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 第十章(練筆時期作品)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第十章 羅城

王鎮聽了發出一聲驚疑,簡道乾細說那天看李美玉的下陰部覺得性經驗應該頗多,後來請人調查他有從事伴遊含通告之類,後來法醫也證實他有不符合年齡的豐沛性經驗,逐而去調查他平時的生活,而王又靈也有當酒店小酒的經驗,這是目前兩案共通的地方⋯

‘穩重了許多,跟以前不一樣!’就在王鎮這樣想著簡道乾的時候,簡道乾在市場踩到玉米皮加上地板濕濕的立即摔了四仰朝天,他一屁股坐到榴槤上,發出一個「至死不悔」的尖叫。

‘你沒事吧!’王鎮好心的扶起了他,簡道乾的臉都痛到歪了,他勉強了一句問了王鎮話‘能不能幫我呼呼!’,王鎮聽到是直接放開手,簡道乾因爲沒有預兆的放開,屁股又與旁邊榴槤親密接觸,他又發出了再一次的至死不悔的叫聲。

‘狗改不了吃屎⋯⋯’王鎮小聲的說了一聲,原本以為他變穩重了,沒想到他死性不改還是跟以前一樣,簡道乾此刻不知道他心裡想的,但是能肯定他屁股是一個悲劇。

「鈴!」

王鎮接了電話是鐘靜寧打來的,她說已經不住在以前那裡,目前跟以前的大學同學住,還特意補上了是跟女生住,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說又聊其他的事才掛斷,但簡道乾也艱難起身只是一直在揉屁股。

‘你說那天⋯那麼這個「小丑」對你們很了解囉!’簡道乾一邊揉屁股呲牙咧嘴的說,而王鎮也覺得很奇怪,他應該沒有認識這樣的人,兩人準備開車回警局。

王鎮在路上跟簡道乾討論,把他與鐘靜寧認識的人比對,只有林長生一個人有著交集點,其他似乎沒有認識的人。

‘咦⋯我們怎麼還在這隧道中?’簡道乾看著窗戶外的景色問,王鎮聽了也看著窗外的景色納悶,這條隧道並沒有很長阿!怎麼還在裡面?這時隧道中的旁邊有一個女生,他低著頭攔車,看起來有幾分詭異。

‘要不要停啊!’王鎮是戲謔的問簡道乾,但簡道乾一聽想到之前的事就嚇壞了直叫他開快一點,而王鎮車子也加速了雖然旁邊女子不見了,可是他們還在隧道中。

‘呼⋯擺脫了!’簡道乾瞇著眼睛看外面,已經看不到剛剛那個女生,才敢睜開眼睛靠在椅背上,突然他瞄到後視鏡中,有一個沒穿鞋的女生坐著,慢慢發出一個笑聲⋯

「桀!桀!桀!」

那個女子沒有動作可是笑聲越來越大聲,整個車子上都沒人敢發出聲響,王鎮也不敢把踏板放鬆車子還是高速行駛中,整個車內寂靜無聲!王鎮平時雖鐵齒但此時也不敢回頭,簡道乾更是慘,整個人瑟瑟發抖皮膚都起雞皮疙瘩。

「吱!」

車上的原本收聽的收音機廣播也錯亂,發出一陣怪頻、刺耳的聲音,突然又出現一個人聲;女生的歌聲⋯「我終於看到所有夢想都開花⋯」,赫然是當初在紅包場聽到的歌,此時後座的女鬼慢慢變不見了,那個歌聲也停止了。

‘呼⋯’簡道乾是一直拍胸脯松口氣,王鎮也是長嘆一口氣,也許剛剛的歌聲就是他妹妹來過的證明,默默的一直保護他們⋯或王鎮!後來他們是看到隧道的終點,他們駛出隧道外面就停下,王鎮跟簡道乾互笑一下為剛剛的「劫後餘生」感到慶幸。

‘可能是他不滿你說他伴遊吧!’王鎮跟簡道乾說著,簡道乾深吸了一口氣說‘他也沒辦法!’,他之後又繼續問王鎮「小丑」的話題。

「小丑」雖目前的範圍內說只有林長生,但是遇到他們和拿到資料、照片,神情沒有一點特殊的變化,彷彿是第一次接觸,如果真的是他的殺害的應該會有點變化,這又讓他們陷入了思考。

‘先去醫院看看吧!’簡道乾先這麼說著,王鎮也思考不出結果,同意他的要求,兩人這才駛去了醫院。

‘哇!好多人⋯’簡道乾看到門診的排隊人潮又發出讚嘆,因為前幾次都是直接進去的,根本沒有等太久,也沒有特別注意,如今一看好多人⋯

大多都是老人在排隊看診,王鎮先去跟人家談天之後才切入主題,但得到的都是說林長生看診仔細,而且很關心病人的生活起居,這讓這群老人很感動也直呼他醫術、醫德兼具,只是有一點很奇怪他只看診到晚上八點,早上不看診晚上也不加診,可是不能說什麼,畢竟每個人有自己的時間分配,也不用強迫說一定要工作。

‘咦⋯好像也沒有什麼問題!’王鎮跟簡道乾都很納悶自己的預感,感覺應該會有什麼的,但卻得到外界給林長生這麼高的評價,其他又沒獲得什麼重要事情,這讓他們漫步在醫院中在煩惱。

‘你們怎麼在這!’他們走在醫院中巧遇鐘靜寧,剛剛去探聽林長生的事可不敢說,畢竟他們是同事怕會說出去,他們聊了一下天相約晚上吃飯,王鎮當然是在心中樂歪了,簡道乾是想問之前有關小丑的事。

剛好離晚餐時間不遠,他們所幸直接等鐘靜寧下班在一起去餐廳,到了餐廳簡道乾如同「猛虎出閘」般點菜,幾乎有什麼點什麼,因為王鎮飯前說‘這攤報公帳‘,餐點一道道的上來大家邊吃邊聊天,最後簡道乾才問。

’隔天回去有發現被侵入過的痕跡嗎?‘簡道乾吃到後面是直接問,鐘靜寧聞言是想了想那天狀況搖頭,似乎沒有什麼發現。

’你有報警嗎?‘簡道乾問到這個王鎮就插話了,說就是他報得警,事後警局跟他說沒有發現指紋,當地因爲是舊的住宅區也沒有監視器,所以沒有拍到犯人身影,但信紙上有淡淡的魚味⋯似乎是一個線索。

簡道乾吃飽了靠在椅背上拿個牙籤剃牙思考著,這個「小丑」犯人有著專業的技術手法,又對他們的行蹤瞭若指掌,可是信上卻有著魚味?這樣林長生似乎就不太符合了,感嘆這個案子真麻煩。

‘你跟林長生醫師熟嗎?’王鎮突然問一下鐘靜寧,他也沒有懷疑就直接回答,雖然在同一家醫院但沒有很熟,但病人們對他稱讚有加,而且傳聞醫院有意要提拔他當主任,有人說下一個副院長就是他,他突然似想到什麼反問。

‘你們懷疑他?’鐘靜寧一臉驚訝的問,為怕打草驚蛇王鎮笑著回說,是家中長輩心臟不舒服想問一下,可能這個原因太合情合理了,王鎮而且也不再繼續問了,鐘靜寧心中這事也放下了。

王鎮心想林長生雖有可疑的點,但似乎其他的佐證無法顯示是他,繼續咬著他不放好像不太好,而且那信上有著魚味⋯醫生怎麼可能會有。

‘妹妹你這案真離奇⋯’王鎮靠在椅背上嘆了一口氣,因為這幾天為了這案是東奔西跑,如果有什麼進展就還好,但偏偏像原地踏步一般⋯突然口袋手機響了。

「鈴!」

王鎮心情有點低落的接了電話,但電話中的訊息瞬間讓他認真起來當下就離開椅背,之後他拉了簡道乾就準備離開,只留下一句話。

‘有事先走了!還有回家小心一點’王鎮邊說這話只留下一個背影,頓時讓鐘靜寧覺得好有男人味,瞬間有一點點小花痴。

簡道乾是一路罵咧咧的說幹嘛拉走他,剛剛吃飽要休息一下,沒辦法王鎮在車上沿路對簡道乾說發現一具遺體,也是跟第二案一樣的死法,而且一樣同為女性,只不過是泡在海裡的浮屍,面目已經發腫認不得了,這下簡道乾安靜了⋯

‘王副!王副!’王鎮一到現場大家跟他打招呼,他一一回應著邊穿過封鎖線,馬上就看到一位女屍不過很浮腫,當下簡道乾⋯

「痾⋯」

簡道乾到旁邊的海上吐著,剛剛吃的都吐出來,那個味道他真的不能忍,尤其是剛剛吃飽飯,真的太刺激了。

‘第一個發現的是誰?’王鎮這種情形看太多了,去完命案後他還能吃番茄肉醬麵呢!他平靜的說不過現場有個人員說是「羅城」,王鎮還心想該不會同名同姓⋯

與旁人要來資料一看,資料上的照片與他早上看到的那人居然一樣,這個發現讓他驚呆了,趕快叫簡道乾來看,簡道乾也有點訝異⋯





1.1K會員
631內容數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就紀錄一下我的人生感悟吧!還有放一些小說⋯不趕時間就佇足一下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