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屠聖如割草

2022/12/04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聖人也是要修煉的,動輒閉關百年。
聖人之壽,可以十倍於仙,如此漫長的生命當中,多數時間其實都會用在潛心修煉,領悟天道並且尋道,追求道法無缺、道心圓滿,以求踏上至尊路,最終成就那不朽不滅的尊神。
然而這不是傳承斷絕嗎?
當今之世,已經沒人知道聖境之上還有至尊。
所以聖人們修煉到聖境巔峰之後,再繼續修煉就只是領悟更多道則,建構更多領域,除了本來就熱愛修煉的人,諸多聖人其實都不明白再繼續潛心修煉有什麼意義?或許是為了追求更高的戰力?也或許因為…時間很多?
甚至他們都不明白要追尋道心圓滿。
有些聖人偶然會感覺到內心有些空洞,似乎欠缺了什麼,但沒有正確的指點,要明白那是因為道心有憾,其實是挺困難的。
也不乏許多聖人心性堅毅,原本就無缺無損,故而道心自然圓滿,只不過縱使道法圓滿可踏至尊,也已無路可踏,天地再也不會生出感應,引導聖人走上至尊路了。
所以壽元如此漫長,永無止盡的修煉又令人迷茫,聖人們只能找別的事情做了。
於是聖人們開始享受人生,盡情滿足過往因為戮力修煉而忽視的各種內在欲望,不論是正面或負面,例如擁有後宮三千,蒐羅天下異寶,煉製頂級法器,掌握奪人生死之權力,獲取曾垂涎但不可得的機緣等等,甚至傳道授業以滿足好為人師之欲望亦屬其一。
諸聖好似明悟了。
他們已經站在世間的頂點,擁有著常人無法想像之壽算,也擁有常人無法匹敵之能力,他們能隨心所欲做任何想做的事,也能按照自己想法形塑世間,坐鎮於九重天然後掌控這世間,或許就是聖人該做之事?
可是相似的領悟,產生了行為截然不同的兩批人,比如同樣是滿足內心貪欲,有人是經營勢力為自己產生源源不斷的資源,有人是直接強取豪奪,或同樣是滿足內心色欲,有人就能認真為自己找到諸多心甘情願的對象,有人就是只懂得強迫他人。
沒有人規定應該要怎麼做,但人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有些人拚了命將這世間往更美好的樣子塑造,無奈何有更多人是鐵了心將這世間往更醜惡的樣子塑造。
聖者,乃無庸置疑的強者。
而這世間之理,便是弱者只能依循著強者的道理,所以弱者只能活在聖者最終塑造出來的汙濁惡世。
獨木難支的少數善者莫可奈何,於是弱者漸漸失去了反抗的信念,開始覺得這世間就是理該如此,而隨心所欲的諸聖們,始終依然故我,畢竟無人可管。
所以神宮與魔宮在至高天興起時,諸聖其實不以為意,不過就是又一個新的巨頭勢力來分食這個世間的利益,很快會達到一個新平衡的,因為這世間總是如此,他們活過這漫長歲月以來,一直是如此。
直到魔宮鬧出大動靜,諸聖逐漸不安與忌憚。
但也不至於驚動到所有人,原因依舊簡單,因為…時間實在太短了,不過數十年而已。
可是魔宮與神宮一起強勢剿滅丹宗,還發出了神宮論義、魔宮論道的討伐宣言,隨後就真的開始四處尋釁,重點是他們所過之處無往不利。
隨著一條條消息傳出來,整個至高天終於徹底震盪,所有人都被驚動了。
這才多少年?
竟然就出了這樣一個宣稱能審判聖人的勢力,喔不,不是宣稱,是特麼的已經在落實了!屠聖如割草啊!
而且此處所稱之聖乃是巔峰聖境,在至高天中,巔峰聖境以下之人其實都不被巔峰聖人放在眼中的,因為差距太大,擁有領域者毫無疑問能輾壓無領域之人。
可是那宣稱其劍代天而罰的神君、以及用青冥聖火兇殘煉魂的魔主,就這樣像除草一樣犁了過去…
再仔細一看這兩個勢力的發展史,又發覺特麼的絕對是預謀!
前面兩家還鬥的這麼如火如荼,是存心做給他們看的吧?!千萬別說是打著打著就打出真感情,沒看見那從頭到尾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宮之主和魔宮之主,一出場就是形影不離黏在一起嗎?說這不是從一開始就一家人,誰信?!
但就好像有人行善,有人為惡一樣,被驚動的諸聖們也是兩樣情。
不像那些心裡有愧的聖人們成天心驚膽戰,害怕著哪一天就輪到他們自己被清算,有些家族或小勢力中人還頗認同神宮與魔宮之舉,所以在所屬勢力選擇默默配合起討伐行動之時,眾人還覺得掌事的巔峰聖人實在深明大義!
殊不知…其實很多人根本與神宮和魔宮之人一樣,服膺於相同的主人,他們都早就被招攬到禁地那座神殿的麾下,只不過如今還不自知罷了!
老牌聖人想的更多,也更恐懼,因為他們又再次對魔宮的底細害怕了起來。
其實從那一天倖存下來的聖人,真正見過琰神君的幾乎沒有,但遠古之時,至高天上誰不知道玥神君和琰神君有著天賜之顏,世間無雙…
而據說神君與魔主都擁有令人屏息的絕世容顏,且似乎神君之名即為玥,她又喚那魔主為琰哥哥。
他們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對此感到害怕,或許是覺得琰神君會想要清算他們這些遠古之人?也或許是怕那不知道是否真是玥神君的女子…會來復仇?
但沒有更多線索,一切都只能是憑空猜測,甚至這樣的猜想隨著神宮魔宮討伐的進展而逐漸動搖,因為不是如他們所想的只針對遠古聖人,卻像是按照罪責嚴重程度在依序征伐。
或許…一切僅僅是巧合?
總之,不管是與不是,眾人還是只能惶惶不安,因為早晚有一天,神宮魔宮的清算還是會算到他們頭上…
不過,不是所有倖存者都會心虛膽寒,當時七重天內還有不少未捲入諸聖之戰的初入聖境或小成聖境者,他們也一路存活至今,未必都會做下惡事,心中無愧,自然不怎麼擔憂,反而暗中有些期待。
若真是兩位尊神回歸,那豈不表示大道法則有望恢復完全?至尊路是否將會重開?
聖境未曾不朽,仍有一天會壽盡而終,如果可以,誰不想進一步成就那不朽的尊神?
所以說,至高天這一震盪下去,諸聖心中都開始冒出各種不一樣的感受。
但一如荒玥與帝琰所預期的,至高天因荒玥之劍而顫抖,而該在恐懼中等待的聖人們也都活在恐懼之中。
這樣的恐懼在神君與魔主銷聲匿跡之後並未減輕,反而繼續變本加厲。
等待審判的聖人們心中只有絕望,感覺一把鍘刀隨時都懸在他們頸上。
而遠古諸聖的恐慌更甚。
這世間之人不知道以帝、荒為姓代表著什麼,但他們知道啊!取代神君和魔主出面討伐的那群人…諸聖敢以道心為誓,那絕對是傳說中的荒天九部眾和帝天九部眾…
曾有遠古聖人在面對帝默討伐之時就發出了心中質問,『能讓我死個明白嗎?…你究竟是不是琰神君座下帝天九部眾?』
持刀而立的帝默,剛毅的面容上難得露出一抹嘲諷,他的聲音渾厚,『還沒有洗孽呢,你以為你能去死?哼,吾乃帝默,對你而言這名字已經說明了一切不是嗎?』
那聖人面露哀色,『本座不明白,尊神難道不是無盡歲月以來都守護著世間,為何如今又如此大肆屠戮?』
帝默面有怒色,『那就要問問是誰打碎了天道?是誰傷透了尊上的心?是誰將這渾天之界攪得亂七八糟?你們就是如此回報尊上們守護世間的苦心?』
聽聞此言,聖人語帶不甘與委屈,『……昔年諸聖大戰,本座只是一個連小成都不到的聖人,哪有置喙的餘地?』
帝默不屑的冷哼一聲,『當初你只是初入聖境,如今你可是巔峰聖境了,但你強大之後又做了什麼?你珍惜過尊上們給你的機會了嗎?沒有!你只是仗著實力,作威作福,你希望得到善意,可你又何曾善待過尊上們守護的世間?』
『昔年爾等只是弱者,面對諸聖挑起的大戰莫可奈何,可是十萬年過去了,爾等依舊連承認歷史真相的勇氣都沒有,徒然讓神聖的神殿之地成了魔主的禁區,甚至把至尊境界的痕跡從這世間抹去,斷絕了相關的傳承,爾等這樣做又是為了什麼?覺得如此一來,就沒有人可以譴責你們的無所作為了?』
帝默冷笑,『所以尊上說了,既然世人老想要一個魔主,就如爾等所願給你們一個魔主吧。』
那聖人似乎終於明白了什麼,不由自主痛哭流涕起來。
帝默只是面無表情的冷冷說,『就算懺悔也沒用的,神君說過,有罪必償,有惡必罰。』
『爾等所犯不可饒恕之罪孽,都必須一一償還。』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幸而有緣,能在文字裡與未曾識得的諸君相遇,僅藉一點奇思幻想,且舒心中所臆。讓閱讀的暴君統治,也讓寫作的暴君統治,吾願惟此而已。
她一度不明白為何習武修行是為求安身立命之所,但後來她懂了,原來這世間從來都不講理,不外乎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罷了!所以…她決定努力修煉,把所有為惡者都揍到懷疑人生!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