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國婚姻好嗎? | 顛簸之路加小確幸 (中) ~顛簸之路篇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萬事終究會以美好結尾。而美好未到,只因終點未至。——《金盞花大酒店》
Everything will be all right in the end... if it's not all right then it's not yet the end.——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
接下來的道路崎嶇不平,請各位讀者繫好您的安全帶!
開門見山就是難
前情題要: 當時還是印度男友的他面臨人生第一次大挫折,我們居然還沒因此分手。

反而花了2~3年的時間勉勉強強的爬過來,然後接受事實。他也從茫然無措到逐漸找到了方向,那段時間他來來回回南非不下數百次,我們就把小別勝新婚當感情的補品這麼的經營過來。後來他在德國找到工作成了一個很大的鼓舞,雖然意味遠距離戀愛的故事要繼續寫下去。

當我們回頭一望已交往近5年時,開始討論結婚,卻也在此時發現我們有了孩子。情勢從此急轉而下,他父母的保守思想無法接受這一消息,他與他父母僵直不下。我苦於他人不在身邊,無法向父母坦白。終於在懷孕第五個月時他回來了。我們與我父母提及婚姻那晚的情境足以媲美當紅肥皂劇,怕是我一五一十的道來,你會想先去準備一包爆米花再回來,我就不多贅言。

縱使未婚懷孕在我保守的父母看來是大不幸,他們還是接受我打算馬上結婚省掉婚禮的決定。他的母親後來雖也接受我們的決定,但他父親卻堅持不肯妥協至今。因為我父母的不認同,加上我自己的傲氣,婚後接下來的一切辛苦,我打落牙和血吞,除了育兒,我從不向娘家開口半句。不過,較令人心酸的是,我至今仍未正式見上公公一面。
谷底下的谷底
「少年得志大不幸」足以用來解釋他接下來一連串的不順。在德國工作一段時間,以為人生藍圖就此成形,一切正以那裡為立足點的計劃著我們接下來的人生。但那個工作毫無預警的告吹,所以全部打回原形。不幸中的大幸是他終於不再只有半年的時間在南非、半年在德國,他終於回到我們身邊。三歲的大女兒終於不再只會跟他說中文。

摸索一陣子後,他的工作似乎又找到了著力點。眼看新工作步上軌道,誰知那年的十二月傳來壞消息。他遠在瑞士的工作上司兼夥伴,在十二月回德國探親時出了車禍,當場重傷昏迷,就這麼沒再醒來。一年內兩個事業上的打擊,還好當時有他的一位好友恰巧來訪,讓他在極低迷的十二月三十一日夜晚,還能有好友相伴打氣,勉強有勇氣進入新的一年。因為至此已熬了5年的我,能用的正能量都支透了,無能力再站起來當啦啦隊隊長了。

第二次措折後,他花了比上一回還長的時間摸索下一個工作。或許措折讓他有所顧忌,或許措折讓他嚴重失去對自己的自信。他再尋得的下一個工作雖然乍看之下是個好工作,但短期來說我們會沒有來自他的固定收入,只有自我說服長遠下來會有更大的收益。所以我們繼續依靠著我單薄的中文家教收入,偶爾我接到一個翻譯工作,或偶爾他的副業小有收入,我們才得以喘息,否則常常捉襟見肘。終於體會為什麼「貧賤夫妻百事哀」,也極怕步入「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的地步。

這一段段的打擊讓我撐下去就是那句「萬事終究會以美好結尾。而美好未到,只因終點未至。」我一再再把終點向後移,等待著美好的到來,只是美好仍在遙遠處。就在一步步往更深的人生谷底走去時,期待已久的更大收益依舊沒有到來。三年過去了,以為他終究會得到他應得的那份報酬時,和那份工作相關的軟體公司意外的突然倒閉,上司也就以這個無可爭辯的理由,在他辛苦工作三年後沒有給他一毛錢的報酬。在聽到這消息時,我-都-快-瘋-了!

所以當他還想替同一位上司做另一個案子時,我立了一個又一個的條件,他不得以最終放棄那個機會。或許人在窮途末路時,會死抓著一個看似可以活命的浮木不放,只因浮木給了暫時喘氣的機會,卻不願見浮木不可能給予活命的條件。我不得不強迫他甩掉不可信的浮木,死游活游也要游上岸用爬的。

於是輾轉至今,雖未達大富大貴,終於在雙方原生家庭的幫助下,我們總算能慢慢站起來用走的,而不是被壓力拖累一身,無處向命運申冤。比起異國婚姻裡生活差異的難、語言溝通的難、文化不同的難,人生課題本身給予的難才是真考驗

承受多重壓力近十年的最後幾年,我勉強帶著自己兩次前往心理諮詢師的診間。心理諮詢雖然沒有帶給我救贖般的奇蹟,但一位諮詢師重點說出,有些難是可以有選擇的不要,而另一位諮詢師除了提供我大吐苦水的舒適空間,也建議了我極佳的解壓方式。
關在婚姻的牢籠?
邏輯不通大過語言不通
大辣的故事說完了,來說小辣的。

這個印度老公值得拿來一說的缺點之一,是: 一定要繞一大圈做事情,使事情複雜化。(除去「隨時可以被引爆的三分鐘怒氣」,「喜歡提前計劃事情,可是一鐘頭後就會忘記計劃內容」、「雖會做家事,但也同時記較我少做多少家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管家的原則」,這些缺點先不提。)

不曉得是不是這種「繞圈」思維的基因促使許多印度人成了頂尖的程式設計師。我以為電腦程式=複雜=複雜思維=印度人。嚴重懷疑,他的「繞圈」思維是擔誤我們這個家長時間裹足不前的主因素之一。
舉例來說: 最近他在裝璜家裡,問我前門是否要漆上別的顏色。但我們住在公寓樓,公寓樓有立下某些規定以保持外觀美觀一致。前門只能漆白色的規定他早就知道,可是他卻還想另搞花樣? 以我的直線邏輯思考來說,依規定我會直接重漆白色,因為關上門後,一天下來根本看不到前門顏色超過10分鐘,誰在乎呀!

但有室內設計背景的他,非得把根本不成問題的事變成問題來跟我討論十分鐘,最後的結論還是重漆白色。領教了他的邏輯思考模式多年後,我理出了如何打破他的「繞圈」思維的方法,結論才能在短時間內定下。不然這事在接下來一個月的順序將會是: 漆上別的顏色 -> 被大樓管理會警告1 -> 警告2 -> 警告3 -> 重漆回白色。然後他還不會覺得他在走冤枉路,他只是在做他想做的事。問題是,他想做的事浪費一堆人事物資源!
我會鼓勵異國婚姻嗎?
雖然我們生活拮据很長一段時間,看似日子難過大於一切,但日常瑣碎的難卻是天天在折磨著人。我不願在此贅言種種,因為我以為日常瑣碎的難歸難,但婚姻不就是如此? 兩人的人生在對彼此許諾的當下就此成了交響曲,難再編成獨唱。

到底有哪些是和印度男人結婚才會遇到的難,很難分辨。我能想到的就是此文和前篇所提的幾點。應該不少異國婚姻者會說,我會嫁娶這個人純粹只是因為遇上了,而不是為了有異國婚姻而故意找個外國人來論嫁娶。最豈碼,我不是。

所以我不會以我吃苦當吃補的例子來勸人別進入異國婚姻,但唯有一句我不得不說:「還是在得到長輩的祝福後,再談結婚吧!」因為我們都需要後盾,結婚後的人生會怎麼變化,結了才知道。有原生家庭做後盾,才有力氣好好經營婚姻。

下集預告: 先苦後樂,苦篇說完,下篇將以「樂篇」收尾。敬請期待!



若您能稍微感受到我字字隱藏的用心,請【免費支持】我,幫忙在下方的「拍手圖案」按五次,我將有機會獲得寫作創作的回饋喔。感謝您!🙇‍♀️
53會員
42內容數
我十幾歲前在台灣長大,十幾歲後在南非成長的。在這條路上有很多可以可聊、可分享的。且聽我溫溫道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