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邦BL文~最初也是最後的嚐試 -9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第九章:抉擇。天平兩端
關於伊藤龍之介叫伊藤忍回東京的原因,伊藤忍一直沒提過。展令揚知道那絕不會是好消息,於是也識趣的未再提起。若真有「山雨」來臨,至少也要它來之前享受一下這「暴風前的寧靜」。
「我一定有辦法讓『雙龍會』和『聯盟』和平相處的,因為我是『彌勒』啊!」
展令揚晶亮的眼眸迸出自信的光芒,洋溢幸福的笑容、窩在伊藤忍的胸膛。
「希望真是這樣。」
伊藤忍多想告訴懷中的展令揚,他此刻所講的全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要他們和平共存,那除非是下一個世界末日來到了。
伊藤忍回東京時打探到一點消息。「聯盟」前任主掌者們雖然已經權勢交給底下的曲希瑞、南宮烈、安凱臣、雷君凡、向以農五人,但卻因現任「彌勒」展令揚與「雙龍會」伊藤忍逃亡的舉動而產生巨大的不安,為預防可能發生的變故已重聚商討對策,恐怕不久後的日本又會有一次重大震盪,權力分配將重新洗牌。
更誇張的是,伊藤龍之介卻以為這是他的一個手段,藉由擄獲展令揚的身心來打擊「彌勒」與「聯盟」兩方。他聽了之後簡直想大笑一場!他,伊藤忍,如果他會為了伊藤龍之介或「雙龍會」來傷害他最愛的人,那麼就叫他死無葬身之地吧!說實話,他已經恨不得將這個所謂「父親」咒上千遍萬遍,將狗屁「責任」拋到九霄雲外。他和展令揚逃亡,完全因為他愛展令揚!
「我愛你!不管發生,我都愛你。要我為你拔去刺人的尖角也行!要我為你捨去魔鬼的外衣也行!只要能夠一直愛著你。」
思緒漸亂,伊藤忍只能靠著說出的愛語來平定自己的心情。
「我亦甘心為你拋棄背脊的羽翼,從天堂一躍而下,跟你跟到地獄。」
展令揚也學他、感性的比喻。
這對戀人,一個黑夜,一個白天;一個是天使,一個是魔鬼;一個遨翔在天堂,一個浴血在地獄。然而上天就註定他們倆要相戀!
*   *   * *   *
又是一天過去,繼向以農之後來找尋展令揚的,是地下鐵內盯著那倆人遠走高飛的南宮烈。
他一來到,俊逸的外表與翩翩貴氣滿室皆曉。展令揚與伊藤忍此時正在茶室品茗,服務生才通傳有客人來訪,展令揚便知來者何人。
「烈,你來了!我早猜到下一個來的夥伴會是你。」
展令揚見到好友,正字標記的101笑臉馬上掛了出來。
「看來你過得不錯!」
南宮烈在他們對面屈膝正坐,開頭只是閒話家常。
「對啊!真的很不錯。」
展令揚又溺進伊藤忍的胸膛。
「令揚,你真的決定了嗎?」
這麼直接的宣告舉動,南宮烈知道展令揚是死心蹋地愛上伊藤忍了。於是他也不拐彎沒角,快速切入正題。
「我看起來,像開玩笑、像不認真嗎?」
展令揚臉上難得浮現正經的元素。即使是同樣101的笑臉,多了那份正經也就完全不一樣。
「好。我知道了!我會祝福你們。」
南宮烈不得不勉強自己說這些話。他知道展令揚已經找到他要的,縱然不捨也該是放手的時刻。
「別那麼急著走嘛!留下來聊聊天。」
見南宮烈起身欲走,展令揚開口要求。如果可以讓伊藤忍和「聯盟」五人化敵為友,那豈不是誰也不用做出選擇。他天真的夢想著,然而他卻忘了「化敵為友」本身就是一個選擇。
「不做電燈泡了。你要小心!凱臣快到了。祝你幸福!」
離去之前,南宮烈不忘留下最後的關懷及衷心的祝福。「聯盟」五人之中,曲希瑞、雷君凡是異類,因為只有他倆沒為展令揚傾倒。剩下的三人--向以農的愛明顯易見,敢愛敢恨;南宮烈的愛合乎禮節,能收能放;唯獨安凱臣的愛暗潮洶湧,吉兇難斷。
「凱臣嗎?那我了解了。」
展令揚微笑著和南宮烈道別,以眼神示意已聽懂他話中的警告。他重新暱回伊藤忍懷中,琢磨該如何接待另一名好友。
*   *   * *   *
今天的第二個訪客是安凱臣,就在南宮烈離開後不久,他來了!
他不像向以農一樣藏不住話,也不似南宮烈一切挑明著說。他強壓著內心的妒忌,掩飾和平地的來到展令揚和伊藤忍住宿的房間。敲了門,開門的人是伊藤忍,展令揚還站在那夜互吐愛意的庭院之中。
「凱臣,你好嗎?」
展令揚回頭,熱絡地和他打著招呼。
「天氣這麼冷,站在外邊不是很容易著涼?」
安凱臣無視伊藤忍的存在,不帶任何表情地避開他、越過房間,來到庭院。
「不會著涼。因為有忍在溫暖著我!」
展令揚甜甜地回眸一笑。剛剛的情形其實是伊藤忍抱著他,倆人一起遠眺月亮。
「噢,是這樣。」
安凱臣苦笑。此刻伊藤忍已折返原位,繼續重覆擁抱展令揚的舉動。
「令揚,你當真要和他在一塊?」
安凱臣沒想到伊藤忍會這麼殘忍的將恩愛畫面擺在他眼前,像是要考驗他的耐性。
「是。」
展令揚知道最適合用來說服安凱臣,就是老實說出他的選擇。
「你執意如此?」
安凱臣怒火攻心,不說分由即拔出雙槍朝伊藤忍發射。迫命子彈逼在眉梢,展令揚立刻抽出腰間軟劍,振臂一揮,打掉了子彈。
「我再問你,跟不跟我回去?」
安凱臣似乎早知展令揚會有此一招,對子彈被打掉的事根本不以為意。
「不要。」
展令揚雖然擋住了安凱臣的雙槍,但俊美的臉上早已浮現震驚。他不能相信他的至交好友竟然真的會對他的最愛無情攻擊。
千鈞一髮之際,「聯盟」餘下的四人趕到了現場。睇見對伊藤忍開槍的安凱臣,皆知大事不妙。
「凱臣,你瘋了!」
向以農頭一個衝上前去奪走安凱臣的雙槍。雖然安凱臣有神射手之稱,怕只怕不小心擦槍走火,傷了展令揚。
「你這是做什麼?」
雷君凡同樣看不慣安凱臣的作法,隨向以農之後成為阻止他大開殺戒的第二道屏障。
「令揚,別擔心!凱臣只是有一點失控而已,沒讓伊藤忍受傷吧。」
南宮烈再一次預言中會發生的危機。但他心中還存有更大的隱憂,只求事情不會再往更糟的方向前進。
「令揚,你還是跟我們回去吧!再這麼僵持下去,對誰都沒好處。」
南宮烈既已出面說和,曲希瑞也跟著後頭信心喊話。
「你們在逼我做抉擇?為什麼要逼我選擇?忍……忍他其實很可憐的。他是另外一個我們,為什麼你們不願意接受他?」
然而安凱臣的那一槍已經徹底傷了展令揚,他掏心出來相交的好友竟是如此禮待他的最愛?展令揚感到心寒、無奈。為了保護伊藤忍不再受傷,他只得與過去一刀兩斷。
「也罷。」
展令揚反手一揮,黑軟劍的劍氣彷彿撕裂月夜,劃出兩方界線。
「令揚,你中他的毒中得太深了!」
黑軟劍閃爍著攝人的光芒,映照著五人不相信的臉。展令揚竟然為了伊藤忍,連至交好友都不要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根本沒想過要和你們刀劍相向?」
一滴眼淚由展令揚眼底滑落。此刻他才發現橫亙他倆之間的鴻溝不是立場,而是情義兩難。「聯盟」與「夜剎」原來就放在天平兩端,孰輕孰重?然而「彌勒」卻只想站在中央,公平分配。
「若要如此,那就讓一切歸零吧!」
原本向著曲希瑞五人的黑軟劍突然改變方向,原來是展令揚有意將黑軟劍刺進自己胸膛。
五人驚慌地使出獨門暗器,曲希瑞的手術刀、南宮烈的撲克牌、安凱臣的雙槍、雷君凡的點穴、向以農的拳腳一併出動,竭力阻止展令揚的自殘。
最後,不知道是誰的武器奏了效。展令揚失去意識地昏倒在地,卻讓伊藤忍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帶走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9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