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5-2

2022/11/16閱讀時間約 23 分鐘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以萱正趴在客廳沙發上看書。雖然她的視線放在書本上,可是心思卻不在閱讀上,反而在想其他的事。她回想起宇傑前幾天在樹屋,看著她的那認真的表情,感覺其中好像有什麼事是她沒注意到的。
到底是什麼事呢?她感覺得出來,她和他原本應該毫無交集的隔壁班同學,可是他卻三番兩次的靠近她。雖然每次他來找她,不是來聊天,就是來對她惡作劇,可是她真想不透他到底在想什麼。
「好煩喔!」以萱把臉埋在書本裡,有些絕望的說。「妳的臉都貼到書上了,小心會近視喔!」忽然有道聲音從頭頂上傳來,以萱抬起頭看向來人。「啊!你不要嚇我啦!」她一看到是剛才在心裡想的人,就害羞到整張臉都紅了。
「妳的臉好紅喔!是不是發燒了?」宇傑有些緊張的將手貼上她的額頭。「沒有啦!你想太多了!」以萱趕緊拿下他的手,因為她的額頭被他的手摸過後,就突然變得很燙。「是我想太多喔!」宇傑看她的臉,好像有越來越紅的跡象。
「對了!你怎麼會在我家?」以萱現在才發現他是從大門進來的。「我媽來找妳媽喝早午茶,我被我媽帶我過來的。」宇傑還向她比一個勝利的手勢。「喔!」以萱也只能怪自己,偏偏誰都不想就是想到他。
「妳在做讀書心得喔!」宇傑看她正在看書,只能連想到她在做暑假作業。「是啊!」以萱發現他真的很厲害,連這都能猜到。「以萱,妳帶宇傑去書房!」韋澄想說先支開兒女,到時候和佳淇聊天就不用顧忌了。
「好!你跟我來!」以萱很聽話,從來都沒想過要大人的聊天內容。「妳家書房好大喔!」宇傑有些驚訝這一整排的書櫃裡,書都擺得滿滿的完全沒空隙。「有貼三號貼紙的書,都是我的!」以萱爬上單人沙發,繼續看自己的書。
「那其他的呢?」宇傑還看到一號和二號的貼紙。「一號是爸爸的,二號是媽媽的,我勸你最好不要碰!」以萱都覺得他們看的書,都好深奧、好難懂。尤其是媽媽的書櫃裡,還有幾本總裁系列的言情小說,她更是不能理解,那種書有什麼好看的。
「唉喲!沒想到妳媽挺可愛的嘛!還有言情小說欸!」宇傑像是發現新大陸般,還想要拿一本起來看。「喂!妳幹嘛啊?」在他想伸手拿的時候,就被她拉離書櫃。「這種書我也有看過!只是字太小,劇情又有點難看,所以我就再也不想去碰它了!」說到這,以萱的臉上又泛起紅暈。
「好吧!我看妳的書!」宇傑拿起一本厚重的書,他拿出來後才發現這是一本相簿。「好可愛喔!欸!以萱這裡面是妳嗎?」宇傑起先還不以為意,但翻了幾頁後,發現裡面都是同一個人。
「什麼?欸!你看我相簿幹嘛!你這個偷窺狂!」以萱發現媽媽把相簿放到書房裡來了。「我是偷窺狂?我還以為這是書欸!」宇傑還有些不滿,她老是冠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在他身上。「是我媽放錯地方啦!你別看了!」以萱算是一個比較害羞的孩子,很不喜歡讓別人看到自己小時候的照片。
「唉呦!妳長得那麼可愛,讓我多看幾眼啦!」還好門板的隔音效果極好,連門外的人都聽不到裡面的鬥嘴聲。「不要!你還我!」被他稱讚可愛的以萱,不禁羞紅了臉蛋,還有些固執的想奪回相簿。
「我知道了!妳臉紅是害羞,而不是發燒對不對!」終於讓宇傑等到她不一樣的反應了,他真的覺得現在要離開,已經沒遺憾了。「我...你愛看就看啦!」以萱丟下相簿,躲回沙發上看書。
宇傑得到她允許後,就繼續翻閱相簿,翻著看著,忽然他看到一張相片,上面有插著五歲蠟燭的蛋糕,時間是7月21號。诶?今天不是19號嗎?這麼說,後天是她生日囉!太好了!還有時間準備!他偷偷地把這張相片抽出來,塞進口袋打算留作紀念。可是要送什麼禮物好呢?
這天下午,宇傑被媽媽帶去百貨公司買東西,他想趁機叫媽媽買她的生日禮物。在經過一家娃娃精品店時,他被裡面一隻娃娃給吸引住了,那隻娃娃是男的,長得頗清秀,還穿著吊帶褲。
「宇傑怎麼了?」佳淇看他盯著那間店裡的某個娃娃瞧,還有些不太能接受他對娃娃的熱愛。「我想買那個!」他挨近她,用撒嬌的語氣,叫她買給他。「你喜歡娃娃?不是吧!」難道她兒子轉性啦!「拜託!再不買就來不及了!拜託啦!媽咪!」他連最肉麻的稱謂都用上了,怎麼還行不通。
「那你告訴我,你買那個要幹嘛?」佳淇雖然抵擋不住他那柔情攻勢,但她還是決定先問清楚。「我要送人的啦!到底買不買嘛!」宇傑也不好把她的名字說出來,只好先打算矇混過關。「送人?你不要告訴我是要送給隔壁的以萱喔!」就佳淇知道的消息,她好像是後天生日。
「呃!媽,妳會讀心術喔!」宇傑看來是自己太低估,媽的消息有多靈通了。「你該不會喜歡她吧?」佳淇最近和韋澄的聊天話題,都繞著兩個孩子轉,讓她有些懷疑他會欺負她,是不是因為喜歡她,才想引起她的注意。
「大師!佩服佩服!妳法術了得啊!」宇傑也不是不想讓她知道。「行了!你別再跟你爸看宮廷劇了!我買就是了!」佳淇真的快被早熟的兒子,給搞得一顆頭兩顆大。「感謝大師的大恩大德!」宇傑很高興後天要送給她的禮物搞定了。「行了!別再唸啦!」佳淇都開始懷疑自己的前世是後宮娘娘了!都怪那兒子古靈怪精的!
以萱生日當天,她媽媽正在準備給她的生日驚喜和禮物,但壽星卻還在房裡和國文作業奮戰,真的是個認真好學的乖寶寶啊!連她爸爸都特地和公司請假,幫愛妻在客廳佈置裝潢。
「這幾天要妳幫忙照顧孩子,真的辛苦妳了!」安磊邊將氣球充好氣綁好尾端固定住,邊和愛妻賠不是。「不會很辛苦,以萱很乖,也很聽話。」韋澄真的覺得她將來嫁人,一定是個好媳婦。「是嗎?」安磊將氣球都拍打上天花板,讓天花板上充滿了五顏六色的氣球。
「韋澄,不好意思我來晚了!宇傑!你先進去!」此刻玄關傳來了佳淇的聲音。「歡迎歡迎!先請坐!」韋澄將做好的午餐端上飯桌。「韋澄阿姨,以萱咧?」宇傑的手上還拿著兩包大包的禮物。
「在房裡寫功課!你不准上去,在這等著!」「啊!」宇傑本來還想上去叫人的說。「那是人家以萱的房間,你進去幹嘛啊?」佳淇可不希望這場慶生會的壽星被他惹的不高興。「喔!」宇傑只好乖乖的坐在飯廳等。「都弄好了嗎?」韋澄走到客廳巡視佈置的情況。「完成!可以叫她下來了!」安磊把最後做好的海報四角固定住,就叫愛妻把壽星叫下來。
「以萱!吃飯了!」韋澄走到她門外,叫她下樓。「來了!」以萱聽話的放下剩兩頁就完成的功課,跟著媽媽下樓。「宇傑?阿姨?你們也來啦!」以萱看到兩人還覺得有些驚訝。「嗨!」宇傑看到她,就很熱情的打招呼。
「以萱,好久沒看到妳了,妳好像長高了欸!」佳淇真的很喜歡她,不只她乖巧可愛,也是老師口中的好學生。「我也有長高好不好!」宇傑很討厭有人比他更喜歡以萱,這讓他心裡很不是滋味。
「小鬼!這裡沒你說話的份!」佳淇一記拳頭揍下他的頭。「很痛欸!媽!」宇傑撫著腫出一包的頭,還露出討人憐愛的神情。「可以吃飯了嗎?」以萱還真的很感謝他幫她化解那讓她害羞的場面。「可以,請用!」韋澄趕緊招呼大家開動。
「祝妳生日快樂!~」吃飽飯後,安磊就從冰箱裡拿出生日蛋糕,和大家一起為以萱慶祝。「謝謝你們幫我慶祝生日!」以萱好高興今年也過了這麼難忘的慶生會。「來!先許願!」韋澄叫她趕快許下三個願望。
「我的願望是希望照顧我的爸爸媽媽身體健康,還有在我身邊的所有人都平安健康!」我還希望能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以萱默許完最後一個願望就把蠟燭上的火吹熄。「以萱!這是媽媽送妳的生日禮物!」韋澄笑著將自己的心意奉上。「好漂亮的鉛筆盒喔!謝謝媽媽!」以萱正愁那隻貓咪的鉛筆盒,鬍鬚和尾巴斷了。
「以萱!這是爸爸送妳的生日禮物!」安磊也笑著把禮物交給她。「好可愛的抱枕!爸爸謝謝你!」以萱的抱枕夠多了,每個都是爸爸送的。「以萱!這是阿姨送妳的生日禮物!」佳淇很高興可以參加她的慶生會。
「是保溫瓶!阿姨謝謝妳!」以萱好像一個保溫瓶都沒有。「接好!」宇傑覺得他們都好假喔!「這是什麼啊?」以萱接過他丟過來的禮物還有些納悶,他要送她些什麼?「別拆!回房間再看!」宇傑忽然覺得氣氛不對叫她停下拆包裝的手。
「好吧!」以萱也不好意思直接在大人面前,把他的心意赤裸裸的攤開。吃完蛋糕後,以萱對包裝內的禮物充滿著期待。他還是第一次送她禮物欸! 嗶嗶嗶-在狹小的房間內,呼叫器的鈴聲忽然大作,幾乎快把宇傑的耳朵給炸掉了。
「這討厭的呼叫器,沒事把音量弄那麼大幹嘛!」正在房裡玩遙控飛機的宇傑,不滿的大聲嚷嚷。「宇傑!你耳朵有問題啊!我找你你怎麼不回我!」此刻呼叫器另一邊的女孩,也快沉不住氣了。
「以萱,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不回妳的!」宇傑聽到她快氣炸的聲音,他立刻放下手上的操控盤,拿起呼叫器向她道歉。「你剛剛在幹嘛?」以萱有些好奇他在幹嘛,為什麼不能馬上和她聊天。
像是在應證他的顧慮,遙控飛機應即撞上牆壁,發出碰的一聲,還有螺旋槳轉動的聲音。「啊!我的遙控飛機!」宇傑看到自己的寶貝玩具壞掉,立刻發出哀嚎。
「哈哈哈!這下遙控飛機沒得玩囉!乖乖寫功課吧!」以萱覺得有些可惜,沒看到他臉上那爆可憐的神情。「嗚~我的遙控飛機!」這架遙控飛機可是去年,爸爸買給他的玩具欸!宇傑一看到機身斷的斷,左邊的機翼也被撞下來了,差點當場大哭。
「你是不是很喜歡那架遙控飛機?」以萱聽到他快哭出來的聲音,心都被擰得有點難受。「是超喜歡好不好,那是我爸買給我的生日禮物欸!」宇傑帶著哭腔和她訴說那架遙控飛機的紀念價值。
「好了!你別哭啦!今年你生日,你爸爸還會買禮物給你吧!所以就別那麼傷心了!」以萱光是想像他哭的神情,就覺得心裡好難過喔!「妳這是在安慰我嗎?」宇傑有些笨拙的擦掉眼角的淚水,握著呼叫器的手也開始溫暖起來,像是她正透過呼叫器傳遞她的關心。
「其實我不太會安慰別人,如果你是這樣想的話,就這麼想吧!」以萱關心的話語,真的像是飄在大海中的浮板,可以帶著人遠離險境。「妳人真好!」宇傑感覺好像更喜歡她一點了。
「不要這樣說!我人一點都不好!」以萱聽到他的讚美,臉又紅了,卻又不想讓他知道。「怎麼會不好?妳比妳媽溫柔一百倍!」宇傑一想起韋澄那隻母老虎,就嚇得皮皮剉。
「我媽是因為很保護我,才會對你那麼兇!其實我媽也是很溫柔的!」以萱知道他想說她很溫柔,這讓她很高興,只是她也不希望媽媽在他心裡留下壞印象。「哈哈!我知道啦!妳媽對妳很好,但是我媽就不一定了!」宇傑真的很羨慕她有這麼好的媽媽。
「你一定不知道,你媽他對你也很好,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在管教你!」以萱倚在牆上用呼叫器和他聊天。「真的是不同的方式欸!連後母娘娘的氣勢都出來了!」宇傑真的覺得她很好欺負,所以才會老愛和爸爸黏在一起,就是為了和她唱反調。
「還後母娘娘咧!你真的是宮廷劇看太多了!」以萱發現他真的是無所不聊的神童,總是會有各種不同的話題可以聊。「我媽也這樣跟我說過!」宇傑還嘿嘿笑了兩聲。「我剛才和媽媽一起看新聞,上面好像有說今天晚上有流星雨!」以萱真的好想看喔!
「那我們約晚上一起看流星雨,不見不散喔!」宇傑也想把握時間,和她相處,今晚是個不錯的選擇。「好啊!」以萱已經開始期待晚上的約會了。「那我們祕密基地見!」宇傑真的很不想和她分開。「嗯!到時候見!」以萱迅速丟開呼叫器,開始做閱讀心得。
寫完閱讀心得後,她爬上床稍微休息一下,等一下吃完飯還要赴約呢!在睡夢中有個人背對她,正準備要離開。她想出聲叫住他,卻發不出任何聲音,連身體也動彈不得。那人就頭也不回的走了,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忽然痛了起來,痛到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當她的身體可以行走時,她便想上前抓住他,不想讓他離開。可是就在這時候,地面就開始往下陷,不只她陷入地下的無底洞,連那人也失去意識和她一同陷下去,這個惡夢一直不斷在她的夢裡延伸,延伸到她幾乎看不見盡頭在哪。她好慌張、好無助,只能躲在自己的被窩裡,哪裡都不想去。忽然眼前的畫面開始扭曲變形,她也被捲了進去,迎面而來刺眼的光亮讓她的眼睛睜不開。
「唔...」以萱睜開眼睛後,發現自己已經完全清醒過來了,正呆坐在床上,視線有些失焦,她的意識還留在剛才的夢裡。「以萱!吃晚餐囉!」韋澄的聲音打斷了她迷留在夢境的思緒。「來了!」以萱回應她之後,就跳下床走出房門。
「以萱,妳剛剛在做什麼啊?」韋澄剛才去樓上收垃圾時,好像有聽到她的聲音,她仔細的回想她說過什麼話。「睡午覺!」以萱完全不曉得她剛才還說夢話。「睡覺?」韋澄還以為她在自言自語,原來是在說夢話。
「你不要走!你不是說我是你朋友嗎?為什麼還要丟下我!」韋澄在她睡著時,經過她的房門口,這句話就是她說的沒錯!「對啊!怎麼了嗎?」以萱根本就不記得自己在夢裡說了什麼話。
「沒怎樣啊!」韋澄有點擔心她口中說的那朋友,指的是隔壁的宇傑。「對了媽!等一下我要去後院找宇傑,妳有事直接叫我就好了!」以萱想起和他提起的約會。「知道了!快吃吧!」韋澄總覺得宇傑家離開的那一天,以萱她可能會覺得捨不得吧!畢竟她和他都相處了三年。
「對不起!我來晚了!」以萱爬上樹屋後,就看到有個人影在裡面等著。「現在時間剛剛好,等一下就看得到了!」宇傑從角落走出來,連嘴巴裡面還咬著東西。「你在吃東西?」以萱還以為他在吃晚餐。「嗯!妳要吃嗎?」宇傑很自然的想和她分享。「好吧!」以萱接過零食袋,也開始吃起宵夜。
「好吃吧!」這包零食是宇傑,從廚房的儲藏櫃裡找到的。「嗯!」以萱已經吃到不想講話了。「那個,我有事要跟妳說!」宇傑覺得再不說就來不及了。「什麼事?」以萱放下零食袋,眼睛卻眨也不眨一下,凝望著遠方的天空。
「我喜-」「啊!流星雨!」以萱沒來的及聽他說的話,注意力就被劃過天際的閃亮星星,給搶了過去。流星雨啊!請妳告訴我,我作的那個夢是真的,還是假的!以萱望著它,在心裡默許自己想知道的事。
「以萱...」宇傑看她眼神中流露的不安,讓他的心漏跳了一拍。「怎麼了?」因為看到流星雨,而感到心滿意足的以萱,轉過頭看向他。「我喜歡妳!」宇傑望著流星雨,並認真的向她告白。「什麼?」以萱發現自己的心被拉扯了一下,他的告白讓她的心猛烈的開始跳動,甚至還有些期待。
「我從一年級開始,就很喜歡妳了!」宇傑牽起她的手,想傳遞自己的心意給她。「真的嗎?」以萱控制不住胡亂蹦跳的心,也覺得他是真的認真的在跟她告白。「是真的!」宇傑從沒那麼緊張過,很怕她給他的答案是他始料未及的。
「那我...我想我應該也是喜歡你的!」以萱突然發現她對他,也常常有不一樣的情感出現,這就是喜歡吧!「真的嗎?」宇傑還有些不可置信。
「你不相信我喔!」以萱聽到他的告白後,也很確定她要的,他絕對給得起。「我當然相信妳!」宇傑發現自己的另一隻手,被她握在手裡,覺得兩人的感情應該可以發展下去的。
「我好怕你會突然離開我!」以萱不希望自己的感情就像石沉大海般,怎麼找都找不到。「就算我離開妳,我也會永遠住在妳的心裡!永遠也不離開!」宇傑對她可以說是用情至深。
「所以你真的要離開?」以萱的眼眶忽然佈滿霧氣,感覺眼淚隨時會掉下來。「因為我爸要去大城市工作,所以我們全家都得搬走!」宇傑真的很不想離開她。「全家都要搬走喔!」以萱覺得心裡酸酸的,有點不太舒服!
「妳怎麼變成鸚鵡啦?一直學我講話!」宇傑看她快哭了,還想說笑話逗笑她。「啊哈!沒有啦!」以萱還有些覺得不好意思。「那剩下的日子,一定要來找我玩喔!要不然我離開後,一定會變成鬼回來找妳!」宇傑還故意裝鬼想嚇她。
「你才不會變成鬼呢!我一定每天都來找你,可以了吧!」以萱可不想天天被鬼壓床,那很可怕欸!她還比較喜歡和他一起玩。「謝謝妳!」宇傑逮到機會在她的脣上偷個香。
「宇傑,你...」以萱雖然只是被他點了一下,但她感覺整個臉蛋快燒起來了。「喔!我忘了!我碰妳,妳就會害羞的臉紅對不對!」宇傑還故意提起她在書房內的聊天內容。「你很討厭欸!我們還比較適合當歡喜小冤家!」以萱都害羞的快要死掉了,他還有心情糗她喔!
「我不要和妳當歡喜小冤家,我比較想和妳在一起!」這兩個詞彙,宇傑是從韋澄阿姨的藏書上找到的。「你不要再說了啦!」以萱只想把耳朵矇住,不想聽到他糗她的話語。一顆顆滑落天邊的閃亮星星,就成了這個夜晚的美麗景致,同時也為兩人的戀情開花結果。
「以萱,快過來幫媽媽的忙!」韋澄攤開有碎花圖案的野餐布後,便招呼在樹下打盹的女兒。「喔!好!」以萱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叫自己打起精神。「喂!小鬼!別在那裏跑來跑去,快過來幫我的忙!」佳淇望著她那兒子調皮的身影,還真是有點無奈。「好啦!」宇傑心不甘情不願的跑到媽媽旁邊。
「以萱,等一下我們去玩好不好!」宇傑邊把一盒盒的餐盒放到野餐布上,邊和旁邊的她約定。「好啊!」難得可以出來玩的以萱,她很興奮的馬上答應。「你們去玩可以,但不要跑太遠喔!」韋澄只希望這趟郊遊,可以讓以萱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但還是有點擔心她的安危。
「我知道了!」以萱聽話的回應她。「好了!你們趕快去玩吧!宇傑你給我帶著這只手錶,時針和分針都指向十二的時候要回來喔!」佳淇將自己的錶帶拆下來,戴在他的左手上。「妳直接跟我說十二點回來就好了,幹嘛說的那麼白話啊!妳以為我聽不懂嗎?」宇傑很不喜歡她用這種對孩子的語氣和他說話。
「行了!你帶以萱去玩吧!」佳淇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們的相處模式還真特別!」韋澄發現宇傑和他母親真的很有趣,連對話都那麼滑稽。「特別的是我家的小鬼!還真是託他的福了!」佳淇只能搖搖頭嘆息了。
「愛玩、愛鬧又愛捉弄以萱,這不是他,會是誰啊?」韋澄每次不是被他氣得半死,就是笑到快缺氧,還真的是調皮的孩子。「這跟他爸,根本就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只外表英挺帥氣,連骨子裡那愛玩的個性,一點都沒變!」佳淇還真有點無言,他的個性完全是她老公的翻板。
「那妳當年是怎麼收服妳老公的?」韋澄還真有點好奇,既然個性那麼愛玩,為什麼還願意和她攜手共組家庭呢?「唉!別提了!他那衝動的個性反倒是沒有遺傳給他,要不然我絕對會跟他翻臉!」佳淇從認識他開始,他那衝衝衝的個性,真的是讓她大開眼界。
「難道是衝動誤事嗎?」韋澄很少見過他的樣子,幾乎都是憑想像。「不是!就是因為太衝動了,連和他爸媽翻臉離家出走,他爸媽還停了對他的資金援助,讓他不得不來投靠我!」佳淇還真是有些懷念以前的一切啊!
「什麼時候的事?」韋澄發現這是件大事欸!還有些懷疑是不是學生時期,所犯下的事。「大學囉!那時他已經有自主能力,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事,所以就和在校外租套房的我,扯上關係囉!」佳淇感覺還真懷念那時每天都黏在一起的人,相處的點點滴滴。「那妳和他是怎麼認識的?」韋澄還真是有了些探究的精神。
「說起來是件烏龍事!明明是素昧平生的隔壁班同學,卻意外變成全校公敵。他啊!是學生會的幹部,長的挺帥,所以有很多人追,就某一天有女生和他告白,啊我又剛好經過,他雖然沒有女友但是還把拉過去當擋箭牌,所以我就和他槓上啦!」佳淇回想起來還真有點生氣。
「喔!因為他的無心的招惹妳,還害妳成為全校的女性公敵,所以就很不爽他對不對!」韋澄大概能瞭解她那時的苦衷。「還不只這樣,我被他害的可慘了!因為是大學,所以根本就沒有老師管學生,所以我被全校公敵追得很緊,例如說,關廁所、被灑粉筆灰、被潑水、被排擠,最嚴重的還是被推下樓梯,右腳骨折!」佳淇還一一列出那些女同學的惡行惡狀。
「天哪!也太慘了吧!」韋澄對她還真有些同情。「更慘的是,每次我被整他都剛好出現替我解圍,這豈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反而讓那些女同學,想出最惡毒的招來整我,還有一次我被她們關在體育館內。他本人就像置身事外似理都不理我,他除了負責拯救我以外,還和我保持距離,說什麼叫我下次小心一點!我真的氣炸了!」佳淇還想起他那又冷又熱的態度,真的讓她火冒三丈。
「嘖嘖嘖!他這人怎麼這樣啊?」韋澄還有些接不起來這個開頭和結尾。「然後我就轉學啊!他突然沒了我這個擋箭牌,我也不知道他接下來發生什麼事。而且有一天我們還在一家俱樂部碰到面,他還問我為什麼突然消失,妳不覺得很可笑嗎?」佳淇還真是有些氣憤。
「後來呢?」韋澄真的好想知道他們是怎麼和好的。「後來,他就跟家人鬧革命,說什麼他對不起我,想和我賠罪,他的父母就不允許他敗壞他們家的門風,最後就離家出走!」佳淇還因此討厭他的家人,所以她在他們夏家根本算不上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後來妳們是怎麼結成婚的?」韋澄有些猜不透。
「我們廖家生產農製品賺了大錢,也有個具有規模的公司,而且業績還蒸蒸日上,每個月幾乎都有上百億起跳,同時他們夏家剛好投資周轉不靈,導致家破人亡,甚至有求於我們廖家,所以我們就在一起啦!」佳淇覺得這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情故事,都可以出版了。
「夏家的人真的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我說的沒錯吧!」韋澄覺得這種人啊!就是要給點教訓才會學乖。「說的好!」佳淇覺得她說的對極了。「以萱,妳看這裡!」宇傑找到一個洞穴,想要帶她進去探險。
「這裡怎麼會有洞穴?」以萱看著眼前深不見底的洞穴,有些納悶的在思索。「妳要不要和我進去?這一定很好玩!」宇傑看著眼前的洞穴,興奮的情緒飆漲到最高點。「我們進去之後,還出的來嗎?」以萱心裡有些怕怕的。
「安啦!我們一人拿一個石頭在旁邊的石壁上劃記,出來的時候往反方向走,不就行了嗎?」宇傑真的很想進去探險,還從腳邊撿了兩塊石頭,把其中一個給她。「好吧!」以萱聽他這樣說就放心了。
倆人為了不再洞穴裡迷路,就牽起彼此的手,邊做記號邊往深處行走。「妳會害怕嗎?」宇傑看著眼前一片漆黑的穴道,有些擔心她的狀況。「有你在,我就不會怕了!你不准放開喔!要不然我會扁你!」以萱覺得和他一起走,完全不會感到害怕,反而有種安心的感覺。
「妳放心,不管我們在洞穴裡發生什麼事,我絕對不會放開妳的手!」宇傑很確定自己的心意,不管未來會碰到什麼阻礙,他都會找到她,並與她攜手共進退。「謝謝你!」以萱雖然看不到他的臉,但是手心傳來的溫度,讓她更依賴他了。
「不要謝我啦!我是真的喜歡妳,所以才會這樣說的,妳真的不要客氣!」宇傑很大方的說出自己的想法。「我知道了!」以萱感覺得到他的存在,為自己帶來不少歡樂,她真的覺得和他在一起很開心。
「我搬家離開的那天,妳一定要來送我喔!我有東西要給妳!」宇傑現在已經不會捨不得離開她了,因為他已經得到她的心啦!「是什麼東西一定要那天才拿給我?」以萱有些不太能明白他的作法。
「妳那天就知道了!一定要來喔!」宇傑自作主張的訂下約定。「宇傑...」以萱發現她光顧著和他聊天,都忘了做記號。「怎麼了?」宇傑牽著她的手,因為她突然停下腳步,而讓他差點跌倒。
「我忘了做記號,怎麼辦?」以萱好擔心回不去媽媽那邊喔!「完蛋了!我也忘記畫了!」宇傑這才發現,他光顧著和她聊天都忘了做記號。「我們現在怎麼辦啊?」以萱好害怕會在洞穴裡迷路走不出去,她怕的眼淚都流下來了。
「以萱,不要哭!我來想辦法!」宇傑看到閃著光亮的淚珠出現在旁邊女孩的臉上,趕緊伸出手幫她擦眼淚。「沒有畫記號,我們要怎麼出去?」以萱的眼淚就像是永無止盡般,一直滑落臉龐。
「妳先不要哭啦!妳哭了我沒辦法想!」宇傑的心感覺被掐住一樣,痛的沒辦法動腦筋。「我不哭!你趕快想辦法!」以萱收回害怕的情緒,也伸手拭去淚痕。「我們現在就往回走,還記得我們先前做的記號嗎?要往反方向走!」宇傑找回記憶,帶著以萱走出洞穴。
「現在我們180度旋轉,手要牽好喔!」宇傑特別叮嚀她手千萬不要放開。「好!」以萱乖乖的照做,很小心的避開放手的動作。「現在就往前走吧!」宇傑伸手碰到石壁後,確定已經向後轉了,就提醒她可以走了。「等一下!」以萱突然覺得她的右腳傳來痛楚,讓她痛到想走都走不了。「怎麼了?」宇傑發覺她的聲音有點怪,好像發現什麼哪裡不對勁。
「我的右腳好痛!抬不起來!」以萱感覺到她的右腳上,好像有什麼軟嫩又會滑的物體在動。嘶嘶-宇傑聽到有個熟悉的爬蟲類動物的叫聲。「怎麼會有蛇?!」宇傑竟然在這種情況下碰到牠,他嚇壞了!會不會是毒蛇?!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玟妤
陳玟妤
大家好!我初入文壇的新鮮人!對於寫作有滿大的憧憬,也喜歡寫日記記錄生活點滴!更喜歡從生活中找尋各種靈感!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