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香港BL的第一次|港版《大叔的愛》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最後的一幕
從喜歡作為開端,從而接受愛情是流動的,接受愛一個人超過了性別的限制,是許多喜歡上BL的人對更大更寬廣的世界的一個開端,也是期望令這個世界可以變得更溫柔的一個小小方法。
全劇最愛的一幕
隨著連日來的洗版和全情投入,港版《大叔的愛》也迎來大結局,在台灣的同學也見證我的瘋狂,每晚九點半雷打不動的打開平板連上VPN,然後等待一個小時的快樂。即使它未必是快樂,可能伴隨的是哭到不行或是破口大罵,但是於我而言,有一套香港本地製作而具有BL元素的愛情喜劇可以追,是無比的幸福。這對於一個喜歡、閱讀和泡在BL世界超過十年離二十年也不遠矣的腐宅,擁有一部香港本土拍攝的BL故事電視劇,也是我從來都沒有想像過。在一個這樣紛亂的世代,重新拾起大眾媒體一起觀看討論,對於凝聚彼此,又是那麼難能可貴。這幾年,香港真的不太快樂,但起碼有三個星期,每一次打開社交媒體,除了那些惱人的社會、複雜的人生問題,還有我最愛的BL,還有一個個接受BL、「HEHE戀」的香港觀眾。
甫知道ViuTV購買《大叔的愛》進行翻拍,我和身邊的人就不斷說一定要看,不是因為《大叔的愛》本身有多好看,而是因為這是香港電視、香港電視劇作品的一個里程碑。而對於BL粉絲而言,只有我們顯示到這些作品有多賣座和具有話題性,才能讓他們繼續生存在主流媒體。原作《大叔的愛》是日本第一套入屋的BL作品,同樣地ViuTV選用了這個劇本,必然是因為他的親和力和具有入屋的多樣性。事實上,《大叔的愛》不只是男男線,也有婚姻、男女之間的關係,因為這些不同的關係交錯,加上搞笑、輕鬆的劇情,令這部作品能吸納更多觀眾觀看,無論是爸媽、「直男」等等我們以為相對不能接受「HEHE」的人,都可以投入。其實BL劇在各地開拍以來,雖然氣勢如虹,得到許多地方觀眾的喜愛,甚至成為一種對外輸出的軟實力,但並不是每一個地方都敢把他們放上電視這大眾媒體的黃金時段,許多都只是網劇(韓國、台灣),或是深夜時分的劇播(日本),ViuTV願意作出這樣的嘗試,也收穫了開台以來的最高收視。
為什麼為之感動,要我細講實在是太長篇大論。在《大叔的愛》,角色對KK離婚後和男人結婚毫無驚訝,只有祝福,雖然我猜想觀眾應該是沒有什麼祝福就對了;阿牧在家中出櫃場景的嬉笑怒罵,家人笑罵父親不接受兒子是同志身分是因為膽小;阿牧角色的深情放手,令大家都可以高舉「愛就是愛」大旗要阿牧不要放棄;對渣田的舉棋不定傷害了男男女女,放置在同樣的位置上相比較。《大叔的愛》在我看來雖有許多想暗殺生啤的地方,但是這些價值觀依然存在,依然亮眼。這些話語能在電視上出現、表演,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BL作品、同志作品都一起經歷了許多風浪和催化,才慢慢成為大眾接受的話題。
這樣看來,日版成功了,港版也成功了,大叔接受此刻真實感受的自己而選擇結束婚姻,田田在摸索什麼是感情的道路上無意的傷害了人,也終於在成長後作出了選擇。當中重要的不是「轉gay」這件事,你在生命的一段時間愛過一個人,付出了真心真意,在生命的下一個階段,你也可以再愛一個人,就像阿田慢慢的才摸索出自己喜愛對象,他可以是有關性別,也可以無關,感情和性欲都是可變的、流動的,這樣才是真實的面對人的欲望和愛意。愛本來是一個美好而簡單的事,而阿牧遇到和考量的,正正是社會和家庭幻想往往都壓迫在個人身上:生兒育女、建立所謂正常的感情關係,但阿牧用他的深情打動到觀眾的堡壘,讓觀眾了解到主流群體以外的人所擁抱的喜歡,正在面對的困難。
牧田即影即有
從成為一個喜歡BL的人,我從不避諱討論這件事或是承認這事情,但是仍然面對很多不同的問題和誤解。而BL縱使越來越面向大眾,但圈子之外願意接觸和理解卻少之又少。《大叔的愛》入屋,正正為這些誤解打開一個缺口。喜歡BL的人只愛性愛場面嗎?喜歡「睇人搞gay」是一種怎樣的喜好?如果後宮作品可以為男性服務,為何BL作品為女性服務卻要備受關注?BL作品到底是什麼?BL從過去到現在,經歷了許多的轉化,也曾經備受同志群體的批評,才能造就現在的作品。這些過去都不一定要被理解,但怎樣才令喜歡BL、身為同志或是無關二元性向這件事不會難以啟齒,其實比我們想像中是需要更多的力氣。從喜歡作為開端,從而接受愛情是流動的,接受愛一個人超過了性別的限制,是許多喜歡上BL的人對更大更寬廣的世界的一個開端,也是期望令這個世界可以變得更溫柔的一個小小方法。
如果我們重新去閱讀這些年同志作品和BL作品的發展歷程,我們可以發現,當中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了。縱然,這並不代表只要有BL劇或是同志相關的作品,少數群體的權利就會得到改善的空間;有許多地方的都只有純愛劇才能打開入屋這件事,也說明了性關係在我們社會能公開討論仍有距離。但至少這是某種程度的第一步,從演員在大結局後的FB live講出希望ViuTV能翻拍更多BL劇、從主演口中講出這是對電視進程一件更重要的事、從偶像團體成員輕鬆自在的討論是否可以有更激情的戲碼、從演員本身也支持不同形式的愛,這些事對於我這一個多年沉浸在不同國家娛樂產業的觀眾,更感受到整個當中和傳統電視告別的努力,如何凝聚了一群更開放的大眾,真的浩浩蕩蕩的進入另一個大眾媒體的時代。
如果香港還有時間,那是不是還能期待去標籤化的一日?
感謝身旁的朋友一直都聽我的激動分享,感謝每個對我喜愛BL從未白眼和抗拒的朋友,營造了一個特別幸福和溫厚的同溫層予我。感謝ViuTV把《大叔的愛》翻拍而定位為愛情喜劇,感謝每一個細小的細節和演員的投入。雖然很想很想很想把田一雄扔下山,但是2021年我能為了一套香港的「HEHE」愛情劇感動、生氣、憤怒或是覺得可以拍得更好,這都是我始料未及但感到幸運的事。
港版《大叔的愛》完結了,能和香港人一起追一套BL劇,這是我十多年來,從為了打遊戲被姐姐逼著看第一部BL小說還要口頭報告閱讀心得後,一直一直都在期待的事。

感謝你們。
12會員
18內容數
「當我們在談論BL,我們在談論什麼?」— by cyrisiswriting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