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墜」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墜、墜、墜,不斷地落下、落下,再落下。
  彷彿人生的每一刻都是為了墜落而生;而死,與強烈的失重感為伍,成為它的一部分。
  無底深淵,還是黑洞?
  關於它的正確名詞我並不需要知道,無知與否都不能改變我需要它的現實。
  可它並不需要我,我只不過是擅闖者的其中之一。
  它並不急於驅趕或催促,只是永遠不接住我。
  把我所遙不可及的過往、現今、未來,通通擺在我的眼前。
  在我伸出手,似乎就能碰觸到的同時,將其擺放的更遠一些。
  在我收回手,似乎就得現實的放棄時,將其擺放的更近一些。
  就像是大人在玩弄還不懂行動為何的嬰兒面前的玩具般,微笑著與我相伴。
  我不敢向後轉,明明害怕身後的黑暗,卻又感到心安。
  就像是剛出生的孩子般,睜開眼只能看見天花板,在不知名的懷抱中哭泣。
  即使未曾知曉任何事物,卻仍能在其懷抱之中感到心安,漸漸停止哭鬧。
  我的一生已經知道了太多、太多、太多的事情了,也為此成為了「大人」。
  明明都是些不願意知曉的事情,卻總得被迫知曉、被迫理解,被迫明白。
  明明都是些不應該知曉的事情,卻總得被迫接受、被迫喜歡,被迫原諒。
  因為是「大人」,那也是理所應當的吧?
  可即使是「大人」,也還是有很多、很多、很多不會知道的事情吧?
  有些時候,即使什麼都不知道也無所謂吧?
  有些時候,即使什麼都知道,卻仍裝成一無所知更好吧?
  無論如何,不管是「大人」還是「孩子」,我一直都是我啊?
  只不過是不同時期的「我」,為什麼我就得要去討厭「我」啊?
  「啊啊啊!」
  「我」聲嘶力竭的嘶吼,在不斷下墜的過程中。
  回音不斷迴盪在下墜的通道之中,無限重複地迴響著,而我仍在下墜。
  幾小時?幾天?幾年?
  「我」也不需要任何時間概念了吧?
  畢竟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大人」或是「孩子」中的其中之一了。
  這裡沒有其他的「人」,我也不需要在「人」前扮演角色或活成他人眼中的樣子了。
   這裡只有「它」和「我」,下墜是「它」給予的模稜兩可,就像是現在的「我」。
  「我」的內心優柔寡斷,總是得讓人替我做決定。
  「它」既不否定「我」;也不肯定「我」。
  「它」像是正在觀察著那只剩靈魂的「我」會怎麼做一樣,反正我與它同時擁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時間」。
  無論我要怎麼樣想通、明白、理解、接受、喜歡、討厭、痛苦、悲傷、生氣……一切所有的選擇都可以!
  只是,在我真正的決定好之前,我會不斷下墜,是這樣吧?
  「謝謝……」
  我輕語呢喃,輕輕地滴落了幾滴淚水在虛無之中,內心卻像是被那片虛無填滿了一般。
  我會不斷下墜,與「它」一起。
  我相信我會融入「它」之中的吧?
  那是我的願望、我的祈求,更是我一直以來追尋的。
  而我想它會接受我的吧?
  即使它所謂的接納,是從「我」成為「它」,那也無所謂……
(圖片作者:https://www.pixiv.net/artworks/94779180)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7會員
185內容數
這些是我平時抒發自我情緒,順便累積個人寫作經驗的小故事。 如果喜歡的話,歡迎訂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