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疫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變疫
該從哪裡開始說起?
窗外的天色令人分不到晝夜,烏雲密佈但卻沒有下一滴雨。由防疫封城至今已經超過三百天,還以為是日復日的尋常日子,豈料潛伏在某個角落的黑暗,早已覆蓋這個世界。
30年前首次發生影響全球的大疫症,後來每 5-6 年疫情就會捲土重來。經歷好幾次,人民和政府都開始對這種新常態習以為常,對各階段防疫措施也倒背如流。
槍聲來到這座城巿裡
2049年的資訊網絡分為地面和地下兩種,而「地下」當然是指非官方認可的任何消息發佈及通訊。
住在加拿大的表姐,每個月都會在約定的一天來電。「這邊開始見到軍隊巡邏,看來傳聞非虛。」雖然用的是加密性強的軟件,表姐還是會加配變音器,我一直想建議她花多一點點虛擬貨幣購買好一點的「聲線」,明明是女生卻用上沙啞大叔聲音,感覺好奇怪。
大概由一個月前開始,歐洲國家開始傳出病毒變種的消息。本來病毒就會變種,但這一次外媒卻用上「病毒變異」的字眼,沒多久更確認主要城巿有軍人駐守的消息。
「這次的疫情似乎跟以往的很不一樣,我爸叫我問你們兩兄弟會不會考慮來加拿大一起生活。機票錢你們不用擔心,我們會想辦法。」
防疫時期要出國,一般人是不可以拿到簽証,更何況病毒變異的事若果是真,國家入境的規管只會再收緊。「我們沒辦法離開… 不過我待會還是會問一下哥。」
約好下一次的通話日子後,突然窗外傳來巨響。
「嘭」
我肯定這不是什麼東西撞擊的聲響,「是槍聲!」緊張地從隔璧房間走過來的哥說。
「嗯,是槍聲。」我肯定的回答,雖然我只有在劇集、電影裡聽過槍聲是怎樣。
「難道傳聞是真的?」
傳聞裡的病毒變異一直在歐洲發生,沒有國家証實過,但也沒有否認過。
「亞洲連傳聞都未,不可能的,我們先等地下網絡發佈消息再算。」我唯有這樣安慰著。
是生還是死的病毒變異患者
槍聲的消息還是很零碎,傳聞、聽聞、估計、臆測,沒有確切且一致的消息。忙亂完一輪,溜到歐洲的網絡小區看看有關病毒變異的資料。
以現時整理好的資料,所謂的病毒變異仍然沒找到源頭,沒有國家承認它的存在,網絡流傳的相片比較模糊,隱約能看到患者的皮膚大部份都已潰爛。媒體叫他們為「活屍」,有指患者是有意識的,只是皮膚上的痛楚引致他們有失常的行徑。也有另一個說法,當變異的病毒入侵大腦神經,患者即使仍有意識,都恐怕已失去控制的能力。有關傳播途徑,暫時估計是接觸,沒有醫治方法,只知當有「活屍」出現的地方,就會聽到槍聲。
這座城巿好像被遺棄了
自那天的槍聲後,地下網絡的消息凌亂,然而正常防疫流程下派送日用品及糧食的單位,卻再沒有出現過。城巿裡的人民開始進入慌亂的狀態。地下消息指機場封鎖了,陸路關口都全部被封起來。
似乎這裡真的有活屍存在,而我們,這個城巿的人們被遺棄了。

早陣子向大家推介過的《作家之死》短篇小說集,文末提及過作者們與出版社 亮光文化 為了延續寫作的火苗,在 IG 開設了 作家不死 的專頁,並於九月啟動,每逢週四上載各式投稿。來到第二個完結前,我終於克服了拖延症把稿件寄出(萬分感動)。
故事尚未完結。
受 IG 發文 1000 字所限,這篇較像故事的 teaser。後續,不管在作家不死的徵文活動中得到出版社的垂青,也會把故事在方格子裡逐步上載。
若果大家也喜歡這篇故事,請到作家不死的 IG 給我一點點的支持 : 《變疫》
作者 夏雪 (決定起用的筆名)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6會員
146內容數
要想一想⋯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