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柳家有女初長成(1)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皇叔!你看這個畫像,如何?」

攝政王看著眼前這個少年皇帝,實在很頭疼。若不適兄長臨走前的託付,他真心不想擔起這個監國的責任,太重太繁複,連帶著自己眼角居然開始爬上痕跡,自己也不過剛過而立之年。

眼前這少年,眼神清澈心思也相當清明,就是文弱一些,照柳將軍所言,他孫女一把就可擒住皇帝。可能自己是他最親近的男性長輩,他絲毫不避諱地倚賴,就連大臣們開始建言或耳語攝政王竊國論時,他用一句話讓大臣們拂袖而去。

「其實,不用竊,皇叔值得的!」

這個國家,看著河清海晏,人民皆可安居樂業,表象之下,總是有些無力。無力的原因是幾代前的先祖特別強調美貌,據以為婚配嫁娶的首要考量。上行下效,追求皮相上的美,成了全國風氣,而皇家一族正是皮相上的上乘者。這導致了,鄰國們紛紛求婚本國皇室子女,他的幾位姑姑與姊姊因此政治聯姻,她們或多或少有了一些話語權,牽制鄰國們的侵犯。

他想起苦命的大哥,明明已是太子,亦娶妻生子,北國女皇以武力相逼、硬是求娶,年幼的自己看著皇嫂抱著還襁褓中的孩子,面對求親隊伍,失神而瘋狂,病情在這些年才得減輕。

「畫像女子,體態婀娜,眉眼有情,上選。」

「畫像女子,眉眼含笑,膚白唇紅,上選。」

這些是宗室女,少年皇帝還得稱呼著堂姊或表姊的人,如今又是他國聯姻的對象。

少年皇帝,突然看到拿起一張畫像,直呼著:

「這個女子是誰家的?皮膚黝黑,眼神還瞪人。」

他拿起畫像一看,他亦看不出是哪位宗親的模樣,倒是那瞪人的眼神似曾相識。

當他還在思索時,少年皇帝又呼著:

「皇叔!她瞪人的樣子像不像柳將軍?連胳膊看起也很有力氣。」

他再仔細瞧,雖然模樣與柳將軍不同,但那神韻確實跟將軍如出一轍,他了然一笑:
『皇上!這應該就是柳將軍的孫女了。』

無怪乎,柳將軍說自己的孫女可以一把擒王。

「皇叔!這個女子外嫁他國,應該會引起兩國紛爭,不好。」

他看著少年皇帝的眼神,清澈透明但閃過一點心思,他想著:長大了,有秘密了。

他想起苦命的大哥臨走前的交代。

這個國家,要擺脫這種聯姻的命運一定得打破皮相至上的想法。皇兒託付給你,不要讓他過於重視皮相,讀書治國這點,你皇嫂絕對比我們父皇更有想法。皇嫂是我親自求娶的,很多人嘲諷她面貌平凡,但他們都不知道你皇嫂的腦袋抵上左相與右相。未來皇兒成親前,讓他多看看這片國土,家世清白身強體壯的女子也是好的。

raw-image


家世清白,神強體壯。

看來大哥思慮深遠。

柳家孫女,家世清白且胳膊有力




13會員
124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