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宇宙中的動物園(5)【終】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5

乾脆就這樣死去,是不是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但是,我不想死。

我想活下去。


夜晚又來了。雲層遮蔽了月光。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睡覺,身體微微顫抖著。生物的本能告訴我不能睡,睡著就完了。

每天晚上,總感覺背後有一個視線盯著我,正等待我合上眼睛的那一刻。我一動也不敢動,生怕灌木叢作響會引來那隻怪物。


我十分畏懼所謂的生物。只要有其他動物出現在我視線範圍內,我就會忍不住想要討好對方。這種時候,我都會回憶起小時候作的噩夢 —— 被一群狼包圍住的夢。

漸漸地,我無法接近任何生物。只要從不遠處看到有動物靠近,我都會不自覺地避而遠之,等牠們走遠。


有一次,豹豹無意間發現正在閃躲其他動物的我,便上前找我搭話。


你上去跟牠們聊天就好了呀,大家不會排斥你的。

牠這樣對我說。


但我的內心告訴我絕對不能這麼做。如果我做出這種膚淺的骯髒行為,牠們一定會露出一副「你這種蛆蟲別跟我說話,真噁心」的嫌棄眼神。


為了活下去,我到底該怎麼做?

乾脆讓這個世界上只剩下我一個吧?


過了這麼多年,我心中的怪物不僅沒有離開,反而越壯越大。這種想法在我體內盤根錯節。

把牠們全殺了吧?

但如此羸弱的我,又能做些什麼?

「嗚...」我十分無助地歎息,一不小心發出了聲音。


狂風挾帶著血腥味吹來,逐漸吹散了厚厚的雲層。四周的灌木叢沙沙作響。

不對,有東西混雜在風聲之中。

回過神時,背後有某樣東西迅速地向我靠近。下一刻,一隻動物的掌心處於我頭頂,替代雲層,遮蔽了月光。

我條件反射之下四肢一蹬,把自己甩出了灌木叢。


月亮的形狀就像那些逝去的動物右臉上的不規則圓形。


月光毫無保留地灑在我身上,柔和的光輝為我的皮毛帶來一抹銀白的光澤。我心中飼養已久的那隻怪物正蠢蠢欲動。

我逐漸感到身體的變化,四肢開始痠痛,彷彿有一股力量在牽引著我的骨骼和肌肉;

我的耳朵變得更加敏銳,能夠聆聽到微弱的聲音;眼睛也變得明亮而炯炯有神,能夠看清夜晚森林中的每一個細節。

隨著月光的增強,心中的怪物開始掌控著我的思維,奪過我的腦袋。我心跳加快,體溫上升。沸騰的血液中流淌著一種原始而狂野的本性。我開始感到一種無法抗拒的衝動,驅使著我去追逐、狩獵。

當月光達到巔峰時,我的身體經歷著最劇烈的變化。體內發出大量骨骼摩擦的響聲,肌肉緊繃著,身體逐漸增大,轉變成一個高大而強壯的獸人形態。我的手爪變成了利爪,牙齒變得鋒利而兇猛,鼻子嗅覺變得更加靈敏。



我低頭俯視如螞蟻般大的豹豹,不知道牠抓到那個殺死大家的犯罪者了嗎?

我每晚都因此而擔驚受怕,無法入眠。

我想把豹豹拿起來,詢問牠追捕犯罪者的進展如何。卻一不小心將豹豹捏成肉醬,夾在我的兩指之間。

我實在忍受不了無法入眠的痛苦夜晚。算了,由我自己來找出那個犯罪者吧。


我站起身來,卻詫異地發現我可以看到四周那高聳入雲的鐵絲網。而且我好像也能跨越它。我心中忍不住狂喜,終於可以離開這個動物園了。

但目前要先找出那個犯罪者,不然等我走後,大家也難逃一死。

就讓我在臨走前為大家貢獻一次吧。不知道大家會不會對我改觀呢。



我走在草原上,意外地發現獅子們脖子上的切面與我粗糙的指甲有點吻合。我把這當成是巧合,繼續尋找著那隻喪心病狂的怪物,一定要把牠抓出來挫骨揚灰。


我找到了正在睡覺的斑馬們。我以鋒利的指甲尖戳穿其中一隻斑馬的身軀,將牠拿上我眼前。牠體內流出一些紅色的粘稠液體,順著我的指甲滑落。

我看著牠胡亂撥動的四肢,問牠是不是殺害大家的怪物。但牠沒有回答我,很快地便停止了折騰的四肢。

我輕輕一甩,把牠甩飛後,再用全部指尖同時戳起斑馬群。但無一例外地,牠們都不回答我的問題,隨意地便繼續睡去。

罷了,不打擾牠們睡覺了。我去問其他動物。



我來到了南邊的另一座森林。嚴格來說,那是一座熱帶雨林。

我發現了掛在樹枝上呼呼大睡的猴子們,便隨手捏起一隻猴子的尾巴,將牠吊在我眼前,並問牠是不是殺害大家的怪物。

但牠突然嗷嗷尖叫,十分刺耳。

牠可能以為是那隻怪物要來殺牠,所以才這麼害怕的吧?那看來牠們也不是犯罪者。

我鬆開手上那變得黏答答的尾巴,一腳踩在整座熱帶雨林上,將其夷為平地。

為什麼大家都不肯協助我調查呢?唉,繼續搜索罪犯吧。



幾個小時過去了,時間悄悄滲進午夜的溫床。我在動物園裡肆意走動,大範圍地追捕罪犯。

我的心中五味雜陳。豹豹果然在騙我,大家完全不願意與我有任何瓜葛,都不肯跟我交談。所有動物都在排斥我,否定我存在的價值。牠們無時無刻都在嘲笑我。

但即使如此,我也會不顧一切地幫大家抓出罪犯,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接納。



很快地,夜晚結束了。

天空還是一片暗紫色。微弱的晨曦開始從地平線上滲透進來 —— 滲透進只有我存在的動物園。父母和狼群們也應該早就死在動物園裡的某個地方了吧。我想,那個犯罪者也一樣。


寒冷的天氣尚未離去。園主帶著女兒,駕駛著某樣飛行物,從遠處飛來查看昨晚的轟動聲。

看著高度只到我胸口的飛行物,我不假思索地握住它。裡面傳來了機械結構破裂的嘎吱聲,以及清脆的碎骨聲,染紅了我的手。


月亮離去,太陽徐徐升起。我的身體逐漸恢復原狀。一股疲憊感忽然而至。

我在碩大的動物園裡走著,發現自己的眼睛居然流下了淚水。我抬起前肢想將其擦乾,卻發現指甲上戳著一件殘破不堪的淡粉色連衣裙。有一股無法言喻的洶湧情緒突然在我心中翻滾。


「嗷~~」


終於只剩下我一個了。我喧囂的內心也得到了平靜,激動得潸然淚下。


我走回那片森林,縮在那一個灌木叢裡,緩緩地沉入了夢鄉。



raw-image
101會員
103內容數
很高興有這麼一個平台可以讓我直抒己見。小生自《夏天、煙火和我的屍體》開始入坑,至今已過數載。閱讀可以是獨自的事,同時也可以是一群人的事。透過相互交流,裨補闕漏,不正是群居動物的特質嗎?此外,小生也會偶爾創作一些短篇故事,又或是分享生活遭遇與心得。屏幕前的您,不妨用喝杯茶的時間,與我一同在閱讀和寫作的世界遨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