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殘月派)大樓管理員 - 極短篇小說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科幻故事)


大樓管理室來了一位新的管理員,大概制服樣式十分時尚,她看起來特別漂亮,我是男生,明知道有點無禮,總不免多看了一眼。翌日在外吃早餐後路經管理室,卻聽到舊人主管在責備她:「這裡不是托兒所,妳怎可以帶著女兒上班。」這位新人的背後就有一個很漂亮的小女孩,大概四五歲。


這位新管理員說:「霞姐,我真的找不到人照顧她,請破例一次吧!我會盡快想辦法。」「不是我不想幫妳,只是公司有規有矩,有甚麼出錯,上面怪罪下來,真會吃不完兜著走,我只能給妳三個小時,下午前妳一定得解決。」我上樓去了,不知道結局。


我是互聯網上商人,都在家居工作,這一早卻無心作業,想著這對可憐的母女,總有一個念頭捉著我,助人為快樂之本,反正幫一把只是舉手之勞。下樓面對著她,我問她:「請問 8樓5 室有沒有甚麼掛號信之類?」只見她一臉憂悒,看著屏幕按鍵查看,她的小女兒在旁依傍著她。


我看四週無人,按下聲調告訴她:「我知道妳帶女兒的困境,她可以在我家活動,妳下班後來接走她就是了。」她疑惑地望著我,我說:「我只是想幫忙,妳們管理室全有我的個人資料,我不會存心不良,加害妳們的。妳今夜七點下班時上來就是了。」


她想了想,終於有點安心:「請問怎樣稱呼您?」「我叫羅力,為了放心,妳看看住客資料是否相符,這是我的住戶電子鎖匙。」她查的很仔細,然後帶點感激的眼神,向著她女兒說:「小乖乖,跟著叔叔,等一下我來接妳。」她給我一大堆小兒物品,適合小童吃的、喝的、零食等等........


晚上七時多她接走了女兒,我告訴她:「明天妳上班後,我會整天陪著小乖乖不外出,反正我在家居作業,我會先準備一整天的必需品,吃外送,還未知怎樣稱呼妳呢?」「我叫艾薇,真的不知道該怎樣感激你。」「別客氣了,希望妳早日找到解決辨法。」穿普通服裝的她當然顯得較為普通,但不失她的風采。「妳的口音很濃,妳是......」「我是江西人。」「噢!原來如此。」


她們走後,在互聯網上查看五歲小孩吃甚麼,到超市買了很多。


第二天早上六時多,她抱著還在睡覺的小乖乖,我接過小女孩,艾薇帶著一點靦腆:「不好意思,拜託您照顧她了。」我上網找了很多如何陪伴五歲小童的資料,甚至陪著小乖乖玩布娃娃,起始時有點手忙腳亂,慢慢地摸出一些竅門,這小女孩漂亮、文靜,很少哭鬧。本來我很討厭屁孩,但她卻讓人憐愛。


每天艾薇來的匆忙、走的也匆忙,能交談的機會不多。兩星期後來了一個超強颱風,她下班時外面雨橫風狂,大樓管理員沒有颱風假期的,看著她的擔心,我建議她和小乖乖睡我的房間,我睡大廳沙發。當然,我也負責她們的晚餐。


「你煮的晚飯很好吃!」「我是廣東人,廣東人最拿手做菜,我當然也有這些基因。」飯後我們邊看著小乖乖看她的小孩頻道,亦不期然地交談,我問艾薇:「希望妳別介意,只是隨便問問,不想回答的話就別說,小乖乖的父親呢。」艾薇掩不住的哀傷,卻說的很多。


「丈夫是台商,廠房在深圳,那裡很多農民工都是江西人,一個新年他特意跟一些農民工到江西過年,順道宴請所有當地幫他工作的員工家庭,我弟弟是他的僱員,那時認識了他。我是小學老師,從未見過這麼溫情的老闆,沒想到他熱烈地追求我,於是我成為了陸配,我喜歡這邊的生活。


疫情之後內地經濟很差,工廠倒的倒、關的關,丈夫很多親朋戚友本來是名義上股東,丈夫清清楚楚地交還他們的投資本金連利息,自己反虧得悽悽慘慘,禍不單行,兩個月前因車禍走了,保險賠償金大部份還給小叔小姑,感受得出他家裡人嫌棄我們母女,我只得靠小部份賠償金,帶著小乖乖自力更生,只能做管理員。」


我嘆了一口氣:「職業無分貴賤,我也曾遇過低谷,手停口停,做過工地保全,我也知道這行業不但困身,五時多起床,夜裡回家卻是八時九時,有點像行屍走肉,完全沒有個人時間,其實這些廿四小時只編兩更的工作有點不人道。啊,以前妳教甚麼科目的?」「中國語文。」「妳們內地可看到外國的書本嗎?」「你真鄉巴,前幾年深圳還有誠品書店呢!」我苦笑了一下:「經妳這樣說,我才知道內地較為真實的情況。」


她說:「以前久不久也特意到書店打書釘,那時誠品跟這邊的書目沒有兩樣,我們那邊也有很多文青。」


沉默了一會,我問她:「那妳喜歡甚麼書?」「看過很多,都很喜歡,最後的一本是亨利·大衛·梭羅寫的。」「湖濱散記?」「你也知道那本書?」「現代人太忙碌,有點過份推捧過去的田園生活,那本書我覺得有點悶。」我補充:「其實那是我老爸的藏書。」「你父親呢?」「前兩年走了,我是獨子,得一個人過活。」............我們談的很享受........。


自始艾薇住在我家,我睡沙發。兩個月之後,我勸服艾薇找別的工作,她仍是住在我家。小乖乖入學了,有一天她回來問一個問題:「甚麼是拖油瓶?」「這是壞人壞心腸的說話,不要學,妳當我的女兒好麼?」「我也不知道,我要問媽媽。」


第二天晚飯之後,我望著旁邊的艾薇:「我向妳求婚,嫁給我好麼?」


艾薇顯得有點愕然:「為甚麼我要嫁給你?」「因為妳的女兒很漂亮!」「還有呢?」「因為她的媽媽很漂亮。」「還有呢?」「因為我現在跪在地上,取出戒指。」艾薇很吃驚!我說:「昨夜我已經問過小乖乖,當我的女兒好麼?」「她怎麼說?」「她說我這麼好,不要作我的女兒,她要嫁給我。」


艾薇笑了:「你在胡扯,小朋友那會知道這麼複雜的事。」


「我愛小乖乖,也愛死妳,嫁給我好麼?」艾薇笑得更美,我把戒指套在她的指頭上。



83會員
428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