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11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過了幾天,《回答得太晚》的廣告效益出來了,席珊珊的團隊趁勢公開幕後花絮以及微電影版本,蕭景和和艾琳的演出完整呈現在眾人面前,大家對於蕭景和的演技十分地驚豔,一直懸而未決的專輯風格也定了下來。

先前選好的那三個廣告果然因為風格差異太大,而被蕭麗人否決,但蕭景和拍攝MV的效果出來後,這三個廣告又重新被提上來。凱倫連夜趕製出幾套服裝要蕭景和穿上,蕭景和無奈的像個玩偶般,任由凱倫把他搓圓捏扁;整個團隊也密集地和衛生棉廣告商討論應該要怎麼拍攝,才能帶出蕭景和溫柔的一面,又不至於讓消費者覺得突兀。

先前公開的《牽著我的手》被選為衛生棉廣告的主題曲,和蕭景和一起拍攝廣告的是尚未嶄露頭角的平面模特兒,避免搶了蕭景和的鋒頭;而蕭景和的服裝以白色為主,很簡單的圓領長袖和九分褲,沒有過多的裝飾,頭髮也不用髮蠟做造型,自然的放下,他腳上甚至穿著毛茸茸的室內拖鞋。

「好居家……」現場其他工作人員第一次見到蕭景和卸下嘻哈風格的模樣,不太能適應,作為見過蕭景和穿著睡袍就跑出來開門的人,杜平安微笑不說話:他真正居家的樣子你們還沒見過好嗎!想到那隱藏在衣服底下健美的胸肌,杜平安悄悄紅了臉。

廣告剛開始是模特兒愁眉苦臉的看著下雨的天空,蕭景和撐著一把透明的雨傘為他遮雨,接下來畫面轉到室內,模特兒痛苦地抱著小腹,蕭景和端著一杯飲料給他,並摟著他的肩,在他頭髮上落下一吻,安慰他身體的不適。

在拍攝摟肩動作的時候,蕭景和可以感覺到眼前的這個小模特兒一直刻意要往他懷裡鑽,雖然是廣告腳本要求兩人動作親密,但這模特兒,爬床的意圖太明顯了!蕭景和在心中冷笑,不著痕跡的握著模特兒的肩,將他拉遠了點,並用警告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只是模特兒並沒有收到蕭景和的警告訊息,繼續往蕭景和懷裡蹭,蕭景和煩躁地嘖了聲,導致NG。

杜平安在導演喊卡的時候馬上拿著保溫瓶跑過去,蕭景和喝下杜平安替他準備的養生茶飲之後心情總算好了點,冷眼看著導演在訓那個模特兒:「輕輕靠著就好了,別一直蹭!你以為你是酒家女嗎?」

沒想到除了女藝人,連男藝人也會被吃豆腐啊?杜平安憐憫的拍了拍蕭景和,蕭景和輕輕嘆氣,又重新坐在沙發上,拍攝摟肩那幕。

被訓過的模特兒很乖巧的拍攝完這個鏡頭,就提前離開。接下來剩下蕭景和溫柔的微笑,用雙手捧著空氣,遞給鏡頭的畫面——蕭景和手中捧著的空氣會後製成衛生棉,然後搭配廣告台詞。雖然現場看不到產品,杜平安也用不上,但蕭景和雙手遞出空氣的動作讓杜平安覺得被電到了,不管蕭景和手上捧著什麼他都買啊!

「猜猜我今天拍什麼?」蕭景和頑皮地吐著舌頭,自拍了一張,要杜平安發到粉絲頁上面去,底下一排「啊啊啊好可愛」、「看得姊姊我又初戀了」等等留言,讓杜平安覺得這個廣告效果一定很好!




拍完衛生棉廣告之後蕭景和緊接著拍攝巧克力廣告,雖然最後呈現出來不到三十秒,但蕭景和還是花了很多時間幫巧克力廣告編了一支舞——當然,這支舞蹈會搭配歌曲,收錄在蕭景和的最新專輯內。

巧克力廣告完,平順本來想直接安排蕭景和接著拍攝機械錶的廣告,因為合約寫年底前須拍攝完畢,但年底蕭景和要北上當練沐瑄演唱會壓軸的特別來賓,檔期可能會衝突;蕭景和沒有怨言,不過杜平安看到蕭景和忙得都瘦了下去,不禁為他感到心疼:「順哥,讓蕭少休息一下,十一月再拍攝手錶廣告如何?」

「那時候需要更多和練沐瑄排練的時間,先提早拍完才不會違約。」

蕭景和不是不知道練沐瑄在倒追他,只是……他好像沒感覺?兩人的緋聞在上次見面會之後傳得甚囂塵上,再加上《牽著我的手》被媒體誤會成是他寫給練沐瑄的情歌……是不是早點把這首歌的MV拍攝完,讓大家知道那只是效果呢?不,不對,他心中的確有個人——總是靜靜的陪在他身旁,在他需要的時候給他支持,蕭景和不曉得這是不是愛情,總之,他覺得和杜平安相處的時候非常的愜意,不用擺出「少爺」的模樣,也不須裝作「蕭景和」,他只要做自己就好了。

練沐瑄全國巡迴演唱會已經開始了,自己的社群帳號在平順的操作之下也會友善的轉發練沐瑄的消息;練沐瑄第一場演唱會公司甚至用他的名義送了花籃過去祝賀,蕭景和很厭惡這種綁定炒作的方式,但是目前一切還是都由姑姑說了算,他要脫離蕭家的掌控並不是那麼容易……

說要獨立,還是用家裡的人脈在尋找曝光機會不是嗎?蕭景和自嘲的笑了笑:「平安,沒事,拍廣告花不了多少時間。」不知道曾幾何時,蕭景和不是叫他「小杜」,而是直呼他的名字了,還好不是叫他「安安」……因為那只有他家人才會這樣叫。杜平安雖然不習慣這種親暱的稱呼,但聽久也就麻痺了。

杜平安嘆了口氣,往包裡塞了更多保健食品以及補充熱量的點心水果,他知道不應該將私人感情帶到工作上來,但助理這份工作非常貼近蕭景和的生活,杜平安無法完全將私人情緒剝離。他從看不起蕭景和,敬而遠之,到欣賞蕭景和;現在……他發現蕭景和就是隔壁那位唱歌很好聽的鄰居之後,他喜歡蕭景和喜歡到對著他的照片擼管的程度啊!

蕭景和的形狀不知道和「史帝夫」比起來怎麼樣呢?杜平安很想偷看——實際上他也有很多機會偷看——但是他不好意思,因為他怕自己看了就勃起,很難跟人解釋啊!




機械錶是平面廣告,因此蕭景和不需要記台詞,他只要戴上錶,假裝在寫字,或是喝咖啡等等,讓攝影師抓拍動作。除了專業的攝影棚之外,廠商還將自己的辦公室清場,讓蕭景和在裡面拍照。不知道是不是準備接手蕭家產業的關係,蕭景和拿起文件夾還頗有架式的,並不是完全的裝模作樣。蕭景和換上西裝後是另一種風格,凱倫不知道哪找來的金邊眼鏡給他,戴上眼鏡之後那迎面而來的鬼畜氣息讓杜平安簡直想抱著他的大腿求蹂躪!人要帥,果然氣勢很重要!

克制、克制……杜平安深呼吸了幾次,在攝影師說「完成!」的瞬間拎著點心去慰勞蕭景和。蕭景和最近在保母車上總是在睡覺,大概四處趕場拍攝廣告和練舞讓他的體力透支了吧?杜平安也只能盡自己所能的照顧蕭景和。

「鈴……」杜平安的手機響了,看到來電顯示是老媽,杜平安以為有什麼緊急的事,連忙接了起來:「媽,怎麼了?」他用氣音說話,怕吵醒蕭景和,殊不知蕭景和其實在偷聽……不,是觀察他怎麼和家裡人講話。

「安安啊!你今年過年放幾天?」杜媽媽說的是農曆年,而不是新曆年,他們老家沒有人在過新曆年的。

「呃……大概初五開工?」杜平安用眼神詢問前方開車的老劉,老劉點點頭,杜平安重複了一次肯定的答案:「對,剛剛問了,初五開工。」

「那好,初三那天媽媽的朋友從國外回來,他兒子跟你年紀差不多大,認識一下啊!」

等等?這感覺哪裡不對!杜平安驚呆了,那個「認識」是自己理解的意思嗎?「媽,你是說……?」

「你去C市工作那麼久,也沒帶個男朋友回來,媽媽會擔心啊!」

「媽!」杜平安急紅了臉,音量不由自主的大了起來:「你也要看人家是不是……」他沒想到自己身為一個同性戀還會被安排相親,該說他老媽的思想太開放還是純粹神經太大條?

是不是什麼?杜平安最後一個字吞下去沒說,讓蕭景和很在意;接下來杜平安像是消了氣的皮球一樣唯唯諾諾的應著聲,聽起來被杜媽媽責罵了?被媽媽責罵是什麼感覺?蕭景和很認真的想了一下,發現他竟然不知道!他把杜平安不服氣想頂嘴,卻又因為電話另一頭的杜媽媽說了什麼,憋得他說不出口的模樣都記在心裡,覺得有助於他揣摩年後要配音的那個動畫角色。

當杜平安沮喪的掛掉電話,感覺到有個人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是蕭景和。糟糕,把他吵醒了!杜平安尷尬的揉揉鼻子:「抱歉吵醒蕭少,家裡打電話來。」

老劉似乎聽出來了,瞇著眼睛笑,杜平安惱羞成怒的放倒椅背,抓起小毯子蓋在臉上,來個眼不見為淨。蕭景和看看他,又看看老劉,無法理解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怎麼就他一個人沒進入狀況?

蕭景和伸出食指,戳了戳杜平安的背,杜平安扭著身體躲開了點,蕭景和不死心的繼續戳,杜平安暴躁的掀開毯子,怒視蕭景和沒兩秒,就想起蕭景和是他的老闆,氣勢瞬間弱了下去。

好可愛!蕭景和心臟突地一跳,腦中浮現這三個字。原來杜平安不是溫馴的兔子,而是會炸毛的小貓啊!然而就算小貓張牙舞爪的威嚇著敵人,那可以忽略不計的攻擊力還是只會顯得他很可愛!蕭景和握拳掩嘴,乾咳一聲,把他剛剛想吻杜平安的衝動給壓下去,顧左右而言他的說道:「回去準備行李,我們提早去A市。」

本來不是說十二月嗎?突然提早了一個月讓杜平安措手不及,他本來還想在過年前請個假回老家看一看的!「蕭少,我……跟家裡講一下?」杜平安舉起手機,詢問蕭景和的意思,蕭景和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去哪要跟家裡說?不是拎著皮箱就走了嗎?家裡……也只有僕人啊?他困惑的看著杜平安,杜平安被他看得心虛,默默把手機放回口袋內:「沒事,蕭少,您繼續睡。」

呃,被誤會了,不過現在開口要求他打電話給自己觀摩也很奇怪啊!到底為什麼啊!蕭景和發現他還有很多東西要和杜平安學習,可是這種事他不知道該怎麼問?在杜平安下車回家後,蕭景和換到前座去,在快到他家的時候才開口:「老劉。」

「是?」一直冷冰冰的少爺現在終於有了情緒,老劉很感謝杜平安帶給蕭景和「正常人的反應」。

「為什麼……」蕭景和停頓了一下,整理思緒,「我要平安提早準備去A市,他要跟家裡人說?他不是自己住嗎?」姑姑說杜平安不是本地人,還是他現在正跟他女朋友同居啊?想到這點蕭景和突然覺得很煩躁,老劉看到蕭景和的反應忍不住笑出來:「因為不管去哪裡,只要小孩不在眼前,父母都會擔心啊。」

「……是嗎?」他在美國求學期間,似乎也沒看到他父母多擔心他啊?老劉知道他在想什麼,接著說道:「老爺和夫人……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關心少爺。」蕭家人很奇怪,明明對晚輩是在乎的,但因為忙著事業,沒辦法抽空和晚輩相處,越不常接觸就越陌生,一家人相處的態度反而像客人一樣,甚至客氣過了頭,連老劉在一旁看了都覺得彆扭。

「……」一提到家裡的狀況蕭景和就想嘆氣,這次他要提早去A市也是因為他爸要移轉幾個公司給他,需要他親自過去簽合約。這麼大的事他爸都不出現,只是派律師跟他接洽,蕭景和也不指望那公司有幾個能用的人。他並不打算和姑姑一樣把事業做那麼大來累死自己,畢竟他的興趣不是經商,他答應接手那幾個公司的原因,是怕他不想管的話,他爸就會很乾脆的解散公司;因為他一個人的決定而讓這麼多家庭生計遇到困難……這種事蕭景和做不出來。

老劉知道提到蕭景和心中最不願意被觸碰的那塊,只能微微嘆氣,或許情感遲鈍這點這是蕭家人的天性吧?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