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邦BL文~最初也是最後的嚐試 -20~END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第二十章:你是最愛
即使曲希瑞的臆測被展令揚推翻了,但後遺症卻是讓展令揚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身份。莫非,自己是否真如曲希瑞所說,是被真正的展令揚「蜜糖」所塑造出來的「彌勒」?還是其實是自己厭煩了「彌勒」的身份才創造出「蜜糖」?
如果是這樣,那麼「彌勒」的展令揚存在的這些年裡算什麼呢?只是「蜜糖」的展令揚的代替品嗎?而他,由始至終都是被虛構出來的,他該怎麼看待與「聯盟」的友誼,與「夜剎」的戀情呢?那是上天開的玩笑吧。
真相尚未釐清,展令揚越想越覺得這就是事實。他開始討厭起跟他共用一副身軀的「蜜糖」,甚至說是鄙棄……第二人格的特徵越發在他身上感到明顯。
每個人都想永遠快樂,可最終總該學著面對,因為沒有人能夠永遠停留在長不大的年紀,但「蜜糖」想做的似乎就是這樣的一件事!
但為什麼被創造的他就必須接受這一切呢?也許,就這是所有被虛擬出來的第二人格都同樣痛恨第一人格的原因吧。第一人格憑什麼有權力把所有痛苦和責任都丟給第二人格呢?然後又在不需要第二人格的時候蹦出來接收第二人格辛苦之後的結果,任誰都不會心甘情願的啊!
他,展令揚從來無欲無求,但無論如何他都不想失去這個身體,他需要這副身體才能與其他好友一起創造青春,才能與伊藤忍繼續那似斷未斷的情緣。
抱著這樣的念頭,展令揚重新出現在「聯盟」面前,在座者無不感到震驚。
展令揚心中的想法是這樣的,他無論如何都要跟以前的好友共聚一堂,只有這樣他才能確定自己是真的是這副身軀的擁有者。
「異人館」正要掀起一場暴風狂雨,曲希瑞與南宮烈、雷君凡對視一眼,決定坦白一切事實,想當然被隱瞞著的安凱臣和向以農是怎麼也吞不下這口氣,然,展令揚恢復成展令揚時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找伊藤忍,而是回頭找他們這群好友,那份被重視的感覺亦讓他倆釋懷。
至少,「友誼」與「愛情」之間,展令揚率先挑選了友誼。
「你們會原諒我嗎?我不是想逃避。」
展令揚那頗像浪子回頭的口吻,任誰聽了也不忍苛責。
「我們都知道,你有逼不得已的苦衷。至少,你肯回來見我們!」
雷君凡湊上前,札實地給了展令揚一個擁抱。
「沒辦法不回來!誰讓我們大夥是分不開的。」
瞧瞧展令揚的神情,南宮烈心有靈犀地替他發言了。
「你們……」
展令揚感動著,輪流地擁抱每個友人,幸福的體驗著這種真實存在的感覺。
「令揚,歡迎回家!」
輪到向以農的時候,他倆相擁的時間特久,隱約聽得見從他們私密對話中的重點。
「令揚,開槍的事,我很抱歉!願意接受道歉嗎?我真的很高興你回來了。」
而到安凱臣時,這種場景亦重覆出現。
「其實我見你們,除了想念,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想要問你們。」
待感人的會面結束後,展令揚終於鼓起勇氣問出心中最害怕的那個問題。「蜜糖」的陰影還存在在每個人的心中,尤其對展令揚的衝突更甚。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是『彌勒』,那『聯盟』的你們還會把我當成生死之交嗎?」
此話一出,原先熱絡的氣氛頓時降到冰點,「聯盟」五人的目光紛紛爭相注目在展令揚身上,被精雕細琢過的臉更是佈滿了迷惘。
「傻瓜,當然是因為你是令揚才喜歡你!誰管你是彌勒還是蜜糖,你是令揚!就是令揚。為了你,我們也可以捨棄『聯盟』之名。」
向以農簡直聽不下去了,堂堂的展令揚怎麼可以說出這麼沒有志氣的話來。
「雖然規定『聯盟』與『彌勒』是共生關係!但是對我們而言,你不是彌勒,你是展令揚。我們追隨、掏心相交的,一直都只是展令揚這個人而已!」
安凱臣很夠義氣地跳出來幫向以農站台,不!也許他也是代替大家說出心聲。
「有你們這句話,我滿足了。老實跟你們說,我已經不想當『彌勒』了。」
展令揚雖然早能猜出大夥的心意,然而當真實擺在眼前時,那種感動真是無法言喻。
「為了伊藤忍嗎?」
向以農沒有脾氣,只是想問清楚。
「不!為了我自己。」
展令揚搖頭,實話實說。
「難道我這輩子只能是『彌勒』嗎?我可不想就這樣乖乖的做著祖先交代的事情。」
展令揚豈非池中魚。
「令揚,我陪你!」
安凱臣意外地是第一個附議的人。
「套你說的,難道我這輩子只能是『聯盟』嗎?我也不想乖乖的做著祖先交代的事情。」
這是他的理由,也是他的驕傲感使然。
「大家都是有夢想的,誰說我們不能夠創造出另一個可以跟『聯盟』與『彌勒』媲美的組織。」
緊接在安凱臣之後,向以農的發言更是群起呼應。
「不過你以為,『聯盟』和『彌勒』會這樣放過我們嗎?」
曲希瑞心思細密、未雨綢繆的提出疑問。
「所以這是一個大工程囉!」
展令揚神祕兮兮地朝他們勾勾指頭,眾人於是湊在一起共商大計。
*   *   * *   *
伊藤忍懷疑自己生病了,否則為何老是會懷念起那個可人兒--蜜糖的一舉一動。
「忍,最近你究竟在忙什麼?殲滅聯盟的計劃是時候開始著手進行了!這裡有張照片,你說我們該先向誰下手好?」
宮崎耀司將一疊照片散在辦公桌上,並從中抽出一張聯盟五人與彌勒的合照。
「蜜糖?」
伊藤忍睇著桌上的照片,那張和聯盟並肩一起歡笑的俊逸男子不就是蜜糖嗎?
「稱展令揚蜜糖!這麼甜蜜啊!我還以為你已經忘了他?」
宮崎耀司沒有聽出伊藤忍話裡的驚訝感,只以為他還是為展令揚痴迷著。
「你在說什麼?」
伊藤忍冷峻著臉,不解宮崎耀司將展令揚與蜜糖混為一談的真正意思為何。
「我說錯了嗎?怎麼,那時候你們不是相愛到想一起浪跡天涯,現在什麼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宮崎耀司的口氣惡劣到不行,一方面還為裝瘋賣傻的伊藤忍感到好笑。
「相愛?你是在跟我說,蜜糖就是展令揚……」
伊藤忍以為自己聽錯了,口吻冷洌地想澄清整件事情。
「……」
宮崎耀司乾脆明說,然,戰火才剛挑起,不速之客也來湊上一腳。
辨公室的大門突敞,隨著一陣煙霧,門外橫躺著一堆雙龍會引以為傲的打手,六個俊秀不凡的年輕人同時間闖了進來。
「伊藤忍,我是來恢復你的記憶的!」
曲希瑞一個箭步向前,在伊藤忍面前彈了下手指。立刻,伊藤忍的腦海裡轉過不止一面的展令揚,還有蜜糖的身影。
「至於你,我是來消除你的記憶的!」
催眠了伊藤忍後,曲希瑞又以逆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迴身,再度對尚未做出反應的宮崎耀司下暗示。
「伊藤忍,你該知道吧!令揚現在有了雙重人格。兩個人格你都相處過,現在,彌勒和蜜糖的記憶同時都在你的腦子裡,你可以自由選擇,誰是最愛?而我們,絕不插手。」
南宮烈負責的是讓伊藤忍選擇最愛,而這不用說,又是一場意義重大的賭局。
「你是……」
伊藤忍睇著眼前的人,試圖分清他是彌勒,還是蜜糖。
「忍,記得櫻花雨嗎?我是蜜糖。」
展令揚刻意模仿著蜜糖的舉動,想重現那晚與伊藤忍同賞櫻花雨的親暱。
「蜜糖……」
回憶那場浪漫的櫻花雨,伊藤忍心動的卻只是蜜糖那張和展令揚一模一樣的臉龐。
「忍,你跟我在一起吧!我不是展令揚,用不著再背負彌勒的責任,只要你也放棄『夜剎』之名,我們一起會很快樂的!」
展令揚繼續以「沒有負擔」、「責任」等那些橫跨在「彌勒」與「夜剎」之間的障礙來誘惑他。
「不對!我愛的一直都是令揚,不是因為他是彌勒,或是蜜糖,我愛的只是展令揚。我的展令揚,不會遇事脫逃,如果他逃了!那便不是我的令揚了。」
哪知伊藤忍卻不為所動,絲毫沒有動搖地說了他的選擇。
「你真的這樣覺得?」
展令揚顫抖著,拚命忍住就要奪眶而出的淚水。
「真高興!我愛上的人是你,忍。」
被展令揚突然抱住的伊藤忍,被他的意外宣告震撼了心靈。
「令揚!」
此時此刻,伊藤忍才恍然大悟,眼前的人兒即是展令揚。
「伊藤忍,好樣的!真不愧是令揚看上的人。」
向以農雖然對他沒好感,不過伊藤忍的這番話還真是是說到他心崁上。
「難怪這個『偷人』計劃也要把你算在內!」
安凱臣終於真正能夠釋懷,伊藤忍的確配得上展令揚。
「你賭贏了!恭喜。而賭金是,展令揚的所有權。」
雷君凡一如公平的裁判者,判決了勝利者應得的獎賞。
「這場賭局,沒有誰輸誰贏!因為我的存在就是為了你,還有你們大家。」
展令揚開心、迷人地笑了,這樣最好!自己既不是「彌勒」,也不是「蜜糖」,用不著與好友分離,還可以和愛人朝夕相望。
*   *   * *   *
多年多年後,曾經是「聯盟」與「夜剎」雖未前嫌盡棄,但也終於可以相安無事地在風光明媚的島嶼上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
聰明的看倌們,應該不難猜出這島的名稱吧!更別遑論,他們新創的組織叫什麼囉!
不過風平浪靜的日子偶而也是會出現爭議處……
「喂!希瑞,究竟到底誰才是第二人格呢?」
安凱臣未和「蜜糖」時的展令揚相處過,所以格外對這件事感興趣。
「這種事你怎麼能問我,應該問當事人啊!」
曲希瑞四兩撥千金,順勢將難題丟回給展令揚。
「蜜糖?怎麼令揚你真的做過那種傻事啊!」
同樣的,向以農時不時想起那晚在PUS遇見的粉紅怪人,即使只是匆匆一瞥,那景象卻無法自他心頭移開。
「小農農,看來你很想念他噢!要不要我先去神遊太空,讓蜜糖出來和大家見見面啊!」
展令揚也不介懷地開著玩笑話。
「那不必了!待會他玩得上癮了,不把你還給我們怎麼辦?」
南宮烈和「蜜糖」有過短暫的照會,所以新鮮感較低,他還是寧願要原來的展令揚。
「我附議。」
雷君凡才不想再見到那個粉紅怪胎哩!這會還不快舉手投贊成票。
四人的口舌之戰未休,曲希瑞已偷偷將展令揚拉到一旁竊竊私語。
「蜜糖……其實就是你自己吧!根本就沒有第二人格。」
曲希瑞面露微笑,正想誇讚展令揚這「化敵為友」的計謀了得。
「醫生,怎麼你也這樣懷念我啊!」
未料展令揚的話卻讓令他臉上的笑意全消。
「蜜糖……」
曲希瑞愕然地呼喚,差點啞然失聲。
「你又這樣叫我了!信不信真的叫他出來噢!」
展令揚調皮的眨眨眼,帶小小威脅意味地說。
「那好!忍正跟我說,他挺懷念蜜糖的……」
曲希瑞哪裡是可以被閒開玩笑的,看展令揚那副不打緊的模樣,也知道「蜜糖重現」的事是他胡謅出來的。
「說什麼蜜糖呢!令揚……」
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伊藤忍遠遠地走來,加入他們的談話。
「沒什麼!說人家是你的蜜糖。」
聽見愛人叫喚,展令揚即刻投進幸福的臂彎,眼神盛滿溫柔,其中不乏狡狤的晶光。
誰能夠保證「蜜糖」不會再來呢?說不定,下回還有需要他跨刀演出的機會呢!
「夠了噢!你們倆個,早約法三章,別在我們面前扮做蜜糖狀囉!」
安凱臣第一時間受不了地提出抗議。從開始流浪到在這島上落地生根開始,他們七人早定出生活公則。
「對啊!也不想想你們是怎麼能在一起的?」
南宮烈也強忍著噁心感,才不至於被肉麻到吐出來。由此可知這段日子,他們實在是恩愛到不行了。
「都多虧了我們不當『聯盟』,才讓令揚情義兩全耶!」
向以農就是要提出他們的犧牲有多大。要不然失戀的打擊可是沒那麼容易可以忘記了耶!
「要知道同時間在日本國籍裡除掉七個了不起的大人物可是很難的耶!」
曲希瑞也不忘要說說自己的功高勞苦。一夜之間,日本三大帝國的當家者全部換人做做看,那可不是簡單的事。
「而且還要不讓日本經濟受到動搖,可知那是多堅鉅的任務啊。」
雷君凡最後是補充了對社會的大影響。雖然暗地裡大夥都動用了可以用的關係,不過幸好一切都處理得當。
「是、是!人家可是心存感念,所以才要跟忍更加相親相愛來回報你們巨大的付出啊!」
針對眾家友人的指責,展令揚自以為是的用這個說法解釋了。
「令揚,這麼說,我們的愛就是這偉大的代價。」
乍聽伊藤忍話裡的內容,大夥盡是不敢相信的面容……這如膠似漆的倆人真是……像掉進蜜糖裡,甜死人不償命了啦!
看著好友們嘻鬧的時光,展令揚的嘴角不禁漾出蜜糖般令人感到幸福的微笑……
真好!天空這樣藍,微風這樣溫暖,脫離了那個長年令他感到冰涼的地方,真高興能與眾好友與愛人找到這熱情的天堂。
我,展令揚,向來做事敢做敢擔,我不願做「彌勒」,故而大方拒絕了。可不當「彌勒」,「聯盟」的至密友人怎麼辦?我實在不想和你們分離,所以……
忍,我愛你!一開始只是對你有興趣,遇見你,才發現早就愛上你,因為你,讓我發現了通往自由的途徑。只有「衝突」,才能讓我那群視「聯盟」為本的友人們肯捨棄榮耀跟我遠走,而且也不會因為拋棄「彌勒」之名而受到苛責。
親愛的希瑞、烈、以農、君凡、凱臣,抱歉囉!這只是敝人在下我跟你們開的一個小小謊話,而且保證這會是在你們面前說的-最初也是最後的謊話。
如此真誠的坦言,請你們一定要原諒噢!
<全文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8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