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16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昨天晚上睡得特別好,蕭景和心滿意足的伸了個懶腰,懷中有另一個人的溫度,蕭景和下意識的低頭一看:是渾身赤裸的杜平安!蕭景和嚇了一跳:那些佔據他的畫面不是夢嗎!蕭景和小心翼翼的掀開棉被一看:杜平安身上都是吻痕和齒痕,自己昨天到底多禽獸!房間瀰漫著情色的味道,蕭景和手忙腳亂的抱起杜平安,往浴室去。他顫抖地抱著杜平安坐進浴缸內,杜平安一直沒有醒過來,蕭景和滿腦子都是「天啊」,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杜平安……自己竟然傷害了心愛的人,這種錯誤該怎麼彌補!

溫度適宜的洗澡水漸漸漫過兩人的腰部,杜平安瑟縮了下,蕭景和祈禱他千萬別醒來,手滑了好幾次才拿起沐浴露,替杜平安洗澡。昏睡狀態下的杜平安一直軟趴趴地往水裡倒,泡沫接觸到杜平安身上的傷口會引起他的呻吟,蕭景和覺得自己怎麼做怎麼錯,但這種事又不能讓平順幫他處理!對了,平順……蕭景和用浴巾包著杜平安離開浴室,走到自己那一片狼藉的房間時皺了皺眉,往客房走去。

還好杜平安之前睡在這裡,有乾淨的床舖可使用。蕭景和笨拙的將他放在床上,替他蓋好棉被後,嘆了口氣,拿起手機,打給平順。

「蕭少,什麼事?」蕭景和通常不會主動打給他,平順有預感是非常嚴重的問題。「聯絡私人醫生,要絕對保密。」

「我十分鐘之後到。」

聯絡完平順,蕭景和焦躁地在房間內走來走去,杜平安醒來之後會不會生氣?這件事萬一被姑姑知道了,那遭殃的絕對是杜平安而不是他!不用想也知道蕭麗人會拿一張支票封口,然後把杜平安遠遠地趕出他的生活圈!這不是他要的結果……自己怎麼就酒後亂性了呢?蕭景和不斷地譴責著自己,突然想到自己的房間還沒收拾,他胡亂地扯下床單,丟進洗衣機內,他也不知道洗衣粉該放多少,便全部倒了下去。

「叮咚。」是平順,蕭景和心情沉重的去開門。平順帶著醫生進入,蕭景和領著兩人來到杜平安的房間,平順看一眼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蕭景和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別讓姑姑知道。」

平順閉上眼,揉了揉太陽穴,走到房間外迴避,讓醫生先幫杜平安檢查傷勢。醫生解開杜平安的睡衣鈕扣,看見底下傷痕累累的肌膚,傷口不深,但是很多。醫生鬆了口氣:比他想像中的好處理。醫生很仔細地上藥,等要檢查下半身的傷勢時,發現杜平安的睡褲一片黏膩。

「裡面也要清洗,不然會感染。」醫生見到眼前這個手足無措的青年目光中充滿了關懷,肯定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而且也不是屬於不負責任的那種人,於是耐心的教他應該怎麼做事後清潔,「下次如果覺得麻煩,就用保險套,但潤滑液要選水性的,不然會破。」

「……」沒有下一次了好嗎!蕭景和心虛地接受醫生的諄諄教誨,但其實他更希望跟他說話人的是杜平安,不管是打是罵都好,這能讓他的罪惡感少一點。醫生協助蕭景和又幫杜平安換了一次睡褲及床單後,開了些藥膏給蕭景和,就告辭了。

「蕭少打算怎麼處理?」平順輕聲走進房間。平常一直都是蕭景和自己作主,平順只要負責幫他找通告就好,算是個很省心的藝人,沒想到第一次捅簍子就這麼大;這種事如果是發生在不識相的小模特兒身上,甚至威脅一下就能把事情解決,連封口費都不用——蕭家有的是手段封殺一個人。但杜平安不是圈內人,而且還是個男性,萬一傳出去……肯定對蕭景和的名聲有毀滅性的災難!

「……我不知道。」蕭景和從平順眼中讀出要花錢封口杜平安的想法,他不想這麼做,但他也沒臉要求杜平安繼續待在他身邊當助理,他想負責任,只是杜平安不見得會想讓他負起這個責任——做一次愛就要跟一個男人結婚嗎?別開玩笑了!「等他醒來吧。」

「好的,少爺。」平順聽到後頭陽台傳來奇怪的聲音,走過去一看:整個陽台都是泡沫!平順傻眼,抬頭看到泡沫的來源——洗衣機。他頭痛地穿越及腰高度的泡沫,先停止洗衣機,然後拿起水管收拾一團亂的陽台。

「……」自己連洗被單都不會,蕭景和感到很挫敗,他又開始焦躁地走來走去,平順嘆了口氣,要他去房間顧著杜平安,以防他醒來之後有什麼突發變故。

「砰咚!」彷彿應驗平順說的話一般,杜平安的房間內傳來碰撞的聲音,蕭景和連忙奔了過去,看到杜平安用非常彆扭的姿勢趴在地上,似乎想起身,但卻像是離水的魚那般撲騰,怎麼爬都爬不起來。

蕭景和滿懷歉意的抱起他,協助他坐到床上,但蕭景和的動作太粗魯,杜平安臉色痛苦地「嘶」了聲,蕭景和趕緊放開手,沒了支撐的杜平安倒回床上,蕭景和不曉得是不是該再次把他扶起來?剛才醫生已經幫杜平安上過藥,是不是再讓他開一些止痛藥啊?

「……」蕭景和臉色看起來很凝重。一覺醒來發現一個赤裸的男人躺在自己懷裡,任誰都會吃驚的吧?昨天做得太過了,他本來以為偷偷爽一次之後就可以趕緊跑掉,沒想到硬是被蕭景和按著做了一個晚上……他不是被幹醒,不然就是被吻得沒辦法呼吸而醒了過來,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被做了幾次;蕭景和不知道把他誤認成誰了?今天才發現自己上的是一個男人,蕭景和沒揍他都算是不錯的。自己腰酸腿軟屁股痛,而蕭景和還有多餘的體力把他丟到床上,兩人差太多了啊……

「蕭……」杜平安只說了一個字,就被自己沙啞的聲音嚇到,蕭景和也嚇了一跳,慌亂地在杜平安的包裡翻喉糖,遞給杜平安,但由於過於緊張,力道沒控制好,差點戳到杜平安的臉。在杜平安眼中看來,蕭景和生氣地想用喉糖丟他,不過因為本身很有教養的關係,拿出最後一絲禮貌抑制住怒氣,才沒真的把喉糖丟到他臉上。杜平安默默接過,含了一會兒後也不敢直視蕭景和的臉,盯著自己的膝蓋,小聲而含糊的說道:「蕭少,我會辭職回老家,不會給你造成麻煩。」

「……」蕭景和的心臟痛了一下,他想抱住杜平安不讓他走,卻在伸手的那瞬間停住了,他不想再度傷害杜平安,他握住拳頭,又放開,這樣反覆了好幾次之後覺得情緒比較平穩了,才開口說道:「那……」

「那就這樣。」身上還沾著泡沫的平順聽到聲音,走到房間來,無視蕭景和瞪他的眼神,接著說道:「工資會結算到這個月底,該給的獎金一樣不少,需要交接的事項你跟我說就可以了。」

「……好。」平順都在這裡了,那蕭麗人大概也知道了吧?還肯發給他獎金,杜平安簡直謝天謝地!平順把蕭景和拉出房間,兩人不知道在房外說了什麼,平順說話的聲音竟然大了起來,但因為隔著門的關係,聽不太清楚;杜平安嘆氣,連個性這麼溫和的平順都為了這件事動怒,自己真的做得太超過了啊……

杜平安動作遲緩的收拾著自己的行李,然後把該交接的事項都寫在便條紙上,拖著行李箱來到客廳。蕭景和看到他的瞬間站了起來,被平順制止:「我送你。」

「……謝謝。」如果平順沒有伸手攔住蕭景和,那自己應該就被打了吧?杜平安把便條紙交給平順,帶著歉意的指了指自己的喉嚨,示意不方便說話,平順點點頭,協助他提行李,就開車離開蕭景和家。




一路上兩人都很沉默,杜平安說出「機場」兩個字之後就沒說話,因為氣氛尷尬得他不知道如何處理。如果這次回家真的打算跟老媽他朋友的兒子相處的話,那跟蕭景和做愛算不算出軌啊?不,還是別跟他交往好了,如果自己心裡還有蕭景和的話,那不管是肉體上還是精神上都沒辦法容下別人,這樣也耽誤人家的青春……

「咳嗯。」平順咳嗽抓回杜平安的注意力,杜平安知道接下來是重點,於是提起精神聽平順說話:「你是個很好的助理。」

「……謝謝。」杜平安等著平順說出下一句:「這次的事如果傳出去,對蕭少非常不好,我希望你可以保密。」

只是這樣勸戒?不,蕭家肯定有後手,杜平安不敢大意,連忙承諾:「當然。」

蕭景和不希望用錢打發杜平安,因為那讓他覺得自己很像在嫖妓,他希望有更具體的彌補措施——雖然他也還沒想好該怎麼做;但平順認為該給杜平安的錢還是要給的,三百萬或許對蕭家來說不痛不癢,但對一般人來說已經是一筆不小的錢財了,杜平安這個人很乖,應該收了錢就會知道意思;如果杜平安獅子大開口的話,那平順也不是沒有能耐擺平這種事。

平順一路送杜平安進了檢查哨,杜平安覺得飛機落地後肯定還會被蕭家的人盯梢,但他又不想這麼快回家……拖著一身的傷和沙啞的聲音回家,肯定會被老爸老媽關切,杜平安不想讓他們擔心,於是在城裡隨便找了間飯店養傷,打算身體好一點再回家。

自己活得還真是失敗啊……怎麼就色迷心竅的去動了蕭家的大少爺呢?或許是單身太久的不甘願,才做出這種事吧?杜平安沒辦法像其他人一樣把這種事當作是一夜情,過去就算了。他深深地迷戀著蕭景和,不只是對偶像的那種迷戀,他欣賞他的才華,心疼他的努力;自己離開家鄉不就是因為不甘平凡、為了掙一口氣嗎?他看到蕭景和的努力,覺得那就是他的希望;雖然他辦不到,但他可以輔助蕭景和完成,這樣一來,自己也會有種參與的滿足感……

算了,自己或許註定不是那種閃耀的命吧。杜平安迷迷糊糊的睡著,在沒擦藥又忘記蓋被子的情況下,他一下子就重感冒了。他虛弱的叫了客房服務,草草吃了東西和成藥之後開始昏睡,他不曉得在他昏睡的這幾天內,蕭景和又在網路上發表了新歌《只是想和你道歉》,引起無數猜測。

有媒體猜測這是他和練沐瑄感情不合的證明,但開始有別的聲音認為其實練沐瑄是煙霧彈,蕭景和真正交往的對象另有其人,因為和練沐瑄炒作新聞惹惱了對方,蕭景和才藉由新歌向那個人道歉。

這首歌就是之前杜平安聽到的那首,蕭景和低沉醇厚的嗓音述說的自己內心的歉意,但那個人已經聽不見了,他想挽回,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才不會再次造成傷害,無數的懊悔與悲痛圍繞在心中,久久不能散去。蕭景和這次發表歌曲只有單純音樂,沒有畫面,但每個人都能聽出他的哭腔,和蕭景和合作過的席珊珊也在粉絲頁下面留了個摸頭的圖安慰他,粉絲們都心疼蕭景和,紛紛留言鼓勵他。

而蕭麗人聽到這首歌之後非常確定蕭景和失戀了……他把平順叫過來問,平順卻搖搖頭表示不知道,蕭麗人瞇起眼來,平順臉皮厚也不怕他看,蕭麗人拿他沒轍,隨口問道:「平安呢?怎麼最近都沒看到他?」

「他說他老家雜貨店需要人顧,辭職了。」杜平安這理由沒有破綻,蕭麗人也知道他家情況,有點惋惜的說道:「可惜了,他是個人才。」

「嗯。」杜平安像是蒸發一樣沒了消息,平順本來想確定他到家了再跟蕭景和回報,不過杜平安的老家實在太偏僻了!搭飛機轉火車再轉巴士,然後……平順派去的私家偵探就跟丟了。聽說是搭出來採買的小貨車回去?十幾個人跟貨物一起擠在後車廂的那種。雖然平順也覺得杜平安不當助理了很可惜,不過在這種事件當中,犧牲的勢必是弱勢的那方,能保全蕭家名聲比什麼都還重要,杜平安的老家如果這麼偏僻,那應該……掀不起什麼風浪吧?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