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邦BL文~最初也是最後的嚐試 -18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第十八章:只因彌勒
老天究竟會給緣定彼此的兩個人製造什麼巧合或衝突點呢?一段對立的關係亦或看不對眼的雙方朋友,似乎,這就是自有人類以來,所有恩怨情仇的開端。
趁著蜜糖睡著的時刻,曲希瑞快速地趕回異人館向已知情的二位好友報告最新情況。
「希瑞,我說你是不是傻了!你無意間脫口而出令揚失憶的事,剛好可以讓蜜糖意識到自己真正的身份,而且他也不會以為你是故意說給他聽的,那不是很好嗎?結果你又催眠他,真不懂你怎麼想的。」
聽完事情經過,雷君凡懊惱白白送掉了這個機會,望著始作俑者-曲希瑞,內心百感交集。
「當時的情況根本不容許讓蜜糖知道實情嘛!你想,蜜糖剛見過伊藤忍,又對伊藤忍和令揚之間的愛情那麼在乎,倘若他立即猜出自己是令揚,事情不就一發不可收拾。」
當時的曲希瑞雖是情急之下才使出催眠,但等他冷靜下來後再分析局勢,也覺得自己做的決定並沒有錯。
「就算他要與伊藤忍一起都無所謂,我寧可要回一個健全的令揚。他不能忘了我們,就這樣快樂過他的日子,我們需要他,他是『聯盟』的重心啊!」
這是南宮烈在友人面對首次表態他對展令揚與伊藤忍戀情的想法。
「但我們之中有人不想讓令揚和伊藤忍一起啊!所以事情才會變得這麼糟糕。」
曲希瑞覺得南宮烈的直言不諱可能不會有成真的一天。
「你想我們有可能在三天內,說服以農和凱臣他們接受伊藤忍嗎?」
南宮烈又再提出不可能的任務。
「除非是我開始將三天的催眠限期列為我的每日工作才有可能。」
曲希瑞苦笑道,這實在是沒有辦法中的最後辦法了。
「中國有句古諺:船到橋頭自然直,做都做了,反正3天後催眠也會自動無效,如果那時蜜糖有任何覺得異樣的地方我們再見機行事吧!希瑞,你先回去了。」
雷君凡見天色泛白,只得暫緩會議,畢竟得先讓曲希瑞回到蜜糖的粉紅天堂,才不會打草驚蛇,順便好掌握蜜糖的動向。
「蜜糖說,伊藤忍比我們都還愛令揚,至少他放手讓令揚自由了!」
曲希瑞原意要離去了,但最後他還想多告訴他們這一句話。
「究竟令揚做錯了什麼要讓他如此痛苦呢?就只因為他是彌勒。」
曲希瑞經過這些與蜜糖朝夕相處的日子,蜜糖樂天無憂的生活著,就好像還未正式成為「彌勒」的展令揚仍然還存在、沒有消失一般。
「我想我們都應該好好想想這句話。」
離去前,曲希瑞再度重覆,獨留雷君凡和南宮烈倆人慢慢思索蜜糖說的「伊藤忍比他們都還愛令揚」這句話。
*   *   * *   *
曲希瑞與好友開過祕密會議後,立刻快馬加鞭返回蜜糖的住處為他準備早餐。豈料一進門卻見蜜糖早已起身,並且滿臉迷惑地在室內摸索,彷彿是第一次來這粉紅天堂做客似的。
「蜜糖!」
曲希瑞擔心地叫喚,怕就怕昨晚的催眠把幾個月前的記憶也一併忘記了。
「希瑞!你怎麼在這?」
蜜糖聞言回頭,見來者是曲希瑞終於才露出放心的表情。怪了!今天蜜糖竟然反常地稱他做「希瑞」而不是「醫生」了。
「你叫我什麼?」
蜜糖的怪,曲希瑞一下便察覺了!他心裡有個感覺,但不曉得這是否是真的,於是他急著問話想澄清他的臆測。
「希瑞囉!不然,小瑞瑞怎麼樣?」
蜜糖說著說著,不經意露出了展令揚那招牌的101號笑臉。
「蜜糖……你……不!令揚。」
曲希瑞愕然地倒吸了口氣,當作已接受這突然而來的遽變。
「你怎麼了!說話顛三倒四的。人家一起來就發現自己在這個奇怪的地方都還沒有神經錯亂,你就先暈頭了!」
這種愛吐人槽的個性,不惹人厭的調侃語氣,他不是展令揚是誰?
「怎麼這裡都是粉紅色的東西?有什麼好事嗎?你們要給我一個驚喜?」
展令揚摸清屋子的底細後,便當作是自己家一般慵懶地躺上粉紅沙發。
「這裡是你們商量好,要送給我當作我和忍的新居?」
看這裡的擺設,當蜜月小套房好過當普通家居,想起和忍的那一段戀情,展令揚毫不介意地開玩笑、猜測著。
「不過,我想你們應該不會這麼做吧!」
語罷,展令揚又自打嘴巴地反駁方才的言論。
「這裡只是你佈置給我養傷的地方。」
展令揚閉上眼細細回想一切,他緩緩以手指撫過脖子,那裡光滑而且毫無傷疤,故而他料想事情的經過是如此。
「我記得我和你們決裂的那天,我在忍的面前用黑軟劍自刎,可是被他阻止了。之後,我沒有帶走黑軟劍,就這樣走了……走了一會就沒有了意識……希瑞,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驀地他又睜開眼,晶晶亮的大眼嚴肅地盯著曲希瑞瞧,不斷句地續問:
「現在是幾月了!為什麼天氣這麼好?初雪呢?冬天已經過了嗎?」
不一會又瞄見窗簾邊一角的明媚陽光,再見到室內並無擺設暖氣設備,而自己亦毫無寒意,這感覺就像沈睡的冬眠中醒來,眼前人事物皆已變遷。
「現在是三月了!」
曲希瑞給了解答,暗暗觀察展令揚的舉動。
「三月?已經三月了?為什麼我對這幾個月一點印象也沒有?」
展令揚起身返回臥室,彷彿在那兒就可以找回他失去的記憶。
「令揚?蜜糖?雙重人格?」
望著展令揚的背影,曲希瑞終於分析清楚軍情。
他的診斷錯了!展令揚並非失憶,而是產生了雙重人格,只有雙重人格的患者才能天衣無縫地捏造出完美的假身份來取信他人且深信不疑。他早該想到的!昨晚的催眠無意間也把蜜糖催眠了,所以藏在腦中的另一個展令揚才得以現身。
天,「聯盟」真的有把令揚逼得這樣痛苦嗎?痛苦到必須分裂出另一個自己來躲避這些壓力?這只是一段戀愛啊!雖然對象是同性,但最終緣故還不就是因為他是「彌勒」?不能與「夜剎」相愛。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8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