個把律法看得比性命還重的怪物,對池姑娘都能下這種重手,真是可惡。」這時不知在元生身後看了多久的無芳開口說道:「他就是這種人,人命也只是律法上的度量衡罷了,令人作噁。」元生猛然回頭,就看到無芳正在撫摸兩個怪人,怪人也貌似很陶醉,話說回前頭,顏鎮放開池歡荷後說到:「這令牌只是行商過路不得阻攔,我此次事前來捉拿異界人,並不衝突,我看她手上的傷,是異界人醫治的吧?」池萬彩冷冷地看著顏鎮說到:「你是不是太小看池家了,池家有的是方法,更何況歡荷是池海河唯一的掌上明珠,你自當是心知肚明。」顏鎮看池萬彩態度堅決,轉而問向池歡荷,池歡荷轉頭看向池萬彩,顏鎮卻輕輕抓著池歡荷的下巴讓他看向自己,隨後問到:「歡荷,你說,你這傷口,真不是靠異界人才回復如初的嗎?」隨後又摸著池歡荷的傷口繼續說:「你看,連傷痕都不曾留下,宛如新生,這又是靠甚麼仙丹妙藥才能做到,你說給我聽聽好嗎?」在後頭看得元生都急了,說到:「沒想到這傢伙還有柔情攻勢這種手段,池姑娘你可要堅持住阿!」無芳卻冷笑說到:「沒想到這傢伙還有這種手段,今天倒是開了眼界了,但還是一樣毫無人情味,都是演戲罷了。」就看池歡荷小臉通紅,不敢說話,顏鎮又再貼近池歡荷,池歡荷連忙後退就這樣兩人直直退到牆邊,池歡荷才猛然摀臉蹲下,誰知顏鎮也跟著蹲了下去,輕輕的握住池歡荷的手,說到:「只要你說,我就相信,所以,真的不是因為異界人嗎?」池歡荷低下頭,片刻後搖搖頭,沒想到顏鎮竟然也不追問,親了池歡荷的臉頰後,就帶隊回去了,店內的人是你看我我看你,沒人知道這是在演哪一齣,連池萬彩都喃喃說道不可思議,元生身後無芳也說到:「這傢伙...該不會是真的看上...不對,這人可是個冷血怪物,沒人情味的傢伙,搞不好這是他設的局,我們還是要謹慎一點。」元生這時看著無芳說到:「先不說那個傢伙了,你也很不簡單啊,這兩個大傢伙都給你摸到睡著了,是說...他們也太重了吧,壓的我的腿都麻了。」無芳聽完看了看怪人,這才發現怪人都趴在元生腿上睡著了,無芳拍了拍兩個怪人,怪人才悠悠轉醒,元生也在無芳的攙扶下緩緩站了起來,走了出去,玉兒看著腳麻的元生忍不住笑了出來,笑聲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也紛紛看向元生笑了起來,元生也笑著說到:「別笑我了!池姑娘的狀況比較重要阿!」這時的池歡荷也站了起來,低著沉思不語,元生問到:「池姑娘,你還好嗎?」池歡荷聽完卻直直看著元生,不做回答,玉兒走上前摸了摸池歡荷的頭說到:「不想說就別說了,不要理元生沒關係,跟我說就好了。」只見池歡荷先是抬頭看了看玉兒又看了看元生,然後墊腳在玉兒耳邊竊竊私語,同時池萬彩也問向元生說到:「他們雖然現在回去了,但難保不會再來,你既然收留了她們,今後有甚麼打算嗎?」元生被這樣一問,也是毫無頭緒,反倒是無芳說到:「既然顏鎮現在在城內,那我們就應該趁機出發,他們就跟我們一起上路,只是池小妹的狀況...」就見此時的池歡荷又是元氣滿滿,說到:「準...準..備出...出發!」池萬彩看池歡荷又恢復活力,便轉頭叮囑少天蕙,而元生幾人則各自回房整理行李,片刻後幾人分別帶上行李走到門口,元生幾人的行囊幾乎依舊,而少天蕙卻是扛著一口約有一人高的黑色箱子,箱子上還有幾條金線鑲邊,看起來沉重非常,元生好奇的問道:「少姑娘,你這口箱子裏裝的是什麼阿?看起來很沉阿!」少天蕙聽完輕鬆拋起黑箱子說到:「不重,不過是一些生活必需品罷了。」看著少天蕙不費吹灰之力的轉動箱子,元生這才不在多問,而池歡荷也在池萬彩的陪同緩緩走了出來,池萬彩是每走幾步就叮囑幾句,短短幾步路,是走走停停,走到門前又轉而叮囑少天蕙,這時猽吼跟鬃哞兩人卻突然看著天花板開始低鳴,眾人也警戒了起來,觀望同時元生說到:「還真是陰魂不散阿,八成是顏鎮的眼線吧?就知道這傢伙沒這麼好心。」但猽吼卻說到:「誤,別。」玉兒聽完說道:「所以不是夜門之人?是閻捕嗎?」猽吼又說到:「是、別。」元生聽完正低估著:「真虧妳們聽得懂,我到現在都不知道到底是在說甚麼。」話剛說完就看到猽吼、鬃哞眼神突然轉向門口,猽吼一把抱住元生、鬃哞則重拳向門口揮出,但門口卻沒半個人影,眾人又順著猽吼的眼神看過去,就看到一個身穿藍衣的人已經把元生手上的行李拿在手上,藍衣人站在後頭冷冷說到:「能跟上我的速度,這兩人不簡單。」話剛說完就看鬃哞猛撲過去卻撲了個空,藍衣人又瞬間出現在門口,池萬彩看著藍衣人說到:「奴家不想跟你浪費時間直說來意吧。」藍衣人聽完才緩緩轉過身說:「抱歉了,池老闆,這次是接單,不是我要針對你們,但我確實也有所求,我想...不如我們做個交換吧。」池萬彩回到:「先說說指使你的人是誰吧?」藍衣人回到:「這又是另一筆交易了,池老闆你確定要問?」池萬彩聽完輕蔑一笑說到:「交易講究誠信,你想跟奴家談生意,就該拿出誠意,你手上的東西奴家也不是拿不回來,就是費點力氣罷了。」邊說池萬彩邊把藍衣人肩膀上的碎布丟到地上,藍衣人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衣服已被撕掉一小角,識相地回答道:「是...是閻捕替夜門下的委託,委託內容是元生身上的一把鎖。」元生聽完指了指被丟在門旁當門擋的怪鎖正要說話,就被池萬彩打斷說道:「說清楚,是夜門?還是閻捕?這關乎你接下來的交易內容與奴家會給你的回覆。」藍衣人說到:「我只是接委託辦事,為了雙方安全,委託者究竟是誰我向來不過問,這種事情想必池老闆您最是了解。」池萬彩聽完也不刁難,說道:「那你想要交換甚麼?」藍衣人毫不猶豫說到:「元生。」此話一出是全場愕然,玉兒直接說到:「荒謬,拿行李換人,這是甚麼買賣,真是可笑。」池萬彩卻嚴肅的說到:「說清楚,你究竟要什麼。」只見藍衣人緩緩走向元生,指著他說到:「我要的就是這個人。」元生驚恐地看著眼前人說到:「我可不認識你!你要我做甚麼。」池萬彩也說到:「你可搞清楚了,這人可是連奴家都未必能動的人,更何況你一個無名之輩,你知道你光是說這句話,十個腦袋都不夠抵,奴家再問你一次,你究竟要做什麼!」藍衣人這時突然抓住元生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元生手指上套上一枚戒指,等元生反應過來,戒指已經卡在手指上了,藍衣人這一舉動瞬間惹怒在場所有人,玉兒跟少天蕙兩人更是直接拳腳招呼,藍衣人則是滿不在乎的站在原地,而拳腳打在藍衣人身上,元生卻代替了藍衣人被打飛出去,這是藍衣人才得意地說到:「哈!我看你們還有誰敢輕舉妄動。」就在藍衣人沾沾自喜時,一旁無芳確認元生沒有大礙後,冷冷的說道:「不知死活。」藍衣人還故意挑釁的說到:「你們可要想清楚了,你們對我造成的任何傷害,最終都是會轉移在元生身上喔!」就在藍衣人得意之時,池萬彩卻嘆了一口氣,玉兒也搖搖頭說道:「你成功的激怒了一個你最不該惹的人,恭喜你了。」藍衣人本想回嘴,卻發現自己全身動彈不得,自己的心跳也逐漸劇烈,藍衣人害怕的說道:「你...你們做了甚麼!我的心臟..好..好痛苦..你..你們是想殺了元生嗎?」藍衣人竭盡全力的轉動眼球,用眼角餘光看向元生,卻發現原生若無其事,而自己身上卻是全身青筋、血管暴起,眼看自己的手指從腫脹麻木到開始出血,藍衣人逐漸崩潰求饒,對著池萬彩說道:「池..池老闆...手下留..留情..我..我知錯了..交..交易..我...」不等他說完池萬彩就搖搖頭說道:「你求錯人了,這種登峰造極的心法奴家可還做不到,至於交易,我看也算了吧,畢竟將死之人是沒有任何價值的。」藍衣人轉而看向玉兒,玉兒卻是一臉不在乎,隨著藍衣人心臟又再度加速,藍衣人眼前已是一片血紅,大喊到:「拜託!饒過我!我做牛做馬都願意!要是不願意,直接殺了我都好!拜託!來人啊!快殺了我..噁....」驚恐無助的話語還未說完,血液就從口中湧出,而心跳更是不見絲毫減緩,這時元生才緩緩從身後環抱住無芳,說道:「無芳,放過他吧。」此時已近昏厥的藍衣人只能依稀聽到元生的聲音,只能隨著聲音,用盡餘力附和到:「饒...饒了我...我..知錯了...」滿口的鮮血隨著話語而出,元生著實不忍,抱著無芳又說到:「別生氣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這時藍衣人才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總算逐間減緩,元生也連忙要拔下手上戒指,但這戒指卻怎樣都拿不下來,玉兒這時抓著藍衣人的頭髮,把他拖到兩人面前說到:「你要想活命,就把那戒指拿下來。」說完就鬆開手,藍衣人有氣無力地說道:「這...這戒指..拿不下來...」話說到這,玉兒連忙說到:「你找死啊!拿不下來的東西你也敢...」而藍衣人卻無視玉兒的聲音接著說道:「這是..異界諦命之物,除了異界人的締約轉移,別無他法。」這時池萬彩卻說到:「那你又是如何用在元生身上?你跟元生都不是異界人,這又是何故?」藍衣人說到:「元生不是,但那戒指是,戒指是用異界人的軀體打造,所以常人是無法取下的,除非施術者死亡。」說到這裡,就見猽吼跟鬃哞兩人用奇怪的音頻對話片刻,竟然莫名打了起來,打鬥中,劣勢的鬃哞卻趁倒地時一把搶過元生手上戒指,就吞了下去,猽吼看到後就瘋狂的掐著鬃哞就像是要他把戒指吐出來一樣,隨著一聲吞嚥,猽吼才鬆開手,不可置信地看著鬃哞,只見鬃哞仰天一吼,一拳就把藍衣人腦袋打扁,與此同時,鬃哞也雙眼一白,直直躺下,只見猽吼抱著鬃哞的身體開始啜泣了起來,看到這裡元生才明白,原來猽吼跟鬃哞剛剛是為了誰要替死來解除諦命而發生爭執,愧疚的元生也不自覺地握著猽吼跟鬃哞的手,就在此時,元生的影子突然起了變化,本來的金邊竟逐漸擴散到猽吼跟鬃哞的影子上,霎時間元生腦袋一陣天旋地轉,跪在地上就乾嘔了起來,無芳連忙上前關心,隨著元生的嘔吐聲,本來毫無生機的軀體,竟然也緩緩有了反應,看著鬃哞的眼神逐間澄明,元生的乾嘔也愈發的厲害,就在元生幾乎喘不過氣時,鬃哞突然把口中戒指吐了出來,隨後坐了起來,而元生也終於停了下來,這時鬃哞開口說道:「哞好像...撿..檢回一條命了。」猽吼也說到:「是啊!你個傻子,沒有你吼我一個人要怎麼辦!」池萬彩看著本來話都說不好的兩個怪人,突然能夠流暢溝通,直說到:「奴家活到這個歲數,從未見過這等神奇的事情。」池歡荷也是連連點頭,而這時猽吼跟鬃哞也才意識到自己可以流暢的說話,是又捏鼻子又張嘴,看的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元生這時也才緩過氣來,在無芳的攙扶下,總算能站起身,滿頭大汗的元生看著無芳說到:「我剛才貌似看到了別的世界,一個充滿廝殺征戰的世界,天旋地轉的,我好像在那過了一輩子,是說那裏的人真是奇怪,名字愈長地位就愈高,其中一個首領名字就更好笑了叫甚麼嗚哈啦嘎哞哈哈,你相信嗎?」無芳笑笑地看著元生說到:「你說的我都相信阿,要不你也改叫那名字吧?」元生是連連搖頭,而這時聽到元生唸出嗚哈啦嘎哞哈哈,猽吼、鬃哞同時轉頭跪趴在地,動都不敢動,元生這時也注意到剛才原來不是夢境,難怪當初給它們取名子時它們會這麼興奮,元生看著趴在地上的兩人,又想起那個充滿征戰的世界,就對兩人說到:「從今以後你們就在這裡生活吧,跟我們一起。」猽吼鬃哞兩人聽到後,激動的抱住元生,但無芳聽到後卻顯得十分不悅,元生也察覺到無芳並不開心,就問到:「無芳,你怎麼了?」無芳轉過身搖了搖頭,元生連忙拉住無芳的手,走上前,又問道:「別騙我了,你就說吧,好嗎?」這是玉兒看不下去就說到:「你也太遲鈍了吧?你要不要看看你身邊,除了你一個男的還有誰是男的?真是夠遲鈍的。」元生也看了看四周,確實除了自己跟池萬彩還真沒有別的男人,元生慌張地對無芳說到:「可我沒有把他們當女人啊!」不說還好,這一說,氣氛更加尷尬,元生又連忙說到:「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們都是女生沒錯但不是女人,不對,你們都是女人,但不是我會看上的女人,好像也不對,唉唷!總之,我發誓,我此生只愛無芳一人!」看的所有人是哈哈大笑,但無芳還是沒甚麼反應,這下元生更慌張了,站到無芳面前又說到:「我真的不會對他們動心的,你看我們一路走來,不都沒事嗎?」這時無芳才小聲說到:「你說要跟他們一起生活,要跟他們在一起。」元生這時反而笑出來說到:「其實...他們是一對情侶,他們更是因此被放逐異界,落得如此下場,我只是同情他們,更何況,他們好像比起我,更喜歡跟你在一起。」無芳看了看兩人,又轉過身悄悄指向蓮末子說到:「那他呢?」元生這時才猛然想到「對啊!要旅程結束,蓮末子可怎麼辦?」這時看了許久的玉兒湊了過來說到:「他就是你們的孩子啊,這種乖巧的孩子可不多見了。」元生這是卻白目地說到:「那這樣你是不是也叫我父親啊?」玉兒聽完白了一眼元生說到:「怯!蹬鼻子上臉,我已經有一個爹了,不需要再多你一個。」無芳聽完看著元生說到:「要不,你改當娘吧,這麼喜歡照顧人。」元生聽完也不敢回嘴,只能點點頭說到:「是,夫君說的是。」就在幾人鬥嘴的同時,池萬彩也命人把現場清理乾淨了,但這麼一鬧,天色又由明轉暗了,池萬彩便問道:「奴家看這天色將暗,出城一事是否要暫緩?」無芳回到:「不用,就我所知,顏鎮斷無不來的理由,留愈久,風險愈大,我們還是趁早上路吧。」池萬彩聽完也不多說,便送幾人到客棧門外,離別前,池歡荷回去給了池萬彩一個擁抱,池萬彩也隨後拿出一套衣服,叮囑池歡荷,這件毛衣一定要穿在身上,池歡荷點點頭,穿上毛衣後再次與池萬彩到別,一行七人便浩浩蕩蕩的向城外出發,一路上幾人指著沿途店家分享著這陣子的各種趣事,轉眼就到了城門口,就看到少天城帶著螢在城門口等候,池歡荷跟少天蕙看到兩人激動地跑上前去,元生等人也隨後跟上,只看到幾人是指指點點比劃著螢的肚子,等元生走近時,幾人已經在討論孩子滿月抓周等等的事情了,元生看這螢平坦的肚子,正疑惑,就聽到螢正說到:「我跟天承會努力的,希望明年就能生一個大胖小子或小姑娘,你們也要多保重,前陣子外頭總有夜門駐軍,不久前才撤離,外頭可能有什麼危險,你們一定要多注意阿。」池歡荷點了點頭說道:「你...也要多...多保重..生...小孩很..很辛苦..你...一定可..可以!」又是一陣寒暄後,幾人也出了城外,抬頭只見夕陽西墜,倦鳥歸巢,元生下意識地說到:「不知道店家這次會選哪裡紮營休息。」本來摟著元生手的無芳,在聽到這句話後就把手鬆開,元生才驚覺好像說錯話了,便打趣說到:「現在我就靜候夫君旨意了。」無芳這才笑笑說到:「娘子,前方蘆葦叢中,便是你休息之地,去吧!」聽的其他人是哈哈大笑,猽吼也有樣學樣地對鬃哞說到:「娘子,恩公有令,速去執行!」鬃哞也對猽吼回到:「娘子說的是,我這就去也!」說完就跑到前面把蘆葦叢撥開,整理出一個小空間就要壤元生躺進去,看的其他幾人又笑得更加厲害,不知不覺中斗天城也逐間消逝在視野盡處,伴隨著時間過去,天色也迅速轉暗,一行人便選在一處密洞之中準備休息,進入洞中後,少天蕙先是雙手反覆觸摸地面,而後便將黑色箱子斜放在入口,便開始生火。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本身熱愛詩詞創作跟寫故事,如果有興趣,可以多看看唷~若有什麼想法或建議可以來信到[email protected] 。 心懷千月朗上乾,坤中門天百態事,眼下紛擾俱腦後,心平意紓字與言。
    NT100/
    一個環繞元生的故事,原先簡單平凡的日常卻在日復一日的過去才知道原來世界並不是如他所想,更在一次次的旅程中漸漸還原這世界的真實樣貌,同時也在旅程中漸漸撥開元生記憶中的真相,究竟元生的過往是如何,而未來又將如呢?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