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一篇.長篇樂評】per se繪出 純孩兒的剔透玲瓏心

2021/10/0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他做的,不是我們正常看到的…」
「對!那又如何?」
在不正常的世界之中,還在執著甚麼是正常,只是浪費時間的行為;不如用這些對罵的時間和心神,抱著信念多跑幾里路就好了。
「皮皮,你說對嗎?」
連一雙襪子的顏色也不同的小女孩,眼前這個小女孩所說的話,真的有力嗎?
抱歉,再多的質疑和指罵對她來說,也只是一塊掉在街上的落葉,沒有低頭回看的價值。怎麼「成功」、「快樂」的感覺,開始能夠量化?怎麼世界,漸漸只能容下一種聲音、一種價值、一個目標?
閉上雙眼,Sandy手中的琴鍵,是五光十色的紛擾世界,吸引著一個個純潔無瑕的心靈,投進一個個染缸之中,拼命把潔白的身軀,都畫上不同的顏色,讓自己變得七彩斑斕,讓自己看起來更吸引…
相比之下,Stephen的結他,就是純孩兒的心,到底要依附著琴鍵?還是保持著自己的心?生活、生存、理想,左右腦互相駁拳,我們的身軀,旋即變成了這場綜合格鬥的擂台。
「你永遠不會成功!」
「我們做的才是對!主流才是永恆!」
「看看你的Engagement!」
彷似是成長中的一巴掌,一記又一記的摑在我們的臉上,直至摑碎我們本是剔透的心,直至我們動搖,直至我們質疑一直堅持著的信念…
/荊棘滿身的痛楚
鍛練成習慣改造我/
在第一段Verse和Chorus之間抽去所有樂器,在無添加的情況下,鏗鏘的吐出這一句,再多的痛楚,再繽紛的吸引,也沒法粉碎純孩兒那火燙的心。
因為無,因為純白,因為沒有規限,也因為沒有包袱,我們可以畫出任何的東西,如水一樣成為任何的形象,怎麼我們要將自己套入一個個不稱身的模具,把自己有的稜角都磨平,將凸出在模具的血肉都要割去,去迎合一對對世俗膚淺的眼光?
《純孩兒》,是屬於Pippi Långstrump的歷險故事,也是per se的歷險故事,更是你和我、每一個人的歷險故事。梁嘉茵的文字,完全不見關刀凜的脂粉味,在無話可說、沒話能說的世代之中,用眼神、歡笑、歌聲,繼續自己的步履。反正只是上一刻的世界不明白poetic rock的詩香,反正只是這一刻的世界,不明白自己表達的方式而已。
這就是一種錯?這應該被取締?桌子太小,沒法搓麵團?你的第一個想法,可是去買一張更大的桌子嗎?我們為何不能在寬廣的地上搓?地板太髒,要如何清理?你的第一個想法,可是在幻想要在屋子裡來來回回十二萬次?我們為何不能將刷子都綁在腳上,再在泡泡地上溜冰?
我們未必有過人的能力,也沒有驚為天人的想法;只是,我們拒絕為思想設限制,套上不必要的枷鎖而已。《純孩兒》,就是懷著這份信念,抱存自己的初心,為著信仰出發闖盪,不理反對。
請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唱出自己的天地,寫出自己的世界……
閱評流MeWe:
獨家猛相猛片盡在閱評流instagram:
閱評流YouTube Channel收看自家製音樂節目: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58會員
727內容數
來自香港的閱評流,每星期都會為各位朋友送上不能只有我自己聽到的廣東及華語音樂選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