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時中幫我們補上的一堂民主課

林艾德
林艾德
本文發佈於 林艾德的大腦迷宮
316
2020-04-21
|閱讀時間 ‧ 約 3 分鐘
當陳時中分析國防部防疫SOP的問題是「太嚴格、彈性不足」時,或是當他對接受疫調人員喊話「誠實就是防疫有功」時,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他跟多數政客的不同?
陳時中與其他政治人物的差距,也許不是執行力,而是他對人性的理解方式
由於台灣走向民主化的過程,其實是依靠少數人的努力及國際形勢的推波助瀾,整體社會依舊缺乏公民素養。我們對守法的概念,通常不是理性思考的結果,只是單純的服從威權,也導致多數人在意的是讓犯錯的人受到懲罰,而不會去思考這樣的懲罰能帶來什麼樣的實質意義。
就拿執行死刑來說,有多少人研究過死刑跟治安的統計關係?如果找不出關係,那為什麼一定要執行死刑?抑或是有多少人研究過交通罰鍰跟事故的關聯性?為什麼我們每年罰鍰都在創新高,但死亡人數卻沒有下降?
對很多人來說這都不重要,因為殺人償命、違規罰錢都是天經地義,他們不需要知道為什麼,他們相信只要犯人都得到懲罰,大家就會更守規矩,社會當然也會越來越美好。
所以,我們幾乎不會看到政治人物說某項規定「太嚴格」,因為法律或規則就代表了一種人民應該無條件遵守的權威,如果越來越多人違反了規則,那一定是懲罰不夠嚴厲,不可能是規則有問題。
同樣的,如果其他政治人物要使接受疫調的人員誠實以對,那他們會說什麼?我想絕對不會是強調誠實就是防疫有功,政客們會強調,如果你說謊,那就要接受怎麼樣嚴重的懲罰。
柯文哲曾經說,他來當防疫指揮官也不會太差。我想無論是在制度面或是執行面,這句話可能都有一定道理,但陳時中可以帶領大家一路走到現在,並不單單只是因為他的專業能力,更是因為他對人性的尊重。
當柯文哲提出要用電子手銬來監控隔離者時,陳時中說他們是人,不是豬、不是一塊肉,重點是考慮怎樣可以建立起好的關懷系統。當蔣萬安要求要公布確診案例所在區域時,陳時中則提醒大家社會的氛圍最重要,保護確診或隔離者就是保護我們自己。當一名無證的移工看護確診後,是陳時中阻止了勞動部的加強取締,因為移工已經成為我們長照系統無可取代的一份子。
我始終認為台灣社會缺的不是好的制度或是執行者,我們缺的是一群能理性思辯又具包容心的好公民,而陳時中的處事原則就是一次公民教育的好機會,告訴我們政府與人民之間不是只有懲罰跟服從的關係,兩者之間還有一個公民社會,是透過彼此尊重、關懷及利他主義來構築,而他用實務證明了,即使在最危險的時刻,這樣的社會,效率也不會輸給強調嚴刑峻法的威權社會。
這才是我覺得最該感謝陳時中的地方,台灣人始終對威權的效率懷抱著不理性的崇拜,正是因為在我們民主化過程中缺少了這一堂課,而他替我們補上了。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林艾德
林艾德
皮格子樂團主唱及文字工作者,從事社運倡議、時事評論、民族建構、哲學及母語推廣等。
本文發佈於
大家好,我是艾德。 最近突然有感,報紙、網路媒體、新聞頻道各有立場,想靠文字評論生活就必須進入他們的體制,無形中也是接受了他們的束縛;方格子則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看看我們能不能擺脫媒體的綁架,透過直接來自讀者的支持,得到真正獨立思考產生的文字,我想努力看看。


316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316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