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ㄟ話 第十九章 糾結第二十章 欠房租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提到洪源妹這個大嫂,方成俊是有些心虛的…。

在方成良追洪源妹這個車掌小姐時,方成俊就很羨慕大哥能有勇氣去追求當時村裡的第一美人,於是也就沒少在阿秀面前提過洪源妹的好。 尤其是這個大嫂煮飯好吃、人又能幹漂亮,沒事還會幫他洗洗衣服,直到他娶了阿秀後。

但阿秀這就吃味了,她當然知道方成俊不可能對自己大嫂有什麼心思,但女人總是喜歡比較的,所以對洪源妹這個大嫂也比較敏感。 這點方成俊也是知道的,這不,他只能解釋道,「沒啦!是阿兄說的啦!只剩下三天時間了,不然妳要他們搬去哪?總不能全家睡馬路吧!」

阿秀仍是心有不甘,「我們又沒欠他的,再說了!他家老二、老三不都搬好了嗎?擠擠不行?」

方成俊脫下外褲,「哼!妳在說哪國的笑話,劉艷跟阿華兩個人有辦法住一起,等天下紅雨擱卡緊喔!」

阿秀接過丈夫的髒褲子要丟洗衣籃子裡,打算等老大、老二洗完澡後一起洗。 「你都說老二、老三都搬好了,那老大為什麼不早搬,我看就是故意的,你等著看好了。」

方成俊在阿秀看不到的地方嘆了一口氣,他又何嘗不知道那是個麻煩,但那又能怎麼樣呢!

*************

方家各人暫且開始了各自的家庭生活。

程芳華每天早早的洗蔥、和麵、拌小菜、煮酸辣湯,從早忙到晚。 方傳義除了進自己的貨外,還幫程芳華進 ,所以她們的成本都壓的比較低。程芳華也不賣貴,依然保持蔥油餅加蛋25元一個的原價,這讓許多學生、上班族都感受到了程芳華的窩心。

方晴明年就要上國中了,她對文組比較有興趣,於是程芳華除了繪畫外又幫她報了作文班。方世宗還是小皮蛋一個,目前都還看不出什麼興趣喜好,但嘴毒是真的。 聽他們班導說,好幾次方世宗都把班上的女生罵哭。

程芳華為此也約談了方世宗好幾次,但方世宗仍是堅持自己沒有錯。 方世宗撅起倔強的小臉,「他們笑我媽媽整天油兮兮的,還說我以後一定也是賣蔥油餅的命,她們看不起我,我幹嘛要道歉。」

程芳華還未開口,方傳義便說了,「這有什麼好丟臉的,我們又不偷不搶,以後她們來攤子上我還不賣了。」

方世宗繼續道,「我也是這樣說的,可是她們說我們家的東西髒死了,送她們她們也不吃,還說是大伯母說的。 說我們家東西不乾淨,吃了會拉肚子。」

程芳華又氣又急的看著方傳義,插著腰道:「劉艷太過份了。」

方傳義用手指比了一個噓的手勢,「別在孩子面前講,大人的事,跟小孩沒關係。」 接著蹲下來跟方世宗道,「以後你看到大伯、大伯母一樣要叫人,知道嗎?」

方世宗點點頭跑去找方晴了,方傳義才幽幽的說,「我打電話跟阿母講,妳別管這事。」

程芳華都被氣哭了,她想日子才剛剛過的順一些,怎麼總會有人無風生浪的想找事,而且這些大人的事為什麼要牽連到小孩身上。 程芳華真心不懂,各自過好自己的生活難道不好嗎?逢年過節點個頭也算親戚一場了,怎麼劉艷非要鬧出點動靜才甘心。

方世宗看著媽媽的眼淚,心裡好像懂了些什麼,這一刻他下定決心,以後非要優秀到讓大伯一家追悔莫及。 方傳義很快便打電話給洪源妹,反而從洪源妹那裡得知劉艷一家更加誇張的事。



第二十章


洪源妹人正在氣頭上呢!一大早就接到阿秀的電話,那哭啊~嚎啊~的。透過傳統Nokie手機的喇叭聲傳遞到這舊公寓的每一樓層裡,不知道的人家還以為他們這出了什麼喪天良的慘事。

阿秀滿懷哭腔的訴苦,「阿嫂啊~你們不能這樣欺負人的,我們家阿俊賺的也是辛苦錢。

我知道你們都說多桑偏心,將工廠分給阿俊啊~可阿嫂妳也不想想,阿俊才唸到國小畢業,這麽低的學歷你要他去哪裡找工作,又不像大哥這麽會讀書,還能做老師。

可現在妳家改建啦!台北市的房子寸土寸金,那房價高的嚇人,不比死守著一個香油廠好?

我家孩子都還叫嫂嫂妳一聲阿姆,妳們家不能這樣喪良心的啊!我的房啊!」



好不容易洪源妹才從阿秀那裡弄清楚事情始末,還沒來的及喘上一口氣,方傳義的電話又來了。

「你們是說好的要氣死我是不是,有事快說,我還要去找傳祖問事情。」


方傳義聽阿母說話語氣不太對,於是試探問道,「阿母,是怎麼樣了啊!剛剛誰打電話給妳?」


洪源妹氣的心口疼,但能找個兒子說說也好,便吐出了一堆怨氣。

「你阿嫂能幹啊!假借你阿爸的名號去跟你阿俊叔叔租房子,結果咧~三個月沒交房租了啦!

當初還跟你阿良叔說價,房租給人家砍到一萬二,結果連押金也沒給,現在欠繳人家三個月租金了啊!

你阿秀嬸就來這裡鬧,唉!還不止這些咧!

說你阿嫂去她們家又吃又拿,好像生來沒見過什麼好東西似的,羞得我一張老臉都不知道要往哪擺。而且你阿良叔還說了,租金先欠著可以,但要你阿爸簽擔保的字據啦!還有房子的稅金要她們出,就當利息。

你阿爸吼!氣得要死,臉都要給這個撿角的丟光了啦!」


方傳義了解經過後,直覺現在不能說出方世宗在學校聽到的流言。因此他也就跟洪源妹打著哈哈,沒兩三句便掛了電話。轉頭他便痛苦的捏著眉心,走上自家陽台。

中午時分,底下的人們各自忙碌著覓食,用這短暫的午休時間偷得一點閒。

孩子剛下課就收到老師的警告單,其實一開始方傳義是想發火的,覺得自己兒子怎麼這樣愛惹事,爸爸、媽媽努力的辛苦賺錢,不就為了一家溫飽和樂。

而方世宗只要好好唸書就夠了,為什麼這樣都還不能配合,有什麼不能忍一忍,非得要跟同學爭個高下。

但聽了方世宗的坦白,方傳義對劉艷有種不想再忍的感覺,所以才打了那通電話。


台北的天空是如此湛藍,哪怕11月的天都還不覺秋風的涼,但此刻方傳義整個人是從腳底涼透直通頭頂的。

他不知道為什麼方傳祖會變的如今這副模樣,什麼都聽老婆的,沒一點主見,貪小便宜、愛慕虛榮,整個人又偽善又假。三個女兒還教的目中無人,這樣以後出社會可是會吃大虧的。

明明在方成義小時候,他記憶中的大哥不是這副模樣。

他點燃一根菸,緩緩將菸草吸入肺腑內,他吐出的…不再是煙圈…而是說不出口的心酸。


程芳華正忙碌著準備出攤前的涼拌小菜,小黃瓜、茄子…等,因為人手不足她只做下午到晚上的生意,早上、中午則是拿來備料。

她手裡沒停的用著,但心裡已經感覺到不對了。平常的老公如果向婆婆告完狀,一定很快會跑到自己跟前邀功,而不是獨自走上陽台去抽煙。

可程芳華並沒有想要跟上前去追問的意思,她知道有時候就算是夫妻之間,也是必須要留下一絲空隙的。

她獨自猜想…能讓自己老公這麽落寞,或許又跟劉艷一家有關吧!


每個房間的小說類型都不同哦!我會將分類相近的放在一起,作品名即為分頁名,如果想找自己曾經看過的小說,直接進我的房間尋找就可以囉! 感謝大家點閱支持,你的閱讀~是對我最大的鼓勵! 謝謝大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