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專題|旺角卡門之〈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夜裡有風,風裡有我,我擁有什麼

2018/08/28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曾聽人說過:一個人所收藏的珍愛歌單,通常都是在成長階段的青少年時期就建立得差不多了。真心喜歡一首歌,會讓你百聽不厭,進而想去了解詮釋演唱它的歌手、創作它的填詞作曲者,甚至是它的時代背景和相關的一切資訊。如果有機會遇到和你一樣的同好知音,彼此交換對歌曲的喜愛心情,那種喜悅更是加成的滿足。
再次認識〈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這首歌,是看了王家衛導演的電影《旺角卡門》。主唱王傑是我在青春期學生時代就迷上的歌手。初初聽見王傑的歌聲並不是從他的第一張唱片開始,而是 1989 年他已經奠下歌壇基礎的《孤星》大碟,當時音樂新載體 CD 正要盛行,我還在聽必須要翻面的卡帶,瘋狂愛上他的浪子形象和滄桑歌聲後,就往前追回前面已經發行的三張專輯。KTV 文化風行的年代,王傑的每一首主打歌點唱率皆是排行榜前幾名,而他歌裡有男女對唱的並不多,和葉歡合唱的〈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是大家最熟悉的一首。即便不是太歡樂的曲子,卻也是包廂裡炒熱氣氛的必點歌目。
第一部看王家衛執導的電影也不是《旺角卡門》,在看過《重慶森林》、《2046》後,除了影片風格、故事編劇、角色設定之外,配樂的使用和選擇最令我驚艷,可以說是因為王家衛的音樂品味,而開始注意他的電影。首次觀看他在 1988 年的處女作《旺角卡門》,是在第四台頻道看到粵語版的重播,由劉德華與張曼玉分別飾演的阿華和阿娥,兩人在碼頭電話亭忘情擁吻的那場戲,搭上當時最紅的一首西洋歌曲〈Take My Breath Away〉(原唱為美國樂團 Berlin,是《捍衛戰士》(Top Gun, 1987)的主題曲並且獲得當年的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由林憶蓮翻唱成粵語歌〈激情〉,煽情的樂音緊扣著男女主角壓抑的情感一起宣洩爆發,彷彿也把觀眾的呼吸一併帶走了。後來再看國語版配音的《旺角卡門》,同一段劇情的插曲被換成〈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前奏旋律才剛下,我根本直接尖叫流眼淚了。喜歡的導演在電影的重要畫面用了你最愛的歌曲,還有什麼比這情況更讓人感動的呢?
 
〈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收錄在王傑第二張國語專輯《忘了你忘了我》,由丁曉雯填詞、陳秀男譜曲,1988 年飛碟唱片公司發行,這首歌有個有趣的幕後創作故事,紀錄在丁曉雯《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歌》一書中:《旺角卡門》在香港票房優異,於台灣上映時更名為《熱血男兒》,且和飛碟唱片合作國語版的電影歌曲,彼時在飛碟擔任王牌製作人的陳秀男,因看到梅艷芳的《百變梅艷芳之烈焰紅唇》專輯中、幾首國語歌詞寫得很不錯,於是致電給丁曉雯,希望她幫王家衛的第一部商業電影《旺角卡門》的片尾曲填詞。接下任務的丁曉雯只被告知片尾曲演唱者是王傑和葉歡男女對唱,連邀她填詞的陳秀男也不清楚電影情節,只曉得這部片是由劉德華和張曼玉主演的悲劇,男主角在片尾結局中彈身亡。在從未與演唱的男女歌手合作過、也從未看過任何電影畫面,充滿太多不確定感的狀況下,丁曉雯僅靠這些極少資訊便開始撰寫歌詞,和作曲者陳秀男反覆琢磨,前後改了七次才定調,歌名為〈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
丁曉雯回憶自己填下這首詞的過程,想起自己大學時期曾修習過電影課程,於是用觀影的經驗去揣摩、營造歌曲的情境,一進歌的第一句「夜裡有風,風裡有我,我擁有什麼」,即是表現鏡頭由遠而近推進的手法;副歌「南方天空飄著北方的雪」則是來自年少時讀過鄭愁予的詩——《天窗》裡的「我是北地忍不住的春天」帶給她的震撼,腦海裡留下的深刻意象,消化反芻而成了這句經典歌詞。《熱血男兒》在台正式上映後,丁曉雯親自進戲院去看了這部電影,才知道〈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並沒有被放在片尾,而是扣著電影情節成為插曲。那一幕是阿華決定要離開,和阿娥分手後,在天色微亮的薄霧裡搭上第一班公車,一個人孤獨地隱入靠窗的座位,車一開、風一吹,「夜裡有風,風裡有我,我擁有什麼」的歌聲響起,詞與景配搭得十分契合,彷彿是為這場戲量身訂做的一樣。丁曉雯回憶起在影廳裡聽見這首歌的當下,她起了滿身的雞皮疙瘩……。
 
在歌壇浪子王傑極具辨識度的嗓音詮釋下,結合《熱血男兒》電影的宣傳,〈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一推出就得到了廣大聽眾的認同而傳唱開來。丁曉雯在此填詞的新穎寫法,如:「夜裡有風,風裡有我,我擁有什麼」這樣前一句最後一字和後一句第一字的「勾句」創作,都是過去國語歌壇中不曾用過的方式,給人耳目一新的感受。隨著〈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的暢銷佳評,丁曉雯也成了填詞界炙手可熱的紅牌,後來為少男團體小虎隊寫下〈青蘋果樂園〉也讓三個大男孩一舉成名。丁曉雯填詞加上陳秀男譜曲這一個組合,亦聯手再為王傑寫下多首金曲作品:《為了愛夢一生》專輯中的〈如果你真的在乎我〉、《忘記你不如忘記自己》裡的〈流浪的心〉等。
〈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這首歌也有自己的後續發展。1989 年王傑進軍香港樂壇,發行第一張粵語大碟《故事的角色》,歌曲挑選自他的前三張國語專輯《一場遊戲一場夢》、《忘了你忘了我》、《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皆重新填上粵語歌詞。其中〈溫柔的你〉即是〈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的粵語版,對唱的女歌手換成了林憶蓮。隔年 1990 年林憶蓮發行自己的粵語專輯《都市觸覺之推搪》,再將此曲改編為〈冬季來的女人〉,並由她自己獨唱。同年底台灣皇冠出版社發行《他,一個人——王傑的故事》一書,由吳淡如執筆,根據王傑的經歷、透過一首首歌曲訴說他的愛情故事,裡頭也包括了〈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
 
作為一個癡心的歌迷粉絲如我,對於接收到與王傑歌曲有關的資訊感覺雀躍無比,自己做關係圖連連看,甚至浪漫地揣想臆測也是很正常的。《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專輯的同名主打歌 MV 找來《旺角卡門》的男主角劉德華一起同框入鏡,而女主角張曼玉則早在王傑出道第一首歌〈一場遊戲一場夢〉的 MV 中就合作過;國語版的《旺角卡門》(熱血男兒)不只使用了王傑〈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作為插曲,〈忘了你忘了我〉也是其一。我就這樣從王家衛的《旺角卡門》電影裡,「再次認識」了〈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這首歌。當年填詞的丁曉雯從鄭愁予詩中獲得為王傑寫詞的靈感,不知道是否因為兩位才子皆有「浪子」的稱號,也都是各自領域裡一顆閃亮的巨星呢?三十年前的電影和插曲像是「昨夜的夢」,而「如今在我夢中響著的,也祇有一個名字」……


 
【釀電影】2018年 8月號(訂閱方案請看這裡
【釀影評】專欄
《大世界》:既慘又近,犀利而生恨 by 唐澄暐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新鮮芬。 哭點很低笑點很高的女漢子。迷詩、戀歌,且喜舊厭新。 開過 一家黑膠唱片行 和 一間音樂電影發行片商。 為求溫飽顧三餐,現以文字交換一點真心一點現金。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