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軍輝字部隊(下)

2022/01/0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在新竹市一家連鎖旅行社上班來的劉阿姨與她先生都來自台中市,1944年劉阿姨的公公自從被台中市兵役課徵召至東南亞之後迄今音訊全無。送出征當時,劉阿姨的先生尚在婆婆的肚子裡面,戰後還含辛茹苦扶養長大及成家立業。直到921大地震那年,年老多病的顏婆婆(劉阿姨的婆婆)仍對劉阿姨的公公依舊是念念不忘,在有生之年最想知道的事情就是顏婆婆的另一半下落。
從1996年到921大地震那年底,我義務協助香山區那些當年曾經被徵召的台籍日本兵長輩們,申請日本交流協會給予120倍的補償。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這些曾經效忠於大日本帝國的長輩們,告訴我有關於戰爭的恐怖,也從長輩們蒐集到屬於那個年代的故事。從劉阿姨告訴我有關於顏婆婆的另一半是在昭和19年去台中火車站報到的日子,以及搭乘往北上的列車,僅憑著這微弱的線索,再對照牛角仔與阿發等兩人保留半世紀的兵籍資料,確認顏婆婆的另一半也是陸軍輝字部隊的成員。以下是921地震後,我帶著阿發、阿旺及牛角仔等人的陸軍輝字部隊的兵籍資料去醫院探視顏婆婆時,以下是顏婆婆親口對我們闡述的故事。
在921前夕的八月底,當時我還在竹科半導體廠上班的同時,也在就讀夜間部大學。在朋友的介紹下,安排我到日本去相親,我去劉阿姨工作的旅行社訂購機加酒行程,當時劉阿姨告訴我顏婆婆每次聽見台語歌曲望你早歸,或是有關於台籍日本兵的舊情綿綿系列的閩南語連續劇,顏婆婆總是淚流滿面,想到劉阿姨的公公至今仍無消息,生死不明。
當我從日本回來的時候,劉阿姨告訴我有關於她公公的故事,天還沒亮時就去台中火車站,來送行的顏婆婆已有七個月的身孕,顏婆婆只記得他公公所搭乘的火車是幾點幾分從台中火車站往北上,當時同村的男人都幾乎被徵召完了,換句話說,她們村庄在那一天就只有劉阿姨的公公一人去報到,對於附近村庄被徵召的人也都不認識。
劉阿姨的公公從小父母早逝,由他的親叔父夫妻扶養長大,由於是貧農家庭,自小也沒有就學,在19歲時(昭和18年;西元1943年)在叔父夫妻的安排下迎娶了顏婆婆後,很快顏婆婆就帶來懷孕的喜訊。在"種甘蔗給會社磅"的時代中,劉阿姨的公公也是從事種植甘蔗的工作,日頭還沒爬出時,就出門工作,太陽下山前才回到茅草屋的溫馨家庭,劉阿姨的公公每天睡前總不忘記對還在肚子裡的胎兒說話。
對顏婆婆來說,生活在戰爭的年代裡,甜蜜夫妻的幸福生活總是受天妒,當警察陪同日本軍官送到兵役通知單,要求劉阿姨的公公必須親自畫押,且必須於指定時間到台中火車站完成報到。當下夫妻兩人類流不止,因為同村沒有其他人在這一梯次一起被徵召,如果戰爭在不結束,劉阿姨的先生在出生後,就看不到爸爸,當蒸汽火車響起汽笛聲音淹沒了顏婆婆的哭泣聲音後,懷著身孕的顏婆婆一直看著這列北上的火車行駛到看不到蒸氣煙霧後才依依不捨離開火車站。過了兩個多月後,顏婆婆在叔父夫妻的協助下獨自產下唯一的兒子,當時在顏婆婆心中就是想告訴另一半這個喜訊,只可惜部隊在通訊管制下,音訊全無。
當村子裡及家族的人們為顏婆婆處理滿月酒事宜,對顏婆婆來說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月子尚未做完,顏婆婆還要去被徵召從事修理鐵路的粗工,因為男人們都去東南亞打仗了,美軍機在轟炸台灣後,修復受損的南北縱貫鐵路,都是由女人及就學的學生來執行。物資與食物也是被政府採配給制度發放。
直到戰爭結束,看到被徵召的親朋好友,同村庄的男人們回來了,只不過有的是好手好腳,有斷手斷腳殘缺不全,當然也有被捧回來的骨灰回到家中。顏婆婆每次收到村長送來有海外的部隊歸來的消息就會帶著唯一的兒子到火車站去等待,可惜次都落了空,問問歸來的人,都沒有人在東南亞看過劉阿姨的公公。運氣好的人像牛角仔、森田三郎等人一樣,終戰後一年內就回到台灣了。運氣再差的直到近十年後也回來了。十年都過去了,顏婆婆娘家與家中的叔父夫妻,都希望把小孩留下來讓家中的叔父夫妻來扶養,安排趁年輕的顏婆婆再改嫁。但內心仍深愛另一半的顏婆婆選擇獨自扶養唯一的兒子,拒絕改嫁。
顏婆婆獨自扶養長大的兒子長大後,迎娶了劉阿姨,劉阿姨在1974年的當時也已經是三個小孩的媽媽了,顏婆婆此時看到台籍日本兵中村輝夫(李光輝),獨自生活在印尼的摩洛泰島( Morotai)上叢林31年的新聞,顏婆婆又重新燃起等待另一半能夠被發現,希望可以像李光輝一樣遣返回台灣,還打算帶兒孫一起到機場迎接三十一年的等待時刻,只可惜又落空了。
921地震後,我帶著阿發、阿旺及牛角仔等人去醫院探視顏婆婆,僅僅靠著當天台中站北上火車與新竹站出發時刻,再加上阿發、阿旺及牛角仔等人表示,那班列車是只有載著台中州與新竹州的役男,確認了顏婆婆的先生也是陸軍輝字部隊。阿發、阿旺及牛角仔等人對顏婆婆說,部隊從馬尼拉移防到哈魯瑪黑拉島途中,整個艦隊有十六艘船隻出發,途中遇到數次空襲,只剩下兩艘船隻抵達哈魯瑪黑拉島。阿發、阿旺及牛角仔等人在空襲後救了許多落海官兵,台中州所搭乘的其中一艘船隻被美軍機炸沉入大海,平安抵達哈魯瑪黑拉島的官兵後來死亡的人也只是個位數。
躺在醫院的顏婆婆等待超過半個世紀後,總算從陸軍輝字部隊同袍中,來自新竹州的阿發、阿旺及牛角仔等人詳述下,終於知道了劉阿姨的公公下落是這個樣子。在場的劉阿姨、顏婆婆與所有的人,最後都流下了同情淚水的同時,大家更建立了歷經戰火的深厚友誼。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我是生長在台灣的五年級後段生,生長在鄉下曾經經歷過打罵填壓式的教育。為平凡的成長過程留下一個紀錄。 我的創作方向是從過去的歷史當中,找到未來的新思路。有一些是妳我曾經看過的歷史小說,有一些是你我的成長過程回憶,有一些是家族長輩或是祖先曾經歷過的生活。
戰火下的愛情與婚姻總是最浪漫,也是最令人難忘的故事。在傳統社會下的女人在戰爭中總是屬於最無奈的族群。當男人們遠赴沙場,在後方的農業及工業生產的工作,都是由女人來執行的同時,思念也許就是屬於這個環境下的浪漫,另一半平安歸來必定是她們所期待的事情。 透過這些真實故事的分享,請珍惜天下太平時期的浪漫與愛情婚姻。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