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小說]“泰陽的救贖” PT.8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當我再次回過神來時,看向時鐘,已經是傍晚6:35,雨早已停了,留下的是窗戶的水漬

我的心和身體都徹底冷靜了,但此刻,有了和先前不同的感悟

我撇了眼門外依然繁忙的景象,自顧自地拿起一旁的毛衣穿上,本想順手將礙事的點滴拔掉,但想了想,到時候又會被金泰亨唸個幾句,便放棄了,只好慢慢地將手穿進袖擺,再扣上扣子

是啊,你現在都可以直接稱呼他的全名了,Y/N

我突然笑了下,對自己說道

我拖著沉重的身體站起身,靜靜踏出安靜的病房,悄悄穿過擁擠的人群,看大家都往急診室跑,應該是來病人了吧

我獨自一人,推著點滴架,走在夜晚的走廊上,頭還有點暈,但處於夢境和現實中的感覺還不賴,照著隔壁床奶奶曾說過的路線,我來到了樓上的小花園

這地方同樣很安靜,正合我意,周圍只有星辰包圍著,一塊花圃種著許多不知名的小花,但不知是不是太久沒人打理,一旁長了許多雜草,我走到了前方的深棕色長椅坐下,將點滴推到一旁,又再次習慣性地將雙腳抬起,全身蜷縮在一起,用雙手擁抱著自己

冬天的晚風冷的刺骨,我忍不住打了個颤,埋在兩腿之間的臉頰早已凍得發紅,可心裡好沉靜,我不懂為什麼我會這麼久才明瞭自己的心

我抬頭看向夜空,看著那顆小小,卻帶著燦爛光芒的星,不知為何,我好像只能真誠地向它傾訴,沒有一絲保留,只有多年後的領悟

「媽,我真的好恨你,哥,我真的好愛你」

「金泰亨,我真的,好需要你...」

我猛然回過神來,不明白自己剛才說出口的那句話

「別告訴我你愛上他了,Y/N」

我有些激動地問著自己

是啊,他只是醫生,一位跟我差了16歲的男人,我怎麼可能會愛上他,我是來治病的,不是來談戀愛的,就算他真的很溫柔體貼,但那僅僅是因為我是患者啊

他跟你根本沒多熟,怎麼還能像是多熟般這樣叫他呢,Y/N阿,認清現實吧,你只不過是因為得到了溫暖才會認為自己對他有意思的

包括那個子瑜姐,人家是因為看你可憐才這樣的,別自己幻想了,現在你也跟你媽徹底決裂了,以後不會再因為她而想起媽了

我就這樣自言自語了好一會,直到一陣腳步聲接近,我才注意到在我身旁坐下的他

/

「不冷嗎」金泰亨在Y/N身上披了件藍色毛毯坐下說道

他單穿著藍色手術服,外面套著黑色羽絨衣,臉龐顯得有些疲憊

「你..怎麼在這裡?」Y/N有些嚇到,明明這裡很偏僻,自己不想被打擾才來的,怎麼會被發現呢

「我本來每天晚上都會來這裡的,怎麼了嗎?」金泰亨一臉納悶地說道

「是嗎...,可是,為什麼帶這個來?」Y/N指著身上的毛毯問道

「還不是因為你不見我才帶著出來找你,現在這麼冷,你不怕被凍死啊!」金泰亨手插在胸前,將背向後靠在椅上,裝作生氣地說道

「阿...抱歉,我只是想靜靜才來的」

「剛給你打了鎮定劑,現在還會不舒服嗎?」

「只有一點頭暈而已...」Y/N搖了搖頭

「今天,失態了對吧...」Y/N突然淺淺笑道

「我也還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能瘋成這樣,不過,現在也沒戲唱了,我永遠都沒辦法再見到我哥了...」Y/N將毛毯向上拉了拉

「你什麼都沒做錯,唯一的過錯,就是你一直在欺騙自己的心」金泰亨轉頭看向Y/N

「什麼心?」Y/N有些問號

「你的靈魂很美,充滿著愛,只不過是虛假的,你一直認為你依然愛著媽媽,我想,只是因為她給了你生命,和那微不足道的關切吧,你的心很恨她,我相信你感受的到,從你失去理智時說的種種,都應證了這才是你真實對你媽媽的想法」
金泰亨停頓了下,再次開口道

「雖然不知道你的心什麼時後開始恨她的,但我一直覺得你的心在跟我求助,這樣說很怪吧,總有些感覺隱隱約約牽動著我」金泰亨笑了下

「你還是第一個這樣對我說的人」Y/N撥了下頭髮,用手指捲著髮尾

「老實說,這不是我第一次失控了,只不過這次比較激烈一點,畢竟她就站在我眼前,說出那些,我知道,卻不想親耳聽見的話....但旁人只會叫我冷靜,放棄愛她,可我,其實根本就不知道那愛到底真不真實,又該如何放下...」

「你知道為什麼我這麼怕針嗎」Y/N突然轉頭,直視著金泰亨說道

「你說」金泰亨將整個身子面對他

「我媽在我6歲時就開始虐待我了,有一次,她太激動了,便直接把針線盒裡的針拿出來往我身上扎,那一次我永遠忘不掉,因為這不是最痛的方法,只是痛會持續很久」Y/N看向星空

金泰亨愣住了,他心很痛,因為Y/N在說這段過往時,是笑著說的

「其實,我小時候也好羨慕其他同學,每天放學在走回家的路上,看到他們都牽著媽媽的手,坐上爸爸開的車,全家一起開開心心的回家,我站在旁邊,只是看著,就哭了,我也好想被愛,好想有那一點點的機會,可是世界好不公平,一次一次地讓我失落,哭完回到家面對的,又是媽的虐待,只有哥,能給那時的我溫暖,可是,僅剩的溫存又被取走...我活在世上是罪吧!真的好累。我也幻想過,有天能逃離這種生活,可我真的好想要有媽媽,愛著我的媽媽,我期待著媽可以變回正常的樣子,也想要再坐上餐桌和家人一起吃飯,可是現實是,我的媽媽因為忌妒我,便在虐待我完後將我丟了,我只能躲在孤兒院的角落,跪下擦著地板,看著一個一個弟弟妹妹被領養,我許過好幾千次的願望,可,蠟燭從來沒吹滅過,我的天使呢?還有誰願意陪著滿身傷痕的我?每天被心臟病折磨,在鏡子前努力笑著,可為什麼,跟我壓根沒一點關係的你,能給我我所奢求的溫暖...我不該對你有感情的啊!」
Y/N微笑著,眼眶卻紅了

金泰亨默默用手掌蓋在Y/N的手背上,他想給她力量

「想聽我的故事嗎?」金泰亨看著Y/N說道,手仍緊緊握著對方

Y/N點了頭

「我有一個愛得很深的女孩,她跟你,真的很像,一樣生了病,一樣怕針,一樣可愛,也一樣,讓我想好好守護,我們很相愛,可是因為我,她跳樓了,是我害了她...我每天晚上都會來這裡,告訴她我有多愛她,多想她,我真的好想再次擁抱她,看著她的臉龐,聞到她身上的香味,擁抱她,我不敢想像當初她跳下去的時候有多害怕,明明不會拖累我的啊,為什麼我當初就這麼沒勇氣,只會妥協呢?可,一切都挽回不了了啊...」

Y/N用泛紅的雙眼看著面視地面侃侃而談的金泰亨,他哽咽了,Y/N有些震驚,如果不是他說出口,自己完全看不出他沉重的過往,也無法想像,金泰亨這些年來到底懺悔了多久

「我很愛她,把全心都給了她,但她走後,只剩半心在這裡了」金泰亨將右手放在胸前道

「你很勇敢,和我的懦弱不一樣,但你知道嗎,我們的心,早就不完整了」金泰亨突然抬頭看向弦月

「兩顆半心才能合成全心嗎」Y/N回握住金泰亨的手

冷風吹過,但月光很溫暖

Y/N突然轉身,吻住了金泰亨,他愣住了,理智讓他想伸手推開Y/N,可他竟不自覺地流下淚,回吻著,停在半空中的手慢慢移至Y/N的臉龐,他撫到了抹溫熱的淚,自己也開始崩潰的大哭,他已經好久沒有放聲大哭了,也從沒想過自己會被一個女孩的吻而感受到心中的痛

兩人在月光下擁吻,吻著彼此的痛苦,無能為力,壓抑的辛酸,感受著唇瓣的甜戀,嘗著淚水的艱苦,兩顆破碎的心此刻正用盡全力給予對方力量與安慰

金泰亨用唇溫柔的吻著Y/N,手輕輕地抱緊她,她全身顫抖著,哭得很兇,她壓抑了太久,直到此刻才能在他面前宣洩出來,他好心疼她,但此刻同樣無助的他,只能吻著Y/N的淚水,唇瓣,給予她慰藉,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否正確,他只知道,自己和Y/N此刻很需要這個吻,金泰亨不想再次越界,可Y/N的痛苦太重了,足以打破他想維持的鎖

所以,他吻的更深,更加強烈,把她擁得更緊

他想把她的痛苦帶離,只要一點點就好

Y/N用雙手勾著金泰亨的脖子,儘管自己有多痛,喘的有多厲害,她還是用力地抱緊金泰亨,他撐了太久,沒向任何人吐露過,她想好好抱緊全身冰冷的他,給予她溫暖,卻灰暗的他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權力去愛他,去跳進這男人的懷抱,但她早已無法自拔,被愛和痛苦同時席捲,積累了多年的委屈此刻硬生生被放了出來,實在太多了,整顆心就像要爆裂一樣,實在太難受,她撐不住了,她需要他

「我好痛苦」

「我好愧疚」

淚水交織在一起,撫著內心的苦痛自責與罪惡感,兩顆半心此刻找到了相符的拼圖,兩人對視著,縱使淚水模糊了視線,他們緊握住彼此的手,真心地同時開口道

「我愛你」

Kiki
Kiki
ARMY 【有你們在 沙漠也能變成大海】 Wattpad:kiki0110 創作內容皆為虛構 不定時更新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