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後感│日劇《Last Man-全盲搜查官-》:獨缺臨門一腳的真相大白時刻

2023/07/0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2023年春季剛結束的日劇《Last Man-全盲搜查官-》,帶著華麗的演員陣容華麗開場,也以執意揭開悲劇真相的氣勢完整落幕。
不可否認我是好奇福山雅治與大泉洋兩位演員如何化學反應而追,也正如我的預期,兩位飾演的角色個性互補而且差異鮮明,在節奏明快又不拖泥帶水的劇本安排下,兩人與刑警夥伴們一案接著一案偵破。同時,隨著劇情推進,也開始揭露護道心太朗與皆實廣見兩位主角的淵源,以及他們的合作將帶來什麼意義,而逐步揭開四十一年前牽扯兩人的刑案真相。
我個人非常喜歡兩位主角的人物設計。
由福山雅治飾演的角色名字是「廣見」,卻是個因故而失去視力、僅能依靠其他感官與科技輔助的FBI搜查官,而他時常將自身的眼盲轉變成辦案優勢,是個辦案前看似輕浮,卻擁有令人折服的專業辦案技巧與聰敏頭腦;另一方面,大泉洋的角色截然不同,是個十分認真且嚴肅的刑警,對正義信念執著到時而盲目,甚至可以不惜劍走偏鋒,只因為他有一段沉重而悲劇的過往,很有趣的是,他的名字叫做「心太朗」。廣見與心太朗都以他們缺少的東西命名,可見小巧思。
二人在合作辦案中有過大大小小摩擦,進而產生互相了解的默契,最後帶入牽扯兩人甚深的過往刑案,幾乎可以說劇本最核心的主線緊緊扣在這兩人的性格與行為表現,再加上兩人演技深刻讓人入戲,看完全劇後對這齣劇的印象便是這兩位主角的鮮明存在。
然而,反過來也可以說包含主線劇情在內的每一案皆成了陪襯。
以單元劇呈現的每一案,不說謎題的簡易度,雖然做到了每一案的懸疑處都有完整揭露謎底,部分集數做到反轉的驚奇,部分卻藏起了關鍵線索,導致在過往推理刑偵類型劇較為著重的公平性上,被削弱許多。
雖然主線本案的這類弱點較少,卻敗在全劇對真兇的著墨太少。觀眾如我可以在全劇中清晰看見劇本對於主角二人的過去與現在,有非常足夠的刻畫與堆疊,但對於重要案件的重要真兇,卻無法去體會他對真相將被揭露的恐懼或走投無路,還讓自己罪上加罪。而這位真兇全劇都在,劇情也有意無意暗示他參與其中,獨獨缺少讓這個角色可以更加立體而讓觀眾有切入同理的角度。
單元劇尚且可以如此處理,發生在主線案件卻會讓全劇缺少一味。
主角對於「揭露真相」的決心與過程曲折離奇,卻在真正「揭露」時,此劇的呈現方式卻又顯得有些草率。「真相」的意義只對主角二人發揮意義,達成了他們自我的或是親子間的和解,但這樣的和解段落,在我無法理解真兇言行邏輯的困惑中逐漸凝聚出違和感與尷尬,在最後一集的落幕之際,看著一眾演員演技精湛純熟,感慨劇本沒有發揮並活用自身優勢。
在持續追推理劇或閱讀推理小說的這幾年來,我注意到日本推理或刑偵劇因為落入日漸模板的境地而遲遲無法突破,這種「獨缺臨門一腳」的缺憾存在已久,若不是以彰顯專業領域特色如律政為策略,或是揭露組織架構黑暗面為帶入點,純然而傳統模式的推理或刑偵劇已經鮮少能滿足該類別曾擁有過的兩大特質:炫目謎題的邏輯拆解樂趣,與觸動社會議題的反思功能,僅剩個性鮮明的偵探型角色,而為了製造吸引觀眾的話題性,這些「鮮明之處」只能以浮誇的方式更顯古怪且流於表面。
《Last Man-全盲搜查官-》起碼在角色性格上盡了最大的嘗試讓其完整,因果脈絡上合理,兩人的相處與磨合讓人會心一笑,也有令人憐憫之處,最終幕時也有好好收尾,兩人的悲劇有了安放之處,使其終於能放下負重好好前行。雖本劇在其他部分差強人意,但以兩位主角的塑造而言,已可說是完整而合理,且起到療癒人心的作用。

✨歡迎有看這部劇的朋友跟我分享你的想法!
✨邀請對我有興趣的朋友加入我的沙龍跟我互動;或是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贊助我繼續產出好內容。
✨也可以關注我的噗浪,我會在那裡分享我的日常、讀書與觀影心得,與一些零碎無法寫成正式文章的想法。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您好,歡迎來到STORIA。 小說如人生;人生如小說。我不寫小說的時候,就寫人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